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幻想世界大穿越

第七十九章无人不冤    文 / 辰一十一 更新时间: 2017-08-29 02:3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少林众僧,脸色铁青的仿佛能刮下一层灰来,陈昂这话说得极重,言下之意,这满院的僧人竟都是‘假慈悲,真痴妄’,没有一个让他看得上眼的。

    只是看见玄慈一脸惨败之色,什么辩解的话,都说不出口了,陈昂虽然未曾点名,但在场的人,那个不是人精,玄慈和叶二娘之间的纠结,早就推断了个**不离十,只是给少林一个面子,没有到处嚷嚷罢了。

    满院的群雄,沉默的站在下面,本身就是一种立场,不然以少林在武林中广结的善缘,岂会在这时还没有人出口帮腔,数百位无辜孩子的性命,数百户普普通通的家庭悲痛,这份罪孽,谁又担当的起呢?

    玄慈形如枯槁,他挣扎而起,环视这满院的群雄,看着他们或是鄙视,或是叹息,或是愤恨的目光,绝望的叹息了一声:“善哉,善哉!既造业因,便有业果。二娘,这些年你受苦了!哎~”他这一声长叹,实是包含了无穷的悔恨。

    玄慈转身面对陈昂,恳求道:“老衲所作所为,纵然罄竹难书,罪大恶极,可这一切和少林******无关,少林千古清规,戒律森严,***师兄师弟们,严守清规,精修佛法,施主不可一以概之啊!老衲一人痴妄,与***佛门***无关!”

    他重重的跪下,恳求道:“请施主容我受那淫戒两百棍,再同施主去六扇门,明、正、典、刑!”他一字一句的咬出最后四个字,一行浊泪已经顺着皱纹而下,苍苍的白色须眉,随风飘动,凄凉,寂寞。

    在场的群雄,看到往日里极有精神的方丈,现在就如同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心里都不免有几分不忍,少林僧人更是低头垂目,默念佛号。

    “玄慈,玄慈,你对得起少林,可对得起***人吗?”陈昂叹息道:“即使到了这种地步,你念念不忘的,还是少林清誉吗?你的孩子就在眼前,你不问一声,叶二娘生死,你也不关心一眼,这本是你的家事,我也不应多说。”

    “只是你到这时,心里面放不下的,竟然还是这嵩山少林,这二十年来,你悔改了么?到了这时候,你还不清楚,我今日前来逼你,不是为了这少林的狗屁戒律,而是为了这数十年来,你眼睁睁,坐视着,纵容着叶二娘犯下的恶果!”

    陈昂认真的看了看,少林寺的山门,禅宗祖庭四个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光,他却极为惨痛的叹息一声:“临死之前,你所想的还是少林的戒律,少林的门规,死在门规之下,对你似乎是莫大的光荣,佛念了这么久,‘慈悲’二字,竟然写作了规矩么?”

    “我读佛经,从书页里夹缝里,看见的是众生,是慈悲,但少林的佛经,我看到的是规矩,是血淋淋的两个字——‘***’。玄慈啊!玄慈,直到今日,你还是将慈悲放在规矩的后面,这才是少林的罪过啊!”

    玄慈闭目道:“老衲不守清规,才犯下的大错,少林戒律,劝人向善,是一件极好的东西,今日我以已身,为少林清规添上一份威严,想必日后僧众必然时时警惕,不会重蹈老衲覆辙,这才不违慈悲和戒律的本意。”

    “可惜,可惜,你的规矩,是***的规矩,你的戒律,是杀人的戒律,嵩山脚下有多少佃户,被这规矩害死?佛门脚下,贫苦人的生活,竟然比***地方还要艰难一些,你们穿着袈裟,为佛祖镀上金身,不事生产,不务劳作,守着清规,坐着戒律,吃的却是人血人肉,佛祖的金身之上,镀的可是庄稼人的血汗。”

    “你念的慈悲,事的佛祖,这天下时时刻刻有人受苦受难,你在山上,可成为他们做过半点?半夜添油,日夜烧香,铜做的罗汉,金镀的法身,奢靡事佛,却视慈悲于无物,少林的规矩,不妨变为百丈的规矩。”

    唐时的禅宗祖师百丈和尚,以躬耕侍奉佛祖,提倡自劳其实,自食其力,少林僧人自然清楚,此时听得,脸色都肃然一变。

    玄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无言以对,他看着叶二娘,想起自己的孩子,不由轻声问道:“二娘,咱们的儿子在哪呢?你告诉我一声好不好!”

    叶二娘听了,至内心的露出喜色,她想指给玄慈看,可又不敢,只得凑到玄慈耳边,悄悄的说了声什么,玄慈看向少林僧众的方向,忽然坦然一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啊!二娘,你放心,那是一个很好的孩子。”

    他侧身看着陈昂,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又忽然不想了,只是摇头,叶二娘在旁边拉着他,笑道:“你先去吧!我知道他好,也就放心了。”

    她脸上露出了平静的神色,玄慈和陈昂都明白了什么,只见叶二娘掏出怀里的匕,对陈昂道:“本来,要是你骗我,我就准备用这把匕做个了结,我知道你想要做什么,就想着,到时候一死了之,你也没有证据,可是,你竟然没有骗我?”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骗你?你不验证一下吗?”陈昂问道。

    “我看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了,那眉眼是不会错的!我看他,就像在看我的一块肉一样,亲切的很。”叶二娘坦然道:“他有我这样一个母亲,会不会很丢脸?”她刚才还好好地,说到这里,忍不住呜咽,颤抖的不成声。

    “他是一个善良的人,不会觉得丢脸的!只会感激你,爱你,用他一生,去赎还你的罪孽!”陈昂缓缓道。

    “不要,不要,我的罪孽这样的深重,不要他帮我还!”叶二娘涕不成声,“他应该是清清白白,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和我这个该死的女人没关系!不要让他知道,不要让他知道我。”她说到这里,心如刀绞。

    “你可知道,是谁带走了你的孩子?”陈昂长叹道。

    “求他,求他不要去打扰我的孩子!”叶二娘痛苦道,她忍不住想护着,但又不敢,只能无助的抓着死板,在上面留下道道的血痕。

    “无人不冤,有情皆孽。玄慈,雁门关外,那场血债,终究还是有人向你讨还,你让他家破人亡,他让你骨肉分离,世事难料啊!”

    “冤冤相报何时了?业因业果,报应不爽!”玄慈叹息道:“不知乔家夫妇,马大元,还有玄苦,有几位是那位施主所杀?”

    “马大元是他夫人偷汉子,伙同白世镜害死的,***都是!”

    “他会不会害我的孩子?”叶二娘无助的看着陈昂。

    陈昂回头看了看萧峰,道:“萧大侠和他到有八分相似,都是好汉子,想必不会做出这等欺负孤儿的事情。”

    叶二娘惨笑道:“好好!不会就好!”她拔出匕,看着匕的寒光下自己的脸,叹息道:“我好想啊!好想听他叫一声,‘妈妈’。”她忽然回手向自己的右臂刺去。

    “二娘!”玄慈震惊的试图阻止,却被叶二娘以骨肉挡开。

    叶二娘从自己的身上,削下一团血淋淋的骨肉,对着场下的群豪道:“昔日我肆意妄为,做下诸多恶孽,使至亲之人,骨肉分离,今日我叶二娘削骨割肉,偿还这份罪孽。”

    她的声音高亢而激烈,惊住了在场所有人,就连陈昂也吃了一惊,没想到她居然如此的决然,只见叶二娘反手一刀,削下自己的小指,玄慈冲上去,拉着她。

    老和尚痛哭道:“二娘,万般罪孽,都是因我而起,你不可这样做啊!”

    “我知道!”叶二娘惨笑道:“我也是一个母亲,我如何不知道,痛失骨肉的仇恨是如何的令人疯狂,二十年前的我,经历过的事情,这里的人,天下的人都曾经经历过,昔日,我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今日,又有多少人,经历过我这样的伤痛,有这样的仇恨?”

    她笑道:“我要让我的孩子,清清白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他的母亲应该也一个清清白白的人,只盼我这身血肉,能偿还那万一的罪过,让佛祖,保佑他,保佑他平安快乐,不在承担我的罪过!”

    玄慈颤声道:“二娘,二娘,你肯定还有原因,还有原因。”他抱着她身子站了起来。

    他颤抖不已,哆嗦的将叶二娘放在地上,生怕自己的泪水,滴在叶二娘的伤口上,“你是怕,对不对?”陈昂叹息道。

    叶二娘失声道:“我是怕,我是怕啊!那些孩子,那些孩子日日来找我,他们找我就好,不要缠着我的孩子,那种仇恨,那种痛苦我经历过,我明白,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

    她拉着玄慈的手,艰难道:“我们是活不了了,但是我们的孩子还活着,他那么小,又不会武功,如果别人找到他,他怎么办啊?现在,只要我死了,死的越惨越好,死的越惨,他们的怨气就越少,我的孩子就越安全。”

    “他能开开心心,平平安安的活下去,我就什么都不想了。”

    玄慈痛苦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二娘,你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痛苦啊?”他仰天长啸,声音里,满是凄凉无助。

    “我这份痛苦,如何比的上,哪些失去自己孩子的父母,就连万一也比不上,这是我应得的报应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只盼他们看在我死无全尸的份上,放下这一份仇恨,这是我唯一的愿望了。”叶二娘笑道。

    玄慈抬起右掌,大金刚掌力全无保留的劈在自己的左手,刹那间,筋骨粉碎,他大笑道:“二娘,我陪你!”

    “陈施主,你能不能为那些孩子,念上一份《往生经》?”叶二娘恳求道。

    陈昂沉默的点点头,盘膝而坐,清朗的梵音回响在天际。

    “南无阿弥多婆夜

    哆他伽多夜

    哆地夜他

    阿弥利都婆毗……”

    那一日,血雨下了一夜,雷鸣不断。一个年轻的小和尚,好奇的望着天空,他知不知道,有人为他,赎了一份,洗不清的罪。

    两个罪人的灵魂,却会相伴,纠缠在三途河上,日日夜夜,永堕阿鼻。

    有情皆孽!

    陈昂离开的时候,少林少了一栋藏经阁,多了一座无名的孤坟。一个丑陋的小和尚,受他所托,也会经常去照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