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望族风流

第044章 隐藏的人脉    文 / 梦回故都 更新时间: 2017-08-31 08:3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苏府,听雨阁。┡㈧ ㈠中 『文Δ网

    苏蒹葭和李秀儿认真听着丫鬟采霞汇报三味书院的最近情况。

    虽然她们都估计到三味书院不会被砸,但她们还是没想到纪宁等人直接把纪敬纠集的书吓得落荒而逃。

    听到这里,李秀儿不禁鄙夷地摇了摇臻,说道:“这些书生……”

    末了,她也懒得评价了。

    “接下呢?”李秀儿向采霞追问道,“那些书生被吓跑了,纪敬应该还在吧?总得有一两句场面话吧?”

    被问及下文,采霞俏脸上不禁露出几分古怪之色,咽了咽口水,说道:“回秀儿小姐,接下纪永宁打了纪敬。”

    “纪永宁打了纪敬?”李秀儿有些意外地问道,“他派人打纪敬?”

    在她预想中,纪宁占尽了上风,纪敬剩下孤家寡人,君子行中庸之道,不偏不倚、不软弱退缩,但也不持强凌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纪宁应该顾及风度放过纪敬,最多说几句羞辱纪敬的话。

    “不是。”采霞说道,“是他自己亲自动手打,把纪敬打得可惨了,都跪下哭喊求饶了。”

    “怎么这样?”李秀儿有些无语,不禁仰天抚额。

    苏蒹葭就明显淡定多了,她淡淡地说道:“有什么出奇,他是有前科的。之前他被纪敬带人上门逼债,为了出恶气,可是当着无数的人的面,用二十担铜钱砸人。如此出格之事他都干得出来,当街打人算不得什么。”

    李秀儿想起纪宁拿钱砸人之事,立即对纪宁打纪敬之事没什么特别感想了。

    “虽则有些偏离君子之道,但也不失快意恩仇。”李秀儿不禁为纪宁说道,“纪敬实在可恶,换谁家被砸,也咽不下这口气,要狠狠教训他!”

    “嗯。”苏蒹葭微应了一声,不置可否。

    李秀儿见苏蒹葭不置可否,立即要想说服苏蒹葭同意她为纪宁说的话。

    不过,刚启朱唇,她立即意识到自己不能在闺蜜面前表现得对纪宁太关切,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

    顿了顿,李秀儿调整心情气息,装不怎么在意地问道:“接下纪永宁怎么办?”

    “纪敬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必定联合其他书生一起上书给你爹和教谕大人革去纪宁的功名。”苏蒹葭肯定地说道,“不过,以目前的形势,估计是有惊无险。”

    李秀儿点点臻,她不禁想起昨晚自己央求父亲不要革去纪宁功名之事,就一时忘了问苏蒹葭是如何判断纪宁有惊无险的。

    昨晚,她好生撒娇一场,央得她爹爹答应她的请求。

    当然了,她不能直接央求,借口是闺蜜苏蒹葭的请求。

    苏蒹葭没太留意李秀儿思索出神,她顿了顿,说道:“虽则有惊无险,但他打纪敬之事,会让人诟病。君子动口不动手,还是得遵循的。失了风度,坏了规矩,以后别人就防着他,排斥他。”

    “凭什么?!”李秀儿再也忍不住为纪宁鸣不平道驳道,“就让纪敬带人砸纪永宁的书院,就不给纪永宁打纪敬出气报仇?!”

    苏蒹葭不与李秀儿争辩,淡淡地说道:“这事不是我决定的,我只是分析金陵城的士子们的反应而已。”

    李秀儿知道闺蜜睿智过人,料事如神,她说这样子,估计就差不多是这样子。

    她忽然有点讨厌那些满口仁义道德规矩的书生了。

    “唉——”她暗暗为纪宁未来如何在金陵城士林立足感到担忧。

    ……

    ……

    秦府,秦圆圆听完汇报,得知纪宁当街暴打纪敬报仇出气后,妩媚的美目不由大亮,将整个厅堂都照亮了几倍。

    “这纪永宁果然行事异于一般书生,特立独行。”秦圆圆美目含笑地自语道,“如此快意恩仇,确实荡气回肠。”

    顿了顿,她笑意略隐,说道:“不过,如此一来,他更不为金陵城的书生所容了。”

    “然而,鲲鹏扶摇直上九万里,背负青天而飞,何须在意蜩与学鸠之陋见?”

    ……

    ……

    诗词阁,一群品鉴师难得地几乎聚在一起,正讨论着纪敬带人砸三味书院不成,反被纪宁暴打之事。

    由于上次叶老话,品鉴师们的讨论相对理性了许多。

    宓姑娘坐在旁边安静地仔细地听着众人讨论。

    得知纪宁大获全胜,她由衷地为纪宁感到高兴。

    同时,她不禁佩服纪宁的本事,在这种看起来明显劣势的情况下,居然能反败为胜。要知道,当初在她看来,纪宁是毫无胜算的。

    如今,纪宁再一次打破她的常识。

    讨论到大半时,叶老话问道:”子兴,这次冲突中,明明占据主动优势的纪敬惨败,处于劣势的纪宁却大获全胜,你认为最主要原因是什么?”

    随着叶老问话,所有的讨论声立即停下来,纷纷转头向那个叫做子兴的品鉴师,同时在心底思索答案。

    那位被点名的品鉴师正是上次跳出来指责宓姑娘为济宁说话的中年丙等品鉴师。

    那个中年丙等品鉴师没想到叶老会当众单独问,不禁一阵受宠若惊,激动地走到叶老面前,恭敬的深深行了一礼,然后思索地道:“学生认为,最主要原因是,纪敬煽动其他书生打砸三味书院是怀有私心,金陵城的书生虽恨不得也砸了三味书院,但明显不愿意被纪敬利用。”

    “而反之,纪宁兴办三味书院,前面免束脩教学十天,尔后化整为零收束脩之策也让贫穷子弟有机会继续读书识字,所以颇得城西贫穷老百姓拥护。”

    “人心背向,是造成这次令所有人意外结果的最大原因。”他最后说道。

    “唔,很好。你有这番见地,说明你独立思考问题,不再是人云亦云。”叶老满意地道,“有进步。”

    那个中年丙等品鉴师得到叶老当众表扬,激动高兴地立即下拜:“都是叶老您的指点。”

    叶老微颔,然后对众人说道:“或许纪宁的才学有所不足,但三味书院的存在不见得是坏事,纪宁提出的化整为零收束脩之策未必不是好东西。老夫虽老朽,但对新生事物从不一味地排斥,而你们更不应如此。”

    “诺!”众品鉴师纷纷受教地行礼应道。

    叶老满意地微颔,思绪一下子回到十几年前。

    那时名满天下的大学士纪凌尚未英年早逝,他与纪凌年龄虽相差了两三轮,但却是交好的朋友。

    故人之子被千夫所指,他自然不能坐视。

    诗词阁是金陵城有一定影响力的地方,相信不久,这里的谈话就会慢慢地传开,为纪宁争得一部分理性的声音。

    而宓姑娘思索着叶老的话,开始思索自己是否真的去三味书院做先生。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