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105章 工部来的酷吏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09-02 09:4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不知道老张把高方平卖了几次,匠作监来要图纸的人才走,工部的人又来了。★

    对此高方平有些烦,却真的赶不走这些当官的。如果是武将敢来骚扰,直接吊起来打就行。

    这次工部来的这群人就牛了,虎头营的军官才走近多看了两眼,就被他们队列中的一个家伙,一鞭子抽得跳了起来。

    仿佛包工头一般坐在太师椅上喝茶的高方平,也都被吓得跳起来,弄不明白这些人什么来路?虽然都穿着便服,但想必其中有个大官,否则他们应该不敢如此。

    高方平懒得伺候他们,他们没有仪仗没穿官服,那就连见礼都省去了。

    工部官员一行十多人,大部分乃是马屁精,都在围着一个人在转。那个核心人物大约四十出头的样子,卖相不错,三缕胡须非常儒雅,人很瘦,个子很高,腰身很笔直。

    这人也不理会高方平,背负着手到处走走,到处看看。

    见到经过高方平脑洞改良的工程器械,他便停下脚步凑近,时而也伸手轻轻摸一下那些正在运转的滑轮。他现,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因为这小小的滑轮而改变了。

    一个十五岁的半大厢军骨瘦如柴,却很轻松的推着一大车砖路过。然后配合有序,砖推过去后,仅仅三个人拉动绳索,就以那奇形怪状的起重机连同推车一起吊上了城墙。所有的一切,都和他在工部看到的不同,这群人虽然是杂牌厢军,看似整个工地乱七绉绉的说道。

    中年官员听得频频的点头,对所看到的一切,充满了好奇。

    随即他又问道:“但现在你们已然闲了下来,推砖的人也闲了下来,墙上的人却忙不过来。这是否是一种劳动力浪费?”

    两家伙嘿嘿笑道:“好教大人得知,现在还是初期,流水线作业处于完善中。有人闲置有人忙碌,说明指挥官安排不合理,但是小的们敢保证,今晚会有指挥官被吊起来抽,而明日人工分布比例,就会进一步合理。管事的大人说了,没有谁是神仙,一切的智慧都是在实干中产生的,然后不断加以改进修正,最终就会形成一套严密的流程和管理办法。”

    中年官员捻着胡须,听闻了许多新奇词语,觉得很有意思。

    又观察了许久他喃喃道:“叔夜相公说的没错,高方平是个流氓,同时也是个人才,仅仅一句‘没谁是神仙,所有智慧都于实干中产生,不断加以改正出来的’,就足见此小儿乃是经国鬼才,闷头财的实干派酷吏,他小子果然名不虚传!”

    两个厢军一阵尴尬,觉得此大人乃是明白人啊,高方平的确是个酷吏,他一高兴就会胡乱赏钱,一不高兴就鞭子伺候,经常整个工地被他的虎头营打的鸡飞狗跳。说来辛酸,整个大宋没人对厢军抱有希望,也就不对厢军要求太高,都是混日子而已。但在高方平这里,他们深刻的体会了什么叫把人当做禽兽用,要不是吃的的确好,愿意开脑洞的情况下,经常有人可以获得赏赐和晋升,又有军令在身,那真是没人愿意干活了。

    同时两厢军也很奇怪,这个大人到底何方神圣,竟敢把东京大纨绔叫“小子啊酷吏啊”什么的?

    “老夫看你两也算脱胎换骨了,算是可用的人才。有些思路算是激了老夫。”中年人捻着胡须道,“老夫问你们,可愿脱离厢军这个烂泥潭,到我工部谋个差遣小吏?”

    “大人您别怪小的们市侩,咱们要问工部是否安排我等住宿,是否安排家眷?”两个厢军嘿嘿笑道。

    “这……”中年人一阵尴尬道,“难道猪肉平竟连这些也负责?”

    $хУ牡溃骸爸砣馄侥阈菀瘢饺绽锬阍阢昃┢坌邪允校亲鞔酢1鹑伺铝四悖辉蛟勖遣弧br />
    啤啤啤——

    他的磺亩急凰读⒕觯岳做侄挝榷嗣裆br />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是这家伙晚年爱说的话,一直指望着迎回徽钦二帝的是他,念念不忘北伐,要带着敢战军打过黄河的也是他。这家伙7o岁去世前,弥留之际都在念叨着“渡河!渡河!打过河!”被治下的百姓叫“宗爷爷”。

    岳飞就是他的爱将。可以说岳爷爷把北伐和迎两个皇帝回朝作为毕生志向,就是受了老宗的影响。

    跟着宗爷爷口号喊的多了,岳爷爷自己也就对此深信不疑。从某种程度上说宗泽造就了岳飞的辉煌,却也把岳飞带入了死路。

    他宗泽乃是一代清流骨气,文臣典范,所以怎么折腾都是免死的。天天上本数落皇帝赵构的不是,烦得皇帝要死要活,但纵使是赵构那种心智不全的变态都拿宗泽没有办法,还相反尊敬宗泽。这是老宗的本事和威望,他真有这么牛。

    但是岳飞身为武将跟着宗爷爷玩那一套的时候就跪了。北伐或许有点商量,但是带两个老皇帝回来的心思,注定成为赵构心中磨灭不去的肉刺,那么往后就一切皆有可能了。

    yy完毕,高方平赶忙拱手见礼:“下官高方平,参见明公。”

    “先不是自称老子,手下不打无名之辈吗?老夫难道名气很大?”宗泽不怀好意的瞅着。

    “名气还是可以的啦。”高方平道,“小子可是您的粉丝,非常欣赏您的桀骜不驯。牛人啊,听说您在殿试的时候无视字数规定,洋洋洒洒水了一万字上去,且文不对题。还从上骂到下,皇帝宰相们纷纷中枪。您怒斥弊政的愤青一把,却居然被您蒙混过关,通过殿试,赐同进士出身?”

    宗泽一阵老脸微红,那是十几年前干的轻狂事,不能说坏也不能说好。技术上说,殿试大典庄严庄重,当然有规矩。既然文不对题,还违反了考试规定突破字数限定,那是文章都不用看就不及格的。说到哪都是这个理。

    然而这也是大宋可爱的地方。高方平敢肯定,一千年后的公务员考试有人敢这么干的话,别说考不起,被维稳委员会请去喝茶是肯定的。但是在大宋,如此一篇上骂官家下骂朝廷的文不对题的策论,老宗获得同进士出身,虽然是“末科”但人家毕竟让他通过了,开始了仕途。

    宗泽是真的有些脸红,以为这是讽刺,于是很机智的岔开道:“猪肉平,你说了很多听不懂的词,粉丝是何意?”

    “您是小子的偶像。小子什么都不怕,就怕考试。有您这个大脑袋开的先例在前,等两年后开考,殿试的时候小子打算效仿您的经典案例,文不对题的撸一篇策论上去,也希望能够蒙混过关呢。”高方平文绉绉的道。

    我a#¥

    宗泽被讽刺也只能苦笑,这的确是自己开的先例。为此也付出了代价,不论怎么有政绩怎么立功,愣是做了十几年知县一级不升。若非这次赵相公利用朝局混乱举荐,估计得做万年知县了。

    “真的,小子不是在讽刺。而是我真的未必能看懂试卷上的题目什么意思呢,当然只有文不对题。然后啊,小子不会写文言文,一写策论妥妥两万字水上去。要是没您这个大脑袋开先例,我就混不成了,这辈子考不起了。”高方平继续文绉绉的道。

    宗泽愣了愣,见他不像开玩笑,于是试着和高方平聊了些其他,刺探他小子的学问,五六句话后宗泽皱明白了,这小子乃真棒槌,连《三字经》《百家姓》都不懂的那种。看来……真的要被他小子利用了去做大脑袋了。

    这是完全可能的,确认了这小子乃是个棒槌后,宗泽敢肯定猪肉平真的看不懂考试题目。这种情况下只要他小子真有干货,写出点轰动性的东西出来,然后依仗着官家宠爱高家两害虫,那真就进士及第,东华门唱名了。

    谁都反驳不了,因为一反驳,所谓的引经据典,高俅会“引用宗爷爷”事件,只要有了出处和先例,官家又宠爱高家,强行通过,则就算是王安石为相都拿官家没有办法,只能捏着鼻子通过。

    这一套就是在一千年后的法庭上都有些用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