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57 交涉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益州青城山五斗米道总坛

“本尊巫山君萧柏琅!本尊霍山府君林旭!本尊大江龙君敖平!”

巫山紧扼巴蜀东出荆州的水路咽喉要道,巫山云雨更是天下闻名的蜀地奇观之一,身为巫山君的萧柏琅在巴蜀这一亩三分还是很有些脸面的。霍山神林旭自封为霍山府君,这件事情也曾一度闹得沸沸扬扬,不管消息再怎么闭塞的修行者多少也该听过关于他的八卦新闻。大江龙君敖平那就更不用说了,四渎龙君是天下地里面数得着的大佬,何况在背后还有四海龙族撑腰,这个后台硬得不能再硬了。

如此三位有头有脸的地联袂登场,一字排开冷眼看着谈判对手。且看对方摆出这副咄咄逼人的拼命架势,前来与之会晤的五斗米道长老们便已有些吃不消了,个别道心不稳的人,后背不觉已是冷汗淋漓浸湿了衣裳。

干笑了两声,一名须发皆白的老道士起身稽首说道:

“呵呵呵呵,三位尊神此来,未知可是有意罢兵休战,免除这巴蜀之地的兵祸?”

这次交涉中,主唱黑脸的萧柏琅跟两位同伴交换了一下眼色,傲气十足地昂着头,说道:

“我辈神通浅薄,安敢擅言人间祸福?天道恒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我等不过是照章办事而已,法度宽猛皆有失公允,万事仅凭一颗本心。”

啥叫官样文章,一听萧柏琅这一番看似言之凿凿,大义凛然,实则屁话都没说的发言就知道个中奥妙了。

这时,五斗米道一方听得脸色发青,奈何这三尊大神随便拉出来哪个也不是好惹的角色。在同伴们的逼视之下,不大情愿抛头露面的老道士擦了一把汗,他欠身说道:

“贫道不才,冒昧提议,请列位尊神奉劝兴汉军退出蜀中。”

今天来这里,萧柏琅是专职唱黑脸,闻声立马一句话顶了回去,词锋犀利地说道:

“此事断然不可,大势所趋,天数已定,华夏当重归一统。”

被摆在架子上烧烤的老道士额角见汗,他看了看左右的***几位代表,全都好似泥塑金刚木胎菩萨,哪有半点替自己分忧的意思,明知交涉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老道士也唯有硬着头皮说道:

“我等为黎民百姓计,逆天而为亦是心甘。”

大江龙君敖平本打算唱一下红脸,出面打个圆场,避免谈判破裂。不料,身旁的林旭一把攥住的手腕,动作隐蔽地递了个眼神,敖平当即会意。

随即,只听萧柏琅满口***味地说道:

“既然如此,咱们也不必白费唇舌,一切都留待在战场上一决雌雄吧!”

这场谈判至此宣告破裂,双方不欢而散,这个结果也不会使人感到意外。假如说坐在谈判桌前便能解决所有矛盾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也就不需要有战争了。

道理讲不清楚,抑或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前提下,唯有靠武力让其中一方俯首称臣才算完事。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五斗米道在巴蜀精心培养起来的代理人田师凌,虽然为人贪鄙好色,家中号称仆佣上千,据有蜀中良田万顷,府库内积存的绢帛就多达数十间仓库,***资财多得不计其数,但田师凌接人待物的眼光还是有的。加之他在蜀中经营多年,背后有五斗米道暗中襄助,西蜀民众对这个本地人感观还算过得去。

历来,蜀人偏好安逸,平民百姓固然是小富即安,巴蜀大族也不喜欢那些外来者凌驾在自己之上。

挥军入蜀之后,兴汉军明确打出了秋毫无犯的宣传旗号,在大军所到之处,陈凉也尽力约束军士减少杀戮劫掠,不过蜀地的人心多少还是偏向田师凌这个熟悉的本地人。

诚然,人心向背不能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结果,可是要谋求长治久安,不懂得与敌人争取道义和人心,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大傻瓜了。

在战国时代,秦人设计攻灭了蜀国,随后蜀郡太守李冰又主持修建了都江堰水利工程,一举将本是蛮荒之地的蜀中变成了旱涝保收的福地,从此巴蜀与关中一道并称为天府之国。时至今日,比起天下***地方的人们为了糊口而四方奔走呼号,至少蜀人一日三餐吃顿饱饭还不算多大难事,因而巴蜀之地也不见如别处那样义军风起云涌的*势头。

兴汉军这个突如其来的闯入者引得蜀人侧目,本地人对这些外来者既谈不上有多少好感,也没有多少排斥感,双方的关系可说形同陌路。

要论骑马射箭,这些运动项目陈凉挺擅长的,问他如何邀买人心,那就是不懂行了。好在身为上位者无需事必躬亲,陈凉委托了宁采臣全权处理此事,自己安心地当起了甩手掌柜的。

宁采臣绝不是五谷不分,生生把脑壳都读坏掉的书呆子。入蜀后不久,他就提笔撰写布告,痛陈暴秦的施政弊端,贬斥过往巴蜀官吏的操守和德行,然后笔锋轻轻一转,转而开始大肆鼓吹陈凉的仁德宽厚。当然了,光是在嘴上说漂亮话,一时忽悠住别人有可能,时间长了拆穿了把戏,那就变成了天大的笑话。接下来,宁采臣掏出了大把干货,在请示陈凉之后,他下令抄没大秦官吏的家产,所得钱粮悉数用来济贫,诸如田宅之类的不动产直接没入官中,归了兴汉军所有。

甭管在多富庶的地方,总免不了会有穷人的,按照绝对数量来说,穷人远比富人多得多。

宁采臣的惠下示好策略迅速起效,那些得了兴汉军好处的穷人转变了态度。虽说跟兴汉军达不到军民亲如一家,好歹行军打仗的时候找个向导、民夫什么的,也是容易了不少。

面对着打仗强横,收买人心也颇见功力的兴汉军。自家究竟有几斤几两重,田师凌心里再清楚不过。他手下十余万兵马,入蜀的兴汉军有六、七万人之众,关键问题是田师凌的十多万人马中,招募来新兵占了一多半,这些士兵只能用来充数唬人,动起手来怕是不够兴汉军一口吞的。在这种敌军强悍难以匹敌的大势之下,田师凌是既不敢轻举妄动,又不甘心看着兴汉军站稳脚跟。

尽管组建时间不长,兴汉军却不是一群新兵蛋.子,陈凉先后招降了几批秦军士卒,凑出几万精兵根本不在话下。

入蜀大军由陈凉亲自统帅,出北路的汉中郡,自剑阁南下直逼阴平郡。水军大都督司徒雅逆江水而上,入三峡窥视岷江流域,这南北两支大军好似一副大铁钳,把以蜀郡为中心的田师凌地盘牢牢夹在当中,恰如一块夹心饼干。

闻知双方的后台势力进行交涉破裂后,闻讯田师凌大惊失色,他慌忙找到了***哭诉说道:

“师尊,那陈贼势大难敌,您可不能眼睁睁看着徒儿坐以待毙呀!”

闻听此言,这位胡须花白的鹰钩鼻道士无奈地睁开了眼睛,他瞥了一眼正在抱着自己大腿痛哭流涕,神情如丧考妣的田师凌,语气不容辩驳地说道:

“汝且少安毋躁,为师自有主张。”

听了***这话,田师凌面上忧色尽去,外人或许不晓得,他心里很清楚,自家的这位师尊向来护短,无理尚且辩三分。若非如此,五斗米道中有道高士多矣,田师凌当初又何必特意拜在这位道长的门下,图的就是背后有人撑腰啊!

凡尘俗世的改朝换代,对于那些在青山秀水间潜心***的修行者来说,既是一种现实威胁,同样也可能成为一个力争上游的好机会。不同于神仙妖魔难以插手人道事务,修行者虽然具有超乎常人之能,但他们并没有被人道打入另册,修士出手杀人虽有因果牵缠,可是他们享受帝王供奉同样是符合人道规则的。此番,五斗米道的高人们是盘算着扶植一方势力待价而沽。

最理想的结果莫过于五斗米道能被世俗政权立为国教,或是教主被敕封国师,这样他们就可以分享国家气运,待得日后渡劫飞升之日借以功德削减天劫威势。

须知,渡劫兹事体大,一星半点的细微差距都能决定生死成败。纵然修行者能够摒除物欲,金银珠宝视如粪土,绝色红颜全无眷恋,关系到修仙得道的终极目标,***力不可谓不大。

事不关心,关心则乱。五斗米道投入了太多资源到这个牵连深广的计划当中,他们甚至已经看不清楚兴汉军入蜀是大势所趋。

大江龙君敖平和林旭、萧柏琅三位地亲身前来劝说,五斗米道仍然放不下这份执念,一切结果都只能说是天意如此。

首轮谈判破裂后,凡人军队之间的战斗更加无法想象,田师凌向***的哭诉正是摆明了他不看好战争的态度。可想而知,他嘴上没说什么狠话,此君一旦发现事态不妙,向兴汉军投降反水那也是合乎情理的选项。

“斗法!看来只有斗法了。”

在五斗米道的高层会议上,田师凌的***向与会者转达了自己***的意见,并且列举了诸多为难之处。

已然不顾颜面地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显然五斗米道指望着田师凌的军队击退兴汉军,那是寡妇死儿子没指望了。发觉己方错误判断了当下形势,骑虎难下的五斗米道仍不愿放手。跟直接举手投降比较,约定斗法决出胜负,这也算是没办法中的唯一办法。随即,一封飞剑传书送达了巫山君萧柏琅位于神女峰下的山神庙,当接到这封信笺看罢以后,不敢自作主张,连忙分头通知几位盟友前来共同商议对策。

当林旭跨入萧柏琅的府邸门槛之时,恰好听到了大江龙君敖平扯着大嗓门高声说道:

“什么,要斗法?这群不要脸的牛鼻子道士。”

脚步缓了一下,林旭接口说道:

“五斗米道果然走了这步棋?”

听到了林旭的声音,萧柏琅苦笑着举起手中的信笺,说道:

“正是,尊神请看,战书都下到我这里来了。”

得到了确认的消息,林旭不禁生出了几分啼笑皆非之感,他这些年来一直在为了这一方天地的存续而努力挣扎。为自己预设的假想敌也是无比强横的存在,要么是克苏鲁神系的那波凶悍到叫人一想起来就头疼万分的域外神魔,再不然就得说到树大根深,坐拥百万大军的十字教神系。现在要他为巴蜀这块巴掌大的地方与人赌斗?拜托,这不成耍猴的了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