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望族风流

第94章以德报怨?    文 / 梦回故都 更新时间: 2017-09-01 21:3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有些人的脸皮真是厚如城墙,什么位置都敢坐。㈧㈠中┡文网”

    纪宁刚坐下,就听到后面响起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随着那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无数“嗡嗡”响的交头接耳议论声也随之响起。

    虽然乍地一听听不出说什么,但那些指指点点的声音无不是只想他。

    在屏风的另一边,那些名门贵女突然听到这个声音,无不转头看去。

    屏风虽将男宾与女客隔开,但只是礼仪之隔,并没有完全隔绝,透过屏风与屏风之间的间隔,还是能看见一些东西的。

    纪宁终于到来,屏风的另一边是已经知道的。

    那一句话是针对谁而说,她们都猜到。

    李秀儿听见纪宁一到场就有人挑衅,不禁峨眉一蹙,芳心一紧,为纪宁的处境深深担忧起来。

    她不由有眼角余光飞快地看了苏蒹葭一眼,看见苏蒹葭虽也转头朝屏风另一边看去,但神色平静。

    “咯咯,没想到好戏这么快就上演了。”旁边的秦圆圆抿嘴偷笑地小声道。

    与李秀儿相反,她也很关注纪宁,但她对纪宁有十足的信心,只等着看好戏。

    屏风另一边。

    “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纪宁在心底冷哼一声,出乎人意料地站起来,然后转过身面向坐在后面的众才子,目光锐利地扫过所有人。

    那无数的窃窃私语随之停顿下来。

    “刚才是谁在背后阴阳怪气说话?”纪宁扬声说道。

    一片寂静,许海安脸色有些涨红,很想拍案而起,却又有些不敢,处于犹豫中。

    稍等片刻,纪宁不给那个人足够的反应时间,再次昂声说道:“纪某的脸皮厚不厚不是某个人说的算。纪某坐在这里,是此处主人的安排。谁要是不服气,大可去找此处主人把纪某顶替下去。否则,就别像个怂货一样躲在某个角落里阴阳怪气,叫人瞧不起!”

    他之所以被刺激一下就强势反击,实在因为这个中秋诗会上,太多人想对他不利。崇王府大管家亲自登门送请柬,看起来很有面子,实则是给他大面积地拉仇恨。

    如果他一开始就忍让退宿,只会招来那些嫉妒的才子群起而攻之。

    许海安涨红了脸,对于纪宁攻击他是怂货的话,他只能满脸怨毒扭曲地紧紧握着拳头坐着,不敢出声。

    他知道自己若是真的拍案而起,找崇王理论,要求把纪宁从那个位置换下来,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当场把他赶出崇王府。

    参加崇王府的中秋诗会是当前整个金陵城最荣耀的事,多少人为了一张崇王府请柬削尖了脑袋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若是他在中秋诗会还没正式开始就被轰出去,只怕直接被无数人耻笑,一辈子抬不了头。

    “呵呵,都是金陵城的才子,抬头不见低头见,纪宁你就不要那么说话严重了。”吴备站起来,笑眯眯地说道。

    看似是做和事佬,实则指责纪宁心胸狭窄。

    纪宁转身向旁边的吴备,虽不认识,但也猜到是金陵城排名前列的青年俊杰。

    “在下吴备,字鸣德。”在纪宁转身看过来时,吴备拱手笑呵呵地说道。

    纪宁却懒得跟这种别有用心的人客套,直接说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纪某就是这么恩怨分明,何错之有?”

    “话虽如此,但我等日夜诵读圣贤书,深受圣人教化,岂可如市井匹夫一般?”吴备道岸贸然地说道,“当以德报怨啊!”

    纪宁冷笑一声,说道:“这么说你是以德报怨?”

    “吴某虽不肖,但一直谨记圣人言,时时刻刻以此要求自己。”吴备地道。

    纪宁忽然淡笑地:“此话当真?”

    “自然,众目睽睽之下,吴某岂可信口开河?”吴备朗声说道,颇是自得,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仰慕地朝他看来。

    自己的以德报怨与纪宁的睚眦必报相比,立判高低。

    “啪!”

    就在他心底得意洋洋时,突然感到左脸一阵火辣生痛。

    过了片刻,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竟被纪宁打了一个耳光。

    “你、你、你竟敢打我?!”他左手捂住脸,右手激动地抖地指着正淡笑地看着他的纪宁,一脸不敢相信。

    不仅是他,在场所有人也都一脸震惊,不敢相信。

    只见纪宁“呵呵”地笑道:“不错,纪某确实是打你了。你不是以德报怨吗?赶紧给纪某一个微笑,然后再送纪某一百两银子,用你的仁德感化纪某吧。”

    “你、你、你……”吴备被气得眼前烟,险些一口血喷出来了。

    纪宁笑盈盈地道:“你这么激动气愤,不会是怀恨上我了吧?说好的以德报怨呢?这可是你当众承诺的。不会是说一套作一套吧?若真如此,你岂不是伪君子了?这可是连市井匹夫都不如的哦。”

    “我、我、我……”吴备胸都快要被气炸了,偏偏得憋屈着不能作,脸色涨得紫红烟,难受无比。

    若非他是年轻人,恐怕直接给气死了。

    其他人闻言,无不目瞪口呆。

    君子动口不动手,讲究个尺寸和法度,哪有人当场动手打脸挤兑人的?

    他们看着纪宁一副当众打了人仍笑盈盈地样子,想到自己要给纪宁难堪的打算,无不觉得后背一寒,连忙把让纪宁难堪的念头抛到九霄云外。

    惹不起啊!

    屏风的另一边,众名门贵女同样目瞪口呆,纪宁的一举一动完全出她们的预料,甚至出她们的认知。

    她们早已都站起来,从屏风上方看过去。

    看见纪宁一身长袖宽袍的书生儒服,身材挺拔,长相俊朗,气质儒雅,脸上挂着笑容,像是一个谦谦君子的书生。

    但是,她们看纪宁的目光就像是看异类,同时心底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纪宁笑容一敛,冷声说道:“别你你我我的,说句痛快话!你要是承认自己是说一套做一套的伪君子,你要报复,就尽管来,纪某敢作敢当接下来!你要是真的以德报怨,那赶紧给纪某笑呵一个,然后给纪某一百两银子。大家都看着呢!”

    这下,吴备张大着嘴巴,连“你你我我”的声音都不出来了,身体摇摇欲坠,眼看这个人就要摔倒下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