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22章 青面兽杨志    文 / 灰头小宝2 更新时间: 2017-08-31 08: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高方平看着远方喃喃道:∥矣懈隼砺凼茄锍ぃ床灰酝疾苟獭2苟讨皇鞘卤豆Π搿6嬲奶欢ㄊ蔷拦龃颍缶罅空秸笙蠢瘢恋硐吕吹摹!br />
    限于地位问题,高方平如此说,徐宁也不敢骄傲,仔细思考后点头道:“此点末将承认,他们练死了也追不上末将。那么衙内是否有另外的训练方法?”

    “你看咱们把校场布置为这样可好?”

    高方平拿扇子在土地上画,一边讲解,把以前军训看到的,以及电视上看到的训练特种兵的各种摸爬滚打设施、过程,详悉的描述了一下。

    总体上徐宁对这些新奇的东西,产生了无比浓厚的兴趣。当然,目下效果不知,而作为这只军伍的主将,保留的意见他多少有一些。

    但是又限于如今高方平威严日趋盛,在府里甚至有小道消息,高殿帅说话也未必作数,通常事无巨细的需要衙内说行,那才行。因为许多时候有人去问高俅,高俅一般都会摆手道:“去教衙内得知,他说行那便行。”

    所以目下徐宁不敢违抗,只得道:“这种训练方式过于新奇,军中没采用过。既然衙内要试行,那便试试也无妨。反正目下无战事,他们唯一的事就是训练。末将也承认,一味练习枪棒,效果却未必有多少。末将立即着人布置校场,先把时间一分为二,一半时间联系摸爬滚打,衙内看可行否?”

    “可以。”

    高方平说着,忽然看见校场远处有一彪型大汉走过,身形步履稳健飘逸,高手风范浓烈,却似乎心中有落寞之感,低着头。

    高方平用扇子一指:“那汉子何方人士?为何眼生,没穿军服却又能行走高府?”

    徐宁呵呵笑道:“衙内,此人乃是杨志,往前为殿前司致使。因押运花石纲出事而外逃,后获得赦免,这才返京想要谋求复职。高殿帅怎能容得此人。然后他错误的以为要想复职便要送礼到位,日前于街市上把家传宝刀卖出,备下厚礼再次求见高殿帅,此时看他低着头,想必未能得逞。”

    “青面兽杨志……”高方平喃喃嘀咕。

    “他的确有片青色胎记于面部,十分难看。”徐宁点头道。

    高方平迟疑片刻道:“叫他前来校场见我。”

    徐宁只得转身而去了。

    书上说杨志在汴京卖刀的时候被泼皮牛二敲诈,情急下弄出人命,而被充军大名府,但总归乃是将门之后,本领群,找到了机会表现,被梁中书看中,委托其押运生辰纲,然后中途又出事了。栽在了一群土匪的手里。

    如此一来,好好的一个名将杨氏之后,一心为国效力的人,愣是被什么鸟毛晁盖一干人逼得走投无路。

    “坏啊,那群梁山坏蛋一点用处没有,却总于国家内忧外患之际屡屡伤害国家,伤害栋梁,真是的。”

    高方平对此很无语。然而那些家伙偏偏有意无意的被当做替天行道的好汉宣传,也不知道是别人的思想太前卫,还是老子的思维太落伍?

    至于那个连杨志都敢抢的泼皮牛二为什么没有出现呢?

    因为牛二被富安骑着战马带着狼牙棒赶走了,不在汴京了。他们真的很受伤,打是打不过,反是反抗不了,去开封县衙以受害者身份击鼓鸣冤,也没人受理状告高方平的官司。

    民间传说类似牛二这样的泼皮,离开东京远走他乡之际哭了,感慨道:“暗无天日,官官相护,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是衙内!”

    就连杨志此等凶神恶煞的彪形猛人都会被盯着抢,可以想见当时的东京地痞有多嚣张。而地痞偏偏不是反贼,开封县衙有政策他们就有对策,所以开封府治不了他们。但是大流氓高方平可以分分钟拍死他们。

    那么牛二不见了,治安次序变好了,杨志也就没有惹下人命官司,卖刀很顺利。

    思考间,徐宁带着杨志来了。

    “杨志参见衙内。”杨志规规矩矩的把高方平当做上官,以军礼参见。

    杨志是名将杨家将之后,他有志军旅,报效国家的心思也没问题,但他也不迂腐,会来送礼,代表了他的渴望和热情。总体来说他有些内向心软,是个和林冲近似的人,喜欢隐忍负重。

    书上说他充军大名府,校场战索的时候不分胜负,其实是他的性格在保留,那时他只是个贼配军,战平了或许会被启用,而战胜了就是罪过,从此点来说不说大才,但是杨志也勉强算是智勇双全。押送生辰纲的时候他也非常谨慎,只因为是贼配军的身份,属下刚愎自用不听话,这才出事的。

    见高方平一副纨绔状态在思考,杨志也不敢多言,继续跪在地上道:“卑职杨志参见衙内,不知衙内召见,所为何来?”

    “杨志我问你,你来高府,所为何来?”高方平反问道。

    杨志迟疑片刻道:“卑职早前有错。但是报效国家之心一日不敢有变,患得患失之间,总害怕侮辱了祖宗武侯令公。所以……来高府乃是为了谋求复职,从军效力。”

    “哦……”高方平道,“说说看,你送了家父什么宝贝?”

    到此杨志险些流泪,低声道:“杨志把家传宝刀卖了后,买了一对名贵的玉麒麟送给殿帅……却被高殿帅当面摔碎了,还让杨志滚出高府。”

    高方平呵呵笑道:“奸臣老爸此举稍显过分了些,但杨志你知道吗?作为上位者,大家都在看着他,固然因为赦免,你押运花石纲出事之过可以不追究,但出事后流落江湖逃避,乃不智行为,倘若家父随意启用你,别人怎么看他?别人犯错之后又以何等面目去责罚?”

    杨志愣了愣。

    高方平再道:“杨志你真想要个出身,要个对得起祖宗的事业吗?”

    杨志红着眼睛道:“可惜高殿帅已经一口回绝……”

    高方平打断道:“无需管他高殿帅做何想,你只说想不想要?如果想要,那就一定要说你想要!”

    “想!”杨志还是很聪明的,磕头到地。

    “然而磕头并没有什么卵用。所谓投名状者,用本事说话,让本衙内见识见识名震边关的杨家枪为何物。”高方平吩咐道:“甲胄,战马,长铁枪伺候!”

    杨志猛的抬头,双眼之内表现出了炙热,侧头看着在汴京颇有名望的高手徐宁。

    高方平道:“不用给我面子,真刀真枪,和徐指挥使于校场一较高下。”

    徐宁还是很骄傲手痒的,拱手道:“那就请杨壮士赐教了,不用留手,放马而来!”

    言罢提起钩镰枪,跨上了战马热身,开始跑场。

    在亲兵伺候下,战甲盖身,手提铁枪跨上战马之际,早先落寞的那个人不见了,杨志整个人显得神采飞扬,正是电视上于大名府披上战甲站索的那副炙热感觉。

    “衙内瞧好!”

    杨志一抓马缰跃马飞出,顺场跑了两圈之后便和徐宁战在了一起。

    枪来枪往,火星四溅,一时杀得难解难分。

    战了五十回合体力消耗很大,却是不分胜负。

    虽然高方平不懂武艺,但明显感觉得出来了,真要战的话胜负恐怕也快了,徐宁必败无疑。

    纵使是步战徐宁也要吃亏些,杨志本事的确有,和顶尖高手林冲战五十回合不分胜负,那还是处于林冲急于杀人立下投名状的时候。而说到马战,高方平能明显看出,将门之后毕竟是将门之后,对战马的驾驭功底,还是明显高于徐宁的。

    没人叫停,徐宁猛冲猛杀,转眼一百回合过去,双方汗流浃背,却依旧胜负不分。

    “停!”某个时候高方平喝道。

    于是双方停下,杨志下马抱拳道:“徐指挥武艺群,若是坚持下去,杨志处境不妙。”

    徐宁老脸微红道:“我你做平手论,何来处境不妙之说?哼!”

    “谢大人抬举。”杨志还是很给徐宁面子的。

    没办法,杨志就这德行,他这一身都在让,都在忍,就算在梁山时候,他也不同于其他人拥有很耀眼的战绩可以炫耀。

    杨志卸下甲胄,来至高方平近前抱拳道:“衙内,小人是否还用得?”

    “你且看看我的亲兵,再告诉我你的想法。”高方平微笑着吩咐:“战阵演练。”

    徐宁当即挥动令旗,行动迅,瞬间之内校场黄沙漫天,分为甲阵乙阵,没有一匹战马妄动,然而整个校场都是踢刨和嘶鸣。

    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箫杀之感,让杨志吃了一惊。

    酝酿过后,那种惊天动地的骑兵集群冲锋陷阵的动静,杨志看得心驰神摇,久久无法把口闭下来。

    演练结束了,杨志也汗流浃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如何?”高方平问道。

    杨志猛的跪下道:“这是真正的精锐,早先杨志狂妄,倒是小瞧衙内了,衙内在外名声不佳,但世人都已走眼,衙内既能练出此等精兵,杨志惭愧,杨志对衙内已经无用,告辞。”

    他恢复了没落状,低着头打算离开。

    高方平也没有挽留,迟疑片刻道:“杨志,你被家父摔碎的玉器价值几何?”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