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小夫小妻小仙人

第0529章 豌豆的精神世界    文 / 神龙吞恶虎 更新时间: 2017-08-25 20:5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第o529章豌豆的精神世界

    豌豆看看金童身上的衣服,因为出汗,现在还是湿湿的,湿衣服穿在身上,肯定不舒服,于是道:“童金,你到压力井那里,把衣服脱了,用干净水冲一下身子吧。”

    金童觉得在豌豆家里脱衣服冲身子有些不合适,心里犹豫着,动作迟疑着。

    豌豆道:“童金,这是在我的家里,你怎么这么见外?”

    一句“在我的家里”,说得金童心里酸酸的,难道这是豌豆的家吗?

    简直就是豌豆的地狱!

    这时候,金童轻轻瞄了一眼豌豆的身上,全身也是湿漉漉的,道:“豌豆嫂子,你的身上也全是湿的,要不,你在家里压力井那里冲洗,我去外面找个地方冲洗吧。”

    豌豆身上的衣服湿透之后,姣好身材的一切特征,似乎全都突兀地展现出来,豌豆再怎么信任金童,金童也不好意思用重眼去看。

    不过豌豆自己,似乎倒没什么,大大方方地站着,道:“到外面冲洗?外面哪有方便冲洗的地方!童金,你不要管我,我接盆水,到屋里洗一下就行了。”

    金童不好再坚持,于是轻轻点了点头。

    豌豆拿来一个脸盆,到压力井那里压了一盆水,双手端着向屋里走,边走边道:“童金,等会儿我拿一身干衣服出来,丢在门口,你冲洗完了,自己到门口那儿去拿来换上吧。”

    &金童一边答应。一边暗想,由于豌豆的丈夫的无能,豌豆嫁到这个家里。一直没有生孩子,她拿谁的衣服给我换穿,莫不是她的死去的老公的?

    心理深处,金童自然不愿意穿豌豆那死去的老公的衣服。

    金童来到压力井边,这儿放着一个大大的洗衣盆,便操纵井上的压力杆,哗哗地压了一盆水。然后,脱自己的衣服,一边脱。一边拿眼瞄瞄豌豆的屋子窗口那儿,这才现,豌豆的屋子窗口上,已经挂上了一床旧床单。

    金童暗自笑了一个。豌豆。毕竟并不了解我,我若是想看,一层窗帘,能阻挡得了我的目光吗?

    金童自然不会启动仙人的目光去看不该看的东西,金童也相信,豌豆这样的人,也不会悄悄地看自己。

    于是,金童放心大胆地用水盆倒水。哗哗地冲洗自己。

    因为出汗,身上好多泥水。确实不舒服,金童把水盆端起来,高举过头顶,哗!兜头冲下,大夏天,用冰凉的井水一冲,果然够爽。

    金童连冲三五遍,身上冲得干干净净,爽极,便转身,向屋门口那儿看看,豌豆给自己准备的衣服扔出来没有,一看,果然,几件衣服,已经放在屋门口的一个小木凳上了。

    金童无言地笑笑,真不知道,豌豆是什么时候放在那里的,女人做事,你就是仙人,有时候也未必察觉得祥细。

    看看豌豆的屋子窗口,那床单还封得死死的,金童便放心大胆地赤着身子走到屋门口。

    这才现,小木凳上放着的,竟然是豌豆自己平时穿的一身粗布衣裤!

    而一身粗布衣裤上面,还放着一条显然是豌豆平时使用的染成淡粉色的粗布毛巾。

    豌豆的心,太细了!

    金童默默地看了好一阵子,这才拿起毛巾,把身子擦干,接着拿起褂子来穿。

    幸亏金童身体比较单薄,否则,一个女人的褂子,肯定穿不下。

    不过,长短倒算是合适,因为,豌豆的身高,和金童差不多。

    穿完褂子,接着去拿裤子,裤子拿起,忽然又掉下一件,竟然是一条深红色的内裤!

    显而易见,豌豆忙中出错,给金童拿裤子时,没有想到,裤子里面,夹着一条小内裤。

    这条内裤,却不是粗布的,而是“洋布”的,这里的村民,对市场上卖的机织布料,叫作“洋布”。

    看着这条洗得干干净净的内裤,金童又是犹豫好一阵子,最后,到底还是拿起来,轻轻地放到一边去。

    金童知道,若是将错就错,干脆穿上,尽管可以避免豌豆的尴尬,却是会引出更大的尴尬。

    不过,金童的心里,自然别有一番感动、感激,自然,还有其他的心理反应,叫作“异样感觉>

    金童穿好了衣服,想启动透视能力直接看进屋子里,又立刻觉得不妥,便对着屋门轻声唤道:“豌豆嫂子,我好了。”

    立刻,屋门吱吜一声开了,豌豆换上了一身淡粉色的衣裤,也是粗布做成的,不过这一套衣服基本上是新的,金童猜测,这是豌豆过年时才穿的衣服。

    &金,家里没有适合你穿的衣服,我的衣服,你穿着肯定不合身,肯定紧一些。你就将就一会儿吧,我这就把你的衣服洗了,现在太阳还大,衣服不大一会儿就干了。”

    豌豆故意说得轻描淡写,而且眼睛也不往金童身上看。

    豌豆一句“肯定紧一些”,说得金童下意识地体验一下胯部,可不是,裤子确实紧着呢!

    豌豆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压力井,去给金童洗衣服,并让金童到屋里坐一会儿。

    金童本来不想进屋,很想在院子里陪着豌豆洗衣服,可是,第一次白天来豌豆家的金童,又急于想看看豌豆的房间,想在白天看看她的屋子是个什么样子,和上次夜间所见,有什么不一样。

    于是,金童就顺着着豌豆的吩咐,推门进了屋。

    一进屋子,金童立刻感觉到,和自己那天感受到的豌豆屋子大不一样。

    那天夜里,豌豆的屋子非常随便,而现在看到的豌豆的屋子里,恰是一片勤劳乡村少妇的齐整和洁净,到处洋溢着豌豆式的独特温馨。

    豌豆的家里虽然不穷,屋里却几乎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显然,那个被炸死的豌豆的婆婆,对豌豆极其吝啬。

    但是,经过豌豆自己的装点,使得屋子里表现出一个农家女人特有的朴雅情趣。

    桌子上,有一把新近从地里采来的新鲜小野花,插在一个老式的、装了大半瓶水的酒瓶子里。

    这个自制花瓶,摆在靠床的一张小木桌上,小木桌后面的墙上,挂着一个镜框,里面,有一豌豆在她的家乡生活时照的照片,少女时代的她,非常显眼,那个萌萌的可爱劲,作为仙人的金童,也是看了一眼又一眼。

    金童知道,这张照片,显然是豌豆在她的少年时代里,在照相馆里照的。

    金童通过已经摘了床单的窗户向外面看看,此刻,豌豆正在水井那里,弯着腰给自己洗衣服,洗得非常专心,全然不向屋子这边看。

    金童回转头来,坐在豌豆平时睡觉的土坑的竹质坑沿上。

    金童坐下之后,再次打量豌豆的这个里屋。

    西边炕头上的一个红色木柜上,摆着一床粗布大红被和一床大红褥子,被褥的上面,有一个白地红花格布枕头,枕头上,压着一方白色手绢,手绢上,有一朵显然是豌豆自己绣的花。

    从金童坐的角度看,那朵绣花不能看得完整,只能看到一部分,可以看到一条奔流的大河,还能看到一个弯弯的树稍,以及在树稍上的两只并排站立着的小鸟。

    金童的目光,从大红被子上移开,看向土炕旁边摆着的比土炕高出半尺左右的那张小木桌。

    这时,金童留意到,除了刚才看到的那瓶小花之外,木桌上面,还放有一面带钢丝支架的圆形镜子。

    金童看得出来,这面椭圆形的镜子,看来是用了一些年头了,有的地方水银已经脱落了。

    但是,从镜面到镜框,都擦拭得星尘不染,金童猜测,这面镜子,一定有着非凡的来历。

    这面镜子旁边,斜躺着一把精巧的深红色小木梳子,梳子已经用得油亮亮的了。

    梳子旁边,散乱着几个最普通的黑色小卡,还有一段扎辫子用的褪了色的红头绳。

    木桌上,在这套简易的梳妆用具旁边,靠近土坑的一边,摆着一本书。

    这本书很旧很旧,纸张已经黄了,上下都卷了角,金童拿起这本书一看,在封面上看到几个残缺不全的字:《乡村人的梦》。

    在这本旧书的旁边,放着一本小开本的中华字典,这小字典也用得久了,也都卷了角了。

    字典中间,夹着一支半截的、却是削得整整齐齐的铅笔。

    金童的目光一转,看到靠近放着被褥木箱的土炕的一个枕头上,放着一个小本子。

    小本子是把大白纸裁开,裁成32开本大小,用红线缝在一起的。

    金童已经知道,豌豆嫁到这个村里之后,和很多农村女孩子一样,坚持学习。

    这里的农村女孩子,往往是初中缀学之后,就开始劳动了。

    金童已经听说,豌豆在老家时,由于豌豆的爸爸常年不在家,她便跟着妈妈两人过生活。

    如果说,豌豆妈既当爹又当妈,那么豌豆,则是既尽到做女儿的责任,又在某种程度上,尽到一个家庭劳动力的责任,所以,她平时的学习时间并不多。(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