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44章 买卖人口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09-02 21: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因为距离不算远,一盏茶的功夫后关胜进来了。

    对高方平和种师道见礼后,关胜上前拿下韩世忠按倒,拉开手袖和裤腿吐些口水在上面,然后擦亮观察了一下,指着韩世忠的鼻子道:“人才!这小子乃是一个骨骼精奇的人才,可惜废了,和小牛皋一样,错过了练武的最佳启蒙阶段。”

    韩世忠从未被人这么对待过,毕竟目下年纪还小,吓得心口扑腾扑腾的。

    “小种相公,把这人转给我,多少钱?”高方平干脆直接开价卖卖人口了。

    种师道今日破天荒的,第三次睁开眼睛看了高方平一眼,那真是“屠夫寻找肥***身上要害”的眼神,看得高方平心口哇凉哇凉的。

    不过马上种师道再次眯着眼睛,喃喃道:“有意思,你真像老夫年轻时候,竟然选人的眼光都差不多?”

    汗。

    高方平心说,我比您的眼光差多了,要是不听名字都不一定有兴趣呢。

    种师道的确认为韩世忠是个有意思的家伙,但是经略西军的他,其实对这种人总体上可有可无。无非是略微对韩世忠有些好感,韩世忠又纠缠的厉害,于是这次罢官之际,便带着韩世忠来京城见识见识,省得这个土包子啥也不懂,留在西军被刘延庆捉去宰了就可惜了。

    于是种师道也不犹豫,伸出了五个指头。

    种师道就这德行,但凡能卖的东西他都会卖,除了国土。

    高方平施展大奸商术,一拍桌子道:“五贯就五贯,泼皮韩五当然值得五贯,买了。”

    屠夫郑和不服气的道:“胡说……我家老相公分明开五十贯,高大人您虽然地位尊贵,可也不能这么蒙人。五十贯不能少。”

    突——

    高方平一个五两的银锭扔过去,就此买定离手。

    种师道,以及身边的一个老谋士不禁苦笑,觉得郑和这厮格局也就这点了,居然只敢如此开价?

    其实种师道故意不说具体,只出五个指头,就是在试探高方平有多想要这个人,那么根据想要程度,五个指头可以代表五百贯,甚至五千贯。

    只是说被屠夫郑和给搅和了,而高家也借给了宅子住,所以老种即便是流氓也不好意思耍赖。于是,小种相公阴沉着一张脸,不说话只喝酒了。

    大家都很了解他,只要他种师道不反对的东西,就可以大着胆子的做。于是泼皮韩五,成为了高方平的属下,择日,军籍就会转禁军殿帅府。

    进枢密院述职之前,种师道依旧是秦凤路帅司经略使,出具的文书依旧有效,所以老种在明早述职前,最后的利用一下权利,把韩世忠贩卖了出去,现场就签了转籍文书。

    “嘿嘿,往后就依照大人提携了,俺浑身的臭脾气,也希望大人适当的包容。”韩世忠不但直爽也有脑子,很会说话,现在就在为他的嗜好打预防针了。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遵守军法就没事,否则还是会掉脑袋的,因为你是军人而不是普通的地痞。想必……我高方平的手段你也是听过的。”

    “哦。”韩世忠一阵尴尬,又故意投其所好的指着关胜道,“小子可以拜这位将军为师吗?好让小子学好了武艺,为大人尽孝。”

    关胜大为高兴,继续夸奖这小子骨骼精奇云云。

    高方平却摇头道,“我从新给你找个师傅,以你的性格,不适合学习关胜将军战法,我麾下有战将乃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出身,他的本领,更适合你的泼皮性格。他也更适合***你的三观,他最恨祸害妇女的人,嘿嘿。”

    “好嘞。”韩世忠目下只是十六岁,毕竟还是像个孩子的性格,喜欢崇拜高手,而不是崇拜小种经略相公这种大流氓。

    一晃眼喝到了二更天,但是这等风月场所也越的热闹了起来。这就是当今的世界奇观——东京夜市。

    这个时代达百多万人口规模,并且不宵禁的灯红酒绿的不夜城只此一家,甚至在往后推演几百年,地球上也根本没有可以匹敌的城市。

    在高方平的记忆之中,将后来会出现的日不落帝国的中心——伦敦,也比目下的汴京差了一个档次。

    这个时代的汴京是什么样一个概念呢?

    大宋拥有全球一半的生产总值,而东京又拥有大宋近三分之一的生产总值,那么也就是说,目下地球上的财富和奢华,六分之一就在汴京,另外的七分之一在大名府。

    就是这样的原因,金融业务,保护费业务,高方平不急于经略别处,主要精力就放在东京和北京,拿下这两个地方,就等于坐拥有了半壁以上的经济江山。

    也是这样的原因,让高方平无法容忍卢俊义的存在。他要是在***的军州,或者是南京应天府,西京河南府,都无所谓的。

    只要掌握了北京和汴京两大重镇,使劲烧钱,一但十年后轴承应用成熟,就算没有蒸汽机***,也可以建设起北1京到达东京的铁路,最终把铁路延伸至边境重镇河间府,搭建起属于大宋的“********”。

    如此一来,就算没有蒸汽机而使用人力,有这么一条战略性质的生命通道,也能源源不断的提供后勤输血北方,那么张叔夜宗泽种师道这些人,随便启用一个镇守河间府,女真***绝对打不进来。那样一来,就算暂时没有展开工业潜能,也能在河间府以北,以拼血生产力的方式,彻底拖垮蛮族。

    yy完毕,高方平喝下了最后一口酒,起身拱手道:“小种相公保重,方平告辞。兴许短期内,咱们不会有再见面的机会了。”

    种师道叹息一声道:“老夫看到了,似乎你离开京城的日子不远了……老夫对你个流氓不感兴趣,只是觉得这个汴京没有你,似乎少了些生机和欢乐。”

    高方平笑道:“小子会回来的,我再次回来的时候东京会变样。请小种相公自己保重,低调隐忍,以等待东山再起的一天。”

    “不会再起了。”种师道颇有些迟暮英雄之态,喃喃道:“西夏已经废了,宋辽又无战事,吐蕃诸部也已经无问题,皇帝不喜兵事,至此宣告,我朝对外战略用兵的时期过去了,老夫祖上一门三代经略西军,至今连我也两鬓白,兴许该是告老的时候了,朝廷和皇帝,已经不需要种家了。”

    高方平鞠躬道:“相公谬论,此真正处于国朝的内忧外患之际,暴风雨前的宁静。您的判断大体没错,西夏和吐蕃诸部已废了,辽国也进入了垂老虚弱状态,但最北方的蛮族面临生存压力,小种相公毕生和***作战,当然知道越往北的人,就越的骁勇善战的道理,真正的隐患正在崛起,不可不防。至于内患,因我朝思想风气开放,田地兼并等国策,所导致山贼土匪漫山遍野,现在土匪没有凝结一体,只是再等候一种契机,等一种大气候。因大钱所闹、东南应俸局花石纲所闹,最大的隐患乃是东南。此次陈留县平乱,依下官亲眼所见的邪***来分析,东南一但起乱则会如同洪水猛兽。所以您想告老,恐怕形势不会允许。”

    种师道捻着胡须道:“江南之事老夫没有多少心得,但若朝廷真的需要,有机会让老夫经略江南,自会鞠躬尽瘁的为皇帝镇守,有我老种一天在,它江南,就乱不起来。”

    高方平摇头道:“你守不住东南的,相信我,那里现在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坑,可以坑了任何非蔡京系的人。加之你得罪了蔡京和童贯,做事又激进勇猛,现在连赵挺之他们也不挺你了,朝中根本没人喜欢你,张叔夜都等着***你。所以短时间内启用你,我小高也做不到,小种相公请自己保重了。留下有用之身,等待那个云开见日的时节就行。”

    “会有云开见日的时节吗?”种师道道。

    “我小高不死的话,十年内兴许会有。”高方平说完之后离开了……

    韩世忠怕是混不成了,知道梁红英是看不得的女人,他小子却老在找机会偷偷的扫描梁姐的身材。

    梁红英看在他小子是个军人的份上没有殴打他。不过去到高府的时候韩世忠运气不在好,小韩盯着贾晓红的风韵就流出口水来,于是被贾晓红派燕青殴打了一顿。

    韩世忠不敢还手,现在也真的打不过燕青,被***的很惨。

    府里,高俅老爹听说韩世忠乃是个骨骼精奇的存在,听高方平说要重点培养,高俅便毫不犹豫的,把他最近不怎么使用的小妾赐给了韩世忠。

    如此作为让高方平大跌眼镜。

    见那两个小妾,一个生的水灵,一个丰满成熟,韩世忠惊为天人,跪地千恩万谢,宣誓效忠一万年。

    高俅他就这德行,而且大宋律法中,关于小妾的定位也是这样的。

    大宋的小妾不算内人,只算是一种“合同工”,专职被主人睡的女工。就算是正妻死了小妾也没有转正的机会。谁也不会这么做,因为这属于犯罪,如果遇到包拯那样的父母官,就被捉去判刑了。所以诸如“主人和小妾私奔”这种***事,在大宋是时有生的。(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