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第二十五章 新的征程(2)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该死的,这些克诺斯的走狗,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嘿嘿嘿嘿,楚君,咱们分头走,请多保重。”

一阵神经质的癫狂大笑过后,那个不知名的男人向楚白挥手道别,头也不回地跑掉了。楚白仰望了一下乌云密布的夜空,竖起风衣的衣领沿着公路向前走去。

主神是个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它只为试练者们提供了免费的语言翻译服务,但是文字翻译服务就免谈了,假如试练者们觉得有需要,自己花点数兑换好了,主神是不会做多余的事情。幸好,日本文字中大量夹杂繁体中文,楚白连蒙带猜也能搞懂不少内容,很快他循着公路旁的路标指向,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门前停下了脚步。

“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这间便利店称得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丰富的货品从基本的食物饮水到服装鞋帽,直至A.V碟片和***读物一切应有尽有。扫视了一下周围的货架,楚白淡然地说道:

“我需要食物和水,还有地图和指南针。”

五十岁上下的店员很快备齐了楚白报出的这些东西,这时他询问说道:

“请问,您用信用卡支付,还是用现金?”

闻声,楚白不动声色地把手伸进衣服口袋,为了防止主神玩阴的,他没敢把所有备品都放在储物空间里,一边掏兜,一边说道:

“信用卡和现金没有,不过我有这个,可以吗?”

真金白银迷人眼!自从近代以来,随着美洲的银矿不断增产,新型冶炼技术也从伴生矿物中不断提取白银,身价持续贬值的白银已与贵金属的概念渐行渐远了,不过它的老大哥黄金却是地位无法被撼动的金融业霸主。打从步入全面不可兑换信用纸币的时代,每逢世界各国的印钞机开始飞速运转,应对各类金融危机,继而将纸币信用降低到频遭质疑的悬崖边缘之时,黄金就成了人们心目中最后一个避风港。

无论是在世界金融中心华尔街还是非洲的土著部落,黄金都是人类公认的财富象征,尽管某些经济学家一直念念不忘,谋划着把作为金融业蛮荒时代遗迹的黄金赶下台。然而,他们的所作所为只能说始终在努力,从未获得成功。

楚白一巴掌拍在收银台上一根五十克重的24k金条,随着黄金在灯光的照耀下放射出华贵炫目的金色光芒,店员情不自禁地瞪大了眼睛,毫无疑问,这是***任何一种金属都不具备的贵族气度。

“哈伊,当然可以!当然可以!还需要些什么,您请自便。”

告别了万分热情的店员,楚白背着旅行包继续向前进发,尽管他还不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去,不过跑得离魅奈神山越远越好这一点是没错的。

突然之间,一个闪念在楚白的脑海中划过,他停住脚步,陡然失声叫道:

“该死,我说什么地方不对头,主神一直没发布任务……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

所谓术业有专攻,上辈子楚白一定是把乌鸦嘴这个技能加了满点,这不,他才开始嘟囔没几秒钟,耳边随之便响起了主神的提示音:

“叮!主线任务,摧毁魅奈神山活遗迹,限时120日内完成,逾期未完成任务,抹杀!本世界可选支线任务一、夺取单元G。支线任务二、击杀一名兽神将。支线任务三、取得单元-利姆巴控制权。支线四、破坏克诺斯颠覆世界的图谋。”

假如说同为世界级的幕后黑手,《求生之路》世界的骷髅会与《强殖装甲》世界的克诺斯简直不存在哪怕一点可比性,要说前者是一条街边的流浪狗的话,那后者无疑就是一头来自白垩纪的兽脚类嗜血猛兽。即使以最***乐观的估计,一百个骷髅会的实力加起来,大概能跟克诺斯较量一下,不过最终被碾成渣滓的可能性还是大得不得了。

没办法,克诺斯是由掌握着不可思议的外星生化科技的最初兽神将阿卡菲尔组建的黑势力,人家光是完成布局就用了几百年光阴,一朝发动直接篡夺整个世界的控制权可谓水到渠成。客观地说,较之骷髅会那种蝇营狗苟的小家子气来,克诺斯组织无疑称得上以大势压人。因而,即便到了后期,主角深町晶有着战力恐怖的巨人殖装,仅凭***粒子炮一击就能从地图上抹掉千万人口的大都市,相当于一颗会走路的可重复利用氢弹。然而,具备如此实力的强悍主角搁在一统地球的克诺斯组织面前还是远远不够瞧的。

凭借着外星降临者们遗留的黑科技,克诺斯可以将普通人类肆意调制成各种类型的兽化兵,而且这种调制成果是可以遗传给后代的。换言之,只要人类这个种族一日不灭绝,克诺斯就不可能兵员匮乏。更为恐怖的是兽神将对绝大多数的兽化兵都处于绝对支配地位,夸张到兽神将只需一动念,受到基因影响的兽化兵就身不由己地遵照执行命令,即使让他们身上绑着***充当***也没关系,赴汤蹈火什么的都弱爆了。

“主神,***呀!”

每一次出来试练都被主神安排跟称霸世界级别的黑恶组织死掐,楚白真心跪了,他这人是挺有正义感的,不过老是挑战这么高难度的剧情,***,是不是太坑爹了点啊!

万事万物皆有缘由,之所以每次楚白都会摊到这种以一己之力挑战一个世界的任务,道理也非常简单,谁让他的职业是勇士呢!

自从楚白在德鲁姆林岛上收到阿班***明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被冠以勇士之名,身为勇士就得有与世界为敌的勇气。

真的猛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同样的,这句话用来形容勇士的悲催人生也很恰如其分。所谓的勇士就是指那些面对着足以令常人彻底绝望的庞大***势力,发起一次又一次近乎于不可能成功挑战的勇者。说到底,你能否做到是一回事,你去不去做则是另外一回事。无论最终努力抗争的结果成败如何尚难定论,但任何人都无法抹煞勇者的勇气,这才是楚白连续两次接到这种坑爹难度任务的原因。

“如果整个世界都在与你为敌,那一定是这个世界错了。勇士,去纠正这些错误,让那些人知道什么才是正确方向。”假如楚白在大光球跟前的时候能稍微认真一点,好好跟数据帝凹凸曼学习,仔细察看一下主神对勇士职业的这段文字性描述,他现在就不至于这么激动了。

自怨自艾了一会,楚白又想到了新的问题,自言自语说道:

“等一等,跟我一起逃出来的那家伙,好像是……”

似乎回忆起什么的楚白脸上流露出懊恼神色,他只差恨得顿足捶胸了。没错,刚刚与“单元G”擦肩而过的这份痛惜,大概是任何一个试练者都承受不了的沉重打击。引领楚白逃出魅奈神山基地的那个模样邋遢的中年男人,很可能就是窃取了克诺斯组织尚未来记得运走的单元G的兽化兵试验体,至于他手上一直提着的那个包里面,很可能是世界上仅存的三个“单元G”,也就是未殖装形态的强殖装甲。

强殖装甲这个世界,主线剧情相对单纯,不知名的外星人为了满足星际战争的巨大消耗,不惜改造一颗蛮荒行星的环境,并且在其上进行大规模生物进化实验。

这场时间跨度以亿万年为单位计算的生物试验,目的是制造出一种全能型的生物兵器,具有强烈的攻击本能,良好的繁殖力,完美的服从性和适应性。作为这个计划的具体实施者,那些来到地球这颗行星的外星人被称作“降临者”,它们所搭乘的生物体飞船后来则被称作“遗迹”,正是这些来历不明的外星殖民者制造出了地球上从最初的单细胞生物,直至人类的一切物种。

虽然这场试验耗时冗长,但人类还不能算是能令降临者们满意的作品,它们以人类为蓝本进行深度调试,由此而生的是兽化兵和兽神将。

当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一切似乎都在按照降临者的时间表推进,兽化兵服从兽神将,兽神将服从降临者。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完美的控制体系,可是在远古时代的某一天,降临者们的美梦被一个偶发事件击得粉碎。

所谓的“单元G”也叫作“卡巴”,实际上这是降临者们统一着装的强殖装甲的未殖装形态,目视为一个外观大略呈不规则三角形的奇怪玩意,是金属和生物***组织的混合体。与其说,利用控制金属抑制强殖细胞吞噬一切本能的“单元G”是一种武器,倒不如说它是一件多功能太空服,同时兼具了飞行、自卫、通讯、医疗、复活等诸多功能,降临者们操作飞船的控制装置也要用到它。可以说,作战任务从来不是强殖装甲担负的主要职责,殖装在降临者们身上的“单元G”只是很单纯的一件工具而已。

俗话说,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猫,哪怕它有九条命。

突发奇想这种事也并非人类的专利,在远古地球上的某一天,一位百无聊赖的降临者看着在飞船下面走来走去的人类,它忽然间产生了一个难以遏制的奇怪念头,假如把“单元G”给人类这种生物兵器素体进行殖装会发生什么事呢?

大灾难!对降临者而言,这是灾难性的一天,那名被降临者殖装了“单元G”的人类开始疯狂地攻击降临者,往日里无往而不利的意念波被殖装体抗拒了。然而,真正的坏消息还不仅于此,本来算不上武器的强殖装甲装备在人类身上显露出了嗜血的本性,好似切瓜砍菜般被迅速歼灭的兽化兵,这些作为战争机器开发的生体兵器在殖装体面前,显得如蝼蚁般不堪一击。直到最初兽神将阿卡菲尔亲自出手,动用单元-利姆巴剥离了卡巴零号身上的殖装,这才终结了这场巨大灾难的持续扩大,这一切其实仅是一个开始。

对于身边突然发生的一系列变故,深深震撼了本以为万物尽在掌握之中的降临者们。在无以复加的惊愕过后,它们开会研究后,一致认定人类是一种不受控制的生物兵器,继续按原定计划使用兽化兵和兽神将,无法排除他们因意外而接触到“单元G”引发失控的可能。

“单元G”在降临者的生活中太常见了,业已深度融入它们的生活之中,放弃“单元G”的生活方式是不可想象的。正如现代人无法想象自己生活在一个没水没电没网络的鬼地方,因此这个因噎废食的方案迅速被否决。

既然如此,坚持使用人类为素体的生体兵器,承担的风险将是无法控制的。很快,降临者们作出了最终决定,它们决意放弃地球试验场,同时采取断然措施彻底摧毁这颗行星,以便消除它们一手制造出的灾难根源。目睹了降临者们的飞船远去,对主人们忠心耿耿的兽神将阿卡菲尔在小行星即将撞击地球的一刹那挺身而出,他以自身的防护罩将毁灭地球的一场浩劫消弭,也因此留下了必须长期休眠的后遗症。如今也正是这位曾经拯救地球的英雄,打算要带着这颗行星上的生灵走上一条前途渺茫的道路。

到底该如何来评价阿卡菲尔的人生呢?归根结底,人性是复杂多变的,一个人也无法以好人VS坏人的二分法来分类,泾渭分明的好与坏只会出现在童话故事中。

在无限世界中一切皆有可能,存在即为合理,凡是忘掉这句话的试练者全都已经灰飞烟灭了。

历经几多大喜大悲之后,楚白垂头丧气地放开地图,他的手指沿着公路的线条前移,嘴里嘟嘟囔囔地说道:

“呃,距离最近的城市是……这里!”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