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望族风流

第050章 知府也无能为力    文 / 梦回故都 更新时间: 2017-08-31 08:3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入夜,李秀儿一个人独坐在书房内,临窗而坐,雪藕似的粉臂支在雕窗上,粉嫩腻白的芊芊玉手轻托着精致小巧的下巴,绝美精致的俏脸朝着窗外。㈧┡ ㈠中文『『网

    借着楼阁的三层楼高度,远远近近的点点灯火能轻易收入眼底,是一个难得的取景点。

    只可惜,女孩的一双美目虽望着外面,却毫无焦点,明显沉浸于心事中而出神了。

    那远远近近的点点灯火映入那双清澈的黑白分明的美目里,折射出女孩子特有的复杂且莫名的忧郁和欢喜。

    只见那绝美精致的俏脸不经意间,时而微笑,时而娥眉微蹙,连其主人都不自知。

    距离上次再次邂逅,她已经有两天不绕道水浸街了,也即有两天不见纪宁。

    每次从苏府回家,她都想绕道水浸街,但是理智告诉她,必须克制,否则容易被纪宁看轻,还会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今日,在苏府听雨阁,苏蒹葭告诉她,形势生了很大变化,极有可能纪府派出高手幕后操作,情况不容乐观。

    她得知后,不禁骂纪府无耻,纪宁好歹也是纪氏一族,而且纪宁刚从纪府搬出来不足三个月呢。

    不过,她心里不太担忧。她爹就是金陵城知府大人,她爹可是亲口答应过她站在纪宁一边的。

    胡思乱想、忧郁欢喜参杂,不知过了多久。

    忽然,她感到后面有人碰了她的香肩好几下,她才猛地回过神来,转身看见自己的贴身丫鬟,吓得“啊”地一声惊叫。

    “你个死妮子,没事无声无息地站在我身后,想吓死人呐!”李秀儿一边娇嗔骂道,一边用嫩白的小手拍着高耸的胸|脯。

    只见那饱满的胸|脯荡起一涟一涟诱人的弧度。

    丫鬟玉珍俏脸满是委屈地说道:“小姐,刚才我叫您都叫得嗓子哑了。”

    李秀儿闻言,俏脸不禁一阵烫,但立即摆起小姐的特权来,耍赖说道:“我没听见就是没有叫!”

    “你找我有什么事?”到底是理屈,她立即转移话题问道。

    玉珍说道:“小姐,老爷要见你呢。”

    “我爹要见我?”李秀儿讶道,“到底什么事?”

    玉珍扁扁小嘴,说道:“我只是你的一个丫鬟,那知道那么多。”

    李秀儿一笑,伸出素白的芊芊玉手摸了摸玉珍的秀,道:“我可是一直把你当姐妹的哦。”

    接着,她走出书房,进入房间,由玉珍帮忙收拾一番,然后动身去见她父亲。

    半柱香后,李秀儿见到她父亲李璟字昌祺,金陵城知府。

    只见李璟四十多岁,国字脸,相貌堂堂,颇有官威。

    不过,见女儿李秀儿,不怒自威的国字脸立即露出慈祥的笑容来。

    “爹爹,您找我?”李秀儿向李璟行了一礼,然后在李璟膝下的锦缎软墩坐下。

    李璟颔一下,笑容微敛起来,说道:“秀儿,前阵子你不是代苏府丫头向为父给纪永宁求情吗?这事,恐怕为父也无能为力了。你明日告诉蒹葭那丫头,让她另想办法吧。”

    “啊!”李秀儿闻言,不禁惊叫一声,如晴天霹雳,万万不能接受。

    过了半晌,她双手紧抓着李璟的手臂,一边摇,一边不甘心地焦急问道:“爹爹,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您不是知府大人吗?他们向您情愿,您直接不同意就是了。纪永宁他又不是做了什么作奸犯科之事。”

    “秀儿,你别急,别急呀。”李璟安慰道,“你冷静下来听为父说。”

    李秀儿反应过来,冷静下来,放开了李璟的手臂。

    只听见李璟说道:“不是为父不肯帮忙,而是形势比人强。纪永宁办三味书院的事,本来就很招金陵城士林反感排斥。如今更有纪府明暗两手操作,几乎整个金陵城都唾骂他,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为父是身居一府之,但办事也得顺应民意啊。”

    李秀儿还要张嘴说话时,李璟摆一下手,阻止她的说话,然后道:“其实,即便你不帮蒹葭那丫头向为父给纪永宁求情,为父也会偏袒他一二。他父亲纪仲昆与为父是同年,当年在京城见过几次面。纪永宁算起来也是为父故人之子。”

    所谓同年,就是同一年高中进士。

    李秀儿闻言,完全明白父亲也是无奈,不禁为纪宁无比担忧起来。

    “难道他真的要被革去功名吗?”她失落落地问道。

    李璟沉吟一下,叹气道:“在劫难逃。为父能做到的,就是给他一个说话的机会,然后尽量减轻他的惩罚。”

    接着,他现女儿的神态有异,不由问道:“秀儿,你怎么失魂落魄的?”

    “啊!”李秀儿回过神,连忙让自己神情恢复平常,微有些慌乱地解释道,“人家担心不知道怎么向蒹葭姐解释。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您不是一直这么教导女儿的吗?现在,我却对蒹葭姐失信了。”

    李璟无奈地摇摇头。

    其实,他还有一件事没告诉李秀儿:史红艳找过他,许下优渥的条件,让他务必同意纪敬的情愿书。他没答应也没拒绝。

    毕竟,纪府虽开始衰落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纪府在金陵城仍是一霸。他虽贵为金陵城知府,但也犯不着轻易得罪纪府。

    如今,明眼人都看得出,纪府如此明里暗里大范围运作,不只是纪敬或史红艳一两个人的意思,而是纪府的意志。

    所以,他估计纪府肯定也行贿了其他官员。

    李秀儿回到自己的闺房,辗转了一个夜晚睡不着。

    如此严峻的形势,连她爹都无能为力,必须尽快告诉纪宁,让他有所防备。

    而她目前也只能做这些了,剩下的只能祈祷纪宁能再像之前那样出乎人意料地给人惊喜、震惊。

    只是,纪宁遭遇这么大的危机,她一点也帮不上忙,哪里有脸面与纪宁见面?

    所以,辗转到半夜,她爬起了床,走入书房,展开信纸,提起紫毫笔给纪宁写信。

    其实,这是她第二次给纪宁写信了。

    上次那封信,内容虽是苏蒹葭的意思,但却是由她代为执笔书写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