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82 东风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早前林旭提供的那幅战船效果图,兴汉军的工匠们都快把眼睛熬成兔子那样,总算照葫芦画瓢造出了搭载火炮的龟船。从那时起,这种远近皆宜的战船就辅助着兴汉军的水师一跃成为横行大江所向无敌的舰队。正因如此,陈凉实在想不出来,林旭还有什么必要动员他再去造其他类型的战船,不过陈凉也晓得林旭不会无的放矢,郑重其事地伸出双手接过了图纸。

把这份图纸放在桌案上展看一看,陈凉虎目圆睁,他大为惊讶地说道:

“啊!这是什么船,竟然没有帆和桨?”

“呵呵呵呵,说得不错,这叫做车船,无需风帆和划桨,全凭人力踩踏船体内部的机关带动船身两侧水轮划水,最快速度堪比端午龙舟。”

端午龙舟赛是江水流域最为隆重的节日庆典之一,陈凉如何不知轻灵迅捷好似离弦之箭的龙舟能有多快,一听林旭说这种怪模怪样的车船能撵上龙舟那样的专用赛艇,他即刻如获至宝地将图纸塞进袖子里。

发端自大雪山的江水流淌到了云梦大泽一带,水域面积变得愈发开阔一派烟波浩渺的水泽景象,然而,湖泊河流毕竟比不得外海大洋那样便利舟船驰骋纵横,方头方脑的龟船在内水行动起来也略显笨拙。若是被敌方大批先登、赤马之类的小型战船围攻,抑或是堵在狭窄水域里挨打,说不得很有可能阴沟里翻船。这一次林旭所提供的车船,在外形上悖逆了普通船只所遵循的常见规制形式,既无风帆也没有划桨,它的机动性恰好能弥补龟船的某些缺陷。

哪怕车船的火力和坚固性,这两方面跟龟船相比都差之甚远也没多大关系。诚如林旭所说,这是航速极快且灵活易操控的特种战船,对付小型快船正是车船的拿手好戏,跟龟船搭配起来效果不言而喻。

尽管在深心里来讲,陈凉根本不认为普天之下还有比龟船更犀利的战舰,只是林旭愿意帮忙锦上添花,他也不会傻到拒绝人家,收起图纸陈凉也不忘道了一声谢。

...........................................................

一阵秋风吹过,沉甸甸的稻穗低垂下来,到处都是一片金黄色。农人喜悦的秋收时节临近尾声,近几日来天公作美,连续艳阳高照,金灿灿的稻谷脱粒装入了粮仓。

经过了去年那场旷日持久的大旱灾之后,荆州借助这次秋粮丰收彻底恢复了富庶之地的元气。随即,陈凉的精力也从关注民生疾苦,迅速转移到筹划天下大计方面,他召集了以陈氏子弟为核心的嫡系诸将和以水军大都督司徒雅,虎贲中郎将苗仁辅,平南将军鲜于闵为代表的秦军降将,共同商议对江南用兵的计划。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层道理泥腿子出身的陈凉也能想到,天下英雄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伴随着各地的秋收相继进入尾声,颗粒归仓后的首轮庆祝活动,几乎等同于擂动战鼓的发令枪响起。

占据河东与畿内诸郡的红巾军兵分两路,北线杀奔河内,看架势是奔着解池出产的池盐而去,南路兵马则循着泗水南下,大有一口吞灭淮南之势。红巾军是不得不动,号称百万大军有九成是乌合之众,这些人马又大多都脱离了农业生产,成了干吃饭的消费者。哪怕刚刚一场秋收过后,民生凋敝的占领区也养活不了这么多张嘴巴,红巾军分明是打定了外出就食的损主意。

小沙弥出身,自称吴侯的祝重发则趁着天变后的混乱,一举吞灭了几路零散义军,差不多全盘据有江东之地,只剩下闽越国和越国这两家对头,借助于地利负隅顽抗。

在此之后,祝重发抽调军力讨伐割据在上游彭蠡泽西岸的小霸王薛皋。此番有备而来的祝重发,动手速度之快可谓迅如雷霆。仅在旬日之间,他就把薛皋这位曾经名噪一时,武勇过人的反秦义士打得招架不住,被吴军围困在老巢豫章城内动弹不得。总算是依仗着秋收刚过,豫章城内的存粮还算充裕,薛皋平素对军纪约束也较严,在彭蠡一带还算得民心,虽说与吴军兵力相差悬殊,薛皋凭城据守也能负隅顽抗些时日。

对于龟缩在豫章城内垂死挣扎的薛皋,祝重发没放在心上,始终在提防的大敌是位于荆襄上游的兴汉军。

在作战会议上,陈凉面色阴晴不定,刚刚获悉的这条消息实在不可思议,他不得不再度向苗仁辅确认可靠性,说道:

“小霸王薛皋?你说当真是我的大舅子?”

闻声,苗仁辅大力拍着胸脯打包票说道:

“定然无差,我军细作还查到,去年薛皋派人前往薛家的祖坟祭扫。”

古时不同后世,除了极少数的人渣之外,没人会下贱得乱认祖宗。这时,陈凉沉思了片刻,颔首说道:

“唉,薛家只剩了这么一个男丁啊!”

当年的那场婚礼惊变虽已时过境迁,每逢午夜梦回之际,陈凉追忆起横死在眼前的娇妻薛梦颖,回想佳人一颦一笑,饶是已然见惯了修罗屠场,杀人如麻的陈凉仍止不住悲从中来。没错,他是个粗人,不懂得多少情爱纠葛,但陈凉也是识得好歹的人。薛梦颖一个大家闺秀能垂青他这一文不名的穷猎户,那是陈凉前世修来的福分,不能厮守终老他只能说自己福薄。

老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恩情似海深。总归是不看僧面看佛面哪!!

纵然陈凉不考虑薛皋对自己有什么用处,只看在他是薛梦颖硕果仅存的堂兄的份上,陈凉也不能眼睁睁瞧着他去死。薛皋一蹬腿,薛梦颖的娘家就算绝后了,这对陈凉来说是不能接受的结果。虽说不知薛皋这几年收纳妻妾和美人到底生了几个孩子,一个婴儿从呱呱坠地到长大成人,幼年夭折的概率太高了,即便是帝王之家生孩子也有夭折半数以上的先例,陈凉实在是赌不起。

权衡着个人情感和现实利益的双重考量,陈凉猛然一巴掌拍在桌案上,他高声说道:

“我意已决,五日后发兵出征!”

.............................................................

“咚咚咚”

打从仿制的火炮成为兴汉军的正式装备以来,每次出战之前除了例行的擂鼓和祭祀仪式之外,陈凉必定要亲自点燃号炮以壮军威士气。

随着隆隆炮声在江面回响,兴汉军士卒们那山呼海啸般的呼喊声也连成一片,千帆竞流的场面呈现在前来送行的人们眼前。如此庞大的船队浩浩荡荡地开拔出征,场面壮观得叫人很难想象他们可能会战败。

陈凉近日来手不释卷地苦读着《三国演义》,特别重点研读火烧赤壁那一段情节。无论他横看竖看,未免觉得自家跟那位横槊赋诗的一代枭雄曹孟德更为神似一些。号称麾下雄师八十三万,欲与孙权会猎东吴的曹操,在赤壁被黄口小儿周瑜的一把大火烧得彻底没了脾气。哪怕他不觉得自己会犯下此等低级错误,骄兵必败这个教训也是必须汲取的,这是血淋淋的前车之鉴哪!

一朵悠然飘浮在空中的云朵之上,林旭和大江龙君敖平正下着围棋,下面传来的连声号炮打搅了敖平的思路,眼看着的一条大龙就要被林旭绞杀了。叹息一声,敖平再次投子认负了,这已是输掉的第六局。

被这位好下棋又棋术不精的盟友缠住不放,林旭很是无可奈何,他笑着一挥袍袖收起了棋枰,说道:

“敖兄,兴汉军已经挥师东进,这一回得要看你的手段了。”

在自家地头上,敖平表现得很有底气,咧嘴一笑,说道:

“放心,本君统率江水亿兆水族,些微小事岂会搞砸?尊神只管放心便是,不如咱们再来一盘?”

对这位臭棋篓子的水平忍无可忍,林旭迟疑了一下,态度坚决地摆手说道:

“呃,正经事要紧,敖兄不如先处理正事吧!”

兴汉军水师与船上搭载的步军合计达十万之众,江面上墙橹遮天蔽日,声势浩大的兴汉军水师一路推进。

在大军沿途所到各处,沿途的州郡大小城池无不望风而降,这些天来天气保持晴好,一路上顺风顺水,行程顺遂得连陈凉都觉得不可思议。

事实也的确如此,不论是好事还是坏事,早晚总会有到头的那一天。当兴汉军这一日迎头撞见了扼守在彭蠡泽与江水之间咽喉水道的江州,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夺占城池的好运道终结了。吴侯祝重发派驻在此的守将任嚣下令紧闭四门坚守不出,与此同时,他向高人求助,冀望多拖延一些时日,等候正在兵围豫章的祝重发率领吴军主力回师增援江州。

任嚣寄予了厚望的这位高人正是他的本家长辈,早前也化名为翩翩道人四处劫掠童男童女,闹得鬼憎神厌,方才炼成了金液还丹的茅山妖道任天长。

前一次,任天长是被大秦第一*叶飞请去帮忙,不幸撞见了兴汉军。随后,他又引出了隐居幕后的林旭出手,真可谓是羊肉没吃到,反惹了一身膻。

鄂州兵败后,叶飞投往薛皋帐下,任天长则耍了个小花招甩掉林旭,干脆遁回了茅山,他的本意是暂且避一避风头。岂料,昔日的仇家和苦主闻听他的行踪下落,纷纷打上门前来寻仇报复,搞得任天长是不胜其扰。逼不得已之下,他只好放弃了茅山的老巢又跑出来躲清净。经过再三思量,任天长改换了身形容貌,寄食在本家后辈任嚣的府上,舒舒服服地当起了一名食客。

凭着妖道任天长一身神通本领,投奔当今天下群雄中的哪一位也不会遭到回绝。打天下的时候是正值用人之际,诸侯们唯恐自己网罗的人才不够多,唯才是举这一条的执行力不打折扣。

不论一个人的品行高下如何,同样也甭管他是什么样的出身德行,只要对自己夺取天下有所助益,那就是诸侯们求之不得的座上宾,声名烂点又算得什么大事?漫说是区区采补双修这种个人生活作风问题,纵是那些茹毛饮血生吞活人的天妖巨魔愿意前来投奔效忠的话,乐意举双手欢迎它们的枭雄也是大有人在。

老奸巨猾的妖道任天长素来行事鬼祟隐秘,不肯高调出头,前番替叶飞出力险些把自己陷进去,这件事就已经叫他后悔不已。

此番投奔到任嚣门下本想着安安稳稳混日子,享受一下人间富贵,不料这次又被卷入了兴汉军与吴军的战事当中,老实说,任天长也觉得自己是流年不利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