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望族风流

第167章被训了    文 / 梦回故都 更新时间: 2017-09-02 23:4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翌日,纪宁乘坐马车去金陵城国子监拜见沈康。㈧㈠中『 』文网

    和以前一样,沈康认真地检查了纪宁抄写的论语和中庸。

    由于知道沈康并不在意他在五天内抄了多少次论语和中庸,只在意他是否认认真真地抄写,再加上这几日事多,纪宁只认真地抄了三遍。

    检查完抄稿,接下是纪宁向沈康请教他研读沈康注释的论语上的疑惑。

    差不多一个时辰后,疑惑问完。

    纪宁没有立即向沈康行礼告退,沉吟地站着。

    “还有什么事?”沈康见状,问道。

    纪宁向沈康行了一礼,然后说道:“徒孙向想向您请教周易。”

    ≌履芎舴缁接辏芤妆砻嫔弦彩且槐静敷咧椋剿锖闷妫芤咨系牟敷咧跏欠裾娴目尚校俊br />
    沈康闻言,眼睛一睁,目光一些灼人地注视着纪宁。

    纪宁顿感到一股实实在在的气势压力,绝不是心里感受。

    不过,既然提出来了,那就只能硬着头皮坚持着,没有自己先退缩的道理。

    片刻之后,沈康收回严厉的目光,严声说道:“我们儒道门徒,读的是圣贤之书,受的是圣贤之教化,守身持正,刚正严明,正气浩然,无愧于天地,神鬼不能侵,小人不能害,何须卜问凶吉?”

    “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你平日里修身养性,严于律己,何须卜问凶吉?”

    “正直聪明为神。宋玉风赋云:风起于青萍之末。君子读圣贤之书,当学圣贤之智,洞察秋毫,料事于前。周易系辞下:君子藏器于身。平日里认真学习,积累才学和力量。如此,何须卜问凶吉?”

    一时间,纪宁被训得汗流如浆,惭愧不已。

    “太师父,徒孙知道错了。”纪宁低头拱手认错道。

    见纪宁知错,沈康倒没继续训下去了,语气放缓和地问道:“你还有什么事?”

    “徒孙已无事。徒孙告退,五天后再向您老人家请安。”纪宁说道。

    沈康挥挥手,同意纪宁退下。

    纪宁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后退两步,最后才转身走出书房。

    出了书房,纪宁松了一口气。

    刚才沈康虽训斥他不走正路,但也指出解决方法。只是说得容易,但做起来却难了。

    好在张临武已经有纳兰吹雪监视着,不用太担心。

    不过,也不是毫无收获,沈康没有直接斥卜筮之道是骗人的东西,间接说明卜筮之道可能真的是存在。

    一路从沈康的书房向院门走去,纪宁不由想起那个刁蛮的假小子,可惜仍是没看见她的身影,更不用说她突然跳出来拦住他的路。

    ……

    ……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在一座合葬的坟墓前,香火蜡烛、纸钱供品,更摆着几束黄菊、茱萸等的鲜花。

    纪宁虽没兄弟,但此刻想到的就是昔日读初中时学的第一关于重阳节的诗。

    九月九重阳节,站在便宜父母纪凌夫妇的墓碑前,纪宁心里念读着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思绪不免有些纷杂。

    他何尝不是“独在异乡为异客”?

    思绪纷杂间,何安将一束点燃的香恭敬地送到纪宁面前,说道:“少爷,请节哀。给老爷和夫人上香吧。”

    纪宁回过神,接过香,然后跪下,持香叩拜纪凌夫妇的墓碑。

    何安也在后面跪下叩拜纪凌夫妇。

    叩拜礼之后,纪宁不能立即站起来,因为后面的何安又唠唠叨叨地向纪凌夫妇“报喜”,然后虔诚地替他纪宁祈福。

    不过,纪宁也没什么意见。占了人家儿子的身体,多跪一跪也没什么。

    花了半天时间,祭拜完毕,纪宁等人返回金陵城。

    由于是重阳节,三味书院是没上课的。不过,纪宁还是去三味书院读书。

    三味书院的青紫色的神祝之光效果很好,纪宁本人深有体会。

    当然,目前外人仍没知道三味书院的神祝之光是青紫色,都以为是黄色。

    有过两日,纪宁没收到柳如是的回信,基本确定柳如是生气了。

    纪宁虽有些遗憾,但没打算主动登门请罪。

    而在第二日,纪宁收到了崇王府的请柬。

    原来,时隔十天左右,赵元启希望再与纪宁聊聊天。

    赵元启第一次邀请,纪宁很爽快地答应了。

    “哥哥,听说你要宴请纪宁?”赵元轩得知消息后,特意找赵元启问道。

    赵元启点头道:“不错。妹妹,你要不要出席?纪宁才华横溢,远不止诗才和数学上过人的造诣,更可贵的是他满腹经纶,不经意的言语间,就能露出不少人深思的观点和见解。”

    “你若是能与他谈谈,也是很好的,比你一直埋头苦读要好。”赵元启劝道。

    赵元轩犹豫一阵,说道:“我可以出席,但我不说话。我就想听听你这么推崇他,他到底有什么惊人之见。”

    “哈哈,可以。”赵元启说道。

    赵元轩问道:“只招待他一个人吗?”

    “不是,为兄还邀请了几个青年才子作陪。”赵元启道。

    顿了顿,他又说道:“对了,为兄还邀请了天香楼的柳如是姑娘献曲。”

    “哥,你不会看上柳如是姑娘了吧?”赵元轩不由问道,“虽说柳如是姑娘身处烟花之地能出淤泥而不染,令人敬佩,但她的出身毕竟是个大问题,父王和母妃是决不答应的!”

    崇王是品秩最高一级的一字亲王,深得皇帝信任。与一些已经破落的郡王奉恩将军不同,崇王府非常注重维护天胄颜面。所以,赵元启作为崇王的世子,别说纳柳如是为妾,就是多交往都不允许。

    赵元启闻言,不由大笑,道:“你想多了。为兄不过是在篝火会上听柳如是的弹琴唱歌不错,邀请她参见宴会,不过是助兴而已。绝对没别的意思。”

    “那就好。”赵元轩松了一口气道。

    求月票了!求月票了!求月票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