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64章 再论为政者良心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09-02 23:3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下官永乐军知军,高方平参见知州大人。㈧㈠中文网”

    知州大人的车到达的时候,穿的如同毛毛熊一般的高方平对着牛车说完之后,还来了个喷嚏。

    时文彬的风格较另类一些,和张叔夜等人不同,掀开帘子看了一眼高方平,又看了鼻青脸肿的王勤飞一下,微笑道:“诸位辛苦了,其实大冷天的不必这样来迎接,本州就是例行走访一下。”

    言罢放下帘子,看不见老时了,老时也不下车,不想给大家拍马屁的机会。

    于是一群人很无趣的在大冷天,跟随车队的进城。

    麻烦的在于皇帝升郓县为永乐军,却只是赐:同上县,所以高方平真真实实就是时文彬下属。

    其实在大宋,类似的升县为军一般都是同下州,那就是自治,和所在地的州是平级的行政单位。但如果同下州,坏处也有不少,那就代表高方平被定死在这个地方,没有枢密院的命令,离开郓1城就是***。但是现在只要时文彬许可,济州境内军队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用甩枢密院的相公。

    所以就是不从***角度,高方平也得把老时伺候得妥妥的。

    可惜时文彬不好色,比如跟随牛车进城的期间,高方平鬼鬼祟祟的凑在窗口处低声道:“济州大人旅途辛苦,下官已在翠云楼备下酒宴和绝美歌姬,只等大人赏脸?”

    老时又掀开帘子呵呵笑道:“感谢小高好意,不过老夫不喜这类应酬,赴宴就免了。”

    高方平心下嘀咕,妈的糟糕了,依照经验,上官来巡视又不参加饭局,不和安排好的女明星么么哒,那就多半是来干坏事的……

    进入县衙后堂,挥退了其余人,只留一个年轻的书生在身边,时文彬坐下来,看着这个曾经乃是他座堂的熟悉环境,感慨的样子道:“怎么样小高,新来还习惯吗?是不是父母官不好做?”

    高方平低着头道:“知州大人明见,其实下官觉得不难做,我这人喜欢迎难而上,解决问题。”

    “哦?”时文彬依旧和气的微笑着,捻着儒雅的胡须道:“但本州听说,但凡你小高在的地方虽然都有些官声,却也充满了争议和戾气?”

    高方平一阵头疼,妈的杀人太多,手段太狠的后遗症终于还是来了。

    时文彬是个好官没错,但同时他也是典型的大宋士大夫旧党风格,那就是无为而至,尽量少动,小修小补,不宜大动干戈,更不宜杀人夺命的风格。这些,就是与王安石等人截然相反的旧党***理念。

    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的,旧党真有些不添乱就是功劳的心思,不爱做事,他们喜欢你好我好大家好,整个朝堂和和气气。

    王安石相公最大的争议是他破坏了士大夫间的规矩,在王安石之前的大宋,是很奇葩可爱的一个存在,同时也很***。历朝历代都有的***倾轧,在那时的北宋几乎看不到,斗争当然有却很轻微,很少你整我我整你的乱来,更不会因言活罪啊什么的,那时的士大夫是真正的不死之身。

    党争,在***上狠狠打击异己,某种程度就是王安石和吕惠卿带起来的节奏,吕惠卿争议最大,在其中走的最远,所以骂名最重。

    其后蔡京有样学样,打击***也一点不留手,那么这个时期的士大夫群体,也面临着***举张失败后全家遭殃的局面。不因言活罪的规矩被践踏,一但士大夫们的免死防护罩弱化,于是敢说话的张商英们就越来越少。此点就是宋徽宗朝,有所谓六贼崛起的最核心原因。

    张商英们少到一定的时候,所谓的大宋破碎也就不远了。

    当然,现在是破坏士大夫规矩的初期,文官是会被整,却还不会随便被杀,于是还有几个张商英在朝廷蹦,对老蔡童贯这些棒槌捅刀子下黑手。文治真不一定好,但是武将霸气在开朝初期就被废了的大宋,一但文治的骨气也丢了,那就真的没有救药了。

    yy了这么一番后,高方平继续如同奸商一般的微笑着,候在时文彬的身边低着头。

    时文彬和气的道:“高知军,在我面前不用如此拘束,随意些便可以。”

    “知州大人,规矩不可废。”高方平嘿然道。

    时文彬笑道:“哈,听来你就是咬着规矩,在孟州直接把整个牢城营杀成废墟,陈留一役杀伐果断,九十个军官被斩,七百颗贼人人头挂在城头上对吗?”

    狂汗!

    老时总是笑秘密的,但挤兑起人来真个是比张叔夜还尖锐。

    高方平躬身道:“知州大人明见,这是小高的理念,既然符合规矩下官不想讨论这事。”

    “哦,你的理念,杀人理念?”时文彬愣了愣,不似调侃,看神态他真有些好奇。

    高方平明白了,他治下有那么一个杀人效率奇高的家伙又带着军队,也难怪随意听到些东西,老时便要亲自来敲打敲打。

    是的时文彬就这德行,大宋的旧党人士就这德行。他们真的不喜欢随便动武。

    ”蛉险娴奈实馈br />
    “杀贼,即是为政者之良心。”高方平道。

    “完啦?”时文彬险些一口老气上不来。

    高方平微微一笑道:“是的就这么简单。国以民为本,良民是中流砥柱。生产纳粮的就是良民。那么下官的理念就此产生,若不杀贼,置勤恳生产的纳税人于何地!若是想要钱财粮食,可以去别人田里拿,谁去生产?别人我不知道,反正若是我高方平,贼人可以很滋润活着的情况下,我绝对不做良民!我是个务实的人,我必须看到贼人代价很惨,做贼人不划算的时候,我才会很机智的转职去做良民。”

    “你……”时文彬猛的起身,恨铁不成钢的瞪着。

    “额好吧,最后这句有***嫌疑,我收回。”高方平赖皮的道。

    时文彬苦口婆心的道:“过头了,***嫌疑就说过头啦。话是可以说的,但小高你思维极端心黑手狠,是优点也是缺点,这是双刃剑。”

    高方平有所保留,低着头不在说话。

    时文彬又捻着胡须想了想,却也正色道,“然则一句杀贼即是为政者良心,此番结论细思极为震撼,或许极端时刻,我朝还真需要你这等酷吏。这应该就是叔夜相公,我伯父时彦相公推举你外放的原因。”

    高方平微微躬身,不在说话。

    时文彬总觉得这小子被外面的人妖魔化了,其实看起来,思维理念虽有极端之处,不够仁厚,但似乎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这么想着,时文彬捻着胡须道:“小高给我说说,关于东溪村晁盖一节。这不是老夫不信任你,而是你以往的名声,杀伐决断的手腕,加之你目下带军知郓1城,老夫害怕你行为极端闯大祸,于是听闻这些消息后便急着来了。”

    高方平道:“知州大人忧国忧民,不辞辛劳,下官拜服。”

    时文彬哭笑不得的道:“行了啊,算你说的好听,老夫虽然不反感马屁,却更关心目下的郓1城,你直接些便可。“

    高方平这才直接道:“晁盖来抢过我。”

    时文彬吓了一跳道,“果有这事?”

    “下官不乱说。”高方平道:“于此情况下我知道了他的底细,来郓1城上任都没想起来去找他,他自己就卷铺盖逃走了,于是就……”

    时文彬道:“就拿走了他名下的一万多亩田对吗?若你说的是真,那么晁盖倒不会回来找你打官司。但本官再次要唠叨一句,你知道那是谁的田?其实是王勤飞放在晁盖名下的。你知道此举会带来乡绅的大反弹和大混乱吗,如若乡绅阶层出事,小高你别以为老夫吓你,明年的税收就是你的死穴!”

    “这些我知道。”高方平道。

    时文彬道:“知道就好,那么再给老夫说说,你接下来的打算?”

    “绝不让步!”高方平道,“永乐军尊严从我小高治下开始。我是皇帝派来的守臣,不是乡绅的走狗。老百姓的苦难我真的未必关心,但是代天来知永乐军,我绝不容许皇家和朝廷权威受到任何挑战,绝不因税收和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就被乡绅进行任何形式的***绑架。”

    时文彬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文绉绉的这么硬派风格,被弄得一口茶喷出来,愕然的看着他。

    可惜也不方便反驳,这小子开口闭口就是什么皇帝派来的守臣,皇权和朝廷尊严挂在嘴边,妈的这让人怎么说他,但是他真的在耍流氓是可以肯定的。

    思考了许久,时文彬叹息一声:“好吧既然你有把握,有理念,有理想,有理由,老夫也找不到可以说道的地方,唯其一点,任何时候做事多一份仁心,少一分戾气,总是错不了的。”

    “嗯嗯。”高方平点了点头。

    “为安全计,为我治下百姓计,这位乃是我济州推官付群伦,你们认识一下,接下来一段时间,他会代替老夫驻扎郓1城观察。”时文彬指着旁边那个年轻书生道。

    那个书生有些文绉绉的傲气,随意的拱手:“高知军请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