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幻想世界大穿越

第七十章 挥洒丹青    文 / 辰一十一 更新时间: 2017-08-29 00:0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readx;    陈昂闻言,不由得哑然失笑,慕容博此人的复国之志,已然迷了他的心窍,为了国家大事,不折手段,什么都可以牺牲,什么都可以利用,将私人的恩怨和家人的幸福统统放在第二位,只是这份狠毒,就堪称一位枭雄了。

    他此时纵然对慕容复很是关心,但面对自己这个辱子仇人,只要有价值,竟然也百般拉拢,真不知道是可笑,还是可怜。某种角度来说,这样的不折不挠,倒是值得佩服。

    “老先生,你太小看陈某了!”陈昂负手道:“你所追求的宏图大业,或许在你眼里,值得为此付出一切,可是在陈某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你所说的,裂土封王,功名富贵”陈昂微微一顿,转身过来看着慕容博,“对不起,陈某还不放在眼里。”

    “人间功名俱为尘土,我只愿如同这明月一般,皓然千古。”

    他语气平和,眼神诚恳,内容却让慕容博压抑不住心里的怒气,“阁下若是不肯,直言拒绝我便是,尽扯这些虚言,到叫老夫看不起你。我只问你,肯不肯与我瓜分了这大宋江山?”

    “不肯!”

    清朗的声音,不带有一丝焦躁,从陈昂那里传来。

    慕容博死死握住双拳,两只铁拳上,隐隐浮现一层坚韧的气劲,段誉甚至看见慕容博身上微微颤抖着,显然是极力压抑自己。“阁下可要考虑清楚了,说出去的话,覆水难收。”

    “我以为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你还是听不明白,那我就再说一遍。”陈昂冷冷道,慕容博听到的回答,还是只有那斩钉截铁的两个字。

    “不肯”

    “好,好,好啊!”慕容博连说三个‘好’字,已然气急,他沉神提掌,浑厚的掌力,段誉在数丈之外,都有所感应,可是慕容博沉默半响,又忽然放下肉掌,身形一闪,就取下了陈昂挂在墙上的一只大笔。

    这倒让陈昂有些惊讶,博到了这个地步,好没有放弃劝服他的希望,果然是百折不挠,能屈能伸的一代枭雄,心志比起慕容复来,可要坚韧的多。可惜慕容博在韬略大局上,并没有什么才干,这点从慕容复身上就看得出来。

    王语嫣曾经说过,慕容复≤伤人,相比他们点到为止,不会真做生死拼搏。

    他还未回过神来,就看见慕容博大笔一挥,向陈昂左颊连点三点,在他浑厚的内力下,笔尖凌厉远胜于刀剑锋刃,劲气激荡之下,半空如同泼墨挥毫,幻化出浓墨重彩的幻影,笔力筋骨俱全。

    段誉惊道:这人好厉害的笔法,我平生所见,朱丹臣叔叔便已是判官笔上的第一人,比起慕容老先生,都差了不知几许。这笔法筋骨俱全,往日朱叔叔教我读书,说颜筋柳骨,今日一见,方知什么是筋骨。

    慕容博挥洒之下,一字一字,堪称惊心动魄,点如坠石,笔尖之下金石俱开;画如夏云,挥洒之中行云流水;钩如屈金,转折之间勾魂夺魄;戈如弩,舞动之时劲风呼啸,纵横有象,低昂有志。

    招招不离陈昂要穴,一只大笔,犹如银锋铁杆,凌厉远胜刀剑。

    “好一副《臧怀恪碑》!”陈昂赞叹。

    半空中,陈昂抬笔,用力平缓更显飘逸,段誉看见一只小笔,拆挡在慕容博挥洒的劲气之间,一提一纵,都直击慕容博笔力虚散之地,雍容古雅,圆浑妍媚,其中或行或楷,或流而止,或止而流,在慕容博大笔挥洒间,书写了一份自己的惬意。

    两人笔尖并未相交,所使均是虚招,但慕容博用笔之间,已没有开始的顺畅,只感觉笔下凝涩难行,有好几次,都写不出那种快意,用劲断断续续,心里憋屈不已,反观陈昂,挥洒自如,笔下潇洒至极。

    慕容博好几次拆挡他的用笔,却被动于陈昂的泼墨,只来得及招架,眼见陈昂一副《快雪时晴帖》,越写越顺畅,自己笔下却一塌糊涂,心里焦急,干脆以兵刃之道,强行拆解。落入段誉的眼里,便知道他已经输了大半。

    “既已至此,不如干脆一点。”慕容博心里狠,不管笔下意境,只将最基本的判官笔法使出,大笔点时侧锋峻落,铺毫行笔,势足收锋,逼得陈昂回身防护,用力精妙无比。横时为勒,好似逆锋落纸,缓去急回,自勒陈昂咽喉。

    慕容博反反复复,用这永字八法,八种用力之法,颠来倒去,倒去颠来,不成整字。只有笔画用力,全无规矩束缚,显然是打着逼平陈昂的主意。

    岂料陈昂哈哈大笑,笔下一变,由《快雪时晴帖》转为《兰亭序》,“永和九年,岁在癸丑。”第一个永字,将点侧要穴,横勒兵锋,竖努长力,勾趯、提策、撇掠、短撇啄、捺磔,一一施展,逼得慕容博只有招架之力。

    写到“暮春之初”的时候,一个‘之’字,犹如龙蛇起6,半空中竟然出现了凝如实质的笔劲,挥洒之间,披靡纵横,莫有能挡者。

    慕容博脸上啪的一声响亮,一道笔锋在他脸上划出一道闪电似的折痕,只是一点余波。就让他心中惊骇的不能自已,正要后退,又是一个‘之’字,从陈昂笔下洒出,锋刃一折,慕容博勉力支撑,手上又出现了一道红痕。

    二十个之字,在陈昂笔下,惊心动魄,宛如天人剑法,段誉看的心神摇曳,不能自已,“好武功,好书法,王右军在世也不过如此而已。”他何曾见过如此肆意的笔法?只觉得这笔法,用在那里,都是一种动人心神的绝妙。

    慕容博满头大汗,左支右挡,后来干脆耍起赖来,展开身法,在小小一间内室里,纵横来去,口中急急道:“好武功,这一场我认输,都督不妨看我挥毫一番。”

    脚下一踩,腾空而起,大笔如同一杆大斧,挥笔而下,劲气如同长江浩瀚,滔滔而去,笔下,破折仿佛浪潮,万马奔腾,撞击在陈昂面前,在陈昂笔下,掀起数丈高的浪涛,当真有如浊浪排空而来,翻江倒海,摧毁一切之势。

    然而,无论慕容博笔下,气势如何汹涌,陈昂平稳如山,滔天巨浪,在他笔下乖顺的如被驯服的绵羊一般。带着平静温顺的味道。若果说慕容博的笔下,是大江大海,勾、皴、擦、点、染,尽是倾泻气势。

    那陈昂就如高山峰岳一般,巍然不动,一杆小笔,大披麻皴,竟然隐隐有泰山巍峨不动的气魄,陈昂负左手当中,悠然的面对着慕容博倾尽一切的攻击。一杆小笔,像是有了灵性一般,逆着涛涛浪潮,犹如飞翔的雨燕,忽而冲上浪尖,忽而落往波谷,在滔天劲气中自由的穿行。

    一点一点,仿佛红日初升,薄雾蒙蒙散去,天外青山漏出一角,挡在大江中流,任由它浪潮滔天,青山自怡然不动,小笔慢慢掀开青山的面纱,一座巍峨高峰,嵬然不动矗立在大江当中,以堵住它的去路,任由浊浪如何翻滚,就是不可撼动。

    慕容博笔下越走越窄,仿佛有一座巨峰挡在他面前,任由他一支大笔如何翻腾,一直缓缓压迫而来,气势凝重,威压亿万,让他难过的想要吐血,收势不住,只能任由大笔越走越偏,渐入极端。

    最后,撞在山峰之上,粉生碎骨。

    “啪!”的一声巨响,慕容博握在手中的巨笔,爆裂开来,散成千万细丝,纷纷扬扬的落下,慕容博脸色死灰,看着空空的双手。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