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23 难了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人所共知,树木成精的妖物,生命力之顽强胜过昵称小强的蟑螂,若要彻底解决问题永绝后患,必须仰仗五行生之力。

燕赤霞分化的无数道剑光生生把树妖姥姥碎尸万段,跟着从袖中取出一块玉牌,这是事先特地跟林旭求来的三昧真火符。虽然道行够深的修行者也能驱动三昧真火,不过对于个人修为方面的要求颇为苛刻,好歹也得在还虚境界以上的水准,实在不是燕赤霞玩得起的把戏。

炼精化气,练气化神,炼神还虚,复归无极,这是修行者逆天之路上的前进标尺。

说得直白一些,还虚境界是满足飞***界的主要条件之一,那是天仙的基准线了,不肯飞升滞留人间的还虚大能,凡人称之为地仙。

哪位仁兄***到了这个地步,想要霞举飞升只是分分钟的小事。目前,燕赤霞的道行照旧是卡在化神之境,估计没个三、五十年慢慢积累体悟,他都无望触及炼神还虚这道门槛,所以燕赤霞仅凭一己之力肯定用不出这三昧真火这样高难度的技巧,只得求助于林旭。

“红莲召来!”

燕赤霞晴天霹雳般的一声大吼,在指尖灌注真气,他狠狠地一把捏碎了玉牌,另一只手掐作法诀指向散落一地的断木残枝。

“嘭”

一眨眼的功夫,夹杂着金红二色的烈焰如墙而立,平地腾起了一丈多高。旋即,飞窜的火舌朝向四外蔓延开来。陡然涌起的灼人热浪和强光扑面而来,闻听打斗声音出外探察状况的宁采臣和聂小倩,此时被烈焰火海吓得连连后退。

笑着移步过来,林旭指着被烧成焦炭模样的树妖姥姥,简要地叙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原委,这时他笑眯眯地看着宁采臣,说道:

“宁兄,我看你的面色晦暗不定,只恐灾祸未了啊!”

听了这话,宁采臣顿时满是挫败感地低下头,他苦笑两声,不无自嘲地说道:

“身在乱世之中,只好随波逐流,祸福身不由己呀!”

阴阳殊途,人鬼不能同路,这层道理不必林旭和燕赤霞提醒,宁采臣自家也是心知肚明的。随着树妖姥姥被消灭,聂小倩被奴役为恶的历史终于可以画上句号了,继续让她的魂魄逗留在人世间似乎不是个好主意。

鬼物本能吸收活人的阳气,这就像母蚊子总断不了吸血一样,跟个体的善恶观念无关,纯粹是受到本能驱使的结果。

听取了在场的两位专业人士的介绍后,宁采臣也同意委托他们替聂小倩超度。度过了有生以来最难入眠的一夜,窗外隐约可见的黎明曙光,昭示着到了挥手道别之时。

“来,这道传音符你贴身收好,今后若是遇到什么为难之处,你撕开这道符,自然会有救星出现。”

背上了行囊,宁采臣在兰若寺门口与燕赤霞和林旭告别之际,接过了林旭赠送的一道符咒。

贴身收好灵符,宁采臣露出腼腆的笑容,拱手说道:

“多谢林兄美意,小倩姑娘就拜托二位作法超度,在下还要回洛阳结账,然后回东阳郡老家去,咱们就此别过。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若是他日有缘,自有再见的机会。”

闻声,林旭只是微微一笑没吭声,燕赤霞则拱手还礼说道:

“宁秀才,我们就不远送,一路保重。”

临行动身之前,宁采臣瞥了一眼那间摆放着聂小倩骨灰坛的房间,流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稍后,他似乎是想通了什么,嘴角浮现出一抹灿烂笑容,与两位前来送行的友人作揖道别后,宁采臣转身踏上了前往洛阳的漫漫长路。

.............................................................................

据说当亚马逊热带雨林中的一只蝴蝶轻轻扇动翅膀,很可能导致一场风暴在八千公里外的纽约生成,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

坏了一块马蹄铁,滑倒了一匹战马。损失一匹战马,牺牲一个骑士。失去一个骑士,输掉一场战斗。输掉了一场战斗,打败一场战争。输掉一场战争,亡了一个国家。

毫无疑问,前面说到的这个极端范例,可算是因果律在现实世界中体现出来的典型个案之一,即是你永远无法估量牵扯的因果会如何方式体现出来。正如蝴蝶效应的无限累加那样,起初之时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起因,在经过一系列因果转换之后,照样能造就出威力毁天灭地的灾难性后果。正因如此,牵扯因果这件事才份外令超乎人类知觉之上的存在们甚为忌惮。

好比小孩子喜欢玩火,那是他们幼稚无知,大人们畏惧火焰的危险性,不敢视之为玩具。

从某种角度上来看,这一点差异也折射出了个体认知不同所引发的行为和判断差异。面对着极大凶险威胁,无知者可以无畏,知者就很难不害怕了。

那位与宁采臣同在兰若寺中借宿,经不起女鬼美***惑,夜半时分被吸干精血而死的兰溪生,在宁采臣看来只是个如路人甲一般的角色。何况,如今这年月死个把人跟吃饭喝水一样稀松平常。宁采臣忽视了很重要的一点,因果纠缠之所以令人头疼不已,关键因素就是你难以预料不起眼的小事,什么时候会演变成一场飞来横祸。

那位只比自家主子兰溪生晚死了一天的仆人来福,在被女鬼吸成干尸之前,他已将兰溪生的死讯连同对宁采臣等人的凶手指认,诸如籍贯和相貌特征等资料,一并写成了书信交托江家集的商队捎了出去。

兰溪生那位身为金华县令的舅父接到这封来信,看罢以后只觉五内俱焚,当即下令悬赏追缉宁采臣和林旭、燕赤霞。其后,这位县令大人又按照仆人来福信中所描述的体貌特征画影图形,同时将海捕公文发往东阳郡和邻近的各处州郡县治,并且把相关文件用八百里加急快马送往洛阳,费尽心力在最大范围内通缉这三个人,誓要为自家外甥报仇雪恨。

在强烈的仇恨驱使下,当然权力也在其中发挥了很大功效,整个事态发展异常迅速,甚至快得叫人目不暇接。

对于这场空前大危机的袭来,茫然无知的宁采臣在洛阳城内跟雇主交接了账目,他转回头便被一队气势汹汹的衙役比照画影图形缉拿下了牢狱。

这个突发事件的唯一好处是,这回宁采臣终于有幸在阴暗潮湿的牢房里见到了素来仰慕,可惜一直无缘一晤的天下名士诸葛卧龙先生。

洛阳虽是一等一的繁华大都会,但这里的牢房条件并不比***地方的牢房来得舒适。照样是终年不见天日,那些阴森森的牢房向来是使人心惊胆寒的所在,从自由之身骤然沦落至此,宁采臣纵然有一肚子苦水也无处倾诉。

初来乍到的宁采臣被同在一间牢房的诸葛卧龙变着花样戏弄了几次,他的日子过得愈发苦不堪言。

直到几天后,确信新来的这个年轻书生不是外面的那些仇家派来的卧底,诸葛卧龙的态度才逐渐缓和下来,宁采臣也初步得到了这位同室狱友的认可。

这一日,宁采臣拖着疲惫身躯准备躺下睡觉,耳畔忽然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磨刀声,好像还夹杂着有人的念经的声音。中途被打消了睡意,宁采臣不无好奇地顺着牢房的木头栅栏向外面张望,这时只见几个狱卒正在牢房的空地上自顾自地忙活着,有人在烧水,有人在磨刀,还有一人正朝天上大把大把地洒着纸钱,嘴里好像还在絮絮叨叨地念叨着什么。

宁采臣看不懂这些人到底在忙活些什么,他表情困惑地转向一旁头发疏松蓬乱如蒿草的诸葛卧龙,诚心向这位老前辈请教说道:

“诸葛先生,他们干吗要半夜磨刀啊?”

闻听此言,诸葛卧龙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眼望着屋顶说道:

“这也用问?在牢里磨刀当然是要杀头了。”

一听了这话,宁采臣愈发觉得迷惑了,追问说道:

“开刀问斩不是都要在午时三刻执行吗?”

这时候,诸葛卧龙的身子斜倚在干草堆上,他逍遥自在地翘起了二郎腿,慢条斯理地说道:

“唉,你说的那是明正典刑处决人犯,现在不知哪个权贵子弟犯了事,跑到牢里找人顶罪,不在三更半夜偷偷摸摸地杀人,那还要等什么时候啊?”

正当此时,外面一名狱卒快步走过来,俯身把一个托盘从栅栏底下的空隙塞进牢房里,呵斥说道:

“哎,小子,赶紧吃饭吧!”

这间牢房里总共才关了两个人,诸葛卧龙好大一把年纪,大概当爷爷都格了,这位狱卒口中喊的小子自然是说宁采臣。

见此情景,越发觉得今天的事情好像古怪得叫人捉摸不透,宁采臣走过去一瞧,立刻大喜过望,他美滋滋地端起大碗跑到诸葛卧龙跟前炫耀,说道:

“诸葛先生,今天可好了,竟然有鸡腿吃啊!”

大概是平生见多了这样乐极生悲的例子,诸葛卧龙此刻连眼皮懒得抬一下,腔调古怪地说道:

“哼哼,这鸡腿留给你自己吃吧!老夫我无福消受哟!”

“啊!那你不吃,我可就吃了。”

等候在一旁,恶趣味地看着宁采臣三口两口吃下了鸡腿,诸葛卧龙这时慢悠悠地说道:

“嗯,你不知道吧!这鸡有个名堂,叫做断头鸡,凡是吃过这鸡的人都不在喽!”

“啊!呸!呸!”

闻声,联想到自家人头落地的惊悚场面,宁采臣忙不迭地把已经到口的鸡肉全吐了出来。跟着,他苦着脸跟这位不着调的诸葛卧龙对视,好像是要从对方那张满是风霜之色和皱纹,以及杂乱胡须的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良久之后,宁采臣再也绷不住了,有气无力地坐在地上,气馁地说道:

“还好,他们要杀的不是您老,不然那就太可惜了。您老一肚子的学问,千万不能死在这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