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13 自爆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烟霭缥缈,浮云蔽日。层峦叠嶂的百越群山在淡淡的薄雾笼罩下显出了深幽难测的空灵意境,如此空山鸟语的自然景致,沉静中透出几许清冷。

林旭手上端着茶碗,一边听着林离朗读报告,一边指点相关注意事项,说道:

“照这么说,疏散工作全部完成了?”

笃定地点了点头,俨然一副翩跹美少年模样的林离自信地笑道:

“是,父亲。最迟明日清晨即可完成,万事俱备了。”

闻听此言,林旭一拍充作茶几的巨石,说道:

“好,事不宜迟,那就定在明日动手吧!”

林旭目光中流露出激越神采,振臂高呼说道:

“诸位石敢当,待明日封锁这片山区要靠你们了。”

隐身在百越万山丛中的石敢当们开始应和说道:

“天……王……放……心,我……等……定……不……辱……命。”

万般无奈地忍受着这帮完美下属身上唯一的一个不太叫人满意的毛病,林旭苦笑着说道:

“好,一言为定,计划不变。”

上天欲使谁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追随在自己左右多年,素来忠心耿耿的贝大夫和贾丹这两大心腹死党一同叛离自己,这一事件带给霍山君的精神打击自然极大。其实,向来心思深沉的霍山君在正常状态下,绝不会容许此类事件演变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然而,这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竟然变成了现实,最合理的解释是霍山君本身出了问题。

外有强敌迫近,内则人心惶惶。特别是霍山君察觉到自己的行为大异往常,它也不禁生出了疑惑,对着一面青铜镜发呆,喃喃地说道:

“我!我!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此时此刻,呈现在镜子里面的虎妖霍山君,平日里不怒自威的面庞扭曲变形,眼眸中隐约透出红光。霍山君自己从镜子的倒像中看去,在它的眼眸深处,犹如有一团火焰正在跃动燃烧,那似是要烧尽世间万物的业火。

“当啷!哗啦啦……叮叮当当!”

怒意难以遏止的霍山君抬起手,重重一拳砸向了青铜镜,这件可怜的金属器物像玻璃一样轻易破碎,飞溅的碎片掉落地上发出了一阵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近来这段时间,头脑始终处于难以言喻的浑浑噩噩状态,霍山君受到两个死党叛离而去的消息刺激,总算稍稍清醒了一点,旋即,它意识到自己遇到了生平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这个致命威胁不是来自外面正在不断收网的老冤家林旭,而是自身失去了某些东西。蓦然开始惊愕自省之时,霍山君才发觉了自己的行为诡异得难以形容,鬼使神差般犯下了诸多低级错误。

相比于林旭的步步紧逼,这个发现才更叫霍山君觉得一阵寒意深入骨髓,它实在想象不出是什么力量能够无声无息地控制自己。

心魔!修行者和妖怪们对这类玩意绝谈不到陌生,普通人类也有心魔,但是未经锤炼精神杂质太多,根本无从将心魔的力量充分展现出来。唯有那些一只脚踏入了化神境界的强者才会遭遇到心魔侵袭的大危机,道行修为达不到这个档次的,即便你想要走火入魔都没有资格。

内疚、懊悔、仇恨、爱慕、嫉妒、贪婪,凡此种种的心灵缺憾,皆是心魔得以诞生的种子。各种或明或暗的欲望则是心魔赖以滋生成长的肥沃土壤,宿主对自己心灵的放纵和玷污是在为心魔的成长浇水施肥。

无论是修行者也好,妖魔也罢,凡是需要以本心来面对这个残酷世界的存在,全都得直面心魔的骚扰,只有神不必为心魔而烦恼忧愁。

归根究底,天神地都是替天道打工的,大老板天道自然会留意关照员工的身心健康,让们免除后顾之忧,以便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工作当中。无论心魔手段多么诡异莫测,它也不可能是天道的对手。渺小如微尘的心魔,出现在天道伟力跟前,那是以微尘比之于泰山,说螳臂当车都算夸奖了,二者实在不存在任何可比性。

愤怒情绪蓄积到了顶点,霍山君咆哮说道:

“出来,你到底是谁?”

一个中性化略显阴柔的笑声在霍山君的耳边响起,不急不缓地说道:

“呵呵呵呵,你终于发觉了吗?好像有些迟了。”

“……你是谁?”

这阵笑声过后,一个肌肤漆黑如檀木,面部却带有明显的白种人特征,看上去充满了邪异魅力的男子影像缓缓出现在霍山君眼前。

这位不速之客张开双臂,似乎是打算拥抱霍山君的样子,声音中充满了诱惑地说道:

“噢,亲爱的朋友,我的名字叫作奈亚鲁法特,是应你的期望而来哟!”

为外人所熟悉的暴躁易怒性格,只不过是霍山君刻意营造出来给别人看的假象,它可不是那么浅薄的家伙。

在骨子里,霍山君是下棋走一步看八步的主,来历可疑的神秘访客那温和言辞,以及心底涌起的一股莫名其妙的亲切感,丝毫不能抵消霍山君的疑虑。事实上,情况恰好与表象相反,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家伙成功勾起了霍山君的杀机。

遥想当年,母兽意外落入猎人的陷阱死亡后,刚刚断奶的霍山君被人类猎手捕获,它亲眼看着母亲被猎人抽筋剥皮之后,自己也被卖给了一家百戏班子,用作驯兽节目的后备力量。时至今日,午夜梦回之际,那些充斥着铁链、皮鞭、火焰和拳打脚踢的悲惨幼年岁月,仍旧会令霍山君惊出一身冷汗醒来,为此它恨透了人类。然而,比起对人类那份根深蒂固的憎恨,霍山君更加忌讳和痛恨的事情就是这种身不由己的挫折感。

眼前这个貌似温文尔雅的怪人,业已被霍山君暗暗列在了必杀名单的榜首,一举将林旭挤下了霸占多年的榜单头名位置。

这时候,这名黑身白面的奇怪男人笑着说道:

“霍山君,我知道你想要得到什么,力量!更强的力量,战胜那个讨厌的霍山神林旭和其他所有对手的力量。”

闻声,霍山君不动声色地反问说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男人笑得花枝乱颤,故作娇嗔地说道:

“是你的心召唤我来的,不要违背你自己的心意。”

打定主意套取对方的底细,霍山君不动声色地说道:

“你能给我力量?”

“呵呵呵呵,当然可以。”

霍山君忽然提高了音量,说道:

“那么,你是谁?”

“我是你的朋友哦!请不要怀疑我,我是来帮助你的。”

性别难辨的怪异声音中,仿如潜藏着某种无形的魔力和魅惑,哪怕霍山君的警惕性提升到了最高限度,听了这怪人的话,它还是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再度意识到自身行为失控,霍山君一瞬间汗流浃背,它对这个怪人产生了不可名状的巨大恐惧感,若是再让对方说几句,也许……也许就会作出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了吧!

“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老子就算去死也绝不会变成受人摆布的傀儡。”

仅在快如电光石火的一闪念间,霍山君狠狠咬了一下舌头,趁着还能维持清醒思考的时候作出了一个艰难决定。这时,心生明悟的它,嘴角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淡然笑意。

“多谢你的好意,我正需要力量……来解决你。”

霍山君如此淡漠讲出了很可能是它一生中的最后告白,在此刻,霍山君的双眼闪烁着奇异光芒。

在一道生死抉择的难题面前,究竟是该身不由己地苟活,抑或是有尊严地死去之间,霍山君断然选择了后者,现在它要催动丹元自爆。即便不能干掉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霍山君也不能容忍自己变成对方操控的提线木偶。

修炼内丹是妖族修行的根本之道,人类修行者引以为傲的金丹大道,最初也是盗版妖族内丹而来。只是限于先天资质的差异太大,人类的成丹属于能量聚集的虚体,无法像妖族那样将自身能量彻底物质化,直至凝结为真正的实体。妖怪们自爆内丹的威能远超常人想象,譬如说霍山君这种修为近千年的精英大妖自爆内丹,其破坏力大致相当于十个人类金丹修行者一块殒命。

“轰”

由大爆炸形成的强劲冲击波好似海啸波浪一般狂暴肆虐而过,在移动速度超过声音的气浪所到之处可谓摧枯拉朽。原本还泛着苍翠新绿的山林,眨眼之间便被空气激波掀掉地表植被和土层,化为了一座座光秃秃的石山,木石尚且如此,其他活物就更不在话下了。

远在数百里外的林旭都听到了这一声巨响,以及空气激波吹得天上云层四散的奇怪天象,嘟囔着说道:

“嗯,那是什么动静?”

惯于察言观色的米龙欠身说道:

“回禀大老爷,该是在霍山君的巢穴方向。”

闻声,林旭楞了一下,摇着头说道:

“哦,难道霍山君那厮想不开,决定自杀了?”

林旭随口讲出的这句话当然是在开玩笑的,可以最正确评价和了解你的人,莫过于你的死仇大敌。

霍山君跟林旭从他踏足这片土地之日起,双方从未间断过争斗,林旭怎么可能不用心去了解霍山君。在全无逻辑的玩笑开过之后,他冷冷地说道:

“霍山君这家伙,若不是身临绝境,不会轻易言败,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在被夷为平地的洞府遗址上,那位身黑脸白的怪人摊开双手,口气听上去像是很遗憾地说道:

“我亲爱的朋友,你宁愿死也不想跟我合作吗?”

一听这话,自爆金丹之后,仅剩下一口气,七窍流血的霍山君勉强提起最后一点精神,喘息着说道:

“那些狡诈的人类有句话,叫作与虎谋皮,你以为我是谁,跟人类一样贪婪又愚蠢吗?”

这个自称奈亚鲁法特的怪人耸了耸肩,说道:

“哦,那真太遗憾了,我本打算好好利用你一下呢!看来只能放弃了,再见……不,永别了。”

说着,这个看起来并未在大爆炸中伤及一根毫毛的怪人身影逐渐淡出了霍山君的视野。

“咳咳,呕”

霍山君心情略微放松,濒临崩溃的肉体开始造反,几声剧烈咳嗽以后,一口淤血猛然喷了出来,霍山君的面色迅速从苍白过渡到惨白,即使不懂行的凡人也能看得出这是油尽灯枯的前兆。

尖锐的破空声响起,林旭从天上落到了地面,目露惊异地望着瘫倒在地的霍山君,情绪复杂难明地说道:

“你竟然搞成了这样!”

“嘿嘿嘿嘿,不小心让你看了笑话,别急着得意,我没输给你。那混蛋也休想占老子的便宜……呃!你奶奶个奈亚鲁法特……”

满怀悲壮地呼出了这辈子的最后一口气,霍山君的阴魂从囟门飘出。见此情景,林旭长叹一声,拂袖收起了它的阴魂。

这时,隐身跟在林旭背后的林离跟林合两兄弟走上前来,老大林离说道:

“父亲,霍山君临死前念叨的奈亚鲁法特,莫非是逼得它自爆丹元的元凶吗?”

正所谓物伤其类,兔死狐悲。默然注视着与自己纠缠十余年的宿敌伏尸自己的眼前,这一刻林旭的确感受不到多少快慰之意,内心深处反倒生出了些许凄凉与感伤。

沉默了片刻,林旭转回身苦笑着对着两个儿子说道:

“不知道啊!今后咱们也得当心些了,那家伙也许不止在打霍山君的主意。呃,也许整个世界都摆在人家的棋盘上,这事也说不定呢!”

讲到这里,林旭停顿了一下,他冲着空中一招手,说道:

“来人,收殓霍山君的尸首,送回霍山好生安葬。”

“是,标下等得令。”

常言道:狐死首丘。又道是叶落归根。收殓宿敌的尸骸到故乡下葬,这种很富有人情味的处置方式,不仅显得林旭的胸襟开阔,不追究往昔旧怨,对那些依然存有异心的妖王也是无形的告诫。如此惠而不费之举,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