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115 会盟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态度殷勤地奉上了一大堆名贵宝物,自称是东海土特产,随后林旭和敖平被东海龙君以上宾之礼一路步行送出东海龙宫,简直已经不能用周全来形容,说是低三下四也不为过。

身为参与者,大江龙君敖平走出龙宫照旧还是一脑门子雾水,等到驾起遁光离开东海,敖平急不可耐地拉着林旭问道:

“哎,刚才你们弄得什么名堂?”

对待铁杆盟友不能太嚣张,林旭笑了笑,说道:

“敖兄,你那位叔公是打算保存实力,适才被我揭破,然后就恼羞成怒了。”

闻声,敖平虽然不怎么喜欢动脑子,也本能地感觉到什么地方不对头,当即质疑说道:

“这话怕是不对吧!既然生气了,又岂会亲自追来请咱们回去?”

“嘿嘿嘿嘿,敖兄,你忘了攘外必先安内这句话,好像还有一种解释呢!”

话既然说到这份上,平常也算是性情中人的敖平似乎有点摸着门道了,摸着脑门沉思起来。对政治这玩意不敏感,可是不管怎么说纨绔子弟也是从含沙射影,步步荆棘的宫廷生活中厮混出来的。

脑筋转了几个圈,敖平突然一拍脑袋,用难以置信地口吻说道:

“林兄,你竟敢公然威胁东海龙君!”

闻听此言,林旭照样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语气戏谑地说道:

“龙君又如何?有本事当场斩杀我吗?动手没把握,一旦消息传扬出去,四海龙族还想在这一方天地继续混下去吗?”

纯属睁着眼睛说瞎话,林旭这番话中颇多不尽不实之处,只能哄哄*的群众。龙族怎么说也是华夏神系的重要成员,面对着外敌体系性的入侵,们没道理消极避战。要说只是为了保存实力的话,该出手时不出手,等到其他华夏神都被灭了,只剩下龙族独木难支,到了那时候们还能逍遥自在地存续下去吗?这种说法显然太滑稽了,显而易见,此刻林旭是跟敖平撒了个弥天大谎。

一时半会敖平还想不到这一节,但也没轻信了林旭的荒唐说辞,故作夸张地说道:

“行,你够狠!”

林旭忽然面露诡异笑容,像个蹩脚的话剧演员一样摆出指点江山的领袖姿态,说道:

“光脚不怕穿鞋的,我这条命又什么时候是自己的?懦夫必将羞愧而死!”

无耻地剽窃了著名桌面游戏的名言之后,抖了抖身上并不存在的王霸之气,林旭潇洒地在大江入海口跟大江龙君挥手道别,踏着月色折返天柱峰旧山神庙。

夜色已深,孟嫣然房中已然漆黑一片,狐女静姝居住的小院中则有着朦胧的光华闪动。

在故老相传的故事中被不断神化,寻常难得一见的夜明珠对于九尾狐这样传承有序的名门望族来说,不过是取代蜡烛照明的环保光源而已。静姝房中的这一盏莲花宫灯便是内置了九颗鸽卵大小的夜明珠的宝物,也是她的嫁妆之一。当去除遮光罩,这盏宫灯发散出来的光华清冷柔和,偏冷的色调很像是满月时的皎洁清光。

当林旭推开房门走进房间,正在外室榻上刺绣的静姝起身施礼,转而走进内室交谈。

坐定之后喝了一口茶,林旭抬眼看着坐在旁边榻上笑而不语的静姝,说道:

“嗯,你有事要与我讲?”

“夫君,孩子们也到了该开蒙读书的年纪。妾身与嫣然妹子议论了半天,一时难以定夺请哪一家的先生来教授,看来只能由夫君你拍板了。”

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孝!教育子女是个贯穿千古的无解难题,闻声林旭也觉得很挠头,他低头想了想,苦笑说道:

“不如我请那位史家的郑铎先生介绍一位博学的教师吧!读史可知兴替,懂得顺势而为,这比什么都来得要紧。”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时分,林旭结束了打坐吐纳,妻子静姝早早地起身跟孟嫣然一道忙碌起来准备早饭。

前段时间,林旭完成了塑体重生,再次获得了肉身,又有了吃饭喝水的基本生理需求。虽然林旭在修习道经开始尝试辟谷,比起常人一日三餐而言,他的食量要小得多,不过目下还无法彻底断绝食水。林旭所吃的多是松子、榛子等坚果以及水果,基本不碰鱼肉荤腥,以免体内积蓄浊气,喝的是晨间在松针与荷叶上搜集来的露珠,俨然一派不食人间烟火的山林隐士作派。

五谷杂粮按说也是不该吃的,然而,今日难得有一次机会全家聚餐,林旭也无法拒绝那一双双满是期待渴望的眼神,唯有随着静姝和孟嫣然一同坐在了主位之上。

模样跟小大人似的两个儿子林离跟林合,分别坐在了左右两侧,很懂规矩地各自举起了食案向父母们致意。

见状,林旭皱起眉头,摆手说道:

“自家人吃饭就不要讲那些礼数了,净学些繁琐无用之物。”

闻听此言,孟嫣然满面娇嗔地横了丈夫一眼,跟着抱怨说道:

“夫君,哪有似你这等教孩子不守规矩的?”

一旁看热闹的静姝也抿嘴笑了起来,出言帮腔说道:

“是呀!是呀!倘若此事传扬出去,咱们家会被外人耻笑不懂规矩的。”.

林旭遭到左右夹攻,只好无可奈何地举起双手,说道:

“你们说得都有理,是我错了,好吧!”

一家五口吃了一顿很有生活气息的早饭,待得仆役们撤下饭食,又上了一杯清茶。这时,林旭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两个孩子,说道:

“两个小鬼头,你们长大了想干什么?”

弟弟林合的性情比较活泼,不假思索地说道:

“我要吃所有的好东西。”

闻声,父母们被逗笑了,林旭转过头又询问长子,说道:

“呵呵呵呵,那离儿你呢?”

“我要当大神。”

正当全家其乐融融地共享天伦之乐,林旭心中忽地生出了一种抽离感,仿佛这一刻与妻儿欢声笑语的是另外一个人,而他自己则旁边安静地看着这一切发生,这种感觉来得好没道理,却又不像是幻觉。在短暂的一刹那失神过后,林旭眨了眨眼,神智恢复清明。

清醒不会给林旭带来多少喜悦,他端起茶盏,自言自语地说道:

“这就是我的本心吗?圣人不仁?”

人类之所为人类,其一是人类的肉体,其二是人类的情感,二者结合起来才是一个真正的人。灵魂虽然也很重要,终归是众生通用的插件,不是人类所独有的特征,因此可以刨除在外。在此时此刻,重新获得了肉体的林旭忽然发觉,自己似乎正在逐渐丧失人类的情感,无论环境氛围如何令人感动,他的本心却分毫不动,仿如一池静水,清晰倒映周围的景物,自身却不兴波澜,这也意味着林旭身上人性的一面会越来越少了。

意识到自己曾经拥有的东西业已失去了,可能再也找不回来,林旭顿生怅然,不过这种复杂难明的情绪也迅速消散了。

比较起个人内心的感受,林旭更为看重自己的责任。如何让妻儿好好活下去,怎样庇佑这一方天地的生灵,这些都是他原本身为男人和成为神后所担负的重大责任。与其为了那些业已消失无踪,今后不可能失而复得的东西而感伤不已,还不如好好珍惜眼前的这一切。

手上端着茶碗,林旭操着他人无法听不到的微弱声音,近乎于无意识地念白说道:

“拟将我意比天心,何惧霜雪奔前程。”

..............................................................

山风凛冽呼啸,一条宽大素白丝绢制成的巨型条幅悬挂在天柱山旧山神庙门前,上书着一行斗大的黑字“天下地大会”。

地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封神之后不入天庭的神明,差不多拉过来都能叫作地。林旭这次召集了天下地与会,目的是要整合力量,以求在命悬一线的大危机出现之前,抢先一步把不可控的风险抑制到最低限度。只是他的立意和初衷虽好,却也不见得所有同僚都肯买账。任何一个组织或者行当,其实都是很讲究论资排辈的,说到资历问题,林旭显得格外尴尬。

类似他这样封神不到十年的新嫩小白,顶天只配在地当中垫底,与会者随便叫出一个来都比林旭资深得多。事实也是如此,人家凭什么要心甘情愿地听着一个小辈吆五喝六?难不成,只靠林某自封神职吗?那岂非成了天下的笑柄?

林旭怀着如此忐忑不安的心情,迎来了头一波赴会的地。这倒也不用说,全是跟他有过交往的那批地,其中是以几位盟友为核心,这几位算是林旭比较亲近的。

见面之后相继见礼,林旭客气地说道:

“诸位尊神赏光莅临寒舍,林某不胜感激,请大家先到内厅休息片刻。”

今日来得便是客,纵使一部分地投来目光不甚友好,林旭看在眼里,心中很不是滋味,在面子上的礼数也短少不得,仅仅维持着貌合神离的平静事态。

看着宾客们鱼贯而入,巫山君萧柏琅这时凑到林旭身旁,低声说道:

“如何,客人来得多吗?”

闻听此言,表情哭笑不得的林旭无力地摆了摆手,说道:

“唉,别提了,大猫小猫三两只啊!你们几个能来捧场,我便算是烧了高香。”

充满同情地望着一脸晦气神情的林旭,萧柏琅“哗啦”一声展开描金折扇,故作洒脱地拍了拍林旭的肩头,安慰说道:

“林兄切莫灰心,万事开头难嘛!”

正在此时,一道遁光自西方而来,随着一声重物坠地的声响,妖神孟蜀从一片扬起的尘埃中现出魁梧身形。

见此情景,林旭连忙迎上前去,躬身施礼说道:

“噢,孟前辈?您怎么来了?”

闻声,孟蜀摸着大光头,大笑说道:

“哈哈哈哈,俺这肚皮天生宽大,既有白吃白喝的好机会哪能平白放过?林小子,你不会往外赶我吧?”

明知对方是怕伤了自家颜面才如此说法,林旭心中一暖,再度欠身说道:

“呵呵,前辈您说笑了,快些里面请。呃,这几位是……”

巴蛇化形的孟蜀身形极其魁梧,恨不能跟说书描述的那样,身高一丈腰围也是一丈,反正孟蜀站在那里就跟一面墙似的,有它挡在前头,后面的景物也就不容易看清楚了。直到此时,林旭才发现孟蜀身后还跟着一群面生的客人。

这时候,孟蜀一转身,指点着说道:

“哦,你们几个上前来。林小子,这是俺朋友家里的后生晚辈,没见过啥世面,这一遭俺领着他们出来走走,结识一下天下英雄。”

闻听此言,林旭已经晓得这群陌生人怕是哪家大妖的后裔,否则也不会被孟蜀看在眼里,拱手说道:

“林某见过诸位道友,快点里面请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