•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星宿乱世

第七十四章 金丹又如何    文 / 星辰之星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4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有王英一路披荆斩棘,所向披靡,周青可谓是如虎添翼,年少轻狂,锋芒毕露,在周棠那个虚伪的小人手上,一直兢兢业业,不敢越雷池半步,以防被莫须有的给废除掉,如今万事俱备,周青终于唤出了本来面目,狰狞的展露了其一身豪情壮志。

大军所过之处,万民拥护,有铁血将军王英,智勇超群,战术一流,打着纳兰玉叶的名号,百姓莫不拥戴,一路高歌开进。

不过这一切与纳兰周易无关,此时纳兰周易盘膝坐在纳兰府内,纳兰府空无一人,寂静无声,心神沉入识海,只见识海内部,郁郁青青,竟然有了浓郁的生机气息。

“该死的纳兰周易,竟然抓小爷来给他种花栽草,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不过这里还真不错,你看看那一堆堆五颜六色的石头,”猥琐的家伙,跟踪纳兰玉叶,后被纳兰周易抓来识海里,栽花种草的山园,正指着一堆零时说道,“哼,纳兰周易,不要让小爷出去,以后小爷一定会向陛下禀告,以后加官进爵,嘿嘿……”

水音看到山园这幅没出息的样,一阵鄙视,有什么聊不起的,加官进爵,真是的,有那么好吗,还不如多次与几个***哪。水音痴痴地想到。

“山园,你看你那熊样,加官进爵?就你还能当得了官,喂,擦***的嘴,你看你的哈喇子都留多长啦!”

水音真是无语啦,这都是什么表情,有那么美好,再说了这是什么地方,还不知道那,想出去,怎么出去?纳兰周易可是仙师,来无影,去无踪,你我一介凡人,还是省省吧,水音翻着白眼。

“我说你就不能给我留点希望,你看看这是什么?”山园指着脚下刚刚栽种的各种药草,“这可都是仙草,等它们都熟了,随便吃两棵,以后就是仙人啦,懂不?仙师啊,嘿嘿,以后还会怕纳兰周易吗?”

山园颇为鄙夷的瞪眼道,也是,纳兰周易栽种的药草,一些事香兰种植的各种奇药,被纳兰周易偷偷地移栽过来,一个个在世俗界称得上奇珍,山园和水音没有见过,也是正常,而这些药草个个不凡,也难怪他们会有如此想法。

“你们这两个活宝,给我过来!”

识海内,一举一动都在纳兰周易的监视之中,自从这两个活宝被抓进来,纳兰周易就命令他们栽植药草,进来一看,发现这两个家伙做的还不错,正想夸奖一下,没有想到又听到山园的话,顿时笑了。

“嘿嘿,你想成仙?”纳兰周易奸笑着看向山园,“想休闲就要吃苦,不畏生死,明知前路九死一生,也要一路前行,你敢吗?”

纳兰周易戏谑的看着山园,说着说着,脸色沉了下来,看的山园,一愣一愣的。

“怎么不敢?小爷当年也是从九死一生的墓地里,爬出来的,有什么好怕的?”山园脸一横,愤怒的瞪着纳兰周易。

纳兰周易一愣,这还是那个猥琐的山园吗?怎么一瞬间变化这么大,难道自己也看走眼啦?

“好!既然你不怕你,那就安心种植药草,等药草成熟了,你就随便吃两棵吧,运气好的话,你就可以洗筋伐髓,安心修仙,运气不好,化为尘土,嘿嘿,我可是拭目以待啊!哈哈….”

纳兰周易轻轻一笑,转身离去,留下山园和水音愣愣的出神,这还***的被山园说对啦,真能吃了以后修仙啊,可是这几百种药草,怎么吃?

“易儿!”

纳兰周易陪着夫人,突然间被带到这个陌生的地方,纳兰玉叶和夫人可真是惊喜万分,这是哪里,瞬移,还是传送?

“易儿,这是什么地方?是芥子空间还是法宝内部,也不对,芥子空间和法宝内部,是有一定空间,可是绝没有如此多的生机,也不可能种植药草,这是什么?”纳兰夫人仙儿虽然现在修为全无,可是身为修仙者,还是筑基后期的修仙者,眼里还是有的,一见到这个空间,顿时一惊,继而一喜。

“父亲母亲,还记得我走时,你们给我的星斗天绻吗,这就是内部空间,已经认主,现在它身化混沌,已经和我的识海融为一体,,这就是内部空间,我***星尊说,这是一个成长性法宝,不,是一件仙宝,以后随着我的修为进步,它也会自动进化,最后演化为一方世界,我就是世界之主!”

纳兰周易欣喜的说道,对于父母,没必要隐瞒什么,自己的一身成就,少补了父母的帮助,纳兰周易心情很好。

“易儿,宝物有缘者得之,星斗天绻是为父在一座荒废的古墓里找到的,当时我只是感觉这是一件很厉害的法宝,却毫无头绪,也无法使用,只是滴血认主后,可以面对攻击,自动防御,想不到啊,想不到竟然可以演化世界!易儿,且莫与他人多言!”

纳兰玉叶长叹一声,纳兰周易有如此成就和运气,他也欣喜,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己的儿子,成仙成佛,白日飞升,岂不更好。

“易儿知道!”

“对了,易儿,你怎么把孔流燕扔过来的那口铜钟也带了进来?”纳兰玉叶转眼一看,就看到了那口巍巍挺立的铜钟不由一愣。

“那可不是一口普通的铜钟,虽然发现不了它的奥秘,可我总感觉他不是那么普通,也许会有什么奥秘!”

纳兰周易看着这口铜钟,远看越是有一股无名的玄奥,可总是察觉不出,神识扫过,也发现不了玄奥,纳兰周易轻轻一叹。

“***!”

周棠战战兢兢的站在原地,头也不敢抬,对面一个威武的男子,凌空而立,看着周棠,明显的有一股厌恶之色。

“真是***,白捡了一个皇帝,让你收,你都收不住江山,连纳兰家也没有给我收住,你说要你有什么用?青山,青叶,青水,青衣哪?”

孔流燕冷冷的看着周棠,眉头紧皱。

“四位仙师已经出发,去擒拿纳兰周易,走了有一天啦,可是现在毫无消息,不知四位仙师在哪。”

周棠也是郁闷,你说纳兰一家,各个人中龙凤,汹涌异常,连四位仙师都一去不复返,对付不了纳兰周易,我能有什么办法。

“一去不复返?纳兰周易?”孔流燕金丹期神识散开,立刻覆盖了大周所有疆域,却杳无消息,孔流燕眼神一瞪,“怎么回事?没有这四人的消息,连个影子都没有,难道已经被杀了,魂飞魄散?”

孔流燕一惊,是谁这么厉害,一个筑基期在世俗界可是天神一般的存在,更何况还是四个筑基期,难道还有金丹期的修士在此。孔流燕神识再次散开,突然眼神一愣,随机寒芒毕露。

“纳兰周易!竟然是筑基期,筑基中期?怎么可能?”

一瞬间,愤怒的孔流燕,周身修为散开,一股金丹的威压倏忽流露而出,顿时周棠如一滩烂泥一般,倒在地上。

“筑基中期,在全身筋脉都被我堵住的情况下,短短十几年就达到了筑基期,这小子还真是运道昌盛,天纵之姿,哼,再怎么天才,也要死在我的手上!”

孔流燕说完,眼神寒光一闪,想着纳兰府流光而去,直至消失,周棠才慢吞吞的站了起来,浑身骨头都酸了,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

星空之中,孔流燕化身环宇,一步跨过遥遥星空,金丹期,接近不死之身,近乎不灭,遥遥一看,孔流燕身体之外,光芒点点。

“想不到纳兰周易竟然修行这么快,五六年光阴,几个呼吸间,匆匆而过,筑基中期,难道得到了某个远古的传承,还是先人的传承?”

孔流燕阴沉着脸,想不到自己当年比不上师妹,如今纳兰玉叶的妻子仙儿,现在竟然也比不上他们的儿子纳兰周易,胸中万火噬心。想到自己父亲乃清风升仙宫太上长老,各种***资源源源不断,才看看***到金丹期,还是自己父亲冒着生命危险,斩杀一头万年化形老蛟,才借助老蛟的精血,才踏入金丹期。

“哼,养虎为患,当年就应该杀了,而不是现在这样筑基有成,还可以耀武扬威。”看到纳兰周易筑基,孔流燕就不舒服,怎么自己被纳兰一家相克着哪。

孔流燕化身流光,直直的向着纳兰府,而来。

一处荒凉的走道上,一个老婆婆慢吞吞地走来,手里拄着一把拐杖,一步一步走来,口中念念有语。

“可怜可怜我吧!”

“行行好啊!”

突然,老婆婆神情一喜,继而哈哈大笑,忽然一群人看过来,眉头紧皱,显然想不到一个老太婆,怎么会如此兴奋。

难道捡到宝啦!?

“纳兰周易!小周易又回来了,恩?金丹期!”

忽然一群人眼前一花,倏地一声,原地只剩下丝丝风声,老太婆的身影消失无踪,而一群***眼瞪小眼,迷惑不解,突然一声大叫。

“见鬼啦!”

轰~~~~~~~~~~~一哄而散。

纳兰周易缓缓地从识海内里出来,向着远处一望,冷然一笑。

“来了,终于来了!”

忽然纳兰周易一愣,接着一惊,两股神识,怎么会?一股神识霸道而张狂,明显的来者不善,还带着一股威压,不用说,自然是孔流燕,至于另一股,纳兰周易眉心紧挑,好熟悉的感觉,会是谁哪?想不到世俗界竟然隐藏着这么厉害的厉害的人物,难道是入世修心的某个仙宫长老?纳兰周易不解的想到,不过却没心思想这些啦。

呼~~~~~~~~~~~~~~~~~~

孔流燕看到纳兰周易悠悠地站起来,对着自己一笑,不自觉的眉头一紧,怎么回事,自己是筑基期,纳兰周易还这么镇定,有把握,怎么会哪?要知道自己可是他的仇人,不共戴天,恨不得早日扼杀了,怎么还会如此镇定?

“纳兰周易?”

“孔流燕!”

“想不到当日一念之差,想羞辱纳兰玉叶一番,只是堵住你的筋脉,想不到你竟然洗筋伐髓,修仙有成,短短五六年,竟已是筑基中期,哼,咸鱼翻身哪!不过今天你逃不掉了,直接灭杀,才是你最好的归宿!”

孔流燕越看越是不舒服,筑基中期?这他妈的是怎么***的。

“哦,是吗?不过你没有机会啦,当年的一幕幕,我可是记忆犹新,差点害得我家破人亡,我可是做梦都想着报仇的,现在想灭杀我?嘿嘿,哪有那么容易!”

纳兰周易终于冷下来了,虽然自己是筑基中期,可是身怀无上仙决,星宿真解以及师傅星尊的绝学星辰变,金丹期,即时战不过,想杀自己,也是不可能的。

“好,那我几款看你有什么本事!”孔流燕冷冷回道,手中倏忽一把宝剑成形,对着纳兰周易。

“升仙道---青云直上!”

孔流燕是毫无留情,一出手就是清风升仙宫无上仙决升仙道,青云直上一出,一团团祥云凝聚,串连成一道天梯,扶摇直上,纳兰周易视线一阵模糊,感觉自己被吸引住了心神,有一股无名的魔力,接引纳兰周易而上。

不过纳兰周易心似铁,怎会如此不堪一击。

“接引之道,哼,清风扶剑录----月的终章之月之咏叹!”

纳兰周易顿时打出清风扶剑录,月咏!顿时一层层,一圈圈月之光华,瞬间涌动而来,一时间日月生辉,星光点点,白云飘飘,忽然月咏向着青云直上的天梯,飘然而去。

哄~~~~~~~~~~~~~

消失无影,孔流燕冷然看向纳兰周易。

“清风扶剑录?想不到你一个筑基期,竟然接下我的一招青云直上,好,很好,今天不灭了你,以后羽翼丰满了,就难灭了!”

纳兰周易一泯,看来自己表现得太强势了,已经引起了孔流燕的必杀之心,要动真格的啦,不过纳兰周易毫不介意,动真格的又如何!

“升仙道---仙路飘渺!”

忽然之间,一道道无形的气息,翻涌而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机临身,纳兰周易如坠青云雾里,不知所措,好厉害的缥缈之道。

“星宿真解奎木狼君!”

一个狰狞的郎君,汹涌长啸,纳兰周易身体中,一个璀璨的星辰,跃然而出,慢慢的一个虚幻的狼影,清晰起来,奎木狼,一代狼君,蔑视的看着孔流燕,尽显狼军本色,孔流燕这次入赘冰窖,周身似乎陷入了幻影之中,愣愣的看着奎木狼。

“狼啸天,口吞月!”

奎木狼一声狼啸,倏地向着孔流燕吞来,狰狞的狼脸,霸道而猖狂。

“我不信,你一个筑基期,可以灭杀我!我不信!”

孔流燕疯啦,披头散发,眼睛瞬间血红,不可能的,筑基中期,金丹初期,相差一个大境界,怎么可能这样逆行伐仙,不顾不服输的信念,油然而生。

“升仙道---万古无仙!”

万古无仙一出,光芒万丈,瞬间向着奎木狼冲刷而来,轰的一声,奎木狼四分五散,消失不见,那颗星辰也暗淡无光了起来,忽然钻进纳兰周易身体里,噗~~~一口鲜血吐出,暗叹一声。

“哎,境界相差太大,孔流燕,金丹期,还真不是好对付的!”

金丹期,与筑基期想差一个境界,那可是天壤地别,别人看到一个筑基中期的修仙者,差点灭杀一个金丹期的修仙者,还不得瞪大眼睛,鄙夷一声,纳兰周易也太不知好歹啦。

“算了,还是走吧,以后再灭杀他!”

纳兰周易一击无果,就想顺利逃走,以后再来灭杀孔流燕,突然心神猛跳,一个身影,忽然到了原地,没有踏剑,肉身飞行,金丹期,又是一个金丹期。

孔流燕依旧冷冰冰的看着纳兰周易,刚才要不是自己心有执着,就差点灭在纳兰周易的手里了,想起来,心头一阵恼怒,阴沟里翻船,差点魂死道消。转头一看,一个金丹期,一个老太婆,站在纳兰周易旁边,欣喜地看着纳兰周易。孔流燕不解,难道是纳兰周易的师门,还是敌人?

“我乃清风升仙宫太上长老空灭天之子孔流燕,不知道友怎么称呼,纳兰周易是我清风升仙宫的敌人,还望道友可以住我一臂之力,擒拿主人!”

纳兰周易的战力惊人,自己一个金丹期,竟然对付不了,看到来人,立刻就把自己的宗门抬了出来,清风升仙宫,修仙界第一大门派,谁敢得罪,再加上自己还真的奈何不了纳兰周易,立刻又打上了这个无名老太婆的主意。

不过这个老太婆,对于孔流燕置之不理,仿佛不存在一般,依旧笑意盈盈的看着纳兰周易,纳兰周易也愣愣的看着老太婆,继而欣喜向着老太婆跑去。孔流燕是一阵不爽,自自己可是金丹期,竟然被人蔑视啦,正要发作,却看到纳兰周易想着老太婆冲去,顿时一喜,自作孽不可活啊,金丹期,估计这个老太婆,肯定会教训他的,正自高兴,不过纳兰周易随后一句话,孔流燕的表情呆在了脸上。

“风婆婆,真的是你!”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