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65 残念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林旭晃了晃仍旧感觉浑浑噩噩的脑袋,身体悬浮在深渊虚空之中随波逐流,渐渐恢复了人形的他发觉自己右手掌心正握着一块棱角锋利的小玩意。

感知到异物的存在,林旭狐疑地抬起手,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件东西,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精芒,自言自语地说道:

“嗯,这是……核心组件吗?”

为了铲除林旭,雅赫威异常干脆自爆了机械巨人分身,以求制造出吞噬一切物质和能量的恐怖深渊,只不过这一遭又失算了。

受到世界崩溃的负面影响,雅赫威的自爆行为非但没能毁灭林旭,而且在自爆时抹除自身存在痕迹的善后措施也出了岔子。

半是实力,半是运气地逃过了一劫,林旭暂时被困在这片深渊中动弹不得。好在神金身吃苦耐劳,不眠不休外带不吃不喝也没什么问题。此时此刻,林旭手上这块表面密布纹路的金属残片,精密细微的条纹铭刻具有某种奇异的美感,每一条纹路都细密得仅有蚁足的千万分之一,哪怕是以神的眼力也无从分辨出这些繁复的符文具体结构。

粗略用神识扫描了一下,林旭大致确定这玩意是机械巨人身上的重要零件,假设它不重要的话,雅赫威再无聊也不至于下如此大的气力精雕细琢。即使从这块残片中分析不出什么有价值的讯息,多少能让林旭从侧面了解到雅赫威惯用的材料和符文种类,乃至于炼制加工的手法。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发现本身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收获,不该奢求太多。

短暂惊喜过后,林旭转而思考着更紧要的问题,一点也不必讳言,雅赫威的实力在他之上。碰上这样一位大神玩自爆,林旭是怎样连一根头发丝都没少地躲过了一劫?

事件经过太离奇,林旭止不住喃喃地说道:

“我到底是怎么幸存下来的?”

“……那是我的力量!”

在神识海中回想的这个声音,林旭曾经无数次在宿世记忆浮现的时候听过,但他从没想到会有在完全清醒状态下听闻的机会。霎时间,面色连续剧变的林旭期期艾艾地说道:

“大尤!你不是……应该……早就已经……”

“对,我的神魂割裂四散,但我的精神没有消亡,一堆篝火熄灭了也总会有点余温的。”

闻听此言,向来不惮以最大限度的恶意揣摩别人的林旭撇了撇嘴,天晓得多元宇宙过去了几万几千年,您老的神魂都四分五裂了,现在还敢说有一点余烬,这话骗谁呀!

大约是林旭的质疑表现得太过露骨,自称大尤残念的声音无奈地解释说道:

“好吧!是你掉下来一头撞死,顺便封神的时候,唤醒了我从前残余在这一方天地散溢的神识。这点力量只够我显现一次,为了节省着点用,制造幻象都省却了。”

对于这个说法将信将疑,林旭沉默了一会,接口说道:

“你想要复活吗?”

自称是大尤的残念的声音此时好像听到了一个特别有趣的笑话,大笑说道:

“哈哈哈哈,大尤难道死了吗?你难道不是大尤吗?”

闻声,林旭摇了摇头,说道:

“这不一样吧!”

“能有什么不一样的?”

这时候,林旭停顿下来认真思索,似乎是找不出有什么差别,既然大尤发下宏愿救赎烈山氏后裔,把自己的神魂***成无数碎片转生到多元宇宙中。如果要说这样就算是死亡的话,好像也有些说不通,不过大尤的确是不复存在了。

想到这里,林旭皱起了眉头,说道:

“呃,可是……”

这边林旭的话音刚一出口就被打断了,大尤残念自顾自地说道:

“时日无多,咱们长话短说吧!”

连续闪动的画面此起彼伏地在林旭的神识海中浮现,自从大尤脱离存身的那个死寂世界开始,直至许下宏愿***神魂为止,贯穿了大尤的一生。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关于大尤的宿世记忆,林旭也知道得不少了,只不过其中欠缺一条系统的线索来贯穿这些片段。

一丝不苟地看罢了这些具有重要意义的画面再现,林旭心中隐然有所感悟,缓缓说道:

“如此说来,日后我尚需与***割裂分离的神魂重聚?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谈及大尤的神魂复合这件事,林旭的自我感觉实在不妙,要是他的个体意识消亡,那基本也可以等同于***啊!

在林旭看来,这种下场当然是自寻死路,只是自称大尤的残念的声音并不不这么认为,不以为然地说道:

“超脱生死轮回岂能不冒风险?以天地之长久,尚难免有终结之日,何况神只是六道众生之一,尽管寿数悠长,终有享尽福报天人五衰之日,那时你又在何处?”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林旭也知道神道的终点还是难免一死,不过以千年万年为单位计量的遥远未来,对前后两世加起来还不到四十年的他来说,未免太过遥不可及了。于是,在片刻沉寂之后,林旭仍旧不置可否地说道:

“此事且容我再想一想。”

.............................................................

“雅赫威,你又把事情搞砸了。”

雅赫威没死,即使那具机械巨人炸成了无数碎片,五面怪充其量不过是损失了一个分身罢了。然而,这一事件引发的后果是,此刻出现在五面怪圆柱形躯体上的那张严肃老者的面容,神情颇为尴尬。

试图作出辩解,雅赫威向***几张面孔说道:

“那家伙简直是个打不死的蟑螂,我每次都认定可以消灭他,但又都失败了。”

话音落地,这间光线幽暗的殿堂顶部亮起了无数繁星似的点点蓝色光芒,那张狰狞的面孔接口说道:

“难道他是气运之子吗?”

另外一张面孔则质疑地反问说道:

“谁的气运之子?”

闻声,雅赫威也插了一句嘴,说道:

“是啊!这是一个好问题。”

一张似笑非笑的面孔说道:

“嗯,我有不祥的预感,今后这家伙还会给我们带来更多麻烦,雅赫威,你该早点解决他的。”

一阵徒劳无益的争辩过后,雅赫威不耐烦地说道:

“够了,你们只会指责我的疏失,到底该怎么办?需要我们的真身出动,碾死那个讨厌的臭虫吗?”

真身出战对神是一把双刃剑,在获取最大战力的同时,无异于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了敌人的手里,风险和收益是划等号的。在神道的领域之内,实力再弱小的神都不能被轻视,谁都不知道对手隐藏着怎样的底牌。假如弱者的最后一招刚好可以制强者,抑或是可以同归于尽,那么翻盘的希望也不像说起来那么渺茫。

“呵呵呵呵,办法总会有的,我们要耐心等待……”

...................................................................

一场跨越时空的大战下来,丧失了前进基地的克苏鲁神系,算得上不足为患了,至此们再也无力发起大规模抢滩登陆战。从今往后,最多只能派出个位数的邪神来捣乱宣泄一下怒气,不足以在根本上动摇华夏神们对这个世界的控制。

毋庸置疑,前面这个结果无论从什么角度分析都算是个好消息,后面随之而来的讯息就未必如此了。

在克苏鲁神系陷于沉默之后,十字教神系方面反而有了更大幅度的动作,源源不断降临到人间的大批无机天使,全面替代了从前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有机天使。虽说限于天道和人道的潜在威胁,天使们不可能直接上阵杀敌,无非是承担着十字军吉祥物和***治疗的角色,不过只是这样就已经足够麻烦了。原本在宗教狂热煽动之下,已经悍不畏死的十字教信徒,再配上这么一群称职给力的奶妈,对于十字军的激励效果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哪!

面对着天使降临的神迹,不仅是国王和贵族、骑士们不得不一改出工不出力的油滑态度。那些不远万里从世界西部老家闻讯赶来参加圣战的贫穷农夫们,硬是手持着长镰刀和铁叉子一道加入了东征的队伍,无惧自己的尸骨留在陌生的异乡。

十字军如愿获得了更多的兵员和人力,同时受到神迹降临的激励,前期由于漫长的战事看不到尽头,一步步陷于低沉的士气也大为好转。

种种因素相互叠加,本已现出疲态的十字军东征,恰似躺在床上的危重病人被注射了一针***,居然打着吊瓶和绷带就跳起来玩命了,实在是叫他们的对手招架不住。一路向西推进,尾随着十字军节节败退的步伐,一直打到旧波斯王国境内的汉军,此时再也承受不住敌人的疯狂反扑,双方势力犬牙交错的战线一步步向东退缩。随着时间推移,汉军的战线萎缩到了葱岭西麓。要知道,葱岭再向东便已是西域都护府辖地,差不多算是大汉帝国的本土了。

“陛下,探马听闻红毛戎狄供奉的神降下神仆,敌军士气大振,此非人力可敌呀!”

接连不断的坏消息从西域传到咸阳,不消说,满朝公卿和皇帝急得都坐不安稳了。在一次例行朝会之上,苗仁辅苦着脸向陈凉剖白前线吃紧,绝非汉军将士不肯戮力杀敌。

闻声,同样哭丧着一张脸的陈凉,到了这当口也乐不出来,他眉头紧锁地说道:

“爱卿所言甚是,近日朕也为此而烦恼。”

前方的军队打不赢敌人是一回事,后方还得千里迢迢舟车转运,为他们供给粮草辎重,而且一日都不能停息。这笔好似无底洞的巨大开销,已经快叫刚刚稳定下来的帝国财政再度面临崩溃的危险。

这时候,一贯代表着文臣声音的宁采臣此时出班说道:

“启奏陛下,诸子百家的高士苦无良策,为今之计只能后撤据险固守,徐图日后机会。”

闻听此言,鲜于闵急吼吼地出声反对,他振臂高呼说道:

“陛下,切不可如此啊!今日一退,大汉社稷危矣!”

陷于左右为难的境地,陈凉只好用期待的目光扫视阶下,询问说道:

“诸位爱卿,汝等可有良方以解燃眉之急?”

惯于倚老卖老的司徒雅窥见机会,随即出班说道:

“启奏陛下,解铃还需系铃人。今日之危,尚需当日之法才能解开呀!”

一听这话,陈凉已经明白了司徒雅的意思,人力难以解决的困局,自然要向非人类求助。华夏神们虽说束手旁观,不代表们真的没办法了,不过是前些时候达***神分治协议,地们不想担上出尔反尔的名声。

这种顾虑陈凉心里也有,此刻他迟疑着说道:

“……前番人神分治大政已定,焉有朝令夕改之理?”

闻声,正弯腰奏事的司徒雅很隐蔽地翻了个白眼,他暗中腹诽陈凉当了几天皇帝就当傻了,现在也不看看是什么状况,事急马行田都来不及,哪还顾得上那些琐事啊!

决心趁热打铁,司徒雅摆出一副义正词严地姿态,说道:

“陛下,此一时,彼一时也!异族神挟势欺压,华夏神怎能坐视不理?”

抬眼看见端坐御座之上的陈凉此刻还在犹豫,司徒雅的眼珠一转,他故意压低声音说道:

“若陛下觉得不妥,可祭天求卜,以正视听。”

听了这话,陈凉也微微点头,旋即他面露笑意,说道:

“嗯,司徒卿此法甚善,那就由你遣人安排吧!”

这个越俎代庖的任务让司徒雅喜出望外,他赶忙躬身施礼,说道:

“是,末将领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