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27章 险些被吓死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08-31 08: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或许已经有官员察觉了不对,但是报喜不报忧的人性缺点,纵使在千年以后也差不多,现在就别指望了。

    没人敢说出来恐怕也是问题之一,因为这是蔡京的恶政,纵使经过的赵相公严厉打击蔡党,可惜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蔡京的威慑力仍在。

    评击蔡京恶政造成的民不聊生,原本是赵相公最爱做的事。无奈的是老赵执政水平有限,触觉不够灵敏,又浪费了太多人品值于无关痛痒的政策上,锐气已过,官家对其的耐心已失。所谓的狼来了喊太多,到真正该喊的时候老赵却未必喊了,喊了官家也不听了。

    也难说赵相公知道这大宋弊政是无法绕开的。评击蔡京简单啊,但官家万一说:“蔡京不成你老赵上,给朕把此事***解决。”

    那时老赵拿什么解决,恐怕解决的办法是行价值二十的大钱,进行第n轮的财富大洗牌。

    考虑了许久,那枚大钱拿在手里,高方平的手时而握紧,脸色铁青,时而又松开,大皱眉头。

    “豆娘。”高方平忽然道。

    “民女在。”豆娘恭敬的道。

    “帮我告诉街坊一声,天灾**期间,我高府保护费暂免,服务质量不会下降,越是大灾年景,牛鬼蛇神越是多,富安会加强街市巡逻。”高方平道。

    这并不取到决定性作用,却也是高家的一点心意,豆娘点头道:“谢谢衙内对街坊的照顾,民女会在下面说予大家知晓。可是官府的税收,也是压在街坊身上的大山。也不知道可以支撑到什么时候?”

    “咬牙支撑,大家都在顶着。西北军马吃着粗粮顶着***铁骑。官家也在顶着各项财政漏洞,苦苦支撑局面。他要拨付俸禄养官,拨付军费养军,还要年年岁岁上缴给***保护费,祈求***少残害他的子民。加油,我看好你们哦。”高方平起身离开的时候道:“没有谁是容易的,我这便去开封府见张叔夜。”

    “全靠衙内主持了。”许多街坊给那小子挥手告别……

    走在街市上,杨志道:“衙内,标下一介武夫不太懂,但此已是我大宋的结症所在,此等大事真要参与?依靠此等情形敛财的利益群体不是好惹的,风险太大了。”

    高方平道:“危险和机会总是并存的,这次就看老张敢不敢作为了,张叔夜一介清流骨气名臣,若能抓住此等机会,天下难说真的会变!”

    杨志挠头中……

    张叔夜身穿朴实布衣,在后院像个农夫一般的种菜。也不知道他此种嗜好是哪来的?

    大宋对官员太慷慨了,各种衔官、职官、差官真个是如同市一般,泪流满面,听说最多的家伙可以有十几个头衔,拿十几分俸禄。

    张叔夜如今有户部侍郎职,龙图阁直学士,权知开封府,高方平给他暗自算算俸禄,加上各种车马费饮料费烤火费啥子费,对比购买力,他相当于在2o16年的北京有一份年薪12o万的工作。并且有国家免费提供的级大别墅和保镖。

    有钱人啊,妥妥的一个有钱人。

    张叔夜抹去手边的泥土,一向不觉得泥土脏,相反他认为,泥土比大多数人的内心都干净。

    拿着高方平的拜帖时,张叔夜险些一个站不稳就栽粪池里去了。从未见过这么难看的字!

    “此小儿不学无术,老夫真个是不想见他,可惜……”张叔夜在犹豫着,因为和拜帖一起送来的还有一枚大号铜钱。

    “让他去内堂喝茶,老夫即刻便来。”张叔夜摆手对下人道……

    高方平在喝茶,杨志则谨小慎微。

    杨猛人性格里就是喜欢退让的,兼之曾经是罪人,目下虽为官身,但是官太小,武臣在文臣的面前又有天然的压力和自卑感,何况是在开封府里。所以杨猛人就连呼吸都显得很小心。

    叮铃——

    一个大号铜钱飞过来,在高方平的桌子上打转。然后见官威十足的张叔夜背着手走了进来。

    高方平起身见礼:“学生高方平,参见府尊。”

    “你个奸诈机智的小鬼,或许有天你能以阴谋诡计成为天子门生,毕竟官家大度嘛。但老夫万万不敢有个连字都不会写的学生。”张叔夜一摆手,“少来这套,直接说,你送钱给老夫是何用意?”

    高方平文绉绉的道:“请明公明见,小生高方平……”

    “什么小生老生的,你就一流氓,别侮辱读书人,坐下把茶喝完,然后说正事,否则老夫对当下的开封很不满意,难说手一养,把你高家父子请来过堂,面子上就不好看了。”张叔夜道。

    高方平一阵瀑布汗。

    然而张叔夜就这德行,敢督军和***浴血奋战的牛人,他更有胆子这么干。往前被高家害死的人不会太少,扰乱开封府次序的事也不要太多。小辫子真的很多呢。只是他查不查的问题。

    刑只是不上大夫而已,小高和老高就是两混混武夫,不是文臣,真个被老张请来喝茶,又没有什么骨气,一顿杀威棒下来,就连隔壁张步帅叔叔做的孽都一起招了,然后只有两眼泪汪汪的等着官家****了。

    于是,高方平非常郁闷的低着头喝茶,整理措辞。

    张叔夜又把价值十的大钱拿起看看,仰头思考着什么。

    时而,老张侧眼看看青面兽,见器宇不凡,身姿笔直如刀锋,便露出了赞许之色。他就喜欢这样的军人,而不怎么喜欢高方平那样的流氓。

    看看杨志手里的刀,张叔夜道:“杨壮士是吧?”

    “卑职杨志,参见叔夜相公!”杨志单腿跪在了地上行军礼,“不知相公从何得知卑职姓氏?”

    张叔夜呵呵笑道:“日前你的宝刀,典当在了老夫家的当铺内,一千贯对吗?为此被小高这流氓去我家当铺收取了二十贯的保费。”

    哐啷——

    高方平一个手不稳,茶碗也拿掉了,冷汗淋漓的看着张叔夜……昏啊,老张开了个当铺,然后被富安收了保护费!

    “看什么看,老夫那个不成器的小儿子不适合做官读书,于是经商,小本经营而已。”张叔夜道:“东京什么样老夫心里明白,手底下的捕快什么样,老夫也明白。所以其实还好,保护费其实缴纳的不算吃亏,经营次序良好,此点老夫承认。”

    高方平薇薇松了口气,背脊汗湿了。

    张叔夜这才道:“小高,想起来怎么开口了吗?”

    高方平抱拳道:“府尊该出手了,上奏官家,减除恶政,***蔡京的时机就在此时,否则必然民怨沸腾,民不聊生之下导致哗变,各路贼寇占山为王,残害国家和百姓的时局就不远了。”

    张叔夜起身背负着手度步许久,淡淡的道:“恶政者,大十钱也,老夫怎能不知。但如今赵相公执掌中枢。国家弊政他不出头,老夫合适吗?此得罪赵相公,顺手打击蔡党,为你小高谋利的事,你哪来的自信老夫会做?你父高俅乃是官家宠臣,由他说话不是更好吗?”

    高方平道:“汗,武臣弄臣不得轻易干政乱政,这是铁律,小子怎敢让爹爹乱来。好叫明公得知,贪点小财,收点保护费,空闲时候砍砍人,伺候官家踢踢球,身体棒棒哒,就是我高家的追求和目标。”

    张叔夜容色稍缓,坐了下来道:“算你不糊涂。老夫就喜欢你这点。宠臣弄臣,历朝历代都有,皇帝有需要,此等人就不可避免。能恪守本分就好,国家内忧外患之际,不添乱就是功劳。此点上,小高须得铭记于心。”

    “侄儿理会的。”高方平乖乖的点头受教。

    张叔夜一阵头疼,这小子真的见缝插针,总在找机会套近乎,见面起就什么学生小生的乱叫,被呵斥后开始自称侄儿了?

    “方平……方平。”张叔夜看着铜钱喃喃道:“你这名取得好啊。前有名臣张方平上奏痛斥钱政。今有高方平拿个铜钱来忽悠老夫,让老夫去新老宰相的背后捅刀子。”

    “府尊,小子就是个流氓,老张方平乃是一介清儒名臣,不敢相提并论的。”高方平躬身道。

    张叔夜有个嗜好是喜欢听这小子自称流氓,所以微微一笑,也就不数落他了。

    迟疑片刻,张叔夜道:“你怎知老夫有胆量做这事?”

    高方平道:“明公乃敢作敢为,忧国忧民的肱骨之臣,有权利上达天听,也只有您能捅破这层窗户纸,陈斥利弊了。”

    马屁还是很不错的,是个人他就喜欢被表扬。特别是把脸面和名声看得比命还重要的清流更是如此。张叔夜顿时笑得像个番茄一样的。

    少顷,张叔夜皱眉道,“陈斥利弊乃是老夫之责任,之所想。老夫的确不害怕得罪什么人,也不想给什么人面子。张口骂人多简单啊,但是解决之道在何处?”

    高方平抱拳道:“府尊明见,小子也没有解决之道,至少暂时没有。但此等害国害民之弊政一刻不能停,必须马上废止。哪怕在局部地区暂时回到以物换物阶段,损失一定税入,也不能放任。一动不如一静。做不好的时候乱出昏招,还不如什么也不做。市场、老百姓自身的容错能力其实很好,我大宋尤其如此。只是请不要随意伤害他们就行。此等如同吸食骨髓的蚂蝗行为,实在是少数利益集团盗用国家名誉进行财富再分配的行径。不能在忍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