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48 引荐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神培养代言人必须得有足够的耐心,拔苗助长只能适得其反。左右现在闲来无事,林旭也愿意跟陈凉多交流一下,于是苦口婆心地说道:

“民众对国家的支持像是树根,源源不断为大树提供养份和水份,树皮好比是地方官府,把民众所提供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整合起来输送到枝干,这叫税赋,再把枝干得到的养份转化成供养树根的物质送回来分配给民众,这叫福利。大秦有今日的衰败,根源不是出在秦军战力不够强悍,而是对未来彻底绝望的民众不再支持国家,地方官府上下其手忘却了自己本份,百姓们只见税赋年年涨,不见福利岁岁高啊!树皮和树根都没了,不管这棵树的枝干再怎么繁茂,最后它也肯定要倒下变成一堆烂木头,你说对不对?”

咂摸一下这番话的滋味,陈凉也明白林旭是在借机敲打自己了,毕竟这是金玉良言,哪怕听得刺耳也不能说别的,他只得点头说道:

“嗯,这么说俺就听懂了。”

见此情景,林旭微微一笑,说道:

“待会我要引荐你认识一位神,稍后便到,你先准备一下吧!”

“那需要俺准备些什么?香烛纸马?”

闻声,林旭一摆手,说道:

“那些倒是用不着,你总不能穿着这身衣服会客吧?”

适才林旭出现之时,陈凉已然卸下了甲胄,只穿着一身简单便装。他平日里穿着这套衣服不失简朴,不过要会见一位神,这么打扮可就未免不够恭敬了。

闻听此言,陈凉低头一瞧自己身上还有几个补丁的衣裳,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说道:

“哦,俺忘了,这就***。”

“好,我出去转一转,你收拾一下吧!”

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却曾照古人。在洞庭湖畔,抬头仰望着高悬于夜空中的一轮皎洁明月,林旭浮想联翩。此时此刻,他所见的月亮美丽清冷,比起地球上的月色还要令人赏心悦目,但这不过是由天地法则扭曲投射出来的幻影而已。从本质上来讲,这一轮明月犹如小孩子用肥皂水吹出的泡泡,在美丽的外表之下潜藏着令人心悸的虚无。

想到了这里,林旭习惯性地叹息了一声,这一方天地将往何处去?每当他有意无意地想起这个问题,心底里都禁不住油然生出一丝寒意,未知永远是最大的恐惧源泉。

银色的月光下,湖面水波粼粼,紧接着浪涌般涛声大作,一个身穿帝王冠冕的高大身影出现了。

被打断了思路的林旭笑着迎上前去,敖平连声致歉,说道:

“林兄恕罪,敖某路上耽搁,来得迟了。”

“呵呵呵呵,龙君来得不晚,请随我来吧!”

不知今夜要来的这位神到底是何方神圣,见林旭说得郑重其事,陈凉不敢轻忽怠慢,一早吩咐人备下酒宴,然后遣散闲杂人等,孤身一人等候在帐中。无事可作的时候,陈凉将备好的米酒是滤了又滤,温了又温,单等着这位贵客临门。

“陈兄弟,这位是大江龙君。敖兄,这位是兴汉大将军陈凉。”

林旭为宾主双方互相引荐之后,笑着说道:

“龙君乃是这浩荡江水之主,你若有什么疑难想要请教的,无需客气,只管开口便是。”

一听这话,陈凉倒也真没客气,他立马起身冲着敖平作揖说道:

“敢问龙君,秦军颇难对付,您可否助我军一臂之力?”

闻听此言,敖平面露难色,神对人道事务介入太深,因果实在不好沾染,但是初次见面就推脱不行,似乎也显得自己本事太差劲了。陷于进退两难之际,敖平转而用求助的目光看着林旭,希望他能给出个好主意解围。

见此情景,林旭会意地一笑,他接过话头说道:

“不如调换一下风向,如何?”

目下正值仲夏时节,在洞庭湖一带盛行东南季风,因此位于北岸的兴汉军水师才屡屡被秦军组织的***式火攻烧得焦头烂额。

林旭这个提议很符合陈凉的心意,他仔细思量了一下利害关系,点头说道:

“不知这风能维持几日?”

不用林旭再居中斡旋,敖平即刻自信满满地打着包票说道:

“少则一昼夜,多则三日夜。”

听了这个答复,陈凉喜不自胜地一拍手,说道:

“太好了,这就足够了,此事便要拜托您了。”

这时,在敖平那张化***形后,俊美得过份阴柔的脸上闪过了一抹笑意,说道:

“呵呵,小事一桩,何足挂齿,只不过这日后嘛!”

闻弦琴而知雅意!整天看着下属们玩勾心斗角的把戏,陈凉早就不是昔日的那个淳朴猎户了,他当即明悟了敖平的言外之意,忙不迭地拍着胸脯说道:

“日后我兴汉军定为龙君重修庙宇再塑金身,一年四时祭祀,祭礼不会短少,以酬神恩,您只管放心好了。”

在前些时候,林旭专程带着陈凉这个土包子开了一回眼界,初时不明所以,辗转观摩过后,陈凉终于领悟到了林旭一直在暗示他的那层意思。

神跟凡人之间的境界差距之大判若云泥,那些人类视如珍宝的东西,往往是神摒弃和嗤之以鼻的,神们所关心的事情也跟普通人的生活压根不搭界。既然如此,身为凡人硬要琢磨神们是不是企图牟取对人类的统治权,那就真的应了道家先贤庄子讽刺自己好友惠子因为贪恋权势,利令智昏的那则成语典故当中,向那只倒霉的凤凰大肆叫嚣说,你不要来抢我死老鼠的猫头鹰,鸱枭得鼠啊!

虽说不差那点祭品和香火,考虑到官方祭祀也是对正神地位的一种认同,对于带动民间信仰颇有助益。陈凉作出的一番友好姿态大江龙君敖平自无异议,双方很快便谈妥了这件事。

.......................................................................

在战场上面,风向突变这种意外情况对于水战,特别是火攻这种战法而言,那简直是要了亲命啊!

秦军毫无意外地被自家火攻船引燃的大火烧了个底朝天,幸亏是鲜于闵反应及时,当机立断命令部下掉转船头抢滩搁浅,那些被烟熏火燎烤得快要半生不熟的士卒们忙不迭地跳船逃生,方才保全了他们的一条性命。

这一仗打到了眼下的份上,连瞎子都看得出秦军输得连裤子都快赔进去了,他们剩余的问题就是该琢磨如何赶紧逃命。向来大局观很好的鲜于闵也不再抱着取胜的幻想,他调集了军中剩余的金银和绸缎等细软之物,毫不吝惜地塞给了随军同来的西南夷土司头领们,要求只有一条,请他们协助秦军安全退回岭南,并且允诺事后另有重谢。

常言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又道是,有钱能使磨推鬼。

诚然,西南夷这群土司大老爷对大秦帝国的前途不大看好,但他们收受了大笔好处之后,还是很爽快地应允了鲜于闵的协助要求。随即,土司所属的军队开始逐次抵抗兴汉军的进攻,秦军南方兵团则准备转进。

“一定要快,千万别让他们跑了。奶奶个熊,三天两头地在老子后院放火挖坑,你想来就来呀!”

闻讯,愤怒得眼睛里都快喷出火焰的陈凉,他重重地一拳砸在摊开地图的桌子上。这件用坚硬荔枝木制成的家具,再也不堪忍受如此暴力摧残,当场发出一声如垂死哀鸣般的吱呀怪响,散了架以示***。

“主公息怒,西南夷一带山高林密地势险恶,况且部族林立,不宜派大军追击堵截。若要断绝秦军归路,攻伐乃是下策,当以分化瓦解攻心为上。”

司徒雅摸着下颌蓄起的三缕飘逸长髯,努力作出一副斯文人的模样,不过他在双眼中闪动的厮杀渴望还是出卖了内心的真实想法。人尽皆知,司徒雅这家伙从来不是一个和平主义者,要说他爱好和平,那还不如教老虎吃素呢!

被老对手抢先一步说出对策,苗仁辅很是憋气地说道:

“主公,末将愿亲往黔中一行,说服当地部落首脑与我军合作。”

不待别人开口,陈凉便已连连摇头,说道:

“此事怕是不成啊!军中能独当一面的大将,除了大都督之外,那就得数到你了。若是你离开本将军身边,难不成要我亲自统率着步军上阵吗?”

“这……末将思虑不周,当面告罪。”

苗仁辅一听陈凉这么说,他也立马没咒念了,只好欠身赔罪。

见状,深感麾下人才匮乏,一脸无奈的陈凉摆手说道:

“哎,算了,派人是应该的,你们俩都不合适。人选我来挑,你们想着该怎么打赢这些秦军就行了。”

正当此时,外面一名中军官急匆匆地挑开门帘走进帐篷,单膝跪地说道:

“报!启禀大将军,我军多处营寨忽发疫病,将士们自早起之时纷纷上吐下泻,据军医所言,似是染上了瘴气。”

俗话说得好,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一场瘟疫就能让养殖场里数以万计的牲畜和禽类全军覆没,而人类也不过是动物的一种,发起瘟疫来照样是一死一***。如果在最极端的情况下,整支军队因为感染疫病导致大败的范例不在少数,更糟糕的状况也不是没有先例的。

闻听此言,陈凉登时吓得魂飞魄散,他慌忙指派苗仁辅和司徒雅说道:

“你们俩分头前往各营勘察情况,速去速回将状况报与我知晓。”

“是,末将遵命!”

一边往外走,司徒雅和苗仁辅也在议论着此事,他们都觉得这场瘟疫来得太不可思议。

所谓的兵乱过后必有大疫的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究其原因不外乎是战争中的死难者数量太多,很多时候双方根本来不及掩埋,以至于长时间暴尸荒野之中。不断***的尸体滋生了大量致病微生物和蚊蝇,同时也污染了水源,人畜饮用了被尸体污染的水,或是被蚊蝇叮咬染病,最后引起连锁反应导致区域性的传染病大流行。

现在的可疑之处在于,兴汉军跟秦军交战只有短短数日而已,死者数量也不多。

虽说天气十分炎热,双方统兵的将领皆是宿将,战后收拾掩埋尸体这一套业务做得滴水不漏,何至于好端端地突发瘟疫?

若说反常者即为妖,说不得这场瘟疫的确来得太过妖异,落在明眼人的视野里,怕也不能将事件归结为常理范畴。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