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望族风流

第006章 用钱砸人    文 / 梦回故都 更新时间: 2017-08-30 08:0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等了大半个时辰,甲等品鉴师终于姗姗来迟。Δ』㈧Δ㈠中文』Δ网

    宫装少女向纪宁告罪一声,中止了论茶道,向纪宁要了诗,然后离开雅室向甲等品鉴师提交纪宁的诗。

    需要甲等品鉴师出动的诗词已经是非常好的诗词了,按规定,为避嫌及保密,卖诗者与甲等品鉴师不能见面接触。

    纪宁品半盏顾渚紫笋茶未毕,宫装少女就已经款款回来。

    在纪宁对面跪坐下后,宫装少女说道:“令尊的诗非同凡响,具体要多久才能品鉴出来,妾身也未知。还请纪公子再耐心等侯。”

    纪宁含笑地微颔一下。

    沉默一下,宫装少女问道:“妾身有耳闻,您已经与苏府苏宁解除婚约了?”

    “不错。”纪宁坦然地承认道。

    “妾身又有耳闻,您准备搬出纪府?”宫装少女又问道。

    纪宁淡笑地点头。

    ”生的问题。思来想去,他觉得自己最大优势是通识小篆大篆。

    小篆大篆能沟通天地神鬼,为读书人掌握。虽说考取秀才种了文种就可以学小篆,但是要学小篆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从来不轻易传授←考取秀才功名,绝不会荫袭秀才功名。

    哪怕是冒着被现流放三千里的风险去作弊,也不轻易荫袭秀才功名。

    因为,那将是一辈子都洗刷不去的耻辱。

    唯有真正没学识的人才会荫袭秀才功名。

    当然,也不谁都能荫袭秀才功名,必须是大学士的儿女才可以。

    纪宁知道宓姑娘的意思,他不在意地淡笑道:“不错,办私塾!”

    宓姑娘深吸了一口气,真诚地劝道:“纪公子,恕妾身直言,您要办私塾谋生必行不通。您还是另找出路吧。”

    “哈哈,没试过又如何知道?”纪宁朗声笑道,“纪某有此打算,也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

    宓姑娘还要张嘴劝说时,纪宁摆手阻止道:“宓姑娘,不如你我打个赌如何?”

    “打赌?”宓姑娘轻摇臻道,“妾身向来不喜与人打赌。”

    纪宁却不管宓姑娘所言,继续说道:“纪某办一间私塾,若能两个月内盈利一百两银子,你就答应我的聘请作我办的私塾先生,待遇不比诗词阁低。若不能盈利一百两,纪某赔你一先父遗作,保证是未公诸于世的好诗。如何?”

    宓姑娘能成为诗词阁丙等品鉴诗必定是才女,若能把她拐|骗到私塾任教,肯定能提升私塾的档次名声。另外,宓姑娘是一个***,纪宁是现代人,十分清楚***经济的威力,届时要进入他的私塾读书识只怕得排队了。

    大永朝风气开放,与唐朝相差不远,女人亦可以考秀才和作官。区区一位女先生再正常不过了。

    宓姑娘闻言,沉吟了下来,道:“您赔妾身一诗词倒不必,若你办私塾真能盈利,妾身可以考虑您的招揽。”

    “哈哈,好,一言为定!”纪宁高兴地笑道。

    宓姑娘微微一笑,心里根本不认为纪宁能办成私塾。

    不过,她也有点好奇纪宁到底哪来的信心。

    甲等品鉴师品鉴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品鉴出来了。

    一千五百两!

    纪宁得知结果,满意地点点头。

    李白的名作《宣州谢佻楼饯别校书叔云》肯定不止一千五百两,仅一句“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就值一千五百两了。

    只是毕竟是买卖诗词,这诗经由诗词阁,至少就有三个人知道,虽说纪宁和诗词阁的人会绝对保密,但风险还是存在。对买家来说,价值降低了不少。

    另外,诗词阁也要从中赚一大笔。

    “纪公子,您是要银票,还是要金叶子或银子?”宓姑娘问道。

    纪宁道:“八百两银票,四百一十五贯铜钱,剩下都要碎银。”

    一两白银兑一贯铜钱。

    “四百一十五贯铜钱?”宓姑娘闻言,不由瞪大了美目。

    那吃惊的样子颇是好看。

    接着,她劝道:“纪公子,恕妾身多言,四百多贯铜钱极重,恐怕您带不动。”

    一贯铜钱是1ooo枚铜板,重达六斤多,四百贯铜钱就是两千五百多斤!别说要用淡钱挑出来,一字排开,气派得不得了。

    在万人呆滞下,纪宁走到同样吃惊呆滞失望得说不出话的杜守、赵雄等三人面前,朗声说道:“拿欠条来,今日便还清你们,正好让众人做证。”

    纪敬先回过神,疾声喝道:“纪宁,你不学无术,连秀才功名都是荫袭来的,你的诗绝不值几百两!”

    “哈哈,纪敬,你真是狗抓耗子多管闲事。哪怕本少爷抢劫了诗词阁,你也管不着。”纪宁大笑一笑,讽刺地道,然后不客气喝斥道,“滚一边去!”

    “你!”纪敬几曾被人当众斥喝过,更不用说以前的纪宁几乎不敢当面顶撞他。

    这可把他气得满脸涨红,气塞心胸,再加上刚才苦站了一个多时辰,令他眼前黑,身体摇摇欲坠,差点摔倒了。

    可惜,纪宁根本不屑理他,转目对杜守等人道:“快拿欠条了!”

    杜守等人很不爽纪宁的态度,但是却不敢废话,生怕错过今日,纪宁再没钱还他们了。

    他们与纨绔纪宁接触多年,一向知道纪宁挥金如土,别看纪宁很气派地从诗词阁内挑出二十担铜钱,说不定转眼一夜之间纪宁就能进入***给挥霍掉了。更不用说纪宁还欠着纪府近三百两银子呢。

    所以,他们忙不迭地取出欠条,交给纪宁。

    纪宁接过欠条,看清楚了,然后转身用力扛起一箩筐铜钱,奋力地向杜守三人泼砸去:“还你们钱!从此割袍断义,老死不相往来!”

    哗啦啦一声,一箩筐铜钱砸向杜守三人,杜守三人吓得急忙后退,才没被砸伤了。

    纪宁泼砸了一箩筐铜钱后,立即转身对挑钱担子出来的壮丁叫喝道:“都给本少爷把钱砸过去!”

    “诺!”那二十位壮丁早在诗词阁内就已经得纪宁吩咐好,所以立即齐声一喝,扛起箩筐用力将里面的铜钱泼砸向杜守等人。

    杜守等人被吓得一阵脸色惨白,想要逃跑闪躲却已经来不及,被无数的铜钱砸中,砸得头青鼻肿,体无完肤,惨无人寰。

    纪敬由于与杜守等人站在一起,再加上那二十名壮丁并不知道他不是讨债的,所以也跟着中招,被无数铜钱砸痛得他惨声大叫,满身是伤,狼狈无比。

    在后面围观的半条街好事者见状,无不目瞪口呆,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一片震耳欲聋的哗然。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