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16 征程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驾!驾!”

“咔嗒!咔嗒!咔嗒……”

细碎急促的马蹄声叩击着地面,密集的声响好似雨打芭蕉一般。俯身骑在马背上狂奔,气喘吁吁脸色灰败的李铁***此时内心充满了怨恨与懊恼。他是天生神力没错,精湛的***法堪称百人敌也绝非吹嘘得来,这些本事却也无从应付这些来自己方阵营的***者。想一想今日的遭遇,李铁***实在觉得自己冤枉得很,他不过是打算要割据一方作个诸侯而已。这点愿望也被白莲教的这些家伙视为大逆不道,天晓得这些口念无生老母的家伙究竟想要什么,难道他们真的要建立地上神国吗?

这时候,似乎是在回应着疲于奔命的李铁***,从后面逐渐追赶上来的一群人中陡然传来一声大喝,说道:

“无生老母,真空家乡。尔等速随本座诛杀叛逆李铁***!”

李铁***吐槽得没错,白莲教扯旗***的终极目标正是建立一座地上神国,换言之,政教合一的政权是他们的终极标靶。

当然了,这个宏伟目标固然是很远大,思想境界也不可谓不崇高,唯一的问题是白莲教没那个治国平天下的能耐。满打满算,白莲教从上到下一干人等悉数加起来,仍旧是一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乌合之众。在白莲教内部也不是没有聪明人看得出自家短板何在,过去的一段时期,少数明眼人说服了教内的反对派,维持与李铁***等趁势而起的非虔诚信徒合作关系。

无论彼此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至少在明面上维护了白莲教与红巾军和谐一致的良好氛围,只可惜现在保有理智的少数派已经压制不住那些狂信徒的声音了。

常言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在太阳底下更没有新鲜事。共患难容易,同富贵那就得大家凭良心说话了。必须承认,良心这路东西是老天爷分配最均匀的少数资源之一,从没有人抱怨过自己良心太少,可见是分得足够公平合理。

随着红巾军声威日盛,陆续占据了除河北之外,整个河水中下游的大部分州郡,实力之强令人侧目。恰恰也正在此时,白莲教内部的原教旨主义派开始发生激烈反弹,他们叫嚣着要从红巾军的现有高层人物,诸如李铁***和杨梨花、韦虎头等不纯洁的伪信徒手中收回主导权。由此开始,双方的利益冲突迅速激化,终于发展到了眼下不得不从肉体层面来消灭对方的下下之策。

李铁***的老相好兼军师杨梨花近来怀了身孕,为了让她将养身子,这次李铁***没带杨梨花来跟那些他眼中不识好歹的家伙谈判。

事先李铁***是无论如何也不曾料到,这些家伙还没等过去河就已经要动手拆桥了,这是到底什么出牌套路啊!鸟尽弓藏不稀奇,现在可还没到刀***入库马放南山的时候,白莲教这群***是发什么疯啊!思及此节,心里气恼万分的李铁***委实想不通,自己为何会遭遇这样一场围杀。白莲教高层这些大师兄和大师姐,脑壳里装的莫非都是大粪吗?他们不晓得大敌当前,己方再自乱阵脚会落得怎样的下场吗?

这件事情说到底只怨李铁***孤陋寡闻,他肯定没听过那句至理名言,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一样的队友。有句话说得好,精神病人思路广,***儿童欢乐多。其实李铁***一开始就选错了合作者,正常人跟狂信徒们是无法沟通的,因为这些家伙的思维从来不走寻常路啊!

“啊”

身侧一声惨叫传来,李铁***转头一看,顿时红了眼圈,大声喊道:

“小五!”

随行的亲信连五郎高手被斜刺里飞来的一道剑光从头到脚斩做两片,见此情景,李铁***满腔悲愤地扭头呼喊了一声,胯下的战马仍然片刻不敢停留。

号称闯荡江湖二十年未逢敌手,李铁***也是在死人堆里杀出来的狠角色,现下的问题是对上这些根本不跟他真刀真***过招的白莲教大师兄,李铁***好似一头牯牛掉在泥潭里,他纵有一身气力也无从发挥,如今这当口也只剩下亡命奔逃的份了。

远远地望着同室操戈的惨剧,燕赤霞拱手说道:

“尊神,我们要不要……”

闻声,林旭轻轻摆了摆手,叹息说道:

“人道自有决断,你我插手都不是什么好事,与其费力不讨好,不如在此作壁上观。”

听了林旭这话,燕赤霞无奈地摇了摇头,默认了这个建议的合理性。近些年来,燕赤霞的道行日深,他对林旭诸多忌惮也有了深一层的理解。

这俗语说的好,狐狸没打着反倒惹了一身骚。同理,因果不是那么好沾染的,除非当事者本身就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大能,今日之因必然铸成来日之果。前面说的还只是因果一项,再算上贸然插手人道内务这***子事,惹来浑身麻烦都是可以预见到的。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事喽!

除非是如传说中周穆***骏那样神驹,再好的战马也跑不过遁光。一度称雄河东、河南等地的李铁***终究没有一副老天给的皇帝命罩着,十面埋伏的杀局他也没能耐破开,接下来的事情没多少悬念可言。

经过一番短促而血腥的困兽之斗,李铁***挥***戳死了两个眼看胜利在望而得意忘形的白莲教大师兄,然后自己也当场被密集投射的符箭扎成刺猬一般。至此,一代枭雄李铁***死不瞑目地倒在了伊水之滨的一片芦苇丛中,享年三十有六。

目睹了这起谋杀案件的全过程,林旭脸上罕有地流露出悲天悯人的神色,叹了一口气,说道:

“唉,白莲教连卸磨杀驴的功夫都等不得,看来他们也难成大事。用不着咱们干预,这帮乌合之众也得内讧,陈凉这小子的运道果然不错。”

闻声,燕赤霞不敢苟同,摇头说道:

“尊神,单是白莲教也不容易对付。”

这时,林旭笑了起来,说道:

“事在人为,燕道长你不也领悟到了这一层吗?”

拥有两个不同世界的眼光,林旭可以同时从人类和非人类的双重视角看待和分析事物,即使今天李铁***不死,白莲教继续跟他精诚团结如一人,在兴汉军占据了绝对优势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压制之下,红巾军也难以翻身。不要说白莲教出手干掉了这位名义上的红巾军大帅,陈凉击败内讧不断的敌人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

在前线慰问了一下陈凉,感觉到看起来很强大的红巾军已是外强中干的***,随后林旭放心地折返霍山,继续忙着自己的一摊子事情,抓紧时间思考如何推动对天使军团开战的动议获得通过。

择日再度召开全体会议,在旧山神庙中这座足可容纳千人的大殿里照旧寂静无声。见状,林旭无奈地开了腔说道:

“诸君,这几日大家考虑得如何?前次咱们说到那个计划,我想列位总不至于连一点头绪都没有吧?”

闻声,***无奈的地们骚动了一下,跟着一位形容苍老如寿星般造型的地起身说道:

“敢问林天王,您觉得我方出动出击,胜算几何?”

神不打诳语,说瞎话遭雷劈不是开玩笑的。这时候,林旭认真地计算了一下,谨慎地说道:

“五五开!”

“那等候天使军团来攻呢?”

林旭笑得坦然,不假思索地说道:

“四六开,敌四我六。”

“那么不才敢问尊神,既是据守胜算更高,我等为何要舍易而取难呢?”

这时,在场神们的目光聚焦到了林旭这个主战派身上,他得拿出足以服众的解释理由,如若不然,今日休想说服这些来宾,那林旭此前作出所有的努力都要尽数化为流水了。

埋首沉思了片刻,林旭开口反问说道:

“诸位,当年的前辈们为何不等着域外神魔杀到片界之内来,而要到无尽虚空中迎击呢?”

“这……”

起身与林旭辩论的那位地闻声为之语塞,昔日面临克苏鲁神系入侵的联军,们的处境跟当下的华夏地没多大差别,为何当时的联军就选择了出击呢?这个问题很有深度啊!

这时候,林旭摆明了车马在明知故问,神们谁能不知道个中内情?们全都成了闭口葫芦。

为了抵御克苏鲁神系侵袭,本世界的神连同天妖巨魔们联手出击,不惜劳师远征,专门跑到无尽虚空跟对方交战。初衷不外乎是担心在自家开打,纵然取胜也难免落得个满目疮痍生灵涂炭,这才放弃了以逸待劳的本土作战优势。或许退缩固守会胜算更大一些,但那样下来遭殃的就不止是凡人,片界内的众生有一个算一个,大家谁也跑不掉。

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说起这些大道理,神们心知肚明的,作为最终受益者,哪个家伙敢站出来指摘前辈们所作所为不妥呢?

倘若天底下还真有这种恬不知耻,又敢肆意放言的极品***,那岂不成了撂下饭碗骂厨子,念完经打和尚的***败类了吗?适逢如今这个状况,谁跳出来跟林旭搭话,那就等同于承认自己是白眼狼。在座的神们哪个也不是呆瓜,自然晓得任你舌灿莲花,不如一默的质朴道理,所以干脆闭紧嘴巴一言不发。

成功扯虎皮作大旗的林旭听不到异己声音,跟着他微微一笑,继续说道:

“既然大家无话可说,暂且这样定下来,筹备时间以一月为限,届时远征军如期开拔。不知林某此议,诸君可有异议否?”

“……我等自无异议。”

不知是哪位神灰心丧气地接了一句,被赶鸭子上架的地们心情是如此之糟糕,简直称得上如丧考妣,这群***到走投无路的神只能哭丧着脸与主谋林旭对视。

见好就收的林旭此时哈哈一笑,拍手说道:

“那就一言为定,到时咱们不见不散哟!”

一月的时间,二十八个昼夜算不得漫长,当地们再度聚首天柱峰下的旧山神庙,率先映入眼帘的正是一艘体量庞大有如山岳的方舟。

外形具有典型十字教装饰风格的代步工具,是林旭这段时间日夜赶工弄出来的伪装,主要用途不是装载运输,而是延缓天使军团识破来访者真实身份。不言而喻,数量庞大,组织严密的天使军团不是一群蚂蚁和蜜蜂,如果非说那是蚁穴和蜂巢的话,肯定也是超级食人蚁和杀人蜂的巢穴,未经许可的闯入者都会被天使们当作攻击目标轰成渣滓。

一想到亿万计数的圣光弹迎头砸过来,无论是多么豪迈的勇者,到了这个时候的心情也一定轻松不起来吧!

安顿好了地们和们带来的手下,林旭在这艘总长度超过三千米的方舟舰桥打开了内部通讯装置,说道:

“诸位同僚,我要开始了,请大家坐稳,这一趟旅行是很***的。”

说完,林旭挂断了通讯,把左手放在六棱柱形的水晶顶端,开始输入神力驱动,已经被翻译成母语的水晶屏幕闪烁着数字。

见状,站在林旭身侧担任副驾驶的敖平,煞有介事地说道:

“倒数计时,十、九、八……三、二、一,迁跃启动!”

伴随着整根水晶柱散发出荧荧的红光,方舟的船身也有节奏地颤抖起来,仿如一头巨兽从睡梦中苏醒。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