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最强医圣

第一百三十七章 火阳针法    文 / 左耳思念 更新时间: 2017-09-02 10:0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在院子里挖出了一个死人坑后。

    一种森然的气氛在空气中蔓延,那些手里拿着铁铲的男人要不是畏惧蔡家,在刚刚挖出白骨的时候,他们就不会继续下去了。

    从地面之下亲手挖出骷髅来,这在华夏国人眼里是一件很不吉利的事情。

    蔡春龙的脸色要比蔡娟兰等人好上不少,他的脸上只有惊疑不定,并没有任何一丝的恐惧,由此看来从地面下挖出的白骨根本吓不到他。

    “你们可以离开了。”蔡智对着那些手握铁铲的人说道。

    这些人立马如蒙大赦,迫不及待的离开了院子,他们总感觉待在这里背后凉飕飕的。

    沈风指着角落里的阴灵草,说道:“这一株草当做是我的诊金了,你们谁也不要去乱动。”

    说完。

    蔡智领着沈风进入了屋子里。

    蔡春龙和孙东权等人跟了进去,只见屋子里有一个老头,他的手脚被绑了起来。

    实在是蔡春龙等人没有办法了,如果不把蔡季根绑起来的话,说不一定会弄出什么大乱子来,吴州各大医院全部看过了,但没有哪家医院可以让他冷静下来的。

    原本蔡季根应该是睡着了,可在听到走进来的脚步声之后,他陡然之间睁开了眼睛:“啊!啊!啊!——”

    从他的喉咙里出了嘶吼声,整个人想要挣扎着站起身来,嘴巴不停张开又合上,上下牙齿不断出磕碰的声音。

    蔡季根双眼无神,脸上有一种纯粹的嗜血,看到这么多人出现在房间里,他挣扎的越来越猛烈了,额头和手臂上青筋暴了起来。

    “撕拉!撕拉!撕拉!——”

    绑住他手脚的布条顿撕裂了,蓬头乱的蔡季根朝着沈风等人冲了过来。

    蔡智和蔡和光站在沈风身旁没有动弹,他们知道大师肯定会有办法的。

    而蔡娟兰和孙东权他们脚下的步子微微后退,蔡季根起疯来很可怕的,他甚至会用牙齿将你身上的肉硬生生的咬下来。

    蔡春龙想要找机会动手将自己的父亲控制住。

    在蔡季根越靠越近的时候。

    沈风脚下的步子跨出,右手快的探出,并拢的食指和中指点在了蔡季根的眉心,一缕灵气从他的手指内透出。

    原本狂的蔡季根忽然之间平静了起来。

    慢慢的、慢慢的。

    蔡季根没有了之间的疯狂,他上下眼皮不停打架,最后竟然直接站着睡着了。

    看到沈风随手让蔡季根进入了睡眠中,这回就连孙东权心里面也大为吃惊,作为蔡季根的医生,他非常清楚蔡季根病有多么的可怕,处于这种癫狂状态,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睡着?沈风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大师,我爸的病怎么样?”蔡智轻声疑问道。

    沈风的手指已经移开蔡季根的眉心了。

    蔡季根是怨气和阴气入脑,使得他的大脑失去了控制,如果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中,那么他自己的意识会越来越薄弱,最后他自己的意识会完全消失,到时候,他这具身体就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了。

    这两年来,进入蔡季根脑中的怨气和阴气不少,靠着一丝灵气无法全部清除。

    沈风不想浪费太多灵气,想要以最少的灵气帮蔡季根化解脑中的怨气和阴气,只有靠着针法了。

    孙东权没有了之前的愤怒,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知道院子里的地面下有这么多尸骨的?如果说他疯的毛病是这些尸骨引起,那么我们怎么没事?”

    不仅孙东权,其余人也全部好奇的看着沈风,包括蔡智和蔡和光。

    沈风随口解释道:“我可以感觉到,你们感觉不到的气息。尸骨散的怨气和阴气是每一天进入患者脑中一点的,必须要长时间居住在这里才会潜移默化的生改变,这在中医上可以说是外邪入侵。”

    “只不过,这种外邪入侵很特殊。”

    沈风又对着蔡智,说道:“帮***拿一盒银针过来。”

    在蔡智刚要离开去拿银针的时候,孙东权让赵义打开了行医箱,从里面取出了一只古朴的木盒:“用我的银针吧!”

    到了现在。

    孙东权不敢说沈风是骗子了,他在某些方面很执着,可他也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沈风知道孙东权只是痴迷中医,他没必要和一个偏执的老头一般见识。

    随手接过了木盒之后,沈风准备***了。

    赵义喊道:“等一下,银针还没有消毒。”

    孙东权瞪了自己这个徒弟一眼:“给我闭上嘴巴。”

    赵义顿时一脸迷茫,他好像没说错啊!每次***之前不是都要消毒的嘛!

    只是在他看到沈风手指间捏着的银针之后,他顿时明白***为什么要吼他了。

    沈风手指间的银针自主微颤了起来,整根银针红的厉害,犹如是放在烈火中烧一样。

    如此温度足以消毒了。

    再说,沈风竟然是以气御针,只有以气御针,银针才会如此自主抖动。

    在整个华夏国懂得以气御针的有几个人?他们全部是胡子花白的老头了,而孙东权虽说是南云的中医泰斗,但到了现在他也不会以气御针的。

    沈风快的将银针扎在了蔡季根脑袋上的穴位之中。

    他的动作没有任何一丝多余,如此顺畅的***,让孙东权瞪大了眼睛。

    在沈风停手之后。

    只见在蔡季根的脑门上,竟然隐隐的浮现了一轮太阳的图案。

    紧接着,不停有淡淡的黑气从他的脑中冒出来。

    火阳针法。

    这是一种至刚至阳的针法,此乃阴邪之物的克星。

    怨气和阴气自然是无法抵抗这套针法的。

    在火阳针法的作用下,怨气和阴气自然而然的从蔡季根的脑中蒸了出来。

    此等针法。

    孙东权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他可以猜测到这套阵法绝对不俗,他这个中医的狂热者,顿时心情澎湃了起来,眼眸瞬间变得闪亮亮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沈风,从他脸上哪还看得出任何一丝愤怒?

    他仿佛是现了一个宝藏,脸上的表情很和蔼,不停的摸着自己的胡子。

    这是孙东权的一个古怪习惯,只要是在心情愉悦的时候,他都会情不自禁的摸着自己的胡子。

    赵义一脸见鬼的样子,这次他和自己***全部看走眼了,只是沈风如此年轻,他就会以气御针了?难道他从娘胎里就开始学习中医了吗?(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