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116 盟主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没有人是命中注定的天生主角,顶多是一群备选者中的某一个,这天底下的明眼人多得很,晓得当前局势波诡云谲的也不在少数,只是苦于没人能挑起这么大一副担子,于是华夏地联合的庞大计划才蹉跎至今。此番,林旭的举动尽管被很多同僚前辈们暗中指斥为狂妄无知,每每遭人冷眼相待,但不可否认他确实干出了许多地想却又干不成的大手笔。

这次林旭如愿将众多地,以及那些态度相对友善温和的天妖巨魔们汇集一堂,各方共商这一方天地的前途大计,也算得是殊为不易了。

天柱峰下的山神庙是会议召开前的休息场所,正式会场则设在天柱峰绝顶之上的封神台。

林旭是如何营造这座特殊建筑,知道内情者寥寥无几,此地阴兵鬼卒们平日里守备森严,外人无从得见,亲眼见过这稀罕玩意,不知震撼了几多来宾。

话虽如此说,地们对林旭的态度照旧是若即若离,未得天封便自说自话,大刺刺给自家脑袋上扣了一顶霍山府君的大帽子。林旭如此离经叛道的所作所为,大抵也只有他这种完全不顾其他人看法的楞头青外来户才干得出。在天庭的多年积威之下,地们对林旭这个傻大胆是避之唯恐不及,们生怕沾上了一星半点嫌疑,免得今后天庭追究起来,自家洗不脱干系。

林旭宣布会议开场,他作为地主头一个出来发言,抱定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精神,一上来林旭便爆猛料说道:

“诸位赏脸前来,林某颇感荣幸,今日闲话少叙,咱们直入正题吧!三百年前的那一役,想必大家也都听过。林某不才,未能赶上前辈先贤的壮举一直深以为憾,现在必须告知列位一个噩耗,当年的那些域外神魔又回来了。”

这时,台下宾客们一片喧哗,早就料到这个场景可能出现,此刻林旭不为所动,继续神色沉稳地说道:

“前些时候,在下于南荒与一妖魔交手,凑巧得知它便是昔日域外神魔在这一方天地留下的暗桩。此獠虽已被诛灭,不过旧日外敌卷土重来之势怕已无可避免。”

当林旭把话讲到这里,整个会场中已是人声鼎沸议论纷纷,吵闹得跟集市差不多。见状,林旭也只好停了下来,等待大家这些消化爆炸性新闻带来的冲击波。

不管什么时候,总免不了有反对派存在,一名地站起身,大声驳斥说道:

“尊神此言未免危言耸听了吧?区区一介妖魔所言,又岂可当真?”

闻声,不等林旭接口,妖神孟蜀已然先怒了,重重地一拍几案,厉声说道:

“兀那小子,你的意思是瞧不起俺们妖族吗?”

诸如巴蛇这样洪荒孑遗的物种,由于先天禀赋太过强大,后天难于修炼精进,孟蜀这样化形成功的异种妖神,那更是少之又少了。假如不考虑身份地位的限制条件,直接从天庭拉出个把天神下凡也未见得是它的对手。如今这一方天地之内,想要找出稳赢孟蜀的对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错非自身实力如此强横,在三百年多前那场至为惨烈的大战之中,孟蜀也无法幸存至今。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妖神孟蜀当场发威,自以为占住道理的那位地登时面如土色,连声说道:

“呃,是在下失言了,前辈见谅,见谅!”

“哼,下次若再让老子听到你个浑球胡说八道,背后编排俺们妖族,俺就把你脑壳拧下来当夜壶。”

临了不忘恶狠狠地威胁了一下这个口无遮拦的地,在对方战战兢兢的畏怯眼神注视之下,孟蜀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等转过身,发现自己成了全场视线的焦点,意识到在这个公开场合喧宾夺主有些不妥,孟蜀一张老脸臊红着说道:

“啊!哪个……林小子,该说接着说你的。你们都看着俺干啥?”

无论在何时何地,自身实力才是安身立命最大的本钱。尽管一堆与会者对巴蛇孟蜀的张狂不感冒,们也奈何不得孟蜀,这位早在三百年前便已是片界之内有数强者的妖神,不是们可以捋虎须的对象。当即,地们悻悻地将目光移开,以免引火烧身。

孟蜀出来搅局也算替林旭化解了一道难题,因为他无法证明奥陀是否的确是出自于克苏鲁神系之手,只能说很有这种可能。

林旭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

“诸位,所谓攘外必先安内,那些域外神魔何时到来,在下不敢妄自揣测。当下的难题是在我华夏之东有东瀛神系,西有十字教,南有目标不明的敌对妖魔,上述这三者皆是心腹之患。若在我等与外敌开战之时,这些隐患突然发作,只怕我辈连悔不当初的机会都没了。”

听了这话,在场的与会者们纷纷开始埋头沉思起来,林旭说得的确不错,涉及生死攸关的大事,自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谁也不会为了事态有可能不会恶化到那一步,所以就对隐患置之不理,那也未免太脑残了。

过了一会,一位面生的地开口说道:

“在下所知不多,敢问尊驾的意思是?”

闻听此言,林旭正色说道:

“林某不才,请诸君同心协力,在与域外神魔交锋之前,提前除掉这三个隐患。”

三百年对神来说,时间不算漫长,当日血淋淋的教训也还犹如近在眼前。防患于未然是理所应当的,不过跟在这个问题后面,立马冒出了很难达成一致的话题。

俗语说得好,蛇无头不行,鸟无头不飞。无论是什么形式的联合也好,合作也罢,总归要有一个发号施令的首脑存在。如若不然,大家出了门就自说自话,行动起来跟一盘散沙似的,那就什么事也甭想办成了。既然必须存在这么一个,或者几个特殊人物,那由谁来坐这个位子就显得尤为关键了。

林旭身为本次会议的召集者,同时他也是霍山的地主,本来很有希望,只是根基浅薄远不足以胜任担当这个角色。

神的声望和实力,无一例外都需要悠长的时间加以积淀,本身如火箭般蹿升起来的林旭,作为后进的他缺乏的恰好也是时间积淀这个条件。因而,外部客观条件早已注定,林旭是白白辛苦一场,到头来终不免为别人作了嫁衣裳。

功成不必在我!这句话是妇孺皆知不假,天下间真正能看破功名利禄的智者,那当真好似凤毛麟角般难得一见。在此时此刻,偌大的一座会场中鸦雀无声,如此景象也就不足为奇了,林旭从在座与会者的目光中看到了各式各样的情绪表露。眼看着大家都开始玩深沉,林旭觉得任由事态这么发展下去,大概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林旭率先打破了沉寂,他起身高声说道:

“林某愿推举大江龙君敖兄,担纲协调内外事务的大任。”

若问大江龙君敖平是什么出身背景?标准的龙族子弟,那可是不打折扣的根正苗红啊!

三国时代的曹操为什么自己发了讨董檄文,在会盟的时候推举袁绍当盟主?凭啥?人家袁绍家里是四世三公不说,袁家的门生故吏遍及天下,大少爷出身的袁绍是现成的党羽和名望都齐了,随便换个人来还能争得过他吗?既然曹操自己无望问鼎盟主宝座,那么退而求其次,推举一位跟自己关系比较亲近的代言人出来,也可说是间接获得了收益。林旭的小算盘跟曹大白脸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点是敖平身后的背景比袁绍牛多了。

在龙族当中,向来以四海龙君的地位和血统最为尊贵,却也架不住们一向是在海里称王称霸,天生跟陆地上的地们带着几分疏离感。

江、河、淮、济四渎龙君,们与山神、土地、城隍之间的关系就要亲近和熟悉得多。大家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关系,一旦有事谁还能求不到谁呀!别的事情且不说,每年到了天旱时节开始祈雨,碰见连阴雨又要止雨,照拂一方生灵的地们总免不了出面跟四渎龙君打上几回交道。大海里是水多鱼多,不过除了沿海州郡,地们来回跑一趟路途太远且不说,时间方面也是缓不济急,一切自是就近商议来得方便。

明知大江龙君敖平很有希望坐上盟主宝座,难免有不开眼的家伙出来作梗,一个地嘟嘟囔囔地说道:

“凭什么就推举敖龙君,难道就没别的人选了吗?”

这时,林旭作为首倡者,责无旁贷地跳了出来迎击,他不苟言笑地说道:

“哦,这么说足下是觉得自己更有资格了?”

闻声,这位仁兄见势不妙,连忙坐回椅子上,讪笑说道:

“哈哈,在下可没这么说过。”

满世界推销保险的业务员,从业有两大致胜法宝,一是脸皮要厚,不然经不住客户冷嘲热讽,二是嘴皮子功夫了得,死人都要能说活心。在这一行里面能混出些名堂的人,莫不是那种自来熟到男女老幼通杀,外带口若悬河舌灿莲花,直至把客户侃晕自动签字为止的大能。这些本事说不得,缺了哪一样还要跑来卖保险的,保不齐都得饿死。

林旭也是从万千同行里搏杀出来的佼佼者,即使达不到前面所说的夸张程度,但要跟他作口舌之争,这些平日里端着尊神架子的地岂是对手?把们全捆在一起跟林旭也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选手。

不出一会功夫,会场内的反对者便在林旭的犀利言辞打击之下溃不成军,再也没人出头挑刺了。

随着林旭大展拳脚,三下五除二摆平了纷乱现场,他像是领导开大会进行总结性发言一样,刻意提高了调门说道:

“大江龙君殿下德才兼备,向来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扶危济困仗义疏财义薄云天,为朋友两肋插刀……团结友爱……爱惜公物不乱丢果皮纸屑……”

说着说着,林旭的措辞腔调就开始荒腔走板,不大一会功夫便直奔当年害得他被小学老师惩罚,课间背诵无数遍的小学生行为守则去了。这大概也算是一种忆苦思甜,兼且替自己减压的恶趣味吧!

大江龙君敖平坐在下头听得嘴巴越张越大,表情呆滞地用手指捅了捅坐在身旁的洪泽水君章渝,低声说道:

“哎,林兄说的那个家伙是我吗?”

抬眼仔细端详着一脸老年痴呆相的敖平,章渝又认真看了看在台上狂喷口水的林旭,天生一副圆胖猫脸的眉眼五官都快抽搐到一起了,死命地摇着头说道:

“呃,反正我觉得一点都不像。”

闻声,敖平也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充满真挚地说道:

“是啊!你说得没错,我也觉得完全不像。林兄这张嘴,那真是舌绽莲花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