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45 坑爹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托陛下鸿福,诸事操办顺遂,如无意外,月初当可启程。”

为了筹备封禅大殿,奔走忙碌数月,面容稍嫌憔悴的宁采臣向身在上林苑中抽空射猎的陈凉汇报工作。

凡是最高领导亲自抓的项目一定是进展神速,什么神五、神六那都弱爆了。地方州郡的那些土鳖官吏,在正常情况下,他们一辈子只有在授官的时候才能朝见一次皇帝,而且是连头都不敢抬的那种毕恭毕敬,大概连皇帝本人长啥模样都只能靠猜的,地方官对这件能在最高领导面前出彩的工作自是热情得无比。短短的几个月功夫,筹备工作便已就绪,只等陈凉起驾前往验收这项天字号工程的质量。

闻声,陈凉放下手中的强弓,从侍从端着的托盘中抓起一块丝帕擦了擦手,说道:

“嗯,朕的书信送到了吗?”

“回禀陛下,已送达九峰镇山神庙,这是庙祝的回执。”

没有验看回执,陈凉直接点头说道:

“那好,定在初五启程,宁爱卿意下如何?”

宁采臣不是个诤臣,当然他也不是个佞臣,皇帝业已拍板敲定的事情,没有太过硬的理由,宁采臣不会效法那些清流谏官,为博取一己声名,为了反对而反对,他当即回答说道:

“一切皆由陛下定夺。”

“嗯,那便吩咐下去,照此办理吧!”

宁采臣的脚步声逐渐远去,上林苑行宫空旷的大殿中又只剩下柱子的阴影投在地上,陈凉呆呆地望着拉长的影子随太阳运动而缓慢偏移,一副神游天外地架势。

见此情景,那些在兵荒马乱的恐怖岁月好不容易逃过一劫,熬到咸阳宫有了新主人,被召回伺候皇帝的宦官们,目前他们还猜不透陈凉的脾气秉性,左右随侍全都默不作声,唯恐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触怒了这位新科大汉天子。

过了好一会,陈凉忽然抬手揉着眼睛,似乎在掩饰着什么。这时,他声音低微至不可闻地说道:

“林大哥,这就是你说的孤家寡人吧!咱们真的渐行渐远了吗?”

.............................................................

天柱峰旧山神庙

“敖兄,好生清闲哪!”

敖平倚坐在石桌上炭火正旺的红泥小火炉之侧,鼻端嗅着一壶百年陈酿正在被温热散溢出浓郁的桂花香气,手中还握着一卷《抱朴子》。若非林旭晓得这位仁兄这辈子寡人之疾难改,性喜渔色而不好读书,准保会把刻意摆谱的敖平当成文人雅士看待。

闻听此言,敖平哈哈大笑起来,摆手说道:

“笑谈!笑谈!敖某得给林兄道贺呀!”

林旭不明所以地反问说道:

“道贺?何来道贺?”

神金身损毁,为了重塑这件有用的道具,林旭这段日子一直泡在静室闭关,消息滞后也是情有可原的。

见了林旭一脸莫名其妙,敖平也就不再卖关子,笑嘻嘻地说道:

“陈凉那小子坐稳了江山,头一桩大事便是前来封禅霍山,此事不该贺喜林兄吗?”

闻声,林旭脸上不见喜色,反倒沉默不语,在敖平的催促下,他缓缓说道:

“唉,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敖兄,这件事高兴得未免太早了。”

“噢,陈凉那小子不至于对你不利吧!”

满腹心事的林旭勉强挤出些笑容,说道:

“对我不利,那倒也不至于,划清界线在所难免哪!”

听了这话,敖平恍然大悟,略带同情地拍了拍林旭的肩头,说道:

“说得也是,人道阿赖耶不好惹,我辈与帝王走得太近,迟早双方都要倒大霉,早些说清楚也好。”

谈话到了此时,林旭只剩下一脸的无奈笑容,因为敖平告诉他,随同陈凉前来封禅南岳霍山的一行人马,距离抵达九峰镇大概只有两天路程了。幸亏这一次林旭出关十分及时,要不就只能半路唤醒他接待来宾。

出现在林旭面前的敖平不是留守山神庙的那具分身,而是正牌的神金身,对于敖平不请自来的用意,林旭有所觉察,开口说道:

“嗯,说说吧!敖兄这一趟专程到我霍山来,想来是有什么正经事商议,我猜得没错吧!”

故作惊讶地大叫了一声,敖平摇头晃脑地说道:

“哎呀,这个你也猜到啦!实不相瞒,敖某有一事相求。”

见状,林旭哈哈大笑起来,全无风度地拍着自家的大腿说道:

“敖兄该不是见了萧兄娶回美娇娥,你也打算效仿一下吧!”

“哎,你又取笑我!”

闻声,林旭强忍着笑意,说道:

“好,那敖兄说说看,今次所为何来?”

敖平面色阴郁得像是暴风雪来临前夜的天空,压低声音说道:

“我怀疑东海龙王与异族神勾结。”

“啊!竟有此等事??”

闻听此言,林旭只觉得头皮一阵发炸,不由自主地从石凳上一下蹦了起来。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四海龙族是华夏神系在这一方天地最大的一股力量,虽说龙族除了如敖平等少数激进份子之外,大多与地们若即若离,很少参与集体活动,不过们的存在本身就是对潜在敌人的威胁和恫吓。倘若确如敖平所言,东海龙王这样的高层人物都与异族神扯上不清不楚的干系,那就等同于这个世界的门户大开,华夏神势必首尾不能相顾,这样的危机岂能等闲视之?

稍稍冷静了一下,很快林旭心中的疑惑占了上风,他追问说道:

“不对吧!敖兄,照你的说法,可有真凭实据?”

听了这话,似乎早就料到林旭有此一问的敖平从袖子里摸出一封信笺,递过来说道:

“这是敖某堂兄送来的一封信。”

展开信纸一目十行地看了一遍,林旭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轻笑说道:

“呼!还好,没我想的那么糟,勾结须佐之男算不得大错。”

一听林旭如此说法,敖平不由得大叫起来,说道:

“林兄岂可如此说法,不算大错?莫非这只是无关痛痒的小事一桩吗?”

林旭一边思索,一边缓缓说道:

“须佐之男已与我方达成协议,从情理上来讲,的确不算敌对神了。”

闻声,敖平反驳说道:

“林兄,你也说那只是从情理而论,如此生死攸关的大事岂可儿戏?”

这时候,林旭眯起眼睛望着敖平,好像打算从的眼神中找到什么东西。果不其然,在林旭灼灼目光逼视下,敖平移开视线不敢再与他对视下去。

见此情景,林旭无奈地叹息一声,说道:

“敖兄,这般卖力替旁人说项,你该不会是收受了什么好处吧?”

试问一声,何等样的人物才会被公认为纨绔子弟?那当然是学啥啥不成,吃啥啥不剩的主,如此才够资格享受这种赞誉。推想而知,身为一名纨绔子弟,达不到酒色财气五毒俱全的境界,抑或是当街喊两嗓子“我爸是李刚”,引来*的群众集体围观的话,下次见了别的纨绔,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哪怕近年来敖平跟着林旭等盟友厮混在一块,身上层出不穷的臭毛病已然改掉了多半,但这俗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如今,敖平身上的毛病跟自己从前比起来那是少得多了,要是跟旁人横向比较一下……唉,算了,这事还是别比了,一早就注定了是稳输无赢的赌局。

当面被林旭一语道破了那点小心思,敖平胀.红了老脸说道:

“哎,林兄,肯不肯帮忙,你直言便是,何必东拉西扯呢?”

闻听此言,林旭的笑容多少有点奸诈的意味,说道:

“帮,这忙是要帮的,不过不能白帮哟!”

本已不饱期望的敖平一听林旭如此说,登时兴奋起来,说道:

“哦,那是自然,不能让林兄白干,金银珠玉财帛女子……”

敖平一番话才讲到一半就被林旭打断,只见他似笑非笑地打量着敖平,说道:

“敖兄,别急着许愿,我还没说要什么酬劳呢!”

闻声,敖平禁不住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一想起林旭的奸商素质,顿时有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错觉。喘息了片刻,敖平艰难地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这……莫非林兄有什么特别要求?”

林旭挺直腰杆,正色说道:

“历经连番血战,各家联盟成员麾下的阴兵鬼卒补充皆有损耗,目下补充起来也很困难。既然四海龙族在大难临头之时还不肯出力襄助,我看那就劳烦们出一出血吧!”

闻听此言,头上冷汗直流的敖平刚开始还以为林旭要大开杀戒,等仔细思量一下,觉得是自己会错了意。不管怎么说,林旭也不至于残暴到要在东海搞一场大屠杀,适才他的说法该是别有所指。

敖平猜得一点没错,林旭很快就自行揭开谜底,说道:

“龙族子弟身娇肉贵,想必你也下不了手,东海的虾兵蟹将数以千百万计,这些资源倒是可堪一用。”

一边继续擦着冷汗,敖平一边讪笑说道:

“那些虾兵蟹将一离开水就都成了软脚虾,拉上了战场也不派不上什么用场啊!”

冷笑两声,林旭声音阴恻恻地说道:

“活的当然不行,死了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你说是吧!敖兄?”

林旭并非危言耸听,华夏地联盟连续三次征伐天堂山且不说,在此期间们还发动了针对东瀛岛国的讨伐战争。

仗着神力恢复的作弊器,虽说地们本身没遭受多大损失,们麾下的阴兵鬼卒就难免阵亡颇多了。这些阴兵鬼卒一旦形骸损毁,遭到禁锢的三魂七魄即刻裂解,在一瞬间释放出的强劲灵能会直通六道轮回,所以无法再次复活。转化阴兵鬼卒又不是随便什么阴魂都可以凑合着来用,随着中原地区的战事逐渐消歇,天下太平的曙光隐现,即便是收纳了讨伐铁勒和高车两部战死的兴汉军军魂,对于补偿历次征战留下的空缺来说,依然是杯水车薪哪!

想通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自觉把脖子伸出来给人下刀的敖平,此刻已是汗出如浆。抬起袖子擦拭着汗珠,支吾地说道:

“呃,这个嘛!且容我思量。”

闻声,林旭笑容淡定,说道:

“敖兄不必急于答复,记得跟你那位堂兄说明白,我的要求就这么简单,愿意接受与否,请善自斟酌。”

目送着敖平拱手告辞后,脚步如风急吼吼地去跟密谋同伙通风报信,林旭单手摸着下颌,另一只手端起茶碗,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陈凉,你小子手脚得麻利点啊!我不能等你太久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