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95 辩论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在埋头种田发展多年之后,羽翼日渐丰满的兴汉军水师东进,一举吞灭祝重发的吴国,陈凉的地盘顺势扩张到益、荆、扬三州,几乎将整个江水流域纳入到自己的治下。毫无悬念的,此时的他已经成为最接近那个九五之尊龙椅的候选人。

为消化新占据的地区,兴汉军暂时停止对外用兵,集中精力剿匪安抚地方,恢复生产和社会秩序。在接下来一段日子里,陈凉的主要工作就是不断派人前往豫章,游说那位窝在豫章郡的内兄薛皋放下武器,不要与兴汉军兵戎相见,免得伤了情谊。

事态发展到这一步,陈凉已经无需外力相助,只要他自己不犯低级错误,后面的一切都将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这时候,林旭也终于能把注意力从照拂陈凉的争霸天下之路,转向对自身有着更为直接影响的事务,譬如说与新世界中的诸子百家达成某种默契。

每逢天下大乱之际,正是诸子百家显露身手的大好时机,只不过这一次大秦帝国的覆灭危机,差不多是连同片界升级为世界的天地剧变一起发生的,致使本次乱世的含义不同以往。为了躲避由天地气数剧变引发的诸多不可测因素,除了如墨门这样素来以“兼爱天下,兴利除弊”为核心价值观的传承源流,仍然坚持冒着风险在外奔走呼号,拯救生民于水深火热之中。余下的百家源流基本如阴阳家那样紧闭山门,以静观其变的消极态度,等候着状况朝着于己有利的方向发展。

无论如何,等到诸子百家的继承者们再度出山,迎接这个全新的世界之时,必然要与林旭主导的新秩序发生接触。

万物生长消亡循环往复,灵魂归于阴曹地府,此后再重入六道轮回。如此这般,周而复始地构成了生命与死亡的动态平衡。而今,这个看似永恒不变的铁律被打破了。

随着世界升级过程中,联络地府的通道失效,单个阴魂又无力开起轮回通道,它们只是本能地躲在不见天日的幽暗角落里,而后在风雨中凄厉哀号。不消说,如果情况长此以往下去,必然酿成一场滔天大祸。好在这项工作被林旭及时接下,天柱峰旧山神庙变成了收拢阴魂的中转站。每次阴魂积攒到一定数量后,由林旭等多位地联手,在天柱峰之巅直接开启轮回通道送它们去投胎。

这法子确实是呆笨了点,不过在无计可施的前提下,林旭想出这种笨办法以解燃眉之急已是殊为不易了。

人生苦短,百年时光好似白驹过隙般转瞬即逝。对于灵智高到可以领会出生与死的差别的人类而言,死后世界是一个既陌生又恐怖的异域,因此他们才会求神拜佛,祈求自己不要落入万劫不复的悲惨境地。死亡对人类的心灵触动是最深刻的,假如他们知道自己死后将要投入到霍山司天王林旭的管辖之下,毫无疑问,在活着的时候就会主动变成林旭的信徒。

若是扣除掉少许不和谐的杂音,可以说诸子百家是一群哲学家。承袭自学派创始人和那些伟大后继者,诸子百家各自有着一套看待人生和宇宙的哲学系统。

哲学研究到了极致就是宗教,传播自身的思想文化体系,这同样是诸子百家的弟子们毕生不遗余力的行动准则。

一则西方谚语说:一仆不能奉二主。基于同样的道理,一个凡人不可能同时具备两种虔诚的信仰,假使以林旭为首的地们持续在人间扩大影响力,那也就意味着诸子百家的传统势力范围遭受侵蚀。

发生在现实中的种种矛盾,其根源往往是来自切身利益受到损害者的愤怒和不甘。要摆平反对声浪,首先就要理解矛盾因何而生。

现阶段,林旭需要未雨绸缪地思考,如何与那些不好惹的地头蛇沟通取得谅解。争取了解对方的立场,避免无休止而又无意义的持续性内耗。归根结底一句话,林旭的视线不可能长久局限在中原这一小块土地上,他的眼光没这么短浅。这个充满了勃勃生机的崭新世界存在着太多未开发的处女地,等待着兼具勇气与实力的冒险者前去拓荒。

西面的十字教无疑是华夏地们的死仇大敌,比起那些随时再度可能降临到这世界,血洗一切反对者,凶残强悍到了极致的域外神魔,当下十字教的这点威胁就不上档次了。倘若说隶属于克苏鲁神系的那些大能们是草原上游弋的狮群和森林中潜伏的猛虎,那么吠声明显比能耐要大得多的十字教,撑死了是一只在街边垃圾堆翻检食物,顺便向路人呲牙咧嘴的癞皮狗。虽然疯狗可能也带有致命的狂犬病毒,不过这二者的威胁程度孰轻孰重已是不言自明。

清楚前途是多么渺茫,林旭才更觉得需要努力积蓄整合力量,力争以最强姿态迎接考验。蕴含着无限凶险的未来哪怕是九死一生,林旭也要拼尽全力一搏,不爱惜生命也就不值得活着,不敢直面灭亡也就不配存在下去。

...........................................................

霍山天柱峰旧山神庙

“诸位道友赏光前来赴会,林某不胜荣幸,远来是客,请诸君共尽此杯。”

坐在林旭左手边一侧的是地代表,在们对面就座的是诸子百家的嫡系传人们。宴会宾主双方的关系,即使谈不上泾渭分明,至少是相敬如宾,半点亲近之意都没有。

纵横家是靠嘴皮子吃饭的,这种文争取代武斗的交涉场合正是他们一展所长的最佳地点。这时,在纵横家的席位上,一名面相清癯的老者笑呵呵地站起身,貌似温和地说道:

“呵呵,请教尊神,不知邀我等来此所为何故?”

大致成形于春秋战国这数百年间的诸子百家,大体分成三类。其一是较为倾向入世修行的源流,包括了儒家、法家、墨家、纵横家和兵家,其二是比较倾向于出世的是阴阳家、道家,再有就是立场基本保持中立的,例如农家、杂家、小说家、名家和医家等等源流,不过这只是很笼统的划分方式,不能作为判断个体立场的依据。须知,仅是一个儒家后来就分出了许多独立的支脉,即使是孔子和孟子并称于世,这二位流传下来的道统学说也存在着颇为显著的差异。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即便多数儒家弟子在“克己复礼”大方向上保持一致观点,细节问题方面仍然有诸多合不来的地方。

不仅儒家的情况如此,其余的各家源流也有相似情况,在道家则有庄子、杨朱、宋尹、黄老等学派之分,在法家也有法、术、势各派的不同论点。

人一上百,形形色色。昔日,诸子们亲身活跃人世间,努力传播自己的学说思想之时,天下间未必真有百家源流之多,只不过是虚指而已。然而,千年以降,时至今日,若说有数量过百的不同源流传承下来,绝无半点夸张成份。

这些先秦诸子的传人们,彼此间的关系本就异常微妙,受到各自传承思想和历史积怨等方面的影响,平常时候他们之间也算不上融洽。大家每每聚在一块,不是你指摘我数典忘祖,就是我谴责你食古不化。反正每次只争辩个脸红脖子粗还算好的,干脆来个大打出手也不算稀奇事,更甭提这些人跟以林旭为首的地们,大概连面合心不合都说不上。

今时今日,林旭出面把这些各色人等勉强捏合在一起议事,那种感觉简直是别扭到了无以复加。

与会者人数众多,来源身份复杂,不过众人的目光还是不自觉地聚焦于坐在主位的林旭身上。

这次为了镇住场面,林旭一改往日不修边幅的洒脱,特地穿上了标志着王者身份的十二纹章大裘冕登场。

所谓的十二纹章,指的是日月星辰和山、龙、华虫(雉鸡)、宗彝(一种祭祀礼器)、水藻、火、粉米(白米)、黼(形似斧头)、黻(两兽相背),总计十二种纹饰。

大裘冕,这种隆重华丽的服饰是由上古三代时期传承下来的君王礼服,在全部六种冕服当中也是最为尊贵的袍服。大裘冕本是帝王们在主持祭祀天地的仪式才能穿着的正式礼服,对于已得到天道认可了霍山司天王头衔的林旭而言,充其量不过一件标准工作服而已。若非为了唬人,他也犯不着专门拿出来跟大伙显摆一下自己的身份地位。

林旭起身环顾四周,谨慎地酝酿着气氛,他连眼睛都不看一下那位率先提问的纵横家传人,自顾自地说道:

“本尊欲代表这一方天地间的地,与诸子百家定约。”

纵横家最出名的业绩莫过于战国末年的合纵连横,合格的纵横家传人若是能把死的说活了,再把活的说死了,那就是不合格的留级生。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这都是纵横家的拿手好戏,区区被人无视有什么大不了的?纵使在满堂同道众目睽睽之下丢了颜面,这位纵横家出身的清癯老者脸上照样分毫不见怒色,他反倒彬彬有礼地接过了林旭的话头,说道:

“不知尊神欲定何约?”

闻声,林旭摆出了一本正经地架势,说道:

“今后当以神人分治为主旨,信仰的归信仰,世俗的归世俗。”

一听这话,左右一片哗然,神在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强势力量。在某些方面,诸子百家源流和其他的传承者都要瞠乎其后,林旭居然承诺要神人分治,这就意味着神将要逐步减少对人类生活的干预。这件事听起来很美好,但是人们却很难相信真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大方许诺,要知道,太过美好的东西往往也就意味着虚幻不实。

“诚如尊神所言,我等略知一二,只是您有这个资格代表普天之下的地吗?”

说不得,这番话讲得铿锵有力,自然不会是出自于油滑世故的纵横家之口。林旭顺着声音望去,只见这位提出质疑的男子,生得一副国字脸,双目炯然有神,只看在此君开口以后,其他人都不再言语就晓得他的信望必定非比寻常。

见状,林旭微微一笑,说道:

“前些时,本尊登台告祭于天地,自号霍山昭圣司天王,此事已得天道认可。莫非诸位道友以为,在下没这个资格代表天下地与诸君定约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