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55 道阻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形容枯槁,兼且精神萎靡的教宗康布罗纳一世,此刻蹲坐在宫殿的台阶之上,全然没有了往日里神圣庄严的威势。即便面对着自己的心腹雷奥纳多大主教,教宗那张色泽灰败的面庞,依然浮现起如丧考妣一般的颓丧神情,他嘴里嘟囔说道:

“我忠实的雷奥纳多,上前来。”

闻声,心惊肉跳的雷奥纳多大主教单膝跪在教宗面前,结结巴巴地说道:

“教宗……大人,您这是……”

在这一刻,康布罗纳一世脸上的古怪表情,既像哭又像笑,他喘息了好一阵,这才艰难说道:

“主有意旨降下,身为仆人的我们必须遵从照办,你说是吧?”

心生一种不祥预感,雷奥纳多大主教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装傻,当即他双眼望着自己的鞋尖,低声说道:

“我……不懂您的意思。”

“有时,我们为了实现一个崇高伟大的目标,不得不与魔鬼共舞,不得不到地狱中寻找盟友。”

听了这话,雷奥纳多大主教禁不住一哆嗦,哪怕是教宗最信赖的心腹干将,他能够混到大主教的位置也不可能是个白痴。虽说反应迟钝了一点,这时候雷奥纳多大主教也醒悟过来,教宗大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不着边际的话,似乎隐有所指啊!

愈发觉得乌云笼罩了自己的头顶,牙齿开始微微打颤的雷奥纳多大主教试探着问道:

“教宗大人,需要您忠实的雷奥纳多做什么?”

闻听此言,康布罗纳一世斜眼望着大主教,有气无力地说道:

“嗯,准备牺牲血祭。”

“……需要多少羔羊?”

听到大主教的询问,康布罗纳一世的笑容比哭还难看,他叹息着摇头说道:

“不,这一次的祭祀不需要羔羊,我们用异教徒来血祭。”

言犹在耳,寻思过来的雷奥纳多大主教已经吓得魂飞魄散,他那厚实的身躯因极度的恐惧而战栗起来,语无伦次地说道:

“什么?这简直是魔鬼的作为……噢,仁慈的主哇!对不起,教宗大人,是我无礼了。”

这时候,康布罗纳一世连头也不抬,气息微弱地说道:

“总共需要一万名异教徒,你去准备吧!”

十字教的高层无法理解雅赫威为什么要举行如此大规模的血祭,他们只是奉命行事的小喽,没资格质疑“主”降下的旨意。

不问可知,这次多达一万人规模的血祭仪式,是五面怪约定支付给克苏鲁神系报酬的一部分。相比于其他的附加条款来说,这些人类即将丧失的生命,只不过是整座冰山露出海面的一角罢了。

.....................................................................

大汉元封三年春二月,咸阳宫中充满了喜庆色彩,各处殿宇张灯结彩,回廊上往来穿梭的宫人们脸上也挂着幸福的笑容。

如此欢愉的氛围,不单是有赖于西域前线不断传来的战胜捷报,前几日,皇后薛梦颍诞下的嫡长子也刚刚才满月。对于这个诞生在旧帝国废墟之上的崭新国家来说,似乎一切都在蒸蒸日上,这个国家都处于上升时期。

“哦,九峰镇来的书信?太好了,太好了。”

陈凉忙不迭地拆阅看过林旭寄来的信笺,知悉人神分治计划顺利通过内部协商阶段,即将开始正式推行,他一时间高兴得手舞足蹈。幸好,陈凉为了避免被人探知与林旭的关系,特地遣散了身边的宦官和侍卫,不然他可要丢脸大发了。

毫无疑问,这是前无古人的一桩创举,从此之后皇帝真正够格称作万民之主,而非夹在世俗与神权之间的倒霉蛋。

俗语说得好,小丈夫不可一日无钱,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无论早前是何等样人,业已品尝到只需一声号令,山岳为之让路,河川为之改道的巨大权力滋味。如今,陈凉也很难笃定地说自己能够放下这一切荣光和权柄,继续去过从前那种终日里纵跃呼啸山林,渴饮清泉饥餐野果,彻夜追击野兽的生活状态。

一阵嘈杂声过后,一名满身沙尘的传令兵单膝跪倒在殿门外,几个宦官从他手上接过铁函,他们来到陈凉的近前,叩拜说道:

“启奏陛下,西域前线军报,十万火急!”

眼皮有些微微挑动,陈凉预感到兆头不妙,当即拔出了解手刀拆开军报的火漆封印。扫了几眼看罢军报,他的脸色陡然阴沉下来,说道:

“来人哪!速速敲响朝钟,宣三公九卿文武百官前来见驾。”

大约一顿饭功夫过后,人头涌涌的朝堂之上,大臣们交头接耳,低声交换意见。显然,从多数人凝重的面色来看,这份军报送来的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没错,西域无休止的沙尘暴天气肆虐,相距十步之外便已看不见人影,光是环境恶化这一点还不算太麻烦。随后,许多诡异的妖魔接着风沙掩护,不断袭扰汉军营地,导致征伐西域的二十多万汉军被困在葱岭以西,此时他们是欲进不得,欲退不能。天地之威,诚是可畏。统军的前方将领们苦无良策,唯有派出多路信使,分头骑着骆驼冒死向外突围送信。在一口气派出的上百名信使之中,最终只有两个人侥幸把军报送到了西域都护府,其余人等都成了失踪者。

在大殿之上,给了手下们一些时间思考问题,心急火燎的皇帝陈凉急迫地开口说道:

“前线军报所述,众卿家既已知晓,卿等以为该当如何办理?”

在陈氏宗亲当中较有威望的陈信担任宗正一职,此时他第一个出班见礼,朗声说道:

“臣请陛下颁诏祭天,以禳除灾祸。”

“善!”

面对着一场超乎人力能够抗拒的灾难之际,跑去求神拜佛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神尚可显圣的新生世界里,即使不能奏效,对上下人等也算有个交代。

祭天得要陈凉亲自出马,尚且要斋戒沐浴以示虔诚,在此之前,他认真思量一下,点名对宁采臣说道:

“宁大夫,速派快马前往九峰镇山神庙,务必将此信交予庙祝,切不可迟延。”

闻声,宁采臣已经明白了陈凉的意思,稽首说道:

“是,臣领旨!”

..............................................................

“图穷匕见哪!雅赫威豁出去要跟咱们玩命了。”

放下了陈凉这封字体略显扭曲的书信,林旭唏嘘感叹起来,别的且不说,单从这封与往昔相比,字迹潦草许多的信笺来看,陈凉这小子的确是心慌意乱了。

微阖双眼思索了一会,林旭闪身消失在空气中,紧接着,他的身影出现在山神庙的一间石室内。听到了响动声音,躺在草席上的高墨达连忙坐起来,他正欲下地见礼,已经被林旭拦住了。

“高墨达,身体恢复得如何?”

听到林旭询问,脸上布满了伤疤的高墨达诚惶诚恐地说道:

“吾主,您的仆人随时愿意效劳。”

闻声,林旭摸着下巴想了想,说道:

“波斯那边的地理环境你很熟悉,现在西域的汉军遇上了麻烦,沙尘暴和妖魔我们会设法解决,你就安心去给他们带路吧!”

“吾主,一切如您所愿!”

对自己早前被邪神蛊惑犯下了滔天大大罪,竟能得到林旭的谅解,高墨达无疑是感激涕零。如今漫说是叫他替汉军带路这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叫高墨达单枪匹马去刺杀教宗康布罗纳一世,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前面跟高墨达打了个招呼,林旭没有停息下来,他马不停蹄地跑到了后院“化阴池”之畔。

敖平等死党的分身昼夜守在这里,神本体与分身之间有着紧密联系,若要商议什么大事也不必东奔西走跑冤枉路,大家在这碰头说一说就成了。

“嗯,诸君,咱们商量一下如何解决那支妖魔大军和沙尘天气吧!”

神人鬼妖,可说是泾渭分明。假使妖魔不违反规条,神们轻易也不会主动出手铲除它们。那支妖魔组成的混编大军直接造成了汉军大量人员伤亡,地们再出手也符合规则。

前段时间才获邀加入看守“化阴池”的行列,孟蜀闻听此言显得格外兴奋,跃跃欲试地说道:

“咳咳,不如由俺去吧!”

闻声,跟敖平对视无言,林旭苦笑一声,说道:

“孟前辈的实力当然无可挑剔,只是在这伙妖魔的背后……”

一听这话,孟蜀很是不以为然,摆手说道:

“俺知道,离不了那几个坏心眼的邪神在背后鼓捣是非。俺又不怕们,真刀真枪都没把老子咋样,耍这种下三滥手段,难不成俺反倒怕了不成?”

一力降十会!任何计策都不能改变实力的强弱对比,孟蜀的强横实力是破除一切阴谋的火炬。

眼看着劝说不住孟蜀,林旭也很挠头,皱眉说道:

“葱岭远在万里之外,那边不是咱们的地头,人地生疏啊!前辈您独自前往,只恐独木难支啊!”

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这层道理是明摆着的。林旭这一番话不能说没道理,孟蜀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个打十个八个克苏鲁邪神都跟玩似的,真有那么强的话,当年的一场大战就不至于落得伤痕累累,被迫闭关疗伤三百年了。

这时,孟蜀神情苦恼地摸着一颗大光头,片刻之后,忽然抬头用审视的目光扫过在场神,说道:

“呃,那你们谁愿意跟俺一块去西域?”

“在下想去,只是我这身子骨……”

一度身陷敌手的龙石耳好歹是被地们从克苏鲁神系嘴边抢了回来,仅是保住一条小命无虞,落下点五劳七伤之类的隐疾那就在所难免了。

“小女子愿随孟元帅同去!”

不知从何处冒出的这位地美女让林旭觉得面生,天柱峰旧山神庙作为华夏地联盟的集会场所,时不时有地来此探听消息,其后又透过老盟友引荐了不少新盟友加入。

只是林旭记忆力已经到了无所遗漏的程度,照样认不出这位自告奋勇的巾帼英雄,可以确定的确是个生面孔了。

不无尴尬的林旭只得环顾左右,问道:

“这位是……”

明眸皓齿的地美女飒爽地踏前一步,自我介绍说道:

“小女子丹霞山君宝妆成,拜见林天王。”

“哦,我知道了。想必宝山君也是新加入的,对吧!”

这位丹霞山君宝妆成笑起来之时,嘴角显出两个酒窝,模样甚是调皮可爱,满是孩子气地歪头看着林旭,说道:

“正是,小妹尚未得空见过您这位地主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