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望族风流

第62章败在了哪?    文 / 梦回故都 更新时间: 2017-08-31 20:4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求学之道,***不必……”

    秦府,书房内,秦圆圆***娇软***的朱唇轻启,念着纪宁的那两句话和那劝学诗,那双水汪汪的令人的眉目露出向往之色,整个人沉浸其中。㈧ 『㈠『中文『网

    她当然也全程关注了纪宁到府衙接受公开审问,虽然秦府离府衙较临仙楼要远不少,但她接受到信息频率同样也是半盏茶一报。

    过了良久,秦圆圆终于回过神,颠倒众生的美眸露出盈盈笑意,狭长***的眼角不经意间流露出丝丝的入骨妩媚。

    “纪永宁,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她有些得意地低声自语道,“妾身很期待你冲破金锁,从此一飞冲天、龙翱九天的样子。”

    “怒而飞之,扶摇直上九万里,背负青天……”她不禁有些陶醉感叹道,“呵呵,那将是什么样的令人激动的恢宏气象啊!”

    她陶醉地幻想一阵,忽然想到一事,款步走到一面能照映全身的大铜镜前,嫩白的芊芊玉手伸到左耳边上,缓缓地摘下一直蒙在她俏脸上的薄薄轻纱,露出绝美的玉颜,对影自怜……

    ……

    ……

    诗词阁,众品鉴师聚在一起,同样关注了纪宁到府衙接受公开审问之事。

    当纪宁四步成诗的消息转来,把这群品鉴师吓得一跳。

    当他们听到纪宁作的劝学诗“为天地立心”时,无不倒吸了一口冷气,震惊不已。

    过了好一阵,有人忍不住问叶老道:“叶老,纪永宁的劝学诗值多少银两?”

    “万金!”叶老说道,但又立即改口道,“不,是无价之宝!”

    “哇……”众品鉴师不禁出一阵惊叹。

    过了半响,有一位品鉴师为纪宁惋惜地道:“这是可惜呀。纪永宁若把这诗拿到我们这里卖了,一辈子衣食无忧矣。”

    ***品鉴师闻言,无不纷纷点头赞同。

    “呵!”叶老突然出一声冷笑。

    众品鉴师听到叶老的一声冷笑,无不神色一禀。

    那个先说出为纪宁惋惜的品鉴师惭愧地向叶老行礼说道:“柏仁惭愧,眼里竟只有铜臭……”

    叶老摆手打断那个品鉴师的话,说道:“老夫不是因为你们以钱衡量诗词而怒,实因你们不识人心险恶。”

    所有人不禁愕然,立即向叶老拱手作揖拜道:“请叶老教我等。”

    “纪永宁这诗可谓是无价之宝,足以传天下,甚至流芳百世!“叶老说道,“若纪永宁真拿去卖了,固然得万金,但却为他招来杀身之祸!”

    众品鉴师闻言,大吃一惊。

    只听见叶老说道:“买得起纪永宁这诗的人,至少是学士以上,甚至是大学士。这等能传万世的诗,不论哪个大学士买到了,必定渴望进一步完全拥有此诗,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此诗非他所作。杀人灭口之事必定上演!”

    众品鉴师恍然大悟,同时不禁在心底暗暗惊叹,纪宁作的诗竟太好,能给他招灾。这惊人的才华只怕当年公认的文曲星下凡的纪凌也有所不及。

    而叶老对纪宁的劝学诗的专业评定,在当天晚上就被其中的品鉴师传开出去,并迅传遍了整个金陵城。

    一时间,金陵城所有人对纪宁所作的劝学诗的价值有了清晰认识。

    宓姑娘在震惊纪宁的劝学诗时,内心下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只要纪宁闯过这一关,她立即辞去品鉴师一职,到三味书院做女先生,兑现当初以为根本不可能的约定。

    ……

    ……

    纪府,养气院。

    纪泽听完纪宁在公堂上的对话,特别是四步成诗做出一令所有人震惊的劝学诗,不禁***病犯了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

    这一咳嗽仿佛用尽了他所有力气,没完没了地咳个不止,仿佛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

    服侍他的老奴也是束手无策,只能干着急。

    终于,纪泽好不容易停下咳嗽,但已经去了他半条老命。

    他还不容易缓过一口气,厅堂外出来一阵喧嚣声,听动静是有下人在拦某个要强闯进来的人。

    “你去让她进来吧。”纪泽对站在身边的老奴吩咐道。

    老奴应了一声,走出厅堂。

    随着老奴出去,不一会儿史红艳气冲冲地走进来。

    史红艳虽气冲冲走进来,但看见纪泽后,不敢造次,压下怒气,恭恭敬敬地向纪泽行礼。

    行礼后,她终于问道:“爷爷,孙媳妇很不明白,敬儿联合金陵城书生一起上书***革去纪宁的功名是得过您的肯的,为什么敬儿刚与纪宁对簿公堂,您就对敬儿进行惩罚,而且是开除出族谱如此严厉的惩罚?”

    “敬儿这次准备十分充足,他绝不可能再失败!”

    原来,纪泽对纪敬进行开除出族谱的严惩的消息已经完全传开,远在临仙楼的史红艳也得到了消息,立即赶回纪府向纪泽讨要说法。

    纪泽说道:“这是他咎由自取。我从一开始就严厉警告过他三年内不得找纪宁报复。他把我的话当耳边风,自作聪明公报私仇,招来灾祸。”

    “另外,我也警告过你,此次再失败,休怪我冷血无情。”纪泽又道,“所以,你们怨不得人。”

    “可是,敬儿才与纪宁对簿公堂,您……”史红艳非常不甘地叫道。

    纪泽打断史红艳的话,冷声道:“因为敬儿在与纪宁一起进入府衙那一刻,你们就已经败了!”

    “孙媳妇不明白。”史红艳咬着艳红的下唇道。

    纪泽出一声自嘲,说道:“是呀,你们连为什么败了都不知道!”

    史红艳不说话,定定看着纪泽。

    “咳咳、咳咳,”纪泽因为说话急促。情绪有些激动,引得他不由自主咳嗽起来。

    好在不严重,只咳了几声就停下了。

    他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茶缓和气息,然后回忆地感叹说道:“是呀,十年的时间足够让人淡忘许多事,尤其是关于一个死人身上的事……”

    “您是说纪凌?!”史红艳惊叫道,立即明白纪泽指的那个死人是纪凌,纪宁的父亲。

    “不错,就是纪凌。”纪泽说道。“因为纪凌是……”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