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65 樊城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那个丧失了民心和斗志,只图多苟延残喘几日的大秦朝廷不足为患,反观兴汉军的所作所为则大有不同。自打陈凉前次兴兵***关中,歼灭了数以万计的铁勒骑兵,思结祢度对此事深为震怒。既然他有在中原称帝的这份雄心,便愈发容不下在秦人中出现一个才略威望足以领袖群伦的英雄人物,所以陈凉这小子必须要死,兴汉军这块绊脚石也一定要铲除。

正是怀着一匡天下的宏图伟略,思结祢度亲率大军出咸阳,携二十万之众直扑武关。另有一支偏师,由亲信将领统辖,东出潼关绕道三川郡南下。

明知难以力敌气势汹汹的铁勒人,兴汉军索性放弃了南阳周边的州郡城池,唯独没有舍弃武关这座要隘。事实上,陈凉预先还增派了不少军兵,专职负责截断这条铁勒大军南下的捷径。

数十万大军汇集武关之下,一场大战箭在弦上,如此热闹火爆的场面又岂能少了林旭这个专业看客?

端坐在关隘附近的一座高峰绝顶之上,林旭一边摆弄着手里的小玩意,不时对着铁勒军比划几下,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

“一番辛苦没白费,好处果然不少。有了肉身出来看戏打酱油不用再受人道排斥了,不算是人类,好歹能不受歧视。唉,得来不易呀!”

这时候,林旭暗地里摆弄的小玩意是战场数据化系统的载体,这法器的外观形同无限流小说中人人必备的金属腕表。现在陈凉的左手上戴着一个,林旭自己也留了一个原型继续改进技术。归根结底,这数字地图虽然好用,数字化系统的海量数据也不是凭空生出来的,首先得有相关资料输入,而后才能显示正确信息。坐山观虎斗的林旭是要以取巧的法子帮扶陈凉一下,把自己探测到数据传输过去跟他共享,希望天道和人道在这方面不要太较真才好。

“滴滴嘀嘀”

伴着一长串蜂鸣音过后,林旭手中的手镯状法器闪过一道绿光,跟着光幕自动弹出了一条文字讯息,提示资讯传输完毕。

见状,林旭不禁喜上眉梢,喃喃地说道:

“还好,我猜得没错,这种小手段还算不上犯了忌讳。”

神道遵循的基本规条是非请勿动,非诚勿扰。这些规矩是限定得比较死,不过在某些时候通融一下也是常例。假设在凡间发生的事件与神紧密相关,想要随便插手也是要被雷劈的,在没有足够的缘由使神可以名正言顺地出手之前,那是不允许乱动的。哪怕后来有了理由插手,行事也务必留神拿捏好分寸,稍一不慎就会惹来天罚。

不同于修行者经历那种毕业***似的天劫,只要你挺过劫数不是立地成仙,就是超脱后飘然而去。

天道降下的天罚惩治犯戒神,这种苦头就像家长打孩子***,调皮捣蛋的家伙挨了老爹顿胖揍那也是活该的,天罚过后连屁大的好处都没有。

自我感觉好似在悬崖边踩着钢丝跳芭蕾,林旭战战兢兢地绕过了天道设下的***,顺手给铁勒人下了不少烂药。坦白地说,林旭看这些一身腥膻之气的胡人那是一百个不顺眼。他们那副鬼憎神厌的嘴脸,跟林旭记忆中那些侵略华夏的***太像了。别说为了照顾到陈凉这个代理人,即便没有这个需求,逮住了合适的机会林旭也不介意坑这帮家伙一把。

把守武关的守军在铁勒人猛攻下坚持了十天,驻守后方州郡的兴汉军则趁着这段时间,分头将南阳的居民辎重转移到了汉水以南的城池之内。

自告奋勇前去坚守武关的苗仁辅,毫无意外地遭到了铁勒军先锋部队的疯狂进攻,仗着关隘周边的地势闭塞狭窄不允许铁勒***军压上,在关城上下与敌军展开残酷的攻防战。苗仁辅在手下兵士伤亡近半之后,终于等来了陈凉的一纸撤退手令,松了一口气,他随即带着残存的近两万步兵,一路依托车阵防御,且战且退撤入位于汉水北岸的樊城,与南面的襄阳城隔汉水遥相呼应。

“嚯,好大的阵势啊!”

驻足在襄阳北门的城楼之上,陈凉由衷地赞叹说着,他生平也算见识过不少大场面,可是跟这次铁勒大军南征之役相较,前面积累的那些实战经验似乎都成了上不了台面的小把戏。

后世一间普通学校组织出操,千把号人***在操场上,那阵势已经能使人充分体会到人山人海的喧闹气氛。

铁勒大汗思结祢度率领下饮马汉水的士兵,连同随军征调前来服役的奴隶和民夫,总计可达数十万人之众。这支大军驻扎在汉水的北岸,那种喧嚣的场面当真是一种令人难以形容出来震撼感。老话说得好,人一上万,无边无沿。如果再算上铁勒军中的数十万匹战马和难以计数的营帐、旗帜等物,全部铺展开来,铁勒军的营盘大得难以想象。

每逢白昼时分,营寨周围是人喊马嘶金鼓齐鸣的喧嚣景象,等到入夜以后,军营里点燃的篝火星罗棋布,点点火光倒映在不远处汉水的水面之上,景致堪比九天银河坠入凡尘般绚烂唯美。

陈凉由襄阳城头翘首北望之际,不禁回想此前几日,对面江岸那开阔空旷的视野,一股凛然之感油然而生。前后对比的强烈反差,恍然给人予凭空冒出一座城市的荒诞错觉。知道对上了如此强势的敌人,纵使胆气雄壮如陈凉,此刻他在心底里也未尝没有几分忐忑不安的心思泛起。恰在此时,陈凉忽然感到左手腕猛然一震。

意识到有状况发生,陈凉不动声色地用右手盖住法器,开口说道:

“本座有些口渴,喝杯茶再来观看敌情,你等不可擅离职守。”

“是,末将等遵命。”

位于城门正上面的高大城楼是整个城门防御体系的核心建筑,城楼内部不仅有各类战守设施,生活设施也是一应俱全。

别有所图的陈凉随便找个借口支开了手下,独自走进专供将领保存文牍的密室,他借助于昏暗的烛火,开始翻看战场数字化系统提供的情报信息。

照猫画虎地伏案描摹下了战场态势图和一些关键数据,陈凉喜不自胜地说道:

“好哇!敌军虚实已尽在我掌握之中。”

鹿皮上用炭笔勾画的地图远不及光幕那般清晰详尽,不过正所谓国之利器不可示人。陈凉得到这个腕表式的金手指大杀器以来,连身边最亲近之人也没敢告诉,这是压箱底的致胜王牌也是不能跟任何人分享的绝密。

这时,在房间幽暗的一角传来了林旭的声音,不无调侃地说道:

“如何?曾听人说,这样规模的战役打赢了三次,天下就能归于一统。陈兄弟,你觉得呢?”

闻听林旭的声音,陈凉迅速从喜悦情绪中摆脱出来,摇着头说道:

“俺宁愿什么仗都不打,安稳地当个平头百姓,守着二十亩地一头牛,娶了梦颖过安生日子。”

林旭自然听得出在陈凉那平淡如水的语气背后所隐藏的悲切,欲求平凡而不可得,这是属于他的伤痛,同为这个时代的凡人们都避不开的痛苦。

现身从房间的黑暗处,迈步来到昏黄的烛光之下,林旭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江湖虽大也不过天下一隅呀!记得咱们当初在安州一块研究《江山如此多娇》那本书的时候,好像也说过这句话。”

闻听此言,陈凉好气又好笑,他怨念深重地瞪了林旭一眼,嘴里嘟囔着说道:

“别提了,书是好书,终归还是太监了。有头没尾的,不知是哪个天杀的家伙专干这种吊人胃口的缺德事。”

林旭听了陈凉的指责,他表情甚是无奈地揉着下巴,似笑非笑地说道:

“呵呵,这种事就不要抱怨了,不管什么时候,***总是难免的嘛!再者说,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居***。那书被人举报官府有伤风化,所以下面就没了。唉,闲话少叙,咱们还是接着说正经事吧!”

“左右又没得旁人,有什么话只管说出来便是,好端端的卖什么关子?”

闻听此言,林旭沉默了片刻,然后他肃容说道:

“我这趟来是为了提醒你一声,西边异族混战快要分出胜负,你得抢在他们杀到中原之前统一天下。不要太顾忌伤亡,某些时候时间比生命来得宝贵。现在损失掉的每一点时间,日后都得用成千上万的生命去填补。”

毋庸置疑,陈凉是个够光棍的人,他眼睁睁看着新婚妻子薛梦颖惨死在眼前,对大秦帝国的这份刻骨铭心的恨意,纵是倾尽了三江五湖之水也无法洗去。为了报仇雪恨,陈凉真的什么都豁得出去,当然也包括他自己的性命去拼。然而,陈凉对自己麾下的士兵始终抱有一份旁人很难理解的宽厚关爱之心。若非确信别无选择,不会轻易用他们的性命来验证自己的愚蠢和疯狂。毫无疑问,陈凉这一点心结是身为领导者的闪光点,但也同样是个缺点。

恰如林旭所言,在某些时候,为了整体利益,牺牲局部是不可回避的选择。

人命一旦到了这个时候,无非向战争之神献祭的牺牲品而已,在关键时刻不豁出去,那就不要幻想获得胜利,道德崇高这一条从来都不是成为胜利者的正当理由。过份珍视生命,导致错失良机,那么为了弥补先前犯下的这个错误,后面势必付出更多生命才能挽回颓势。这就是为什么古人屡屡训诫后人,“慈不掌兵,义不掌财”的根源所在。

那位与兵圣孙武子并称于世的兵家亚圣吴起,对待手下的士兵不仅能做到解衣推食这一步,即使营中的士兵身上生疮,他都不惜亲自用嘴替兵士把脓吸出来。

如此爱兵如子的将军,回头到了战场上,该牺牲这些士卒的性命换取战争胜利的时候,吴起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心慈手软,因为珍爱士兵的生命而放弃打赢一场战争。对于军队的领导者来说,如何作出选择,对于部下的取舍犹如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身为名将的资质是既要慈悲也要狠毒,少了任何一样都算不上是称职二字。

陈凉对自己的确够狠,这不意味着他对部下也够狠,这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不能混为一谈。

纠缠在情义与道理之间,陈凉的脸色显得阴晴不定。良久,他望着林旭点了点头说道:

“……俺明白了。”

闻声,林旭不置可否地摆了摆手,跟着转身朝房间黑暗的角落缓步走去,连头也不回地说道:

“我言尽于此,陈兄弟,你……好自为之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