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17 结交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俗语有云:古来名山僧占多。

昔日香火鼎盛之时,兰若寺内有着数百僧徒,每日里念经参禅,焚香礼佛。彼时,兰若寺的建筑占地面积亦是可观,算得上是淮南一大丛林。如今,黑灯瞎火的深更半夜里,要在如此大的一片废墟中找出个把人,那当真是如大海捞针般困难。好在以林旭地之能,寻觅并未刻意隐匿行踪的燕赤霞不算难事,很快便锁定了大胡子道士的所在。

随着门轴发出“吱呀”一声干涩地声响,虚掩的房门被人轻轻推开了,正盘膝坐在床上吐纳调息的燕赤霞睁开了眼睛。

借着少许月光看清了来人的身形相貌,燕赤霞顿时面露惊异之色,起身见礼说道:

“不知尊神何故深夜驾临兰若寺?”

闻声,林旭神秘兮兮地一笑,摆手说道:

“我是为一人而来,你今日不是也见过他了吗?”

兰若寺自从被乱兵盗匪洗劫后荒废,始终是人迹罕至之地,哪怕此地距离繁华似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江家集不远,那些知根知底的本地人打死了也不会往这个方向多走半步。

在那些知情人看来,这间兰若寺是比之龙潭虎穴更为险恶的地方。不慎误入此地的人,多是不明就里的外来者,以及那些打算发一笔死人财的龌龊家伙。当然,他们的下场也是很可悲的,若问什么叫作生人勿近,只凭兰若寺这三个字就是这个词条的最佳注解。

在光天化日之下还好说一些,虽然寺院周围盘踞着不少野兽,总归是人力可以对付的危险,但每逢入夜时分,在雾气弥漫的森林中行走,难免会撞见树妖姥姥派出来吸食精血的女鬼。古人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那些经不起美色和钱财双重考验的倒霉蛋,转过天就变成了面目可憎的干尸,堆在兰若寺废墟的某个僻静角落里等着慢慢发霉。

由此可知,终日混迹在兰若寺这种地方,与妖魔鬼物为邻的燕赤霞,平常所能见到的生面孔是少之又少了。

听了林旭一番似乎语带玄机的话,燕赤霞此时仔细回忆着近几日的见闻,诧异地说道:

“……莫非尊神是为了那书生而来?”

闻听此言,林旭颔首笑道:

“不错,本尊正是为此人而来。该当如何谋划,咱们还得仔细商议才是。”

由前些年陈凉的皇帝养成计划发端,林旭就很有几分游戏人间的恶趣味,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跑到兰若寺来凑热闹的这具化身是他从江家集抽调过来,两地距离很近,时间方面倒是一点也没耽搁。

林旭的化身在燕赤霞陪同下,肩并肩走进兰若寺之时,宁采臣正窝在破烂房间里,一边啃着昨天买来的冷馒头,一边满脸苦相地翻看那本被他不小心让雨水浸湿,以至字迹模糊不清的账簿,不时发出几声叹息,似乎是在自怨自艾。

江家集的那位酒店掌柜说得没错,债主不出示欠账的账簿凭据,欠债一方是有权利不给钱的。

这个道理足够简单,来往账目是双方达成交易的凭据,若是债主拿不出任何凭证,借债的人又凭什么要付钱呢?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让人把兜里的真金白银掏出来,难不成当自己是政府吗?

宁采臣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从洛阳乘船南下时,他因为无事可做,在船上把这本账簿来回翻了几遍。

具体到每一页的数字未必都能记得一字不差,过目不忘的本事宁采臣没有,不过在这段时间以内,双方大致完成几笔交易,每笔帐的金额多寡如何,什么时间交割,这些大致印象宁采臣还是有的。在摇曳的烛光下,宁采臣只觉灵机一动,微笑浮上了他的面颊。一想到了解决办法,他干脆抛下了那本已然看不清字迹的旧账簿,探手从行囊摸出一本空白账册,凭着记忆信马由缰地挥笔书写起来。

江家集那家酒店的欠债总额铁定了是八十贯不假,无论账目细节如何编造粗陋,只要最终的账目数字吻合了,那对方也就无话可说。

在如今这个时代,尽管是混乱无序的乱世,遍地土匪和强盗,到底还没有进入社会道德沦丧的末法时代,极少有人会公然以标榜自己的无耻和下贱为荣,至少这个时代的人们还是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的。况且,古有明训,盗亦有道。明火执仗地*别人是一回事,当着债主出示的白纸黑字,睁着眼说瞎话,这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两码事。

如此丧心病狂的行为,只能表明这家伙是个品性差到极致,甚至连强盗、小偷都不如的家伙,乞丐和妓女都可以对他表示不齿的极品败类,属于被社会唾弃的人渣。

“燕兄,兰若寺里还住着别人吗?”

在开口讲话之时,林旭刻意提高了几分调门,以便提示正窝在房间里编造账簿的宁采臣注意到他的出现。

果不其然,埋首编撰账本的宁采臣被外面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思路,当即,他放下纸笔推门走出房间。抬头看到在庭院里交谈的燕赤霞和林旭,宁采臣隔着老远便拱手冲着林旭说道:

“这位兄台,敢问你也是来兰若寺借宿的?”

闻声,化身作着道士装扮,身着鹤氅手持拂尘的林旭稽首还礼,笑道:

“呵呵呵呵,在下此来是为探望燕兄,怎么?这位公子也是在兰若寺借宿吗?敢问足下如何称呼?”

宁采臣也不疑有他,说道:

“惭愧,在下的盘缠用尽了,只好来此暂且栖身,避一避风雨。”

听了这话,林旭淡然一笑,说道:

“哦,既然如此,那在下就不便打搅了,咱们就此别过。”

闻听此言,宁采臣再度拱手,说道:

“也好,兄台您请便。”

常言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本着盛名之下无虚士的观点,林旭晓得如宁采臣这样挂着主角模版的名人不大可能是庸碌无能之辈,不过他究竟有什么优点,日后能取得何种成就,若不在近距离加以观察,谁也说不好。

与林旭打了个照面,宁采臣又回到房间继续冥思苦想作假账,等他忙活了一天才把全部账目作好。转头瞧了一眼窗外,已然是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一天未沾水米的宁采臣,此时腹中肠胃开始咕噜噜地鸣叫造反,他只得从包裹里取出火石、火镰等引火之物,走到院中捡拾了些树枝干草,跟着在院中升起一堆篝火,就着火焰烤起了昨日剩下的几个馒头。

这是宁采臣手上仅存的一点食物了,待得明日早起,不单是要到江家集的那间酒店上门讨债,采买食品也必须考虑了。

正当此时,一阵轻快的马蹄声传来,只听一个语气趾高气扬的男人声音说道:

“那些乡野粗鄙之人无知,信口胡说什么古刹兰若寺为鬼物盘踞,凡入内者百不存一,哼!果然是一群不识礼数的市井小人。来福,你这个贱骨头还不快些将本公子的马栓好?”

这位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仁兄大刺刺地抬脚走进兰若寺,身后还跟着一名仆人打扮的小厮。

见此情景,宁采臣起身整理一下衣裳,拱手施礼说道:

“敢问这位兄台,您如何称呼?”

闻声,这位衣衫华美的公子哥斜眼上下看了宁采臣几眼,见他好歹是读书人装扮,这才稍微收敛些傲慢之气,负手说道:

“吾乃金华兰溪生,瞧你这样子也是个读书人么?”

“在下江南东阳人士宁宦,字采臣,前日赴洛阳赶考不中欲返家乡,途经兰若寺在此借宿几日。”

听了宁采臣的自我介绍,这位一看衣着穿戴便知,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的兰溪生,只是露出了不以为然地笑容,他摇着手中的檀香折扇说道:

“哦,原来是个落第秀才呀!来福,好好收拾一下东厢房,公子我平生最爱在清幽之地读书,此处幽静无有俗人烦扰,甚合吾意,咱们且在此盘桓数日再说。”

闻听此言,宁采臣陡然想起了昨晚女鬼聂小倩夜半造访的一幕,急忙摆手劝阻说道:

“这位公子,兰若寺中确有鬼物作祟之事,非是坊间谣传……”

不等宁采臣说完,兰溪生大笑了几声,漫不经心地说道:

“哈哈哈哈,宁兄无需多言。我一望即知你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是个文弱书生。君在此地居住尚且安然无恙,莫非我名满江南的兰大公子,文武双全的兰溪生连你都不如吗?哈哈哈哈”

说完,不等宁采臣分辩,兰溪生便大摇大摆地迈步往前走去。眼见这位衣着华丽不凡,容貌亦是俊朗的兰溪生如此傲慢自负,好歹在地方官府的职场圈子里混过几天,宁采臣知道继续说下去对方也听不入耳,这种自讨没趣的事情何必干呢?他只好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位于院子西面的一排屋舍中,一扇房门被推开,化身作云游道人模样的林旭和大胡子道士燕赤霞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自不必说,适才庭院中的那一幕已经落入他们眼中,林旭还没有说什么,面冷心热的燕赤霞已然开口说道:

“这位公子果然不识好歹,宁秀才好意相劝,你不从也就罢了,何必出言挖苦别人?”

习惯了在所到之处横行无忌,兰溪生对于燕赤霞的一番指责十分恼怒,不过是碍于面子不便当场发作,他气得一顿足,说道:

“哼,一群庸人。来福,咱们走。”

“是,公子爷。”

一甩袖子,兰溪生大摇大摆地带着小厮走开了,后面留下的三个人相对无言。说不得,这家伙的嚣张实在是叫人无话可说了。

片刻的沉寂过后,林旭冲着宁采臣隐蔽地比划了一个手势,跟着转向宁采臣说道:

“宁兄,你晚饭只吃馒头吗?”

闻声,宁采臣那张白皙的脸颊也微微泛红,干吃馒头连口咸菜都没有,这种伙食的确是不怎么样。干笑了两声,宁采臣自我解嘲地说道:

“两位兄台见笑了,只剩下这点吃的,此地又无有锅灶,总不能挖野菜来吃吧?”

林旭隐蔽地跟燕赤霞交换一下眼色,随后热情地走了过来,拉着宁采臣说道:

“俗话说,相逢即是有缘。宁兄若不嫌简陋,与我和燕兄一道用饭如何?”

“这个……萍水相逢,不便叨扰吧!”

起初,宁采臣的态度很是犹豫,他对大胡子道士燕赤霞的古怪脾气心有余悸。后来的这位一副笑眯眯模样,却叫人觉得看不清真性情的林道士,在宁采臣眼中,好似老家东阳山中的那一泓潭水,貌似平和的外表之下潜藏着龙蛇之相。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