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46 闲棋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天底下从来没有白吃的午餐,神既然接受众生供奉的香火愿力,那们就要有承担由此引发一切后果的精神准备。

愿力这一路玄之又玄的玩意,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消受的,无孔不入的因果律岂会容许世间存在一种无节制地索取,而又不给予回馈的事物存在?假如信徒们对神祈祷的愿望总是无法实现,甚至是现实情况发展与期望南辕北辙,那么令神明恐惧的事情即将到来。当这些虔诚信徒死去之时,他们发自心底的这份怨恨结合着愿力形成了一股足以创造,或者是毁灭一个世界的恐怖力量。

得到天道认可的神在出现神秘莫测的天人五衰之前,不会自然死亡。然而,对于神来说,陷于永无知觉的沉眠状态,这样的下场也未见得比死亡强出多少。

考虑到这一点,个别性格特异的神甚至宁可不要一个信徒供奉自己,也务必要免除这种可怕的后患。

那个古老的文明国度,波斯王国已经在地图上永远消失了,这块位于片界西南角的土地却并未得到片刻的安宁。在此交战的三方,纯粹以人数计量,十字教实力最强,马穆鲁克人次之,维京人是最弱的一方,不过计算实际战力就没这么简单了。

十字教的总体实力要比马穆鲁克人强出不少,他们的后续援军还在源源不断向东开进。老家远在西北半岛上的维京人以强悍尚武著称,这次他们之所以一头撞进这一滩浑水里,那是因为十字军下辖的部分骑士团开始向西北部的半岛地区挺进,这支征服者大军压得维京部落联盟只有招架之功。为了开辟第二战场,搅合十字军东征的这支部队是专程被指派到东线牵制敌人的主力部队,分担本土所承受的军事压力。

按道理来说,十字军一强独大,马穆鲁克人和维京人本该联合起来对抗强敌,可是他们双方并没有这样去做,具体原因不详。

现如今,三方仍旧是各自为战,彼此之间泾渭分明,隶属于不同旗帜下的战士们只要碰见了,不说二话立马就是一场血战。

如此动荡不安的局势也连累到生活在这块土地的原住民,波斯王国的遗民不得不在朝不保夕的深深恐惧之下忍受着痛苦煎熬。昔日富饶肥沃的平原,而今已经变成了异族纵马厮杀的战场,那些没来得及逃离家园的波斯人都变成了横卧在马蹄下的累累白骨,侥幸逃过了这一劫的波斯人只能跑到大山里躲避灾祸。

当术士高墨达拄着拐杖出现在一座黑漆漆的洞口,不远处的一名哨兵从红褐色的巨石后面探出头,欣喜万分地说道:

“祭司大人,您来了。”

在一支蜡烛的微弱光线引领下,高墨达缓步进入到洞穴深处,他开始向躲藏在此的难民例行分发肥面包。

这种体积如锅盖大小,口感紧密细致的,份量足够四、五个成年人吃上一餐的肥面包,仿如无穷无尽般从高墨达的袖子里被取出,逐一被分发到了在场每一个波斯人的手中。

这是高墨达用林旭赐予的神术合成出来的食品,入口的味道虽然不怎么样,唯一的优点是只要神力依然充裕,随时随地都能保证食品敞开供应。林旭转化这些食物的神力来源则是这些人付出的信仰愿力,他也准备以这种方式了却了因果,左手收入,右手支出,点滴都不截留自用,不管这些人日后的命运究竟如何,林旭都无需承担太大责任。

“各位教友,我是来为大家传播主神的福音。请你们遵照仪轨,开始准备祈祷吧!”

幽暗潮湿的洞穴中,饥肠辘辘的人们饱餐一顿过后,又经过了一番简单而仪式感非常强烈的洗漱,这些信徒们神情无比虔诚地围坐在高墨达身边聆听着他布道。

“神说,所有信徒都是平等的,在我的面前,一名国王不比一名乞丐更高贵……你们要听从我的教诲,爱那些爱你们的人,尊敬那些善待你们的人。不要鄙视那些假神的名义作恶的人,但要时刻提防他们用***智慧扭曲你们对善恶是非的判断力,在必要时,你们要挺身而出阻止他们的阴谋得逞……坚持不懈的学习能使一个平凡人变得伟大,可以让他的思想与我同在。无知不可耻,每一个人生来都是无知的,真正可耻的是以无知为荣,而不求知的人……”

短暂的十分钟集体祷告结束之后,在场的信徒们齐声说道:

“愿主神与我们同在。”

依依不舍地看着高墨达如来时一样静静地离去,山洞里的人们再次陷入了沉默。宗教信仰犹如冬日雪夜点亮的一支火把,虽然不能给予他们真正的幸福和光明,至少能让他们体会到一点点温暖和希望。

逐渐远离了信徒们的视野,高墨达在一处背风的岩壁下停住脚步,他跪地祈祷向林旭汇报近日的活动情况,在结尾时说道:

“大老爷,我已经按您的吩咐暂停增加***,下面该怎么做?”

“嗯,你做得不错,接下来要利用教会的力量调查十字军和马穆鲁克人、维京人的动向。关于你,本尊颁授你荆棘之冠,凡是那用利刃攻击你的,必将自食其果。”

随着林旭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一顶像是用金属棘刺编织而成的冠冕在白光中蓦然出现,缓缓地落在高墨达手中。

“感谢大老爷的赐予,高墨达必定全心全意为您效劳。”

“你要记住,不论何时听到三方中有一方取得了压倒性胜利,立刻带上***们向东逃亡。”

“是的,您最忠实的仆人高墨达,谨遵您的教诲。”

结束了与林旭的对话,高墨达站起身,此时他的脸上蓦然显出了一丝诡谲的神色,一双眸子中隐隐透出如蠕虫一样的纤细红丝,自言自语地说道:

“……我高墨达,将要成为波斯人的王,地上的荣光都要归我所有。”

或许高墨达心存自立为王的念头,不过此时此刻,他仍然深深畏惧着林旭的权能,眼下高墨达不敢公然露出反迹。何况,波斯人身在三大势力的夹缝间求存,任何想要出风头的行为都是自寻死路。一呼百应的荣耀虽说足够炫目,高墨达还没因此而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一阵心潮澎湃之后,他警告自己要等待合适的时机,但是另外一股力量却似乎在***着他做点什么。

..............................................................

新近才被砍伐下来,仍然带着长满青苔树皮的原木,被藤条和绳索捆扎成了数丈高的寨墙,在最外层覆盖着二尺多厚的一层湿润泥土,这是特地用来防备营寨被火攻的。修造的一切规制均是遵照秦军行军宿营定制而行,此时在这座虎踞山丘之上,气势雄伟的营寨里面却是一片烟雾缭绕的诡异景象,许多断发文身的男子赤膊着上身在营地里乱走,地上升起了一堆堆的篝火,好像是准备开始烧烤肉食。

“唉,看来秦军果然是走了下坡路,眼看着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司徒都督,他们居然连这些化外蛮夷也招纳到军中,还把营寨搞得一团糟。见微知著,这大秦也离完蛋的日子不远了吧!”

虽说苗仁辅与司徒雅延续了过往的不合关系,私人关系的恶劣尚未影响到他们在公事方面正常合作。再者,这次迎击秦军的行动是由主帅陈凉亲自率军压阵南下,他们俩也犯不着为了一个名义上的统帅,斗得跟乌眼鸡似的。

在荆州军中一贯以口无遮拦著称,苗仁辅的绰号就叫做苗大嘴,可谓是撅嘴的骡子卖个驴价钱,凡事一多半全都坏在他这张嘴上了。可想而知,若不是苗仁辅的这张嘴巴太过刻薄,什么话都敢说出来,单凭他比司徒雅更深的从军资历,早该升到更高的官阶了。原本在秦军当中,苗仁辅一想起自己被司徒雅这个后生小辈压着一头,他就心里十二万分地不舒服。谁成想,如今到了兴汉军中,状况竟然还是这样子,苗仁辅和司徒雅两人的关系能和睦起来,那就保不齐是隐藏着基情澎湃的暗流了

这时,单手握着剑柄,在船楼的舵楼上作威风凛凛状的司徒雅听了苗仁辅的话,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转而揶揄说道:

“烂船也有三斤钉,苗兄你切莫小看南方兵团,若是咱们一不小心在阴沟里翻了船,那可就一世英名尽付流水了喽!”

闻听此言,苗仁辅翻一翻白眼,语带不屑地说道:

“哼,是吗?那就不劳大都督费心了,苗某自有主张。”

闻声,司徒雅也同样报以冷眼,权当没瞧见苗仁辅这个人一般,自说自话地招呼说道:

“降下前桅船帆,后桅只留一半。”

“是,小的得令!”

在前期得到大量资源的持续性投入,林旭给予陈凉的一张示意图,终于从一幅概念图变成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实物。

两个月前,兴汉军的第一艘龟船建成下水,目前这条新式战船已然完成了整备工作,正式加入到舰队序列。一切都是遵照着陈凉的指示,这艘龟船上搭载了重量从一千五百斤到五十斤不等,各种口径和长短的火炮。之所以配备的火器如此杂乱,不外乎是由于林旭太过吝啬,除却一张只能看个大概的示意图,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直接告诉陈凉。害得陈凉只能自己挖空了心思瞎琢磨,这条胖墩墩的战船搭载的火炮究竟该是什么样的。

如今,在龟船上的火力配置只能算是试验性的,实战能力颇为令人怀疑。关于这一点,陈凉自家心里清楚,司徒雅和苗仁辅这样的老油条更是门清,他们俩也是抱着一种看戏的心态放任龟船投入了第一次实战。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