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38 议和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呵呵呵呵,你们瞧瞧,敖某所言无差吧!这不是马上东瀛神就登门来了么!”

说曹操,曹操到。这时候,好不容易算对了一回的敖平笑得甚为得意,大肆显摆着自己的先见之明。

对敖平的这点虚荣心,林旭只是付之一笑,他对米龙说道:

“嗯,那便请这位客人进来吧!”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华夏神们平日里习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享受,再要们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这话就未免太不着调了。

尽管此地只是个歇脚议事的临时场所,说不准几时就要废弃掉了,光是这三五日的时间之内,此地便被人力资源充裕的阴兵鬼卒们下了大力气整治,修葺得壮丽威严而又不失雅致清幽。

大国主命一进门就被这份排场吓到了,前面是三进的庭院,沿着中轴线一字排开的六座大殿的殿脊高耸入云,分列在左右两侧的是大小偏殿和附属建筑,单以营建规格不逊于一座大型山神庙,在宫殿周围不惜工本地从东瀛各地移植了许多名贵珍惜的花木草树点缀环境。此情此景落在了大国主命眼中,感觉中的确很有几分反客为主的味道,无疑在心中又平添了些许忧虑。

缓步来到会场门口,大国主命正色作揖说道:

“在下大国主命,见过列位尊神。”

闻声,林旭冲着大国主命作个了请坐的手势,开口说道:

“既是熟客,那也不必客套了,请坐。”

待得大国主命坐下,旁边的侍者奉上了香茗茶点,林旭趁着这当口与敖平交换过眼色,明知故问地说道:

“不知尊神此来所为何事?”

“在下受须佐之男命大神差遣,专程前来谢罪。”

出身于国津神一系的大国主命,同时也是天津神三大主神之一须佐之男的女婿,曾主宰苇原中国,也就是东瀛那块片界多年,这个权力也是岳父须佐之男让渡给的。当然,最终结果被天照算计得逞,以天孙降临的名义又从大国主命手中夺去了实权,从而确立了以天皇为核心的万世一系地上神国体制,***让国的大国主命,事后只得到一些物质待遇算是退休金。

若非如此,前次在出云大社与林旭道左相逢之际,大国主命也未必会他被一番言语就说得大汗淋漓。

根本原因是这些年来,天津神和国津神之间积存下的矛盾恩怨太多,任何微不足道的一颗火星就足以引爆冲突,早已不是需不需要别人来挑拨的问题了。

这时,林旭微微点头,说道:

“那么须佐之男命的意思是?”

“任何条件都可以谈。”

这句话一出口,林旭惊诧不已,大国主命的底限相当于无条件投降,或者说比前者稍强一点,但也好不到哪去。对此,林旭不敢轻信,继续追问说道:

“那么也包括退出人间界喽?”

大国主命似乎一早就得到了授命,不假思索地回答说道:

“那当然!”

这时,此前未曾预料到会发生这种状况的林旭笑了起来,随即他转头看着左右的盟友们征询意见,说道:

“诸君意下如何?”

顶着盟主头衔的敖平照例第一个接过话头,说道:

“不知这承诺靠得住吗?”

闻声,林旭的笑容愈发灿烂,说道:

“放心,只要签下誓书,指定天道为证,们若要反悔,那就不是咱们如何追究责任,自会有天道降下惩罚。”

说到此处,林旭有意停顿了一下,转而用一种审视目光打量着大国主命,直到看得心中发慌,方才缓缓说道:

“因幡白兔该不会在你手里吧?”

一则古老传说记述,在很久以前,东瀛因幡国有只白兔因为欺骗了鳄鱼被剥皮,一位神很同情它给了治愈的药方,从而让这只倒霉的兔子重新长出一身毛皮。这个故事到此为止还算正常,接下来就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诡异气息。据说从此以后,立下誓言后只要披上这只白兔的皮,违背誓言者需要承担的一切惩罚和因果都可以被豁免掉,这功能简直太逆天了。

毫无疑问,这只倒霉的兔子堪称是全天下间背信弃义者的恩物,也不知被东瀛神们剥了多少回皮。

闻听此言,原本保持着一派王者风范,虽然低声下气仍不失身份的大国主命面色剧变,甚至顾不得再保持风度,声嘶力竭地辩解说道:

“那邪物早已消失了,在下绝无欺诈之意,乃是诚心诚意前来与林天王交涉的。”

坦白说,林旭也无意在这种问题上纠结下去,在他看来实力才是一切解决方案的根本,正如在地球历史上,大炮才是国境线的标尺一样。哪怕弱者耍诈能捞取一时便宜,要说能否保住所拥有的东西,最终还是得靠实力强弱来决定,文本协议什么的,远不如拳头靠得住。

“好,那就开始谈吧!”

听到林旭开口答应下来,大国主命此刻如释重负,不过稍后又吞吞吐吐地说道:

“这个……须佐之男命大神有个小小的要求。”

一听这话,敖平拍着桌子说道:

“好生没道理,难不成你们想漫天要价?”

不等大国主命开口,林旭抢先接过了话茬,说道:

“哎,姑且听一听也无妨,足下请说吧!”

“是,我们希望可以联姻……”

上次就被林旭的桃花运***得羡慕嫉妒恨,几近失眠的章渝当场失声大叫起来,说道:

“什么!又来这一手?”

在旁边听到这话,不经意地联想起林旭为了安顿两个东瀛小妾搞得后院起火,敖平这时已然乐不可支,笑得前仰后合险些连眼泪都出来了。

前番为了跟国津神的土蜘蛛和夜刀神两族谈判,林旭不得已答应弄个两个东瀛女子回去当小妾,至今她们还搁在九峰镇山神庙原封不动地当摆设,尽管如此,照样免不了家中二位贤妻吃了好一阵子飞醋。向来荤腥不忌的敖平后来也腆着脸跑去瞧了一眼,果然不所料,这两个女子的素质比那些牙齿涂黑的东瀛仕女好一些,充其量算是小家碧玉中人之姿而已,若是赞一声眉清目秀亦不为过,真要讲如何地妖娆动人,这话说出来可就惹人发噱了。

从来不缺腹黑特质的林旭被敖平夸张大笑弄得恼火,随即他面露笑容,说道:

“我的盟主大人,承担如此大任,自是非你莫属啊!”

在场的一众地们有知道内幕的,也有不明所以的,龙石耳注意到林旭冲着挤眉弄眼,当即跟着点头表示赞同,说道:

“林兄所言甚是在理,按说联姻由盟主出面最合适不过。”

闻声,林旭的笑容愈发显得不怀好意,他拉着敖平的胳膊,貌似中肯地说道:

“敖兄,你目下不还是宫闱空虚,膝下无子么!何妨多纳几位美娇.娘,此乃正是两全齐美之举呀!”

“误交损友!你们……你们这是摆明了要坑我。”

看别人的笑话很有趣,自己变成笑话的主角那就十分不爽了,一众地跟着起哄式,你一言我一语,愣是把脸皮老厚的敖平都说得都快恼羞成怒了。

“那东瀛小娘皮,你们爱谁要都好,别跟老子这起哄!”

咆哮着丢下这样一句狠话,敖平旋即背过身去闭塞了六识,直接当起了木胎泥菩萨。这下子,倒是耳根子落得清静了,甭管别人说什么,敖平是连一个字都听不见。

自身战力不强,只能跟着大队打酱油的老土地黄世仁这时候呵呵一笑站了出来,说道:

“敖龙君恼了,诸位也少说两句吧!”

林旭转头望着那位提出联姻,却面对如此场景,业已被羞辱得无地自容,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大国主命,好言安抚说道:

“哦,我等平日里好开玩笑,倒是让足下见笑了,咱们不如继续谈正事吧!”

没错,适才华夏地们表现出的戏谑轻慢姿态令大国主命很生气,本该是郑重其事的联姻竟被看作了一出闹剧,但是又有什么法子呢?在战场上都不能得到对手的尊重,难道还妄想在谈判桌上得到吗?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现实残酷,一切尊严都要靠实力来赢得,你空口说白话是不顶用的,舌灿莲花也不如亮出砂锅大的拳头。

思及此处,大国主命只得强忍着一腔悲愤之情,勉强挤出了少许笑容,说道:

“须佐之男命大神有意嫁出一位女儿,与一衣带水的华夏神系联姻,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林旭听了这套似曾相识的话,不禁生出啼笑皆非之感,他抛开了心底泛起的杂念,颔首笑道:

“呵呵呵呵,想必还有***附带条件,尊神何不一并讲出?”

“这个……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天皇是继承天照一系血统,既然贵方无意与天照和解,留下天皇也是个祸患,是否可以……”

其实大国主命这话说得已经够直白了,林旭也用不着故意装傻,他略作思索便接口说道:

“嗯,这件事可以慢慢商量,尊神还有***要求吗?”

大国主命犹豫了一下,咬着牙说道:

“……华夏神不可入东瀛传播信仰!”

闻声,没等林旭发话,东心雷和班玛等地就已经炸了,大呼小叫地骂道:

“混账,岂有此理!”

“十分放肆!”

“蕞尔小邦,安敢欺我华夏无人乎?”

不用说,华夏地们群情激奋是完全可以得到理解的,对神们来说,自家的信徒就是最根本的资产,堪比土地之于农民,金币之于犹太人,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命根儿啊!现如今,地们好不容易浴血奋战打下了东瀛列岛,半路上跳出个家伙一见面就大言不惭,说什么不许在这里发展信徒传播信仰,那们不是亏大了?

见此情景,大国主命不免汗流浃背,在多说一句半句,保不齐这些家伙就会冲上来生吞活剥了。

仔细地想了想,大国主命还是转向林旭,说道:

“林天王,您看这……”

这时,瞄了一眼在场这些表情各异,唯独没有一个跟喜悦,或者平静沾边的盟友们,林旭只能暗叹一声众怒难犯哪!

林旭家大业大,可以不把东瀛这点人口资源瞧在眼里,对于那些局限于某地的地们而言,想要增加一个信徒都不容易,特别是在饱经战乱摧残的北方地区,除却如龙石耳之流先知先觉采取了对策的特例,许多山神土地的庙宇都已彻底断绝了香火。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凡人都死光了,神打哪来的信徒?很多华夏地现在堪比饿了一冬天的草原狼群,甚至比起后者还要加倍的凶残嗜血,谁敢在信徒问题上跟们较劲,纵是天王老子来了也甭想讨到便宜,这是明摆着的事情,谁不信邪准倒霉。

抱定了和稀泥的念头,林旭苦笑着说道:

“诸君,稍安勿躁,有事大家坐下来好说好商量嘛!”

“这事没得商量,我们绝不会接受这等条件。”

“正是,我等绝不答应。”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