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07章 御用供应商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09-02 09:4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总体情况,这次官家大出血,免除江南一年赋税,却至少能够延迟方腊***时间三五年。

    免税的同时也等于免役。虽然目下大钱造成了江南百姓财富耗尽,但免除了夏税秋粮以及身丁税后,大头百姓们,可以依靠这些原本需要给官府的粮食来喝粥,维持到明年粮食长成,那么就暂时不会形成铺天盖地的逃户。

    这个时候若能一举干掉东南应奉局,江南他就乱不了,方腊就永远只是个宗教而不是国王。

    但是东南应奉局乃是官家的心头肉,怎么干掉它这得从长计议。这是一门精细的***活计。

    原本来说,免除江南税役后对主战派非常不利,也就是说西北战事真的打不下去了,在不想议和也要议和了。不过算好高方平以大奸臣术怂恿种师道后,老种进入了暴走状态,真的问句你瞅舍就对西夏人动手了。

    小种经略相公果然不是盖的,不啃西平府这块骨头,派兵进入西夏境内烧杀抢掠,西夏农民吓跑,于是正值秋收,西夏边境的粮食就是种师道的了,如此一来就算是没了后勤,只要皇帝不签议和文书,老种或许能撑到明年。

    可惜永兴军路帅司掌印陶节夫,乃是个级大***,是蔡京的触手。要是换宗泽、张叔夜或者高方平经略永兴军路,从东面配合种师道一举打废夏州,西夏人就危险了,一但两面夹击之下重镇西平府丢失,西夏国运,就将彻底改写。

    对于种师道打过长城进入西夏打草谷事件,高方平很无语,有点拿错剧本的感觉。想不到汉儿也会有这么猛的一天。果然主将气质决定部队灵魂,种师道这个老流氓带出来的人,一但怂恿狂化,想不流氓也难啊。

    思考着这些东西,高方平离开工地,匆匆忙忙的回家提笔,写下三篇策论的开篇,《论江南民势》,《论西北兵事》,《论为政者的良心和责任》。

    高俅老爹也抽空来好奇的观看儿子写的策论,许久后叹息,这小子出了满篇错字、字写的有点丑之外,的的确确是个做宰相的料。

    “哎,小子乃可惜啦。不东华门唱名的人做不了宰相,然而老夫觉得,有天你或许能整倒蔡京,能赚光天下的钱,能带兵收复燕云。但你真的通过不了殿试,无法唱名东华门。”高俅无限嘘嘘的道。

    “原来或许没有,但是现在小子有些把握了,老爹不要小看儿子,咱们两年后的殿试,拭目以待。”高方平嘿嘿笑道,“然而,现在您得想办法给我弄的官做。”

    高俅叹息道:“老夫老了,不中用了。武官没问题,你想要公主也毫无问题。但文官实缺太难,老夫对此无能为力。蔡京有这个能力,但咱们拒绝了和他结盟。赵挺之有这个能力,但你小子和他的儿媳不清不楚,老赵恨不得剥了你的皮。哎,坏蛋做多了,咱们父子太招人恨,路都被堵死了。咱们父子以前真的忒蠢,弄的现在像是过街老鼠一样。”

    言罢,高俅很郁闷的离开了书房……

    大宋匠作监是一个技术和效力都非常过硬的特殊部门。负责了皇家的工建、兵器、造船、以及各种奇技淫巧的建造。算是皇家自己的“工部”,是一个独立部门。

    其实匠作监的建制并不比工部低多少,他们的主官乃是三品大员,叫“判匠作监事”。匠作监之所以受到工部一定程度的监管,这是大宋以前各位名相的努力结果。

    大宋有个特点是但凡有想法有作为的宰相,他们几乎无一例外都带着士大夫和官家作对,***官家的权利。同时这些个宰相也把天下看做他们自己的去管理,这样的思路来源于太祖皇帝的“与士大夫共天下”。皇帝写的东西没有宰相签字就不是圣旨什么的,就是他们这些家伙搞出来的。

    当年宋辽前线士气不够,寇老西儿一哭二闹三上吊带忽悠,硬是把快尿裤子的皇帝弄去前线督战,用于提升士气,最终打出了澶渊值盟的结果。类似摆皇帝一道的事,也是大宋的相爷和士大夫们最喜欢干了。

    皇帝自己的工部接受到朝廷工部的监管,亦是这些想法飘逸的相爷们想出来。这造就了大宋早期***的展势头,让“两个工部”之间出现竞争,带来了技术研的进步。其次代表皇帝不能想要什么就造什么了,也就是说,控制了皇家一些劳民伤财的举动。

    可惜的在于,往前诸位名相们的努力结果正在被蔡京这个祸害慢慢吞噬。徽宗这位文青皇帝其实本身没多坏,所谓人都是惯出来的,蔡京想尽一切办法的满足赵佶,赵佶就如同一个被惯坏了的孩子,今天要一个明天就要两个。所以赵佶时期的内藏库之庞大富有,无法估量,全是蔡京这些家伙通过各种手段,通过东南应奉局搜刮来的。

    某种程度说,蔡京是个合格的奸臣,却也是士大夫群体的大叛徒。因为自太祖皇帝以来士大夫们从皇帝身上切下来的利益,正在被老蔡一点点的还回去。

    两天前,匠作监把高方平的轴承图纸撸走,现在他们已经制作出精致优美的轴承来了,制造的比高方平的更好。

    这是当然的,皇家的精英工匠接到命令后,日夜不同的赶工,百里挑一,耗费无数人力物力财力,制造出来的轴承,当然比高方平的好很多。

    高方平制造的原本就已经很贵,根本就无法商用和民用,只是作为技术验证而已。就算军事用途都嫌太贵了。至于皇家匠作监出来的东西虽好,估计成本比高方平还高十倍,只有皇帝能用,就是军队也用不起。

    皇城的一片园子之中,皇帝今天没踢球,高俅老儿无所事事的跟在旁边。

    三品大员、判匠作监事张商英候在身边,皇帝手拿一副精美的滑轮,在轻轻拨弄滑动着。

    “咦,张卿,这小东西能做什么用?快点告诉我。”赵佶和气的微笑道。

    大宋的有些个皇帝就这德行,不太有架子,在非公开场合对着比较亲近的大臣,有时候都不自称“朕”。然后非公开场合大臣见皇帝也不跪不叫“陛下”,叫他官家的有,叫他大人的也有,就看这些个家伙的创意了。在大宋,大人的意思和老爸有点接近,君父君父,皇帝小儿就算年纪小也是所有汉儿的老爸。反正至少名誉上的说法就是这样的。

    当然只有文臣有这特权,高俅老儿就不能称呼赵佶官家,要叫陛下,也要跪地见礼。

    所谓的“与士大夫共天下”,文臣等于皇族的意思,原则来说官家不是草民和武将的官家,只是文臣的官家。大概意思是都一个家族的人,我是你们的家长而已。

    总体来说大宋是个很***的王朝,各种奇葩事都有,但却应该是奴性最不重的一个王朝。

    “呵呵,这小东西可有意思了,官家您看小帝姬。”张商英指着远处一个四岁的小公主。

    赵佶好奇的看去,见萌萌哒的小帝姬坐在一个滑轮小板车上,被大阉人梁师成笑***的拖着车走,看起来很轻松。

    “神了,帝姬的那小板车,可也是这个小玩意制作?”赵佶对此很好奇。

    “回陛下话,此乃微臣儿子小高明的东西。听说还可以用于兵事。”高俅急忙介入道。

    张商英很想把高俅老儿一拳打,衍回京判匠作监,正是高俅进谗言帮了张商英的忙。

    高方平是始作俑者,献出此奸计是为了节制蔡京。而高俅总体是个有点良心的家伙,对于和文宗苏轼有关的人,高俅大多都还是愿意照顾一下的。正好张商英也机灵,送了高俅一笔钱财,匠作监缺少人的时候,高俅直接在朝上说起了有过工部侍郎资历的张商英。

    匠作监乃是皇家自己的部门,不是***部门,所以高俅作为宠臣做这事不算干政,非但没有被追着咬,正好赵挺之和刘中书一听是举荐蔡党仇人,他们两就一窝蜂的支持了。于是,在亳州做父母官的张商英张中书,就此回京了。

    张商英是个能臣,非常儒雅的人,但同时也是个很机智的家伙。在历史上,他得罪了蔡京后还能几起几落,蔡京二次罢相的时候老张照样又混进了中枢,出任尚书右仆射这个真正副相,由此就能知道,老张的***战力接近于高俅老儿了。

    高俅在徽宗手下是从未失宠的。没办法啊,这种***战力是逼出来的,他是武臣,可不是张商英,只要出事一次,别说再崛起,能留住性命就算狠了。但这些东华门唱名出来的“张商英们”,真个是打不死的小强,和老蔡打架,打输后了不起也就是去外地知军州,喝喝酒,做做土皇帝。

    听说这个小东西也是高方平弄出来的,赵佶很高兴,却不关心高俅说的可以用于军事,官家他只是笑***看着自己的女儿坐在滑轮车上傻笑。

    少顷,皇帝笑道:“小高卿家真乃妙人,他送给朕的小帝姬实惠,朕就要回馈于他……”

    “官家明见,小高年纪太小,官却已经做的太大。”张商英出言阻止,自己两天不眠不休指挥匠作监弄出来的东西,愣是被套了高方平的头上,所以他怒了。

    高俅更怒,想一脚踹死这个白眼狼,妈的带人去工地打劫我儿子你也做得出来?亏老夫还把你弄回汴京来做官呢!

    有张商英阻止,赵佶这才想起来小高年纪还小,官却也不小了,朝中也有一群大臣不想小高做官的。于是只得作罢。

    少顷,赵佶忽然道:“小高乃是我大宋的少年奇才,天降祥瑞于高府,说明高卿祖上积德。但同时,小高这个祥瑞是上天给朕的礼物,高俅你以为如何?”

    高俅马上笑得像个烂番薯一样。

    张商英就开口道:“既然小高是神童,是上天赐给官家的礼物,那么他的东西就是官家的,再让此少年献些明来给皇家尽孝。”

    高俅顿时听得浑身冷汗,想一刀把张商英这个白眼狼结果了。

    “甚妙,张卿此言甚妙。”赵佶笑道,“那就让小高多给朕找点乐子,高卿你看好吗?”

    高俅整个脊髓都在凉,但自己可不是清流宰相,清流宰相遇到皇帝此等无理要求的时候可以软对抗,甚至搬祖训出来骂都是可以的。只要引用得出来,通常可以把皇帝骂跑。但作为弄臣却没有这种待遇,必须硬扛着。

    好在高俅老儿也机智,想了想,硬着头皮道:“臣的那个儿子是有些奇技淫巧,既然陛下喜爱再让他弄点便是,可……”

    听到高俅这个坏蛋说“可”,张商英顿时感觉不妙。

    却是官家已经好奇的问道:“高卿有什么难处呢?说出来朕为你解决?”

    高俅很赖皮的道:“陛下您是贵人多忘事,我朝律法,对制造玩意是有诸多***的……”

    “哦……这个简单,小高卿家此等妙人,若是没有一块皇家的制造牌子就不对了。”言罢,赵佶看向张商英道:“给高卿制造牌子,哼哼,让他给朕制造玩意可是你说的。”

    “臣……额,臣遵旨。”

    得,这下可好,高方平就是打造***用的器械,也没有任何人去稽查他了。那个流氓现在变为可以制造任何东西的御用供应商了。

    高俅不怀好意的瞅着张商英暗想:哼,和我高俅斗?这是我老高的专业乃个棒槌不知道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