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第四十一章 世事如棋(2)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默默地咂摸着这段带有明显预言性质的提示,思维敏捷的林宝儿先于楚白想到了那个最有可能的***,她意味深长地看了楚白一眼,低声说道:

“难道是死亡骑士?老白,形势对你很不利呀!”

自身的技能横跨武侠和游戏两大领域,楚白掌握的能力还是以实体物理攻击为主,他尚未修习完成的天空斩是对付***力量的***锏,平日里这种半吊子水平收拾个把小杂鱼没难度,现下要跟死亡骑士过过招,着实叫人替他捏了一把汗。即使算上强殖装甲,楚白也没多少施法能力,对付死亡骑士这种非生物的存在,他究竟能发挥出几成战力,根据目下的情况分析,前景似乎很不乐观哪!

“咔哒咔哒咔哒咔哒……”

听着节奏分明的马蹄声滚滚而来,体味着这股由远及近的压迫感,楚白默然站起身,他手扶着剑柄缓步走出了磨坊,这一战对他而言或许是很大的考验,既然身为勇者,绝无怯战畏敌之理。

死亡骑士,一提到这个职业,人们就会想起最佳代言人阿尔萨斯和霜之哀伤这对绝配。只听隆隆的马蹄声就晓得,待会需要楚白面对的死亡骑士即使个体实力不及阿尔萨斯那么逆天,这么大的数量加起来也够他好生喝上一壶的。

“以死亡及黑暗的名义,我宣告你有罪!”

不管在什么背景的世界体系下,披甲骑马的骑士都是有产阶级,也是贵族阶层的一份子,虽然是垫底的那种货色。即使已经死掉了,这群死亡骑士依然保持着高傲的贵族风范,它们在开战之前先用一个合乎情理的罪名扣在楚白脑袋上,籍此来美化自己的行为。

“少废话,到底谁才是罪人,等会你们可以下地狱去问一问。”

楚白的呵斥直白而凌厉,任何一个有自我意识的个体被这样当面嘲讽都会忍不住发火,为首的那名身着华丽蓝色板甲的死亡骑士两眼魂火陡然烧旺,它用剑指着楚白,喝道:

“进攻!”

首领一声令下,死亡骑士们就像大甩卖的奸商,争先恐后地将各自囤积起来的技能抛向楚白。

“死亡缠绕!”

“冰封打击!”

“暗影箭!”

挂了一身五颜六色的负面状态,楚白好似浑然不觉地跟林宝儿说道:

“我带它们出去兜兜风,在我没回来之前,千万不要碰骰子。”

说罢,他大喝一声,说道:

“兔崽子们,跟大爷一块遛遛吧!”

谁说两条腿的就一定跑不过四条腿的?楚白今天用实际行动打破了这个无稽的谣言,此刻他撒腿飞奔时那如风驰电掣一般的极限速度,死亡骑士胯下的梦魇都撵不上。在后面凝视着拉火车似的一长串人影消失在远方稀疏的林木遮蔽之下,林宝儿捂着胸口长出了一口气,实在不是她不肯出手帮忙,只是一个辅助职业的舞娘跟一群近战职业pk,对手还是对精神攻击免疫力超强的死亡骑士,那不是耗子舔猫鼻子,自个活腻歪了吗?

时间悄然流逝,棋局产生的小范围飓风天气也逐渐平息下来,林宝儿却等不到楚白回来,幸好主神还没有提示队友阵亡的消息,或许此时此刻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了吧!

“呼呼,这些家伙真难缠。”

当磨坊门口传来一阵粗重的呼吸声,林宝儿和两个剧情人物都将视线移向门口,站在那里的是楚白,尽管依然保持着殖装形态,他的模样着实狼狈。全身上下遍布如利刃切割般残留的条状伤痕,更加严重的是***的青紫***域,似乎是被某种强大的魔法力量伤害所致。

一点没错,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这句老话说得确实透彻。尽管那些贫下中农版的死亡骑士论能耐比阿尔萨斯王子是差出了八条街那么远,但考虑到它们的数量优势,同样是非常棘手的敌人。难度是明摆着的,历经连场激战之后,楚白对自己竟然有命活着回来已是惊喜交加,要知道,中间好几次他都觉得自己立马就要被那些家伙撕成碎片了,好在那只是一种感觉而已,最后的赢家还是他。

“你怎么样?”

“……还好,咱们先休息一下,等我恢复过来再继续。”

对林宝儿的询问,楚白显得疲于应付,他神情沮丧地摆了摆手,跟着解除了身上的殖装,全无风度地一***坐在磨坊的墙角里。这时,楚白开始从腕表空间中掏出大把的浓缩营养品和矿物质药片,大把大把地往嘴里塞。

强殖装甲的自我修复功能无论多怎么强悍也不可能做到无中生有,那已经是造物主的手段了,强殖装甲用来修复受损躯体所消耗的能量和物质,其实是从楚白自己身上提取出来的,这可是地地道道的拆了东墙补西墙啊!换句话说,他是煎饼卷大拇哥,自个吃自个。当下的医疗条件简陋,像是此类内亏严重的虚弱状况,按理说最理想的治疗方式莫过于躺在克诺斯调制槽之类的大型医疗设施里,以营养液补充人体所需的养分,奈何这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想法,楚白所能想出来的加速恢复办法就是敞开了肚皮大吃一顿。

只是纵然狠命吃药片的效果再好,仍然无法涵盖修复身体损耗的营养物质,所以在大吞了一气药片之后,楚白又继续啃着压缩干粮和各色便携食品。这对早有准备的楚白来说,除了他耗损过度的下巴禁不住有点肌肉酸痛,需要用真气化解之外,别的还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队伍里的主力MT丧失战斗力,棋局自然***停顿下来,气氛沉闷的修整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林宝儿百无聊赖地玩着游戏掌机,两个小孩则低声讨论如何跟阿姨交待家里发生的这些不可意思的变故。

这次试练的整体通关时间是有***的,逾时抹杀也不是说笑,不过主神允许试练者自行调节每次掷出骰子的时间点,反正就那七十二小时,如何分配合理仍是一个大问题。届时楚白和林宝儿还没能完成任务复活两个死去的队友,那就只能跟他们去到另一个世界再聚首了。

临近黄昏时分,楚白终于满意地揉了揉肚子站起身来,今天他的消化系统实在受累了,吞下去的药片什么的全加起来足有十几公斤重,真是吃得他都恶心了。

“好些了吗?”

尽管知道不该催促,林宝儿一想到主神限时这柄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立时脑袋发胀,左思右想之后,她轻声向楚白发问。

闻声,楚白摇了摇头,说道:

“不碍事,反正死不了人的。”

当四位游戏参与者各怀心思聚拢在棋盘跟前,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祸福难料的骰子在棋盘中来回跳动碰撞。结果揭晓之时,楚白颇感失望地瞥了林宝儿一眼,叹息说道:

“十一点!可惜你前面差太多,再掷一次也未必能通关哪!”

“……清脆的***响叮当,调皮的孩子入梦乡,大黑爪子来找你,心忙意乱不寻常。”

钝刀子割肉最疼,***膛里等待击发的***最可怕,无从逃避又要由你自己来开启的潘多拉魔盒最恐怖。这时,楚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急促得犹如战鼓。原本像他这样练气有成的高手非但能封闭周身毛孔,控制自身的植物神经,哪怕一口气疾速狂奔百里都不至于如此心跳加速,然而,此刻楚白已是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不同于楚白手心里捏着一把冷汗的提心吊胆,当事者林宝儿目光保持着平淡的基调,似乎正在憧憬着炫丽奇幻的梦境……

仅在一瞬间,一丝明悟陡然在楚白的脑海中浮现,他禁不住张大嘴巴,惊呼道:

“宝儿!宝儿!坏了,精神攻击,是幻境吗?”

对呼唤全无反应的林宝儿保持着那副恬淡自若的姿态,看起来犹如窗前独坐的淑女,晓得事情不妙的楚白却急得火冒三丈,勇者虽然会的很多,奈何他没有干涉别人精神的技能啊!

事到临头,强迫自己冷静的楚白用最短的时间想出了权宜之计,随即,他起身拔剑出鞘,一边拔腿奔跑,一边用剑在磨坊的三合土地面上刻画出笔直的线条。等到他来回跑了几趟,旁观者终于能看到他画的是什么,圆形的磨坊底层被楚白硬生生划出了一个五芒星的形状。

楚白完成了这项工作,喘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伸出右手,掌心向下五指张开,口中喝道:

“玛荷卡特尔!”

鲜血般的红色光幕应声腾起,犹如一座半球形的玻璃穹顶将整个磨坊置于笼罩之下,这正是楚白启蒙老师勇者阿班的得意技驱邪法阵。当初在德鲁姆林岛上,前魔王军的怪物们被哈德拉复活后的魔力蛊惑,阿班就是用上这一手隔绝了***力量的肆虐,现在楚白不过是在邯郸学步而已。总体而言,基本属于近战职业的楚白欠缺与精神、灵魂相关的控制类技能,何况驱鬼破邪什么的也不是他所擅长的,但这招传自老师阿班的初级驱邪法阵“玛荷卡特尔”,无疑是楚白目前所掌握的难度系数最高的魔法类技能。毫无疑问,通过建立这座法阵可以区域性地驱逐负能量等被视作***的力量,任意一种***力量进入都会被自动抵.制消磨,即使是那些有形无质,肉眼无法辨识的虚幻力量也是如此。截至到目前,这是楚白凭借自身力量所能做到的最大极致,余下的事情就得看林宝儿的造化。

“啊!我死了吗?”

大约十分钟之后,始终保持着淑女造型的林宝儿惊呼一声,死命攥住楚白的手。没有提防之下被捏得龇牙咧嘴,楚白苦笑说道:

“瞧你这把子力气,大概离死掉的那一天还挺遥远呢!”

“讨厌!哪有这样说人家的。”

林宝儿耍着小性子的时候,楚白摸了***口,感觉好似一块大石落了地。先是吐槽了一下林宝儿,接着楚白抬起手瞥了一眼腕表,显示倒计时仍有六十个小时之多,看起来这次试练的剩余时间貌似挺充裕,难不成是主神格外开恩了?楚白从来不敢把自己的性命安危寄托在侥幸二字之上,何况是对主神这种外面看着是白的,切开来里头都是黑的腹黑货色,他是宁愿白出力多流血也不想混到了最后关头,由无从揣摩的命运和主神来裁夺决定自身的生死存亡。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