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第五十五章 戈德里斯之心(6)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轰隆隆……”

当太空落下的这颗真空爆弹开始在头顶的岩层中狂暴肆虐之际,楚白正在地下通道里亡命狂奔,此刻在他耳边传来的不仅是上方岩层不堪蹂躏纷纷碎裂的低沉轰鸣声,此外还有一种无形的巨大恐怖袭来,死亡已经和他近在咫尺,死神的骷髅面容仿佛触手可及。楚白咬了咬牙,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在崩塌落下的岩石间跳跃飞行,这是一场生与死的竞速赛跑。不问可知,哪怕是穿着强殖装甲的殖装者,倘若被埋在数千米深的地层深处,下场不外乎只有死路一条吧!此时此刻,来自头顶方向的一抹微弱的亮光,正是楚白奔向生命世界的唯一道标。

相同的构成材料前提下,空心铁定不如实心结实,这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那枚破坏力大得丧心病狂的真空爆弹一路顶着耀眼火光冲破了大气层的阻碍,继而以数十倍于音速的动能钻入到地壳深处,它瞬间爆发释放的强劲能量简直残暴得令人发指。远隔在重重岩体之下的楚白已然是压力山大,以爆点为圆心不断向外扩散的地表塌陷区,着实把那些来不及疏散的原住民吓得魂飞魄散。

竟然连这种等级的对地攻击武器都用上了,莫非分离主义联盟打算毁灭这颗行星吗?一想到这帮家伙如此地丧心病狂,原本还比较倾向于利用这些混蛋跟共和国讨价还价的戈德里斯人,此时后悔得肠子都青了,他们立马转向跟奥比旺攀关系,一改此前不冷不热的矜持态度,热情得堪比淘宝卖家,他们也就差拉着奥比旺的手肉麻地喊亲了。

大发了一通淫威,这颗真空爆弹的能量也释放得差不多了,淅淅沥沥的雨点落下,浸湿了碎得像一块饼干掉地上又被人踩了一脚的土地。

当队友们找来的时候,他们发现只剩下上半截身躯的楚白正躺在一块残破的岩石上,强殖细胞增生的速度再快,要把从胸口以下的肢体、器官修复如初,耗费的时间也绝短不了。

看着这触目惊心的伤情,凹凸曼蹲在楚白身旁,低声说道:

“怎么弄成这样,地下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闻听此言,楚白亦是千言万语无从说起,只得哀叹了一声,说道:

“唉,一言难尽哪!”

贾丹扫视着周围雾气昭昭的环境,神色不安地催促说道:

“别浪费时间了,麻溜撤,待会被人堵在这,咱们可就全交待了。”

闻声,凹凸曼点点头,从腕表空间里取出一张担架,说道:

“也对,老白,安全起见,咱们先挪动一下吧!”

楚白自然不可能有异议,于是,他躺在担架上被凹凸曼和李维抬着走,匆忙离开这块是非之地。

这一次的团战与以往试练的情况大有不同,试练者跟剧情人物打交道,事先可以了解对手的身家底细从而趋吉避凶,实在打不过的时候总还跑得掉。换做了试练者之间的生死争斗,那绝对是掺杂了常人难以想见的血腥暴力和阴谋诡计的一杯毒酒,若不是饮鸩止渴,没人愿意喝下去。从某种程度上说,团战就如同两条毒蛇相互绞杀噬咬,谁想赢下这场决斗都殊为不易,最大的可能反倒是落得个两败俱伤的结局。错非主神完不成任务就直接抹杀的铡刀高悬头顶,试练者谁能乐意摊上这么危险的勾当,当真是把自个的脑袋别在了腰带上啊!

返回到那座超豪华的“戈德里斯之心”疗养中心,已经可以用自己的双腿站立行走的楚白,开始与同伴们检讨此行的得失。

“主神不会让双方战力出现压倒的差距,如果他们能借用剧情人物的力量,那一定有着某个我们不知道的致命弱点。”

凹凸曼的发言一如既往,字句间充满了理性的光辉,可惜天生跟他八字不合的贾丹不肯买账,他用嗤之以鼻地轻蔑态度反驳说道:

“切,你这话说了还不是跟没说一样?咱们怎么知道他们的弱点在哪?不知道的话,这弱点跟不存在区别吗?”

听到了这里,楚白摆了摆手,神秘兮兮地说道:

“那可未必,交手的时候我可没忘了留下点纪念品,来,大家把探测器调到γ波段。”

“……扫噶,原来是这样的。”

耳机中传来了日语对话,试练者们无不面露喜色,自古以来得情报得天下,对于这一点,那位号称八百万大军转进宝岛的委员长空一格,大概算是最有切身体会的人了。

双方团队私底下的情报暗战暂且搁下不论,外部战场态势转换之快同样叫人目不暇接,从外太空到陆地直至海洋深处,分离主义联盟和共和国军队绞缠在一起战得七荤八素。随便他们哪一方占据了主动权,对隶属其阵营的试练者无异于中了头奖,反之恐怕就要大祸临头了。若是想把命运把握在自己手里,莫过于及早解决戈德里斯之心的问题,即使不考虑对方团队的袭扰,单只击杀那头体积大得令人脑袋一片空白,想不出恰当词语来形容的地心超级怪兽,这逆天级的挑战难度就已经让苦思冥想仍不得要领的试练者们愁得拔光头发了。

试练者们抓心挠肝地思考对策,楚白拿出平日里很少舍得使用的逻辑思维能力,沉思片刻后,开口说道:

“别跟那些霓虹人纠缠了,只要拿到主神要求的戈德里斯之心,他们就只剩下被抹杀的命,这才是王道。”

闻声,贾丹撇撇嘴,说道:

“你觉得他们会不跟咱们纠缠吗?”

凹凸曼看了看几个同伴,不动声色地说道:

“除非有办法绊住他们。”

忙里偷闲正在锉指甲的林宝儿插言说道:

“绊住他们?派一个神风敢死队员背着炸药包去逆袭吗?”

眼看着讨论又要歪楼,楚白伸手示意众人安静,他拍着胸脯说道:

“这样吧!我是队长,这些脏活累活就交给我来处理。”

与其被人推出来,不如早些表态,免得费力还不讨好,这就是楚白最直白的想法。

在这个团队当中,凹凸曼是个枪手,大家一听这职业就知道是攻强守弱的典范,尽管他在复活之后进行了专门强化,针对自身弱点加以弥补,但这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至少从目下来看凹凸曼还是个需要轻拿轻放的易碎品。傀儡师贾丹和舞娘林宝儿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攻击伤害能力不论,谈到防御力和挨打的能耐,这二位同样是血皮薄如纸的主,像是楚白那样跟敌人血战一场,然后缺胳膊少腿还能自己跑回来,换成他们俩去成吗?指定被敌人当下酒小菜一口吞了不可。李维那个新丁,身上屁个强化都没有,让他去干嘛?那跟送人头一血上门有啥区别吗?

凹凸曼愣了一下,对楚白说道:

“你不是说,那个万磁王强化的家伙很制你吗?”

闻声,楚白笑得跟偷鸡成功的老狐狸一样,自信地说道:

“那是我不知道他有这个能力,知道了我不会改一改吗?喏,这把是超合金链锯剑,保证上面一丁点磁性都没有。”

的确,在团战中试练者撞见对手恰好有制自身的能力、道具、血统,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除非你根本不强化任何技能跟血统,干脆连道具也放弃,否则根本找不出没有任何弱点强化项目。纵然超人强化可以让试练者在太阳上溜达一圈都死不了,那不也照样怕氪石吗?合理安排强化项目,尽可能地把自身能力多样化,随时准备应对突发不测状况,这就已经是非常理想的选择了。真正无敌的力量,大概只有主神才拥有,试练者们哪敢奢望与主神比肩?显而易见,这是个自讨没趣的垃圾问题。

自家事自家清楚,凹凸曼转念间便想通了楚白的意思,他呵呵一笑,说道:

“嗯,那就这么办,我们仨和李维再找路径下去,设法猎杀那头怪兽,拜托老白你替我们争取时间了,千万记得不要硬撑着,状况不妙立刻就撤啊!”

楚白摩拳擦掌,似乎准备大干一场,他朗声笑道:

“呵呵呵呵,别小看我,大败他们很难,但要拖延那帮萝卜腿我还是能做到的。”

众人临别分手之际,凹凸曼跟贾丹、林宝儿小声嘀咕了几句,然后从他俩手上接过几样东西,自己又从腕表空间里掏出来一些零碎,凹凸曼把这些东西一起递给楚白,神色郑重说道:

“这都是一次性道具,你拿着,兴许派得上用场。”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此刻体味着队友们多少有些悲切的情感表露,楚白放声大笑,挨个拍了拍他们的脑袋,说道:

“提前开追悼会吗?想我死还没那么容易,只要你们做事麻利点,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好了,咱们各奔东西,大家等好消息吧!”

毫无疑问,兵分两路的策略是一次冒险赌博,即使总体实力占优,局部空当被对手抓到同样会死得很难看。纵使楚白是全队中公认力量最强的一点,但他被对手集中火力攻击之时,究竟吉凶如何,此刻人们也还尚难断言哪!

.........................................................................

“嗖咚!”

“突突突突……”

暴风狂飙般肆虐的地空火力一刻不停地疯狂对射,错综复杂的发射弹道显现出五彩缤纷的颜色,宛若一枝生花妙笔在漆黑的夜空中描绘着一副超现实主义的杰作。这些彼此交错而过的射击轨迹在空气纯净的夜空不住地穿梭,勾勒出了令任何一位绘画大师都无所适从的复杂色彩和多变光效。无论是受到大气分子激发才能被肉眼所见的各色光束武器,还是粒子和电磁武器,乃至于技术有些落伍的制导实体弹药。

一言以蔽之,随着星际时代的科学巨兽都把它狰狞锐利的獠牙显露出来,这颗战火蹂躏下的戈德里斯行星,俨然成为了一座人间炼狱。哪怕是一场普普通通的星际战争中,可说是微不足道的局部战场,战争的烈度却是那些生活在前宇航时代的人们所无法理解的。

在星际时代,制造屠城之类的人间惨剧,根本不需要嗜血残暴的君主和一大批冷血无情的职业士兵,来自某条太空战舰上,随意发射出来的一枚炮弹就能在地图上抹掉一座拥有百万人口的繁华都市。这就是科学技术的毁灭性力量,它已然将把包括死亡和杀戮在内的一切事物都简化到了极致,似乎剩下的东西只有按动开关而已,这绝不是人类的福音。

ps:这个月螃蟹就要开始给新书攒稿了,俺码字速度一贯悲催,同时弄两本更是悲剧,所以大冒险的更新速度会进一步减慢,这里预先通告大家,勿谓言之不预也!^_^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