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20 夜访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那位名噪一时的话题人物诸葛卧龙,一贯是以恃才傲物的才子形象示人,若问他目下身处何方,林旭透过曾经的电影细节也隐约猜出一点眉目。他不禁暗自揣测,这位仁兄该不是因为文字狱的霉运爆发,已经到大秦帝国的某个监狱里感悟人生去了吧!

禁锢思想,毒害文化的文字狱委实害人不浅,又岂止是行将覆亡的末世王朝统治下会出现这种荒诞不经的怪事。

在某个被无耻文人吹嘘为xx盛世的异族王朝,一小撮金钱鼠尾的统治者为了遮掩大肆屠杀和倒行逆施的丑事恶行,进一步奴化异族文人,美其名曰修书,结果是编出了一部被和谐大剪刀戳得千穿百孔的《四x全书》。如果光是篡改倒也不打紧,关键问题是遭到完全焚毁消灭的书籍数量,远比这部《四x全书》最后收录进去的数量多得多,这究竟是编书还是毁书,想必也用不着多说了。

不得不说,后人还得庆幸这个王朝完蛋得早,没能千年万载,若是这些没文化的蛮族再多修几次书的话,想必中国就没有书了。

在任何一个以大义名份,行私欲之所为的扭曲时代,出了这种荒谬绝伦的事情都是正常的。在那些手中挥舞着大剪刀的人看来,凡事合理与否根本不要紧,关键是立场要正确,屁股决定脑袋呀!

凡人们若是静下心来,细细留意自己身边的芸芸众生,大概都能得看到不同时代版本的诸葛卧龙,那渐渐远去的悲凉背影。

宁采臣的江家集讨债行动成功后,这一夜,终于了却一桩心头事,他睡得格外踏实,不过临近天亮时分,宁采臣又被吓了一大跳。这次跟前一天早晨起来几乎是一模一样,林旭和燕赤霞从东厢房里拖出来了两具干尸,头一个倒霉鬼不用问也知道是昨天死掉的兰溪生,第二名死者则是那个叫嚣着要拉同住在兰若寺中宁采臣等三人去见官的豪门恶仆来福。

两具干尸的死状是一样的难看,在光天化日之下,宁采臣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凑近到来福的干尸跟前,狐疑地说道:

“此人昨日便已离去,为何昨夜又死在这兰若寺中?”

燕赤霞没有理会这个话茬,继续跟林旭探讨说道:

“林兄你看,这个小人与那兰溪生死法全然一致,左脚底一处伤口,浑身精血悉数被吸干,看来又是那些鬼物做下的好事。”

闻听此言,宁采臣的心头一颤,喃喃地说道:

“难道是小倩?不会是她吧!”

时而英姿飒爽,时而温婉可人,精通诗书,虽然宁采臣没有被小倩的色诱手段迷惑,但是在心里他还是很欣赏聂小倩的才华。宁采臣的确不希望这个在自己心目中有着不错形象的女鬼,居然转回头就去生吞活人精血,如此之大的反差,却叫人情何以堪哪!

心分二用的林旭一面听着燕赤霞的案情分析,一面留意着宁采臣的神色变化。看出了宁采臣怜香惜玉的心思,林旭出言打趣说道:

“宁兄,你在想什么?莫不是害怕了?”

这时,宁采臣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刚刚我想起一些事情,让林兄见笑了。此事果然大有古怪,来福昨天便已离去,他为何又要回来?”

闻声,燕赤霞的眉梢一挑,语气阴森森地说道:

“不错,昨日他的确是离开了,不过是死了之后自己回来的。”

随着这句鬼气森然的话语脱口而出,赶上一阵山风悠然吹过了兰若寺。庭院中散乱的落叶与荒草相互摩擦发出沙沙声,寺中恣意蔓生的树木和藤条,此时随风摇曳起舞,发出嘎嘎地声响,不由得使人心生寒意。

眼看着宁采臣的面色吓得一片惨白,林旭马上给燕赤霞递了个眼色,示意他自行料理善后。

大胡子道人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冲着宁采臣说道:

“宁秀才莫怕,你是正人君子,一身浩然正气,只要自己不动邪心,那些妖魔鬼怪根本近不了身的。”

这个异时空版本的宁采臣并没有张国荣那般弱不经风,不过二者在气质层面却是出奇地相似。正因如此,林旭很容易想象出自己正在一幕近似于电影的场景中晃荡,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的怪异戏谑之感,却已不觉油然而生。

这时候林旭罕有地放下身架,跟着一块帮腔说道:

“燕兄说得不错,宁秀才要是还觉得不放心,不如这样。我这里有一支发簪,乃是朱砂琢磨而成,送给你安定心神吧!”

朱砂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名贵珠宝,只是单个朱砂晶体能大到足以制作发簪的程度,无疑也称得上是世间罕有的奇珍异宝。

不是一味死读书的宁采臣,平日里诸如山海经之类杂书和医书也读得不少,他自然晓得普通朱砂的个头该有多大。当看到林旭从怀里取出的这枝朱砂发簪,卜一搭眼便已知此物价格不菲,宁采臣急忙摆手谢绝,说道:

“不敢当啊!宁某岂敢受如此重礼,林兄的一番美意在下心领,务必请您收回此物。”

闻听此言,林旭拉下脸来,阴恻恻地说道:

“宁兄此言差矣!我与燕兄俱通异术,即便撞见妖鬼也能自保无虞,不比你一介书生无拳无勇啊!宁兄,你若是碰见鬼物花言巧语迷惑人的软刀子,尚可坚守本心,万一撞见那些上来就下口的妖孽?唉,我怕你是凶多吉少啊!”

殿宇屋舍破败不堪,地上荒草丛生的兰若寺,本就是个阴气很重的地方,此刻再加上林旭那一番绘声绘色的描述,仿佛无数的妖鬼就潜伏在左近的阴影和缝隙之中,随时可能窜出来。

只觉一阵毛骨悚然,宁采臣不得不承认林旭这话说得很有道理,他犹豫着点了点头,说道:

“……既然如此,那在下就愧领了。”

“哎,这就对了嘛!”

宁采臣小心翼翼地取下本来别在头上的旧发簪,换上了林旭送的这枝色泽晶莹艳红的朱砂发簪。小心地整理衣冠之后,宁采臣冲着林旭一躬到地,权且算作是友人关爱的答谢。

原本宁采臣完成了在江家集的收账任务,银子都已经到手了,今日便可启程折返洛阳销账。近日连续死了两个人,虽说这两位一个是面目可憎的豪门公子,一个是阴险狡诈的家奴,没有一个是讨人喜欢的角色,可是大家好歹相识一回,不该让他们暴尸荒野喂了野狗,不管怎么说也得先挖坑埋了才是。况且,此番宁采臣在兰若寺又遇见燕赤霞和林旭这两位谈得来的朋友,所以他决定在兰若寺逗留几日,处理完善后事宜再行动身。

大胡子道士燕赤霞近二十年来闯荡江湖,无论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罕有他不曾涉足的地方,堪称是见多识广。

只派了一具化身前来兰若寺看戏的林旭,尽管化身的硬件功能不行,好歹装载的软件跟本尊是一样的,学识修养丝毫不比留在天柱山的本尊真身来得逊色。跟这两位在一起探讨问题,宁采臣每每有种豁然开朗之感。他心中不禁暗自揣摩,怨不得古人常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若是聊天之时遇到了合适的交流对象,那种高度契合产生的畅快淋漓是很难为旁观者所理解的,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一同吃过晚饭后,燕赤霞和林旭商量要出去踏月色而行,宁采臣的身体素质比较差,不适合这种挑战体能的活动,他只好留了下来。

左右闲来无事,宁采臣索性取出随身携带的典籍,摇头晃脑地颂读说道: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常言道: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天生的禀赋再好也经不起无尽怠惰的消磨,假如没有这一点点看似不重要的天赋,一个人仅凭努力二字也是不可能达成目标的。

一个天资平凡的人仅凭着勤奋和汗水,可以背下圆周率小数点后面十万位的数字,这是经过实践证明的例子,也差不多是努力可以达到的极致了。即便如此,一个没有天赋的人永远也无法跳不出前人划定的窠臼和规条,从而领悟到更新的层次,超越前人取得的成就。

倘若说人类的天赋是数字一,后天的努力就是数字零,一分天赋加一分努力,那就是十分成功,一分天赋加十分努力就是百倍成果。然而,一个人没有天赋只有努力的话,事情就非常悲剧了,他一辈子折腾得七荤八素,最终结果还是一长串的零,这种努力除了浪费自己的生命之外,实在找不出什么意义。

借口出去散步,林旭和燕赤霞并没有走远,他们俩在兰若寺附近兜了一圈又折返回来,泰然自若地站在树冠之上眺望宁采臣的房间。

“燕道友,你看如何,我说得没错吧!”

这时,林旭摇头晃脑的幼稚表现没有引起燕赤霞的注意,他双眼死盯着宁采臣的房间,目光中满是惊异莫名。

沉默了一会,燕赤霞转向林旭说道:

“那是尺半明光啊!尊神,宁采臣究竟何许人也?莫非是天庭的文曲星君下凡吗?”

“是啊!这件事我也很想知道答案呢!”

在交谈之间,林旭心中一动,当即手掐禁法快速掩藏了自己与燕赤霞的行迹,低声说道:

“燕道友,你我等着看好戏吧!”

暮色深沉之中,一阵阴气沉沉的夜风吹过,宁采臣房内点亮的烛火随之晃动起来,他陡然一惊,下意识地抬头向房门方向望去。

果不其然,一个曲线曼妙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门口,屈指轻轻扣着房门,说道:

“公子,开门哪!宁公子,是我,小倩。”

闻声,宁采臣不禁皱起眉头,他低头思索起来。踌躇再三,宁采臣还是起身打开了房门,一见面就开口说道:

“小倩姑娘,你又来我这里作什么?”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