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83章 皇帝的命令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09-01 21: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赵佶是个不太有主见的人,要是问他诗画他就懂。★但此时此刻,赵佶除了被两大***集团斗狗弄得头大外,最终也没弄懂种师道是好人还是坏人这个问题。别说赵佶不懂,奸臣老爹也没弄懂。赵党蔡党也一样稀里糊涂,天杀的,他们谁关心老种是否好人啊,要不是老种还有用,早就先联手害死又在商量***了。

    结果就在赵佶被他们弄得心慌不知所措的情况下,奸臣老爹的鸟立功了,那只鸟忽然道:“前排围观,坐等大能分析!”

    这句让赵官家笑得捂着肚子,不愉快的心情不见了。他想问却又不好意思开口的话,被高俅新贡献的鸟说了出来。

    满朝文武大跌眼镜,这才注意到官家居然带着一个鸟去上朝,梁师成那个阉人提着个鸟笼装纨绔?

    高俅说当时头皮麻啊,估计满朝文武都恨死高家这两只蛊惑圣心的害虫了。不用问就知道,这等莫名其妙的语言,只会出自小高那个祸害。

    然后当时朝上的局势,赵佶就不怎么关心种师道建碉堡是否劳民伤财破坏和谐了,皇帝只是好奇的问高俅:“此等奇言妙语,想必又是小高卿家的杰作吧?朕打算建阁名曰‘妙言’,封小高为……”

    听说到此的时候,即便张叔夜也实在看不下去,出列让皇帝冷静,建阁虽为祖宗常法,也看不出有什么劳民伤财之举,但是西北兵事正如火如荼,江南钱政靡废民不聊生。于此时建阁,实为不吉利的预兆,建议官家慎重。

    在信中,高俅老爹直言不讳的说,要不是害怕被斩了,他当时想约张叔夜出去单挑。

    目下异军突起的张叔夜说话也还是有些分量的,而赵佶也的确比较迷信“是否吉利”这一套,便只得作罢,放弃了建立妙言阁。

    想来赵佶也现,封高方平为妙言直学士的话,学士似乎就没有低品的。一个16岁的顽皮小孩,连面都没见过,这么封官也太夸张了。

    但与此同时,赵佶还直接在朝上给吏部下令:限期年底,必须把小高这种妙人选入流内官任用。

    这样一来,击碎朝中眼镜无数,也就是说高方平会于17岁之际,正是出任实缺,这已经破了大宋的记录了。官家不限定期限的话,高方平就只能领俸禄,吏部可以永远以不适合为由,不启用高方平,养着这么一个闲散官员就行。

    事实上张叔夜也觉得那小子做个闲散人员就很不错,流氓做官有些不成体统。但官家愣是要这么干,张叔夜却也没有反对,他认为高方平出实缺总比尸位素餐的人要好些,反正实缺就有这些,高方平不上***人就要上,或许是个书呆子上去,或许是个大棒槌上去搞的一塌糊涂。那就不如让小高试试。

    于是就形成了另外的潮流,赵党和蔡党都异口同声的说“使不得”,16岁的黄口小子出任差遣太过儿戏,没经验会闯祸云云。但张叔夜则逆流而上,说是小高想法较多,虽然缺少经验,心性还不稳,但是尝试一下也问题不大。

    老张照样引经据典的说了许多大宋的神童什么的,总之一句话,别看年纪小就以为人家不行。此后常维那个在吏部做小官的侄子,也照本宣科的念了一下高方平的档案。

    既然有人给赵佶找到了理由,赵佶说了句“就这么定了”,便离开了朝堂……

    今个一大早就有人来叫高方平,说是梁中书召见。

    来至留守府公房,因为这里是正式场合,高方平规规矩矩的见礼:“下官高方平,参见留守相公。”

    “呵呵,不必多礼,快坐下。”梁中书和气的笑着,放下了手里的文书,漫不经心的道:“贤侄可愿意听老夫一句?”

    高方平赶忙道:“留守相公请说,方平候教。”

    梁中书叹息道:“如你现在这般的继续挥霍才华可不好,听你梁世伯一句劝,读书方为正道,你为人机灵,心有正气,又忧心于国事。你年纪轻轻便以获得了皇帝赏识,即将选入实缺。这样的条件和机会如若不抓住,实在太可惜。记得多读书,将来踏踏实实的考个进士出身,须知不经历这步,在我朝想登入青云是几乎不可能的。”

    高方平一阵头晕,也不知道梁希玟是怎么和他说的,怎么看老梁怎么像是选女婿的模样。

    老梁也是很有分寸很懂事的人,这种问题适当的提点了一句便不再说了〃过梁希玟传话黑铁匠事件,他已然预感到了这个事的严重性。以他的***智慧而言,目下如此混乱的朝局,就是不从爱国的角度,也绝对不敢摊上这么一堆事的。

    “本府对一事略有奇怪,为何我北京匠人在消失,而大名县上报的文册中却无与之对应的刑狱记录?小高少年英雄,机灵聪慧,能为老夫解疑惑吗?”梁中书故意道。

    这已经是他在表明要甩清了,高方平躬身道:“下官会把此事查明,为留守相公解惑。”

    “给事郎虽为散官,但平日有诸多的私事要忙,所以不必过急,空闲时候慢慢查即可。你可明白老夫之意思?”梁中书呵呵笑道。

    这是在要求给他时间慢慢的撇清这事,高方平抱拳道:“好教留守相公得知,方平虽食君之禄,然则私心很重,先天下之乐而乐,后天下之忧而忧,乃是下官的一贯原则,只有自己的事忙完了才,有空帮忙。”

    “孺子可教。可你把范希文的词句这样乱改乱用真的好吗?”梁中书有些哭笑不得,心里对这小子是越来越满意了。那是一种又爱又头疼又忌讳的复杂心态。

    “如若没有其余事,下官告退了?”高方平嘿嘿笑道。

    “去吧。”梁中书摆手,却想想又道:“别在殴打老夫的女儿,梁世伯这里好说,可你蔡姨那边,你就自求多福了。”

    a#¥

    高方平一阵尴尬,梁希玟那死丫头可真出息呢,打不过居然回家告状……

    离开留守公房的时候,在外间正巧遇到匆匆忙忙走来的裴炎成。老裴遇到高方平这个在北京混吃混喝的闲散人员明显愣了愣,随即微微拱手就想走开。

    “县爷请留步,有一事想问。”高方平客气的道。

    裴炎成皱了一下眉头道:“说吧,本县听着。”

    “那个石秀被你干掉了没有?”高方平道。

    提及这个老裴就来气,一甩手袖道:“哼,此等***也有人保,好在本县确认他当时没杀人之心。尽管放心,只配去了蓟县。”

    蓟县就是天津,距离不远不近的,在如今的宋辽边境上。

    高方平愕然道:“间接至人死亡,一条命就这么的克死他乡,竟然只配这几百里,谁在保他?”

    老裴很不耐烦的道:“不是你和梁衙内两纨绔干的好事吗?他乃梁衙内手下的帮闲。又是你东京纨绔高方平亲自差人送来的。你可别告诉本县这不是施压?你们牛,我惹不起,只得默认了这算是自。就这样吧,高大人往后离我远些。”

    “……”高方平非常无语,居然遇到了一个自动领悟上级精神的草包?额,或许也算是命运给石秀的优惠吧。

    甩甩头,高方平多问了句:“不知蓟县牢城谁负责?”

    “正是杨雄那厮,本县正好认识,他以前在大名县做刽子手。”裴炎成说着很不耐烦的离开了。

    石秀和杨雄的狼狈为奸居然是哥一手造成的?高方平对此不知道该说什么?

    杨雄和石秀这么一结识,他那个红杏出墙的老婆估计就离死不远了。难道扈三娘副本要提前启动了,这妥妥的蝴蝶效应啊……

    纨绔子弟小梁的大名府攻略基本接近了尾声。

    高方平手里拿着区域图勾画,基本上除开了卢俊义的地盘,都已经正式的纳入了高方平保护区。保护费正在以很快的方式增加。

    卢俊义罩的地方就有些尴尬了,被驱赶过去的混混如同苍蝇一般,整日***在那些地方***,造成的影响很大。原因在于卢俊义对那些人的威慑有限。真正的绿林道山贼害怕卢俊义,因为山贼是可以杀的。但城里的混混不能杀。卢俊义又不是官,所以那些混混不怕卢俊义的手下。

    无非就是在街市上和卢俊义的家丁斗殴,做地痞哪有不打架的,于是随时随地打个天昏地暗,大幅影响了卢俊义保护区商家的生意。不可避免的,河北豪强卢俊义在街市上的身望,正在急剧下降。

    卢俊义要想重竖身望很难。

    西门坊巷那一百多户人被大火烧得一无所有,大名县裴炎成恨死了卢俊义,把卢俊义盯得死死的。每次有卢府家丁和地痞在街市上斗殴,都全部抓进县衙吊打。

    而卢俊义搞不定裴炎成,家丁吃苦几次后便不会再为卢俊义拼命了,全部在混日子。

    卢俊义又不可能亲自下场,街市上的形势对老卢越来越不利。

    原本八面玲珑的高手燕青最适合解决这类事件。但因为竞争对手李固整天如同奸臣一样进谗言说燕青坏话,加上燕青被高方平和小梁弄去的时间过长,卢俊义已然不信任燕青,竟是放着这么一个能人不用。

    在“街市”这个战场上,高方平已经预见到卢俊义即将面临的大溃败,不用太久的时间,那些人会主动来找高方平缴纳保护费,那么大名府攻略的第一阶段就算正式完成了。而这个过程,甚至不用和卢俊义正面冲突一次。

    富不与官争,千古铁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