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23 许愿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洛阳宫,重檐斗拱的殿宇金碧辉煌巍峨耸立,只可惜这片宫殿再一次换了主人,覆亡了千年帝国大秦王朝的红巾军被强力驱逐,兴汉军大头领陈凉成了洛阳宫的新住户。

“林大哥,你来了。”

身着紫衣的陈凉见了林旭,态度依然和过去一样热情,分毫看不出他在朝堂上那份一言可决千百人生死的霸主气势。

一度被粗鄙不文的占领者们肆意劫掠纵火,搞得洛阳城内一片狼藉民不聊生,但千百年来发展的根基犹存。稍加修整之后,洛阳的多处宫苑便恢复了大秦陪都应有的威严肃穆氛围,只是空荡荡的街市上仍旧看不到多少行人,一时半会无望重现旧日里摩肩接踵的繁华景象了。

在不久之前,与红巾军开战期间,陈凉特地咨询了林旭的意见,认同了打下咸阳再称帝的建议合理性之后。随即,他在洛阳沿用汉王的名号和印玺,这份慎重举措却把期待着升官发财的下属们搞得心情郁闷。

一点没错啊!陈凉打赏功臣向来都不小气,论功行赏的时候,大手笔地恩赐宅邸和金银珠宝,美女名马那是一应俱全,唯独不见加官进爵的消息。

俗语说得好,小丈夫不可一日无钱,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王侯将相是每个男人心底里的渴望,诚然,九五至尊的皇位只有那么一个,那玩意也太烫手了些,不好沾边,自家封个公侯可不算太难吧!现在的问题是老大陈凉自家不挪窝,底下的文臣武将们只好陪着他原地踏步,要说在许多人看来,业已据有了三分之二天下州郡,陈凉的帝王大势已成,称得上羽翼丰满,压根用不着如此谨小慎微。可是无论别人是怎么想的,陈凉始终不予置评,他还是默不作声地保持着一贯立场。

未语先笑,林旭拍了拍陈凉的肩膀,说道:

“收复咸阳的时机,你觉得几时出马比较合适?”

闻声,想起了正经事,陈凉肃容说道:

“近期怕是无望了,马上要开始春耕,北地州郡民生凋敝,招抚流民屯垦尚需时日,整理这些事情怕也得拖延一阵子。”

“嗯,那铁勒人和其他胡族,你准备如何处置?”

出自林旭之口的任何一句话,哪怕是貌似无心之语,陈凉都会仔细琢磨以后再作答,这一次也不例外,他低头思索了一会,方才犹豫地反问说道:

“林大哥,那你的意思是?”

瞧着陈凉瞻前顾后的模样,林旭忍俊不禁,说道:

“哎,别问我呀!这是人道的事情,你自己作主就行了,我还不想给阿赖耶盯上。”

闻听此言,陈凉不置可否地胡乱点了点头,说道:

“哦,那小弟就先说说俺的想法吧!”

伴随着一代草原霸主思结祢度饮恨在汉水之滨,处于孕育状态之中的铁勒帝国,至此也宣告胎死腹中。思结祢度的两个心腹手下,亲贵大将乌护奇拉和达契桑陀以协议方式分拆了铁勒联盟,促使形成了铁勒和高车两大部落集团在北方并立的局面。

尽管在十字军东来的强大军事压力之下,分裂数年之久的铁勒人又开始出现重新整合的向心力,许多中下层部众也呼吁恢复当年的铁勒雄风。然而,实际操作起来远非如此简单。要知道,之所以分裂成铁勒和高车,起因就是内部利益分配不均,致使高车诸部和铁勒诸部关系不合,现在硬要捏合在一块,既得利益者们是不会赞同的,只要这些上层人士不点头,底下的人闹腾得多欢都是白搭。

“……如我所说,那些胡人根本不懂礼义廉耻,他们也没有伦理道德,草原上的规矩就是弱肉强食,跟山里的豺狼虎豹没两样。儒生们说,夷入夏为夏,夏入夷为夷。既然要化夷为夏,首先要折服他们,再教化他们。不打倒这些胡人,他们绝不会听话,然后要让他们移风易俗,仅仅用武力征服是不够的,暴力手段只能奏效一时,长远之计是让他们变成和我们一样的夏人,真正的征服是对人心的征服……”

手里端着茶盏,林旭聚精会神地听着陈凉侃侃而谈,不住地点着头表示赞同,他心中也不禁暗自感慨起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陈凉从一个文盲猎户学到这个程度,不愧是天命加身的人中之龙啊!

耐心地听着陈凉讲完,林旭鼓掌说道:

“嗯,说得好,陈兄弟近来见识大有长进哪!”

闻听林旭的夸赞言语,陈凉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他挠着头说道:

“呃,其实俺也是听手下们说的,觉得挺有道理的,这才借来用用……”

见状,林旭很不以为然地一摆手,说道:

“何必为了拾人牙慧而惭愧?身为人主者,集众人之所长,择善而用之。如此足以治天下,君王又何必贤于臣僚?”

陈凉情不自禁地张大了嘴巴,这种离经叛道的言论不是土著居民们所能讲出来的,他如获至宝般叹息说道:

“啊!林大哥所言极是,君王不必贤于臣僚。”

自觉已经跑题很远了,林旭再度把话题转入正轨,说道:

“这次前来,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闻声,陈凉挺直了身躯,郑重其事地问道:

“噢,不知何事?”

话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林旭仿佛是在有意酝酿气氛,缓缓说道:

“关于弟妹薛梦颍……”

心中最深的伤痛被触及,陈凉的脸色在瞬间数变,他强自压抑着情感,沙哑着声音说道:

“梦颍她如何?”

早已料到陈凉会有此表现,林旭微微一笑,说道:

“呵呵呵呵,这几年来我实验了塑体重生,可以凭空造出一具肉身,届时只需将亡者魂魄植入躯体即刻起死回生。”

“啊!这么说,梦颍她能活过来了?”

惊喜交加的陈凉一把攥住林旭的双臂使劲摇晃,笑容不改的林旭点头说道:

“你要这么说也没错。”

踉跄着后退几步,陈凉擦了擦泪水,作揖说道:

“多谢大哥成全,小弟此生永不敢忘您的大恩大德。”

见此情景,林旭不得不给陈凉泼冷水,免得他期望值太高,说道:

“重生是重生了,不过我也没有十成把握永绝后患,你……”

闻声,陈凉不由得紧张万分,慌忙追问说道:

“不知何谓后患?”

“无论在天道与人道,起死人而肉白骨毕竟有悖常理,虽说当下无恙,难保久后依然如此,你要有所准备。”

爱妻如命的陈凉哪里还有空理会这些小事,他当即正色说道:

“无妨,纵有不妥之处,总好过天人永诀之苦,陈某不惧天罚。”

不爱江山爱美人哪!林旭在肚子里如此吐槽陈凉,只是以他的身份地位也不好指摘陈凉用情太深,此时也只得点头说道:

“嗯,等到她身体恢复正常,我就把她带过来。”

闻听此言,陈凉忽然沉默了片刻,随后开口说道:

“林大哥,赶得及在攻陷咸阳之前吗?”

林旭起先一愣,跟着恍然地说道:

“为什么?哦,你是打算立她为皇后。这样子啊!好,我会尽量抓紧时间的。”

对于专情一致的陈凉来说,相比于心头肉薛梦颍,皇帝佬的六宫粉黛三千佳丽那都是充门面的摆设。若非早些年薛梦颍惨死锦衣卫刀下,为了反秦大业他必须有继承人接班,在妻子死后心如枯槁的陈凉身边连一个侍妾都不会留用。

郑重其事地作揖道谢过后,陈凉沉声说道:

“嗯,那一切都拜托您了。”

陡然之间,惊悉爱妻薛梦颍即将回到自己身边的好消息,这如同给心如死灰的陈凉打了一针强心剂,好似焕发了第二个春天,他即刻开始以极度夸张的热忱行动起来,那效率真是高得吓死人。陈凉每天从天不亮开始就不停地处理公务,一直忙碌到夜半三更才休息。在抽调人手恢复占领区秩序和组织春耕的同时,着手调集南方地区的粮草辎重囤积到洛阳一线。

说不得,如今陈凉是一门心思等着春耕完毕,兴汉军马上向西发起攻势,夺取关中和陇西。

对香消玉殒的亡妻薛梦颍,陈凉始终怀着一份珍而重之的深情,这是任何其他女子无法取代的。在陈凉看来除了赏识自己于草莽之间的薛梦颍之外,环绕在身边其他女人,无论是故作矜持也好,撒娇献媚也罢,不过是冲着他今时今日的地位权势而来,所以她们不配穿戴上皇后的冕服,堪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女子唯有薛梦颍一人。

................................................................

天柱峰旧山神庙

林旭在大殿中来回踱步,一边走,一边说道:

“诸君,人间界之事大抵如此,需要我等善加思量的,如今只剩下何时对天堂山发起进攻了。”

地雷奥站起身,嗓音如雷地说道:

“依在下愚见,咱们需要更多飞船代步。林天王,可否借出实物供大家参考一二?”

闻声,林旭笑了笑,说道:

“方舟的图纸某已经备好,待会大家离开时只管拿回去研究便是,在下要说的事情可不是这一桩哟!”

大光头孟蜀不耐烦地拍着桌子,说道:

“哎,林小子,有话直说,兜什么圈子嘛!”

“呵呵呵呵,那在下就开门见山了。如果,我是说如果,陈凉征服了如铁勒和其他胡族之后,诸君会否将这些胡人发展为信徒?”

这时,萧柏琅站起身,神情严肃地说道:

“诸君,那些胡虏未得教化,生性蛮横无知,畏威而不怀德。若要潜移默化地收纳他们,只怕得要数代人和百年光阴,现在谈及此事未免言之过早了吧!”

这时,林旭点了一下头,接着说道:

“嗯,那信奉十字教的凡人呢?”

闻声,神们都明白了林旭这一问的真实含义所在,与中原秦人同样肤色和发色的胡族尚可同化,反正几代之后他们的民族传统也就湮灭无形了。那些从外貌到精神气质,无不与华夏道统背道而驰的西方人,日后如何处置他们也是一个棘手难题。

这时候,巫山府君萧柏琅接口说道:

“依在下之见,切不可心慈手软留下后患。尊奉一神伪教者多有执迷不悟之心,与其一念之仁而存百代祸患之根,不若当机立断永绝后患。”

听了萧柏琅杀气凛凛的一番宣言,现场不同的声音立马就冒出来了。首先是老实人龙石耳,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形,说道:

“若照萧兄的说法尽数杀了?此法只恐有伤天和吧!”

正反两派观点皆已出现,和稀泥的一派也随之堂皇登场,洪泽水君章渝笑嘻嘻地插言说道:

“哎,我觉得二位说得都有几分道理,不过这还不是当务之急嘛!群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到时候咱们再说也不晚,诸位意下如何?”

内部意见分歧过大,林旭也就不再纠缠于纸上谈兵,转而说道:

“天堂山是必须打的,克苏鲁神系也一定要灭。十字教在挖咱们的命根儿,克苏鲁神系干脆是什么都想要,这两个是死仇大敌,万万容不得半点情面。那对东瀛神系该怎么办?”

一只手摸着大光头,神情酷似黑社会大佬的孟蜀撇着嘴,说道:

“那些杂鱼留待日后处理吧!嗯,驱逐们离开这个世界,信徒可以保留,不许们再降下真身就是了。”

闻声,萧柏琅拍手称快,叫好说道:

“善,孟前辈此法甚佳,深得吾心。”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