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电影世界逍遥行

第二百五十八章 保定了!    文 / 绿豆冰糖水 更新时间: 2017-08-29 05: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限时抢购]2o15防晒衣服女式长袖七分短袖

    [限时抢购]脚尖透明薄隐性透明连***(99包邮,送"女友"吧,嘿嘿)!

    支持网站展,逛淘宝买东西就从这里进,go!!!

    翌日,上午时分!

    因为今天便是衡山派刘正风金盆洗手之日,所以整个衡山城很早之时便开始热闹起来,无数的三教九流人士纷纷的朝着刘府涌去。,

    整个刘府内外张灯结彩,酒席将整个刘府内外都摆满了,至少有二百来桌,不管来者何人,只要到场恭贺,刘正风的***向大年、米为义和亲戚朋友皆一一热情接待,喧哗声震天。

    叶玄也随着人流走进了刘府,酒席之上已坐满了江湖武林人士,最为前的有华山派岳不群、泰山派天门道人、恒山派定逸师太一个个进皆江湖中鼎鼎有名的高手,而他们的身旁则坐着一个肥肥胖胖一脸富贵之相的紫衣中年人,这人便是衡山派除了莫大先生之下的第二高手,也就是今日金盆洗手的主角刘正风。

    此时刘正风一脸笑容,满面红光的与今日到来的三教九流拱手寒暄,浑不知若是没有意外,今日可要喜事变丧事,满门皆丧,实在可悲。

    由于叶玄手中并没有请柬,他的名声在江湖之中亦是不显,所以刘正风的***米为义虽然恭恭敬敬的将他迎了进来,但却将他引到一个较为偏僻的角落让他坐下便离开了。

    座位靠近墙角,位置不好,自然桌上坐的人也不会是什么大名气之人,最多也就是名扬一震诸如震三刀、铁银***之类的人物,看到叶玄到来,先问了问他的名号与出身门派,待知他是江湖散人无门无派之后,以为他也就是来混个吃食,这些人也不再理会他,径自的在那里高谈阔论,指点江山。

    这些人不来理踩自个儿,叶玄也乐得清静。一边喝酒吃菜,一边听旁边这些人在吹牛,倒也算不得寂寞。

    随着宾客一个个接连到扬,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陡然,门外传来砰砰两声铳响,跟着鼓乐之声大作,又有鸣锣喝道,显得是什么官府来到了门外。

    那刘正风听到门外传来的鼓乐之声,脸上露出大喜,从内堂急冲冲的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便与一个身穿官服之人走了进来。

    院内的武林人士不知这场合为什么会来一个朝庭命官,均是讷闷,唯有叶玄知道这是刘正风为了在退出江湖之后花钱买的一道保险杠,以为有了这道保险杠之后,寻常的武林人士便不敢再寻他麻烦。

    可惜刘正风还是太天真了,此时的朝庭积弱,许多地方都有江湖中人杀官***,这时的朝庭对普通的江湖中人都没有什么威摄力。更不用说那些敢对他这个衡山派第二高手动手的人了。

    微微摇了摇头,叶玄也没有出声,只是为自己斟了一杯酒,一边看着那边的事态展。

    果然。接下来便是那官员拿出一卷圣旨给刘正风封了一个什么参将,刘正风乐呵呵的接了旨,顺便还将买官行贿的金银财宝当众递给了那官员,那幅趋炎附势的模样。令在场的武林人士心中大大的鄙夷。

    受了官职,刘正风显然非常兴奋,与院内的众位群雄寒暄一阵之后。便令***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只似由黄金打造的盆子,盆子中盛放着清水,放在正厅中一张特意空出来的桌子上。

    万事俱备,刘正风站了出来,先是说了一番想要做官不管武林江湖之事的说辞,之后更是折断了自己的佩剑,誓言再不与人动手之后,刚想要金盆洗手之时,门外陡然传来一声“且慢”,随后五名身穿嵩山派派服的***走了进来,为史登达还拿着一面镶满了珍珠宝石的五色令旗,看起来甚是威风。

    这几名嵩山派***一进来便吸引了全场的目光,摆足了架势之后,这才以五岳剑派盟主左冷蝉之名命令刘正风不能金盆洗水,令在场做客观礼的武林人士好一翻震动。

    刘正风为了这个金盆洗手可是花费了无数的心思,又是买官又是广请柬请人前来观礼,又岂能这样轻易的被破坏,纵使嵩山派的***将刘府家做为要胁,刘正风也是不管不顾,依旧想要将金盆洗手进行下去。

    看到这里,叶玄不禁眼睛一眯,这刘正风端得无情,为了自己这一金盆洗手的破事儿,竟然置全家老小性命不顾,最后为了与那曲洋的基情,更是宁愿全家死尽也不背叛,这种人或许有人说会说他是一个讲意气的英雄好汉,但在叶玄看来,这种人却是一个十足十的禽兽不如的东西,死了也是活该。

    就在刘正风要洗手之时,嵩山派的高手一个个的出现,刘正风这厮不仅不顾家人死活,自己也不怕死,直接承认了自己与***长老曲洋相交,还深情的回顾了自己与曲洋的基情往事,令嵩山派有了灭他满门的借口。

    嵩山派让刘正风去杀了曲洋,刘正风为江湖道义,自是不肯,然后嵩山派的人便利用五岳令旗让华山、泰山等派的人与刘正风决义,华山诸派与日月神教仇杀已久,自然不可能留下帮那一意找死的刘正风,纷纷离开了刘正风身侧站到一旁,最后嵩山派的费彬又令刘正风的家人与刘正风决裂,但刘正风的***却是不愿,嵩山派的人也是心狠手辣之辈,直接杀了刘正风的***米为义。而刘正风激愤嵩山派的人辣手无情,直接抓了费彬以作要胁。

    到了此时,其实两边都已经再无缓解的可能,纵使刘正风想要服软,但嵩山派为了杀鸡儆猴,根本不可能妥胁,也不管还在刘正风手中的费彬,便要下令***刘家上下。

    嵩山派高手6柏满目阴沉的看着刘正风,朝着旁边的嵩山派***喝道:“狄修,预备着。”

    “是!”一个年轻的嵩山派***走到刘正风长子的身后,手中一把短剑轻送,抵进刘正风长子背心肌肉,只要往前一送,便能直接要了他的小命。

    在场的众人看着嵩山派的所做所为,一个个俱皆闭口不言,不敢出言劝阻。生怕惹上杀身之祸。

    叶玄在席间看着站在一旁的所谓武林群雄,嘴角挑出一丝冷笑,摇了摇头,头一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6柏看着挟持着费彬的刘正风,道:“刘正风,你要求情,便跟我们上嵩山去见左盟主,亲口向他求情。我们奉命差遣,可作不得主。你立刻把令旗交还。放了我费师弟。”

    6柏此话说出,其实有意想要放过刘府一门,至少他也觉得当众***刘府众人对嵩山派名声很是不好,若是刘正风懂得变通,到了嵩山上死他一人,刘府一门便能得存,但是刘正风却仿是一根筋一般,对着自己的儿子惨然一笑,道:“孩儿。你怕不怕死?”

    “孩儿听爹爹的话,孩儿不怕!”刘大公子虽眼神略有惧色,但却依然无畏的道。

    “好孩子!”刘正风听完赞了一声,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己儿子的生死。

    “杀了!”看到刘正风父子的对话。6柏大怒,原本以为自己给了刘正风台阶下,刘正风应该顺势就下了,哪知此人竟如此冥顽不灵。逼得他若是不杀了刘家一门,便是怕了这刘家人,怕了这衡山派。

    狄修一听。真气运于手中,便要将短剑插入刘大公子的背心。

    咻!---

    一道破空之声传来,在场众人只听当的一声,狄修手腕一痛,手中的短剑便掉到了地上。

    在场群雄一惊,往地上看去,却看见那地上除了一把短剑之外,旁边还躺着一颗花生米粒儿,再看那狄修一脸痛苦握着手腕的模样,纷纷吸了一口凉气,以一颗普通的花生粒竟然能将一个嵩山派***击伤,出手之人的武功定是极高。

    “哪位高人出手阻拦我五岳剑派之事,还请现身相见!”看到有人竟敢破坏他们嵩山派之事,6柏双眼目光将场中群雄的身影一扫,脸色难看的朗声道。

    “呵呵,五岳剑派,好大的名头!”一个略带讥讽之意的声音从偏僻的一角传出,在场众人皆是眼力耳力惊人之辈,马上便走到了声音的来源,人群分开,却是见一个白色儒服的年轻人正坐在桌上一脸好整以暇的道。

    “是他……”看到出声之人后,几声惊呼从群雄之中,岳不群、令狐冲、岳灵珊,仪琳看到他后脸上皆露出异色。

    “仪琳,你认识此人?”恒山派的定逸师太听到自己***的惊呼,狐疑的道。

    “***,便是他从田伯光手中救了***的。”仪琳看着叶玄点头道。

    “小师妹,你认识他?”令狐冲看到岳灵珊竟然认识这个神秘的年轻人,顿时惊疑道。

    “认识他?哼,这个死书生,烂书生,臭书生,谁稀罕认识他!”岳灵珊嗔怒的看着不远处的叶玄,跺了跺脚。

    “阁下到底是谁,竟敢管我们五岳剑派之事?”6柏打量了一下叶玄,脑海中没有闪过此人的身影,冷哼一声道。

    “嵩山派的人果然霸道,张口五岳剑派,闭口五岳剑派,连同盟派中的家人都要斩草除根,若不知道,还以为华山、恒山等四派都是你们嵩山派养的几条狗而已,想杀就杀,毫无顾忌。”叶玄自斟了一杯酒,浅浅的小酌了一口,冷笑的看着嵩山派之人。

    华山、恒山、泰山等人听到叶玄的话后脸色一变,他们本来就认为嵩山派行事霸道,刘正风怎么说也是衡山派门人,若说要处置,至少也要经过衡山派掌门人莫大先生之手亲自处置,可左冷蝉就因为自以为是五岳剑派的盟主,不仅没有知会莫大先生,更是直接插手此事要处置刘正风,现在连江湖规矩“祸不及家人”都不顾,欲要灭刘家一门。众人想到,若是有一日左冷蝉也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来对付自己,自己难道就要像刘正风一般束手就擒,让这嵩山派随意颠倒黑白,任由处置?

    “胡说八道!”感觉到其它四派之人看他们的眼光,6柏想不到叶玄竟然如此口尖舌利,一翻话下来便将嵩山派刚刚占据的优势给打翻,还让其它四派对嵩山派产生了警惕之心,“我嵩山派做事公允,无愧于心,之所以要杀刘正风一家,不过是为防刘氏一门怀恨在心与***勾结,残害我中原武林正道,以免日后中原武林生灵涂碳!”

    “好,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仅为了一个未生之事,就能做出灭人满门之事,那我也说嵩山派日后会勾结***,是否在下也可以上嵩山灭了你嵩山派,以免你们日后残害中原武林正道?”听到6柏的话,叶玄双眉一竖,猛的一拍桌子喝道。

    “狂妄!你要灭我嵩山派,我便先灭了你!”嵩山四太保大阴阳手乐厚看到叶玄口气如此嚣张,心中怒气爆,纵身一跃,双掌一推,朝着坐在桌前的叶玄攻来。

    掌未至,两股一寒一热的掌风便扑面而来,那刚好站在两人之间的武林人士感觉到这两道掌风及身,皮肤刺痛,慌忙的朝着身后退去。

    同时看着依然坐在椅上的叶玄,觉得此人狂妄自大,对上这嵩山派,只怕今天走不出刘府了。

    “呵,恼羞成怒了?!”看着那扑来的乐厚,叶玄冷冷一笑,手中拿着放在桌上的筷子,随手一甩!

    咻!咻!--

    两根竹筷出破空之声,仿如两根离弦的利箭,一前一后的朝着乐厚的身上激射而去。

    乐厚身在空中,看着那射来的两根竹筷,眼中闪过一丝讥笑,以他所想,自己师兄左冷蝉内功尚不能达到飞花摘叶皆可伤人的地步,更何况这小子如此年轻,纵使让他打从娘胎上练武都不可能,之前用花生米粒伤了狄修只不过是用了一点小技巧偷袭还有狄修的内功修为不到家而已,而自己内功修为深厚,数十年的功办又岂是这小子的花招所能敌的,当下双掌一挥,一股磅礴的真气喷涌而出,便想将那两根竹筷拍落。

    可当那两根竹筷接过之际,乐厚陡然现那两根竹筷之上竟蕴含了一股巨力,自己的真气竟然奈何它不得,一道惊色陡然从眼底升起。

    嗤!嗤!---

    鲜血迸射,乐厚痛呼一声跃身落地,群雄只看到双手手掌之中俱皆插着两根普通的竹筷,鲜血从手指中潺潺而流,刺目之极。

    “乐厚师弟,乐厚师兄……”嵩山派的人看到乐厚双手的惨样,俱皆惊呼一声,扑到乐厚身旁将他护住,一脸惊怒的看着叶玄。

    “呵呵,嵩山派果真霸道,你们做得,别人却说不得,一言不合,便暴起动手杀人。”叶玄冷冷一笑,看着嵩山派众人道:“人人都怕你嵩山派,我却是不怕,今天这刘府一门的命,我叶玄保定了!”

    -------------------------------

    感谢“酒歌”童鞋的打赏支持!

    感谢“奈何人怎回头”童鞋的月票支持!(未完待续!u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