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34 揭发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时分,林旭顶着道士的伪装身份,假模假式地登坛作法,暗地里发动神术驱散了笼罩在鄂州附近数十里,持续多日的浓雾。

见此情景,本来对林旭的承诺还将信将疑的司徒雅立时心悦诚服,他即刻命令全体水军起锚驶向南岸,准备二度攻击鄂州城。

凡人们秣马厉兵预备疆场厮杀之际,林旭可就省事多了,他此行目标只有一个,摆平那位一肚子坏水的妖道任天长。脚下踩着白浪翻滚的滔滔江水好似通衢大道一般,林旭是摆足了世外高人的谱,孤身一人踏水来到鄂州城下,比起达摩祖师的一苇渡江还要加倍装13。其实林旭神识锁定了城内反应最强的那个目标,根本不愁找不到任天长。

“呔,妖道任天长,擅自干涉凡人战事,可知罪孽深重吗?”

一上来先扣帽子这招虽然老套得很,不过正经办事的时候还是不可或缺的一道手续。一言不发就直接动手,那岂不是跟小流氓街头斗殴背后拍砖打闷棍沦落到一个档次去了吗?

显然,任天长也很明白这个套路,他脚踏着女墙,居高临下地说道:

“本真人乃是替天行道,汝是何处来的无知小辈,焉敢血口喷人,诋毁本真人清誉?”

在城下看着趾高气扬的任天长,林旭心里甚是窝火,好端端地看戏计划,半道被这家伙给搅和了,害得他非得亲自出手不可。好在这次为了有的放矢,林旭专程跟大江龙君敖平探听过这个任天长的底细,骂起架来丝毫不必为缺乏对手的隐私黑材料而愁苦。

冷笑一声,林旭抬手指着任天长,大声说道:

“哼哼,是吗?在江南一带谁人不知折花圣手翩翩道人的大名?你这妖道为了炼制金液还丹残害无数***童男,引起江湖公愤被追杀至今,当真以为改换一个假身份便能瞒天过海吗?某告诉你,那是痴心妄想。”

闻听得翩翩道人之名,鄂州城头的守军立即一片哗然,手持兵刃的军将们投向任天长的一道道目光中,掺杂着恐惧、憎恨和蔑视。

确如林旭适才所说的,在江南一带无人不晓翩翩道人的恶名昭彰,他的知名度简直可以归类为止小儿夜啼的凶神恶煞一类,绝对不是寻常小蟊贼的那个水准。

仅在江水下游的震泽附近州郡,一年下来丢失的孩童就多达上百之数。若问在整个江南地区被拐走的孩子数量有多少,只怕是不知凡几,其中的一多半的案件最后都要归罪于翩翩道人。

自从中古时代以后,外丹道逐步衰落,除了练气士异军突起之外,另有一派修行者走上了歪门邪道。他们认定外丹道关于铅汞炼化为金银,金银转化为金丹,炼成服食可以得不朽的修行理论是无比正确的,真正的谬误出在对于金银概念的理解之上。此后,他们结合了古老的房中术等秘传***法门,突破性地提出以男子之阳精为金,女子之天葵为银,烧炼灵药聚合为金丹的一套邪门理论。

为了与正统外丹道的金丹有所区别,这一派法门所炼制出来的金丹,在此后又被称之为“金液还丹”。

考虑到金丹效力与原料纯度之间具有紧密联系,这一脉自称“花间派”的修行者,干脆在民间收买童男童女豢养起来,定期搜集炼丹原料。事实上,这些家伙造孽还不仅如此,当实在买不到合用的幼童,他们就会去偷去抢,甚至勾结放高利贷的帮会设局玩仙人跳。凡此种种所用的手段之恶劣卑下,以至于连很多魔道中人和妖怪们都觉得这些家伙的人品太过贱格,不屑与之为伍。

一来二去,事情演变的结果是“花间派”声名扫地,很快就到了一个狗都不愿意闻的地步。

清楚地听到了林旭揭穿老底式的爆料,任天长反而收敛起了怒容,若有所思地说道:

“贫道的易容术不是凡人目力所能识破的,莫非你是……”

神不可随意现身干涉人道事务,很多时候都是打***地不要,悄悄地进村。见状,林旭岂容任天长道破自己的真身,他当机立断大喝道:

“废话少说,明年今日便是你的忌辰,看招!”

不必怀疑,修行者动手杀戮凡人必然造成自身的业障因果,等他们渡过天劫之时,天道就会把难度一并计入其中。

所谓天地之威,安敢不畏?所以在一般情况下,修行者都不情愿涉及凡人之间的恩怨纠葛,向凡人举起屠刀,这对修行者们而言,几乎等于自掘坟墓。

在不久之前,翩翩道人任天长为了炫耀自身法力高强,不惜以法术杀伤了许多兴汉军的士卒。因而,由陈凉出面作为苦主向霍山神林旭焚香申诉冤屈,此刻林旭是以执法的名义出手,勉强算是避开了神道规则对地的约束,不过一旦他的真实身份被揭开那便不美了。插手干涉人间改朝换代,变革天命的相关战事,对于神是一桩很犯忌讳的事情,被人道阿赖耶盯上,不死也得脱层皮。

明知如此,林旭顺势改文攻为武斗,干脆利落地怒斥一声便立出***,不给对方揭发自己老底的机会。

“轰!滋啦”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道蓝白相间的电光出自林旭之手,直击城头的任天长,随着沉闷的轰鸣和烈焰延烧的连串噼啪声响起,浩大声势令人侧目。

“呵呵呵呵,尊驾是要替贫道换一身衣裳吗?还真是客气呀!”

满是揶揄和讥讽的言辞居然是出自烈焰包裹之下的人形物体,林旭闻声不由得眉头紧锁,看来他此前低估了妖道任天长的本事啊!

林旭放出的蓝白间杂,炽烈得好似龙蛇起舞般的电光洗礼,以及随后持续的火焰焚烧,两厢叠加之下,居然没对翩翩道人造成什么明显伤害。此刻透过逐渐消散的火焰向任天长望过去,只见他脸上本来蒙着的那一层似乎以某种秘法附着的蜡***皮肤,正在烈焰烧灼下不断剥落,这位左道中的能手首度在众人面前显露出真面目。

围拢在四周看到了翩翩道人真容,许多人不禁惊呼失声,谁也不曾想到这家伙的容貌竟然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

妖道任天长那张媲美头牌鸭子的脸蛋生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白里透红的面色可说姣好若处子,肌肤透出几分水盈盈的感觉,仿如吹弹可破般细腻白皙,哪里还是那个杂毛中年道士,俨然是一位姿容绝世,比得上潘安、宋玉的翩翩美少年。

观其外而知其内!林旭立即把任天长此人的威胁度上调了一个级别,这样深藏不露的人,行事必定有所依仗,别一个不小心在阴沟里翻了船哪!

大为提高警惕,在嘴上林旭丝毫不落下风,漫不经心地说道:

“哦!原来你的金液还丹已然炼成了,怨不得行事如此张狂跋扈。”

任天长明知对面这个道人的身份可疑,但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自信,不加掩饰地说道:

“不错,贫道穷多年苦功,托天之幸方才炼成一颗金丹,故而恢复本名任天长。你莫要以为贫道是冒充他人名号,我本就是茅山道的任天长,翩翩道人才是贫道行走江湖所用的化名。”

这时,林旭一听这话,反问说道:

“你如此自揭底细,难道不怕消息泄露出去,惹来昔日仇家?”

“哼!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贫道苦熬了多年,只为一朝扬眉吐气,若是功成之时尚且这般唯唯诺诺,不如早些当个缩头乌龟与草木同朽,又何必吃了这么多苦头。”

在说着这段话的时候,任天长脸上流露出的怨毒之色确实不似作伪,看起来这些年他也的确吃过不少亏。

某位被讥讽为杀妻求道的教主曾说,世间大奸大恶之徒,多有大智大勇。要问其中的道理也很简单,那些天资不够的***即便有心作恶,限于自身的才具智慧不足难以有所作为,顶天了只配干一些欺男霸女,横行乡里的不入流勾当。一旦自身面临绝境,他们立马原形毕露成了一滩烂泥,如这等人得势也不过是横行一时的地主恶霸之流,根本成不了气候。

唯有那些胸怀大志,眼光长远,兼且器量过人,性格坚韧不拔的人,他们横下了一条心作恶才有大手笔可言,也只有这样的人才称得上是大奸大恶之徒。

回首古往今来的那些故事,诸如灭国焚城,种族灭绝之类的大事件,无一例外都是大奸大恶之徒犯下的罪孽。当然,从中也同样看得出超乎常人的胆识和才智。毫无疑问,这些大奸大恶是一等一的人杰英才,只不过他们把天赋用错了地方而已。

在城下仰望着负手立于城头之上,尽显一派绝顶高手洒脱气度的妖道任天长,林旭很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不得,他眼前的这个家伙也是个大奸大恶之辈,不是那些只会玩弄些偷鸡摸狗把戏的小瘪三,麻烦大了。

“轰隆隆”

正在两军激烈交锋之际,位于鄂州北面靠近江水的一段城墙,此时终于承受不住炮火打击而出现垮塌情况,眼见得外面的兴汉军即将破城而入。

扭头瞥了一眼战况,正与任天长遥相对峙的林旭洒然一笑,说道:

“看来此地之事,已经没有你我插手的余地,为免伤及无辜,咱们不如换个地方较量如何?”

前些时候,任天长杀戮兴汉军士兵是要彰显自己的决心,现如今他被林旭绊住手脚,其实已经没了必胜把握。既然如此,徒造杀孽对谁也没有半点好处。随即,任天长点了一下头,说道:

“如此也好,若是待会杀得性起,此地稍嫌局促,倒有些放不开手脚呢!”

双方的意见一拍即合,自然无需多言,林旭和任天长各自驾起遁光一路向南飞去。

行至五百里外,只见前方是一片杳无人烟的蛮荒丛林,参天古木之上的烟岚翻卷,远望有若云海沸腾。一大群飞鸟被凌厉的遁光破空声惊起,盘旋徘徊在森林上空,这场面称得上蔚为壮观。

见此情景,林旭率先降下了遁光,然后冲着空中高声叫道:

“任道长,此地风景甚佳,你也请下来吧!”

ps:今天螃蟹上纵横大封推,中午晚上各一章,明天也一样。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