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第五十四章 戈德里斯之心(5)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你去拿那件东西。”

二对一的人数优势终于给了霓虹试练者一点灵感,他们有实力兵分两路,坐拥如此优越的条件还不知利用,一定会遭雷劈吧!

楚白虽然听不到对手说了什么,不过近在咫尺的举动,不是瞎子也能看出意图了,他握紧剑柄怒吼道:

“休想!”

见识过楚白的彪悍非人类作风,打死那位万磁王强化的霓虹人也不敢冲上来跟他玩命,这勇者开了挂,神仙都挡不住哇!此君于是一门心思给楚白制造麻烦拖后腿,在他八爪蜘蛛般密不透风的围堵之下,除非某人愿意身上多出若干金属器皿,同时缺损部分原装的身体组织,想要越过这位控场高手去拦截他的同伴,这种野兔脑瓜的念头纯是自寻死路。

位于熔岩湖中的那颗心脏,眼看着即将落入敌方团队之手,楚白已经在考虑自己要不要施展若干舍身技的当口,突变陡然到来。

“这是什么?啊”

兴奋地扑向水晶柱,这位试练者没注意到熔岩湖似乎正在有规律地波动,仿如生物正在呼吸一般。当他靠近那颗心脏,正待伸手触摸水晶柱之时,下方的熔岩剧烈喷发起来,橘红色与鲜***混杂的火光充盈在视野里,他所看到的最后景象是一个黑漆漆的洞正在向自己移动。

“巴卡那!怎么会……不见了!”

霓虹试练者耳边回响着主神的提示音,他的队友已经挂了,敌方的噩耗就是楚白的喜讯,他当即放声大笑,说道:

“喜剧变悲剧,现在好像只剩你跟我了哟!”

没错,对主神这种看上去是白的,切开来都是黑的家伙,用到坑爹二字来形容它的品性从来不必打引号。如此恶劣的主神作祟,乃至于试练者们习惯碰见各式各样的幺蛾子,真格一帆风顺风平浪静,恐怕他们心理上还接受不了呢!

尽管嘴上没闲着,干脆利落地在敌人滴血的伤口上撒盐,楚白自家心里却也捏了一把冷汗:

“***,多亏老子长了一个心眼没一开始就去摸。”

这时候,逐渐平息下来的熔岩湖中显露出攻击者的真容,那是何其狰狞可怖的怪兽出笼啊!毋须多言,被那张酷似两栖类生物,冰冷黏.腻的大嘴生吞下肚究竟是何种感觉,楚白一点也不想知道***,他现在只是庆幸着自己再一次赌对了主神的腹黑和凶残程度。

目视这头怪兽,楚白可以本能地感受到压迫感,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他毫不怀疑自己冲上去也无非是送菜而已,想要战胜这头怪兽,必须借助于外力。话虽如此,外力却不是好借的,目下战况乱得一塌糊涂,在星球的另一面,分离主义联盟的机器人军团正在跟共和***队火并,双方驻扎在外太空的舰队也正彼此用炮火交流感情,大家轰得不亦乐乎。通向这个地层深处洞穴入口的地方,两个试练者团队的主力正展开一场血战。

此时此刻,在摇摇欲坠的熔岩湖旁边,楚白正与这位不知名的霓虹试练者对峙,双方既对彼此抱有敌意,又无法在怪兽的窥视下歼灭对方,说不得,这颗不算很大的戈德里斯行星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战乱之地呀!

“八嘎!你不是真正的勇士,是个胆小鬼。”

激将法这么老套的计策,华夏人都已经有些不屑为之,楚白闻声冷笑一声,接口说道:

“嘴炮是没用的,你有什么真本事尽管使出来,老子等着你放马过来。”

即使猜不出主神发布给对手的任务细节是什么,但楚白敢打赌,必定是跟己方团队相反的阵营,无论哪一方任务失败都免不了享受团灭的待遇,这种情况下说什么废话都是瞎扯淡,大家唯有手底下见真章。

四目相对之际,电火花在空气中隐现,楚白和霓虹试练者对峙之际还免不了被怪兽围观打酱油,真格压力山大。恰逢进退维谷之时,又赶上了另一出好戏,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这是,由头顶传来的悉悉索索的细碎声响,楚白感觉到情况不对头,忍不住瞥了一眼,顿时惊得魂飞魄散。***,一条条手指粗细的裂缝正在穹顶方向的岩壁上恣意扩张着地盘,这摆明了车马是要塌方啊!

“哗啦啦……”

“美拉密!”

既已见势不妙,楚白再也顾不得管那些闲事,他用最短时间念诵咒文,挥手抛出一团火焰迟滞对手追击,扭头就循着来时路径飞驰而去。甭管那坑爹的戈德里斯之心该怎么善后处理,天都要塌了,这当口赶紧跑路要紧,再糟糕也比傻乎乎等在这给活埋了强吧!

同样往外跑路,以霓虹人睚眦必报的心性,他们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阴对手的机会,那个试练者手持一柄打刀,从背后向楚白发动攻击。

“影切落叶斩!”

阴影中飘忽下落的这一刀不是奔着楚白砍来的,而是对准了他的影子,见状,楚白立时怒不可遏地返身回击。这一路诡异攻击跟传说中的“含沙射影”是一类货色,全是属于诅咒攻击阴险无比。在主神那里的技能介绍中,一概是号称坑不死你也能坑你到死,不小心挨上这么一下,伤情兴许拖个十年八年都痊愈不了,除非你肯花高价让主神来移除诅咒。

“呛啷!”

紧赶慢赶,楚白总算赶在对手一刀斩在自己影子上之前截住了他的刀锋,清脆的金属撞击声悠长悦耳,楚白却只有一肚子火气想要发泄,他低声怒吼道:

“不识好歹的东西,老子辛苦一下,送你去见阎王吧!”

遥想当年,青葱岁月的楚白也是个火爆脾气,一点就着的中二青年,他曾经创下过光膀子轮起一把菜刀追砍仇家三条街的光辉伟业,堪称是一代街头霸王。奈何,岁月是把杀***刀,黑了木耳,软了香蕉,楚白在***上混了几年,成家立业之后自觉年纪大了,不好再像从前那么张狂玩个性,此后便开始修身养性。况且为人父母,总得给子女作个好榜样,自己满嘴脏话,吃喝嫖赌五毒俱全,这副德行还要教育孩子学好,你说这不是扯淡吗?

那个老是一副笑眯眯的温和神情,蹲在学校门口卖盒饭,安闲惬意的大叔楚白直至此时才最终定型,此前那些略显血腥暴戾的人生经历也足以证明,哪怕看着是个老好人的家伙也不见得是个天生软柿子。古人云:时穷节乃现。人不***到绝路上,本性是万难看出来的,眼下正值内外交困,俨然命悬于一线,楚白此时不爆发更待何时啊!

“天外飞龙!”

一股戾气上冲印堂,楚白面露杀机,再也不藏着掖着,他两次甩手动作便掷出了多达二十柄短剑。顷刻间,森寒剑锋撕裂空气发出的尖刻呼啸声直如万千劲弩齐射,即使到了百米开外,没能命中目标的那十九柄乌兹钢短剑仍然深深***岩石中,直没至护手位置,足见杀伤力之霸道,唯一消失不见的那柄短剑则钉在了这位霓虹试练者身上。

明明张开了磁力防护,任何金属物品都会与自身产生强烈斥力,为什么对面的家伙还能攻击到自己,霓虹试练者一脸的难以置信,喃喃说道:

“怎么……会这样?”

闻声,楚白咧嘴一笑,目露凶光说道:

“变种人的能量消耗很快,你肯定没有万磁王那种拉扯大桥的能耐,我这把剑是用钛合金打造的,混在钢铁制品里面,你居然没看出来,死得不冤哪!哼,外强中干的垃圾货色,居然敢出来唬我。”

意识到自己命不久矣,霓虹试练者狞笑着动了动手指,他戴在左手上的那枚戒指正闪烁着含义不明的红光。

与此同时,在戈德里斯行星的近地轨道上,分离主义联盟的一条歼星舰主控中心接收到了来自地面的讯息,操控通讯设备的外星人长相酷似被人一脚踩扁了的***,它叽里咕噜地哼唧着说道:

“咕噜,大人,我们刚收到地面火力支援的请求。咕噜!”

千万不要忘记,这是一场星际战争背景下的试练,哪怕地面上打得血肉横飞惨不忍睹,真正决定战争胜负的要素仍然是在无重力空间,毕竟一颗航路被封锁的行星即使无法被攻陷,持续的长期围困也足够替进攻方解决一切棘手问题。

端坐高位的外星人首领同样吐字含混不清地说道:

“咕噜,执行吧!咕噜,注意控制火候,我不希望星际新闻网络登出戈德里斯大***的大标题,咕噜,那会让我们的盟友感到难堪。”

“咕噜,如您所愿,大人。”

楚白还在沿着不断坍塌的地下通道向地面狂奔的时候,一颗拖着长长尾迹的流星体正施施然跨过天色昏黄的天空。正与敌方团队交火的凹凸曼不经意间看到这颗流星,顿时心生警兆,他透过通讯器对贾丹说道:

“小贾,那是什么东西,流星吗?”

操控着傀儡***炮齐鸣,贾丹在战斗间歇取出侦察用傀儡对准了天空,几秒钟后,他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地大叫:

“不对,那是真空爆弹,快撤退!”

凹凸曼一边收拾摊子,一边按住探测器的通话按键,大声叫道:

“老白!老白!你能听到吗?立刻撤退。”

这时候,与地面上的队友断绝联系的楚白也用不着提醒,他已经看见了对手临死前作了什么手脚,不问可知,那绝不是什么好路数。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楚白脑袋里得灌进多少水,他还不赶紧跑路,留在那只为等着看结果?

“轰”

短短一分钟后,一朵洁白无瑕的蘑菇云腾起,伴随而来的是空气的突然膨胀和收缩,破坏力比起现实世界中的核弹还要恐怖若干倍。

目睹了这超乎人力之外的恐怖场景,体会到死神镰刀搁在自己喉咙上的逼人寒气,试练者们无论此前在干什么,哪怕就快一刀捅死对手,此刻也都顾不上了,无不当场抱头鼠窜,一场龙争虎斗的鏖战就此作了鸟兽散。***不长眼睛,即使是高智能***,它也控制不了对友军的误伤不是?地面上的几个霓虹试练者自然也不会甘心留下给楚白当陪葬,凹凸曼等人撤退时,他们也忙不迭地开溜了,全然不管楚白会否从地下钻出来。简而言之,这一场没滋味的遭遇战双方算是打了个平手,谁也没能拿到想要的东西。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