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21 倾诉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真是对不住,打扰了宁公子。小倩连着两晚未能有所收获,今夜姥姥又逼着我出来,求您无论如何让我在这暂避一时,天亮前回去也好跟姥姥有个交代。”

说罢,聂小倩那凹凸有致的窈窕身影在宁采臣眼前一晃,等他明白过来转回身之际,只能看着聂小倩朝自己的房内走去。已然把半个身子堵在门口的宁采臣连阻拦的机会都没得到,眼睁睁看着这美艳女鬼又溜进了房间。

原本宁采臣对聂小倩不请自来的举动很是恼火,当他想起了昨夜小倩曾说过,女鬼们完不成姥姥派发任务会被酷刑责罚的凄惨模样,心下难免生出了少许不忍,念及聂小倩的可怜之处,宁采臣把到了嘴边叱骂的重话再度咽了回去。

事有凑巧,白天林旭赠送的那枚朱砂发簪,宁采臣见夜色已深准备休息,他害怕不小心弄坏这件宝物,特地摘下来摆在了几案之上。

这枚朱砂发簪适才被房门和散落一地的破家具遮掩,从门口进来的聂小倩没留意到这件器物的存在。等她迈步前行之际,赫然出现在眼前的这块晶莹如玉,鲜艳如血的朱砂发簪有如感应到阴祟鬼物出现,突然散发出一层炽烈红光。映照得满室好似起火般通明的红光亮起,聂小倩的纤弱娇躯如遭雷殛,凄厉地惨叫了一声倒飞出房间,跟着摔落在庭院中动弹不得。

这时,本就白皙胜雪的面颊显出跟霜雪一般清冷的惨白色,聂小倩气若游丝地***哀求说道:

“宁公子!救命啊!”

见此情景,宁采臣再怎么天然呆也晓得毛病是出在何处。当即,他转身抓起了几案上摆放的朱砂发簪,在行李中掏出一块破布,三两下将发簪包裹严实,手忙脚乱地塞进了行囊中。直至做完了这些事情,他才起身跑出房间,搀扶瘫软在地的聂小倩。

“小倩姑娘,你没事吧?”

闻听宁采臣的低声呼唤,突遭外力重创,聂小倩此刻也没了风情万种,倒显出几分病美人的憔悴和弱不经风。

在宁采臣的扶持下勉强支撑着起身,聂小倩声音微弱地说道:

“小倩多谢公子搭救,大恩大德,铭记于心。”

眼看着聂小倩连走路都成问题,宁采臣也不好意思再提赶她走的话头,只得捏着鼻子将这个美艳女鬼扶到自己的房间里休息。扪心自问,宁采臣实在不晓得,自己此举算不算引狼入室。

寂静无声的房间里,唯见一支残烛微微闪烁,宁采臣与聂小倩一人一鬼四目相对,彼此相视无言。

气氛沉寂了许久,宁采臣主动打破这种怪异的缄默状态,没话找话地说道:

“小倩姑娘,你为何不离开那老妖怪?非要跟着它害人,不知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的道理吗?”

闻声,聂小倩露出了凄然笑容,玉葱般的纤细手指轻抚着垂下的齐腰秀发,似是顾影自怜般说道:

“小倩又何尝愿为虎作伥,实乃迫于无奈。小女子的骨殖握于姥姥掌中,纵然一时逃脱,它也能施展拘魂之术将我擒获,跑是跑不掉的。”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鬼物本来也是人变的,爱惜自己的性命是在情理之中的事。哪怕明知为虎作伥不是什么好事,久后也必有大祸临头之日,那也总归好过眼前抗命不遵,直接被拍得魂飞魄散不是?若是将心比心,宁采臣也觉得自己落在了如聂小倩这般身不由己的境地,大约也是无力自拔。

当思及此处,宁采臣嘴唇动了几下,却也说不出什么有建树的话,喃喃地说道:

“……这可该如何是好啊!”

这时候,聂小倩眼神幽怨地瞥了宁秀才一眼,没有吭声,寂静的房间里一人一鬼就这样保持着暧昧的静默对视。

华夏的古人认为十四岁即是成年,无论男女到了这个年纪都有了生育能力,也可以谈婚论嫁了。今年二十出头的宁采臣家中早有贤妻在堂,夫妻二人亦是青梅竹马,夫妻感情甚笃,他对聂小倩的这份关心绝大部分是出自于同情。当然了,要说作为一个男人被***泪眼相求,宁采臣比平常多出了几分气力,这也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守在在外面,怀着看好戏的放松心情,林旭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稍后转向燕赤霞征询说道:

“对了,那个树妖姥姥几时跑了回来?我怎么没听说?”

一提起树妖姥姥这个积年的老冤家,燕赤霞的表情登时严肃起来,他垂手肃立说道:

“时间大约在半年前,当日我本想请尊神出手诛除此獠,但黄土地说尊神正在闭关修行,此事便暂且搁置了。”

平心而论,树妖姥姥的战力上不得台面,即使在霍山的各路妖王当中,它也是属于垫底的水平。自身本事如此不堪一击,树妖姥姥那些断尾求生,借物代形之类的逃命本领,无一不是超一流水准,因此要击败它很容易,想彻底干掉树妖姥姥那可就难了。前番,林旭跟黄世仁两位地联手,撒下天罗地网都没能将它一鼓成擒,最终还是被这个树妖寻隙借漫山遍野的树木遁走,燕赤霞自问也没这个本事将树妖姥姥一举诛灭。

有鉴于此,燕赤霞认为与其贸然行事打草惊蛇,不如隐忍一时,等待更好的下手机会出现,那时再一举将祸害拔除来得稳妥。

听完了燕赤霞的一席话,林旭好像心有所悟,他摆手说道:

“等一下,你说是在半年之前……哦!我明白了,这是黑山老妖玩的无间道啊!”

这时,燕赤霞瞪大了眼珠,他甚是疑惑地看着林旭,发问说道:

“无间道?尊神,这无间地狱我听说过,敢问这无间道又是什么名堂?”

出身的文化背景差异太大,这些典故解释起来也很麻烦,林旭不愿多费口舌,索性岔开了话题说道:

“呃,咱们先不说这个。聂小倩这女鬼身世可怜,我有意搭救她脱离苦海,燕道友以为可行否?”

正所谓我见犹怜,一个人外貌长得漂亮就更容易博得别人的好感和同情,这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大胡子道士燕赤霞虽说是个嫉恶如仇的典范,不过考虑到聂小倩是***为恶,本身的罪孽不大,似乎也没有非得辣手诛灭这女鬼不可。当即,燕赤霞点头说道:

“若是尊神出手的话,想必是手到擒来,那您预备如何处置她呢?”

人鬼殊途乃是天地遵循的法则之一,无论林旭多么同情聂小倩,继续让她逗留人间界那都是不合规矩的事情。况且,对神们来说,随便破坏规矩会让天道生气的。小职员惹怒大老板,这个后果当然很严重。

苦恼地摸着额头,林旭冥思苦想了一会,说道:

“阴曹地府只负责审判那些罪孽深重的冤魂厉鬼,寻常阴魂在我的山神庙登记造册,然后直接转送过去就进了六道轮回。非要破例一下,直接送她投胎,此事运作得当,那也未尝不可呀!”

闻听此言,燕赤霞也点了点头,随后他抬眼望着不远处烛火照亮的房间,忽然叹息一声,说道:

“尊神,我看那聂小倩,似与宁采臣有些情愫暗生的苗头……”

干笑了两声,林旭不置可否地说道:

“嗯,宁采臣好像还没动心,要是提前卖给人情给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要不,你说我安排聂小倩夺舍重生如何?”

人类的血肉之躯惯常被修行者们唤作是庐舍和鼎炉,唯有凝练元神的修行者才有足够的能力自行夺舍重生,即便如此,采用后天夺舍方式的元神与肉体之间的契合度还是比不上原装货色。若非确信已经走投无路,修行者们轻易不会出此下策,而是宁可转世重来。至于那些道行修为不够的修行者,他们连元神夺舍都是奢望,一旦因为某种意外失去肉身,魂魄无所凭依,下场就很可悲了。

要么是低头认命重入轮回,任由因果业力摆布转生,等候着自己的记忆在未来的某一世重新觉醒,要么干脆横下一条心转修鬼道。若是前面二者都不选取的,那就只能准备好跟那些游魂野鬼一样,在天地间漫无目的游荡下去,永无超脱之日。

燕赤霞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烛火照亮的房间,感慨地说道:

“……只怕牵扯甚广啊!”

闻声,林旭笑得很是古怪,他的嘴角一咧,声音低沉地说道:

“不妨事的,反正总会有人付账的。”

........................................................................

翌日的清晨时分,踏着晨光从房间出来透气的宁采臣,没有主动跟燕赤霞和林旭提起他收留女鬼聂小倩这桩事,这二位也干脆装出一副茫然不知内情的模样,直至夜幕再度降临。

一般鬼物的生活规律都是昼伏夜出,聂小倩白昼没有回到乱葬岗报到,待得夜色逐渐昏沉后,从沉眠中苏醒过来的树妖姥姥立马生出了疑心。

一干女鬼都是树妖的工具,现在聂小倩有了不听命令的苗头,自然是叫树妖姥姥怒火中烧。相继询问了几名小妖之后,树妖姥姥搞清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顿时火冒三丈,阴阳怪气地怒叱道:

“该死的聂小倩,竟敢与人勾结背叛姥姥,明日我便将你这小***献与黑山老祖作小妾。”

燕赤霞常年居住兰若寺内,树妖姥姥对此知道得一清二楚,但并不十分忌惮这个大胡子道士,它打不过燕赤霞没关系,只要跑得过就行了。

既然决定动手情理门户,树妖姥姥也不迟疑,即刻点齐了手下的妖兵和厉鬼,驾起一阵阴风杀奔兰若寺古刹。

这时候,林旭看到天色渐晚,借口请宁采臣品茶谈天,随后又找了燕赤霞作陪,三人在房内席地而饮。

这边的水烧开,茶叶刚冲泡下去,林旭便感觉到一股杂乱的妖气逼近兰若寺。有所察觉,他冲着燕赤霞微微一点头,传音说道:

“外面有妖气袭来,本尊只有化身在此不便出手,今晚就你来处置吧!”

ps:《五岳独尊》系纵横中文网***作品,在***书站看这本书的朋友,请辛苦一下,到这边来支持一下老螃蟹吧!这边也是免费的,多谢支持。网址用百度搜索关键词:五岳独尊和纵横中文网即可。另外,关于本书的更新时间,现在倾向于中午和晚上更新的人相差无几,请来参与投票表达你的意见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