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望族风流

第68章拜访沈康    文 / 梦回故都 更新时间: 2017-08-31 20:4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金陵城国子监占地很广,规模宏大,沿着秦淮河,延袤数里。『㈧㈠┡ 中┡文网

    若到了夜间,士子们挑灯夜读,灯火辉煌,照亮半边天,甚是壮观。

    金陵城有两大夜间奇景:

    一是秦淮河上绵延十几里的画舫一到晚上,灯火通明,照亮了整条秦淮河,莺歌燕语、丝竹之声、恩客与姑娘们相互逗乐的嘻哈之声等等不绝与耳,极尽人间纸醉金迷的靡靡浊世。

    二是秦淮河岸边上延袤数里的金陵城国子监,士子们挑灯夜读,灯火辉煌,朗朗读书声汇成一片,浩气冲天,镇压世俗一切污浊。

    天下最大的靡靡之音与天下最强的浩然之气每个夜晚都上演着最激烈的交锋,一直到深夜子时,万籁俱静。

    马车进入国子监,雨灵禁不住好奇,伸出芊芊玉手,轻轻掀起车厢侧壁的小窗口的帘布的一角,从里面往外看国子监内部是什么样子的。

    国子监在金陵城,不禁是书生士子们,几乎在所有人眼中,都是神圣庄严无比的地方。

    因为国子监内聚集着大永朝整个南国最优秀最有才华的士子们。

    要进金陵城国子监读书,最低条件必须是廪生成绩名列一等的秀才称为廪生,廪生可获官府廪米津贴。名望才华甚至过普通的举人,其他都是举人士子。

    大永朝的科举制度与中国古代科举制度所区别。中国古代科举各个州郡县乡的秀才举人有差不多固定名额的,每三年一科的进士名额更是限定在3oo人左右。

    而大永朝的科举制度不限名额,仅限才华。才华达线,不论多少人都可以获得功名,拜入文庙,种得文种,学习小篆。相反,才华不足,哪怕是没有人,也不会降低条件录取一人。

    所以作为人文荟萃的江南一带,在金陵城国子监内的举人士子很多。

    雨灵掀开一角好奇往外看时,恰好到了国子监的士子们读书上课的中途休息时间,所以沿路看见了许多身穿宽袍长袖的书生儒服的士子。

    从车厢内往外偷看一会儿,她无意中现,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士子们居然也都纷纷转头朝她乘坐的马车看来,而且目光隐隐带着几分仰望,似乎看见大人物。

    雨灵现那些平日里她仰望的士子们居然反过来仰望她乘坐的马车,心里就不禁有一种异样的自豪得意感。

    “要是让他们知道我们是拜见沈老,岂不是羡慕死他们?”雨灵不禁想道,俏脸随之眉飞色舞,险些笑出声了。

    不过,她的异样还是被纪宁现了:“看见了什么好看的,这么高兴?”

    雨灵被吓了一下,飞快地放下窗帘一角,转身用嫩白的小手拍着胸口的饱满硕大的浑圆,有些娇嗔地道:“少爷,您吓死奴婢了!”

    “奴婢没看见什么了。”她接着又说了一句,不敢让自家少爷知道她为什么眉飞色舞,免得被训肤浅。

    纪宁倒没怎么知道雨灵看见什么好看的,他的目光不经意间被雨灵胸前的波涛汹涌吸引住了。

    如此近的距离,又在窄小封闭的车厢内,孤男寡女的,纪宁就是定力再好,也不禁有些血脉偾张,目光灼热。

    下一刻,雨灵现自家少爷灼热的目光盯着她玉手拍动的酥胸看,俏脸刷地一红,飞快地拿下玉手,臻低垂,不敢看自家少爷,俏脸羞红得滴血。

    纪宁回过神,把目光移开,身体转正,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体内的躁动。

    雨灵虽羞得恨不能钻进地缝里去,但末了她又偷偷地有美目眼角飞快地偷看一眼自家少爷,现自家少爷正襟危坐着。

    她心底不禁有些失望,又忍不住多偷看了几眼自家少爷。

    如瓠犀的皓齿咬了一阵娇软嫣红的下唇,她似下了很大决心,悄悄地、悄悄地挪动她的美臀向自家少爷一点点的靠近。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上半身娇躯终于微微地若即若离地触碰地了纪宁的右侧身。

    砰砰砰……

    就在自己的半边娇躯触碰到自家少爷的侧身时,她感到脑海轰地一响,然后一片空白,耳朵只听见自己胸口那如打鼓的心跳声,呼吸都差不多停止了。

    纪宁端坐着,暗中深呼吸地让自己平静,但很快地现钻进自己鼻孔的处子幽香越浓郁,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然而,不一会儿,他忽然感到自己的右侧身被半边娇软温香的玉体轻轻地微微地贴着,阵阵娇软温软的异样触感传来,让他呼吸更深长了。

    马车在国子监内车放慢地行驶了差不多一柱香,终于停了下来。

    “少爷,到了。”何安转身掀起车厢帘布,对坐在车厢内的纪宁说道,声音带着几分难压抑的激动。

    何安今天也穿着一身新衣服,收拾得整齐,人也精神饱满,眉宇间难掩喜庆之色。

    “嗯。”纪宁微颔应了一声,神色平常。

    在马车停下那一刻,雨灵早已飞快地把身子往外挪开了。

    下了马车,纪宁书生儒服,手持纸折扇,气宇非凡。

    他略作伸展身骨,然后转身面向马车前的一座院子,微抬头,眺目打量了一下前面的院子。

    只见那座院子是两进的院子,中间有一栋三层楼高的小楼阁。

    整个院子青砖绿瓦,整修严谨,一丝不苟,坐落在一座小山丘的半山腰上,幽静、向阳。

    院子正门门额上挂着一个红木匾子,上面笔锋蕴含不露、笔法严谨地书着三个大字:半山居。

    院门两边张贴着一副醒目的对联:

    读史有怀经世略,检方常著活人书。

    看见这幅对联,纪宁沉吟思索一下,然后露出微笑来。

    张贴在院门口的对联,如果不是春联或喜联,不是胡乱附庸风雅,那么对联多是其主人的自勉或志向或态度。

    沈康身为一代鸿儒,称号大学士,门口张贴的对联当然不可能胡乱附庸风雅。

    能作出“读史有怀经世略,检方常著活人书”这样的对联,并张贴在院门前,说明沈康不是固执迂腐的老究学,再结合院子题名为“半山居”,可见沈康虽德高望重、年过七十,但治学态度开明开放。

    对于从地球现代社会穿越过来的纪宁,很容易不经间就表现得离经叛逆的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态度开明的人了。

    何安和雨灵把“作业”和礼物从马车上取下来,捧托在双手上,走到纪宁身后,压抑不住激动地小声叫道:“少爷。”

    纪宁微颔一下,举步向那朱红的院门走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