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07 中招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尽人皆知,现任秦八十五世皇帝的死鬼老爹,就是被*叶飞从棺材里拖出来鞭尸三百,又砍了脑壳的倒霉蛋,是个毕生痴迷于长生不老和炼丹术的终极发烧友。

彼时,为了投自家老爹所好,连带稳固自己的太子地位。秦八十五世曾经硬着头皮读了不少道书丹经之类的课外读物,甚至在东宫里还专门聘请了一些神神叨叨的家伙负责向他介绍仙道情况,修了几个炉灶用来烧炼丹药。可说比起一般人,秦八十五世也算是懂行的。正因如此,此刻他才会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注视着这位千年之前的大秦帝国皇子,而今的黑山道长。过了好半晌,秦八十五世将信将疑地说道:

“黑山道长此言甚善,可需什么条件?”

这时,只听胡亥很是淡然地说道:

“吾别无所求,只请陛下颁授一道旨意即可。”

圣旨这玩意在平民百姓看来是非常神秘高贵,搁在皇帝手里半点不稀奇,哪一天上朝他不得发个几十道诏书下去,家常便饭罢了。

闻声,生出了好奇心的秦八十五世歪着头,询问说道:

“黑山道长为何要诏书?”

“我辈修士出手屠戮人命,乃是有违天和之举,若无陛下手诏,请恕贫道不能出手。”

胡亥这话说得可谓义正词严,皇帝听着不太是滋味也无可奈何,低头寻思了一下,他只得点头应承下来,回答说道:

“善,朕以为此议可行!”

双方既然在核心问题上取得了共识,余下的事情就都是旁枝末节,不值得深究。过不多时,这位全身裹在黑色衣料中的公子胡亥,又名黑山道人的修行者。或者不妨说得再直白一些,直接称呼它的尊号黑山老妖,可谓是神态坦然地将秦八十五世所颁授的手诏塞入袍袖之内,随即此君起身大摇大摆地告辞离去了。紧随其后,国师普度慈航也跟皇帝告罪,说是要回去替先帝祈福也一起走了。

一直在旁边伺候着茶水的一名亲信宦官此刻面露忧色,对秦八十五世低声说道:

“陛下,奴婢以为……您太轻信国师了。”

闻听此言,秦八十五世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正在兴头上,不乐意听到这些逆耳之言。只是说到底,宦官是他的家奴,哪怕是瞎担心一场那也只能算是忠心护主。

于是,秦八十五世原是训斥的语气逐渐缓和下来,说道:

“休得胡言!这只是一份旨意罢了,不妨事的,你且退下吧!”

敏锐地听出了皇帝的回护之意,这名宦官愈发坚定了自己劝谏主上的信念,继续说道:

“奴婢早年曾听宫中的前辈说过,有些妖人故意表忠心前来侍奉君王,只为讨得旨意替自家免除天劫,实则包藏祸心。”

到了这时,本性多疑的秦八十五世心里也开始打鼓,莫非真的上了大当?虽说没有证据指明这一点,可是他的直觉似乎在隐隐地赞同这个阴谋论,后悔、懊恼和不甘纠结在一块。

良久,当皇帝意识到木已成舟,再说什么也迟了,他唯有强打起精神,说道: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用不着怀疑,皇帝这份终身制职业是属于标准的高风险高收入行当,再多的谨慎也不嫌过份。很多时候,旁人看似一句无足轻重的话语足够在皇帝心底里埋下怀疑的种子,等到时间令种子萌发,结果往往是充满了悲剧性的。数不清的忠臣义士都倒在这种大家可以理解的君王猜忌之下,不过凡事总有例外。譬如说这一次秦八十五世对国师和他所推荐的公子胡亥的猜疑,不仅十分正确,而且他很难得地接受了来自宦官的劝诫。

没错,这两位大妖就是摆明组团来骗秦八十五世的,目标也不是什么金银财宝和***显爵,而是那份刚刚到手的一纸诏书。

人道运转自有规则,天道法则不容逾矩。通常情况下,外力干涉会遭到人道和天道法则的严厉惩戒。正因如此,一份来自于皇帝的诏书就能轻松地把非法行为合法化。换言之,秦八十五世醒悟来得太迟,大错已然铸成。

儒家先贤孔子曾说:唯器与名,不可以假人。这句话推而广之,即是象征着国家行政权力的皇帝诏书也是不可以随便给人的,这是国家为即将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提供背书的行为。

真要说起这份注定牵连甚广的诏书,其内容异常简单明了,毫无玄奥之处。

诏书中写明秦八十五世皇帝授权黑山道长讨伐胡虏和叛匪,颁下诏书则是证明其所有行为都是代表帝国朝廷行事,各地方官府应尽力给予配合。

说不得,有了这一纸护身符,无论黑山老妖今后干下多少令人发指的罪孽和恶行,人道规则也不能直接惩治它,因为这不是纯粹的个体行为,而是一种典型的公权犯罪。一切的罪孽和因果,到头来都得计算到日薄西山的大秦帝国头上,这才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举例来说,一名歹徒手持国家的授权书从***库领出毒气弹,然后用毒气毁灭了一座城市,歹徒个人的罪孽远没有授权他这么干的那些家伙深重。

没有后者的放纵,仅凭前者是无力造成如此之大的危害。玩火者必***,滥用权力者必将为此付出代价,这是一条颠簸不破的真理。

假如排除掉***道德和法律伦理等外在因素,纯粹以客观研究者的角度分析,人类这个物种是很优质的炼器材料。

大多数修行者对法宝的第一要求是通灵,或者说要求炼器的材料本身具备一定程度的灵气,蕴含的浓度越高越好。那么联想到人类自称“万物之灵”,就能明白这里面有着扯不清的干系,人类即便比不得凤凰、麒麟那样的神兽,同样比不了传承龙族血脉的异种灵兽,不过与常见普通的野兽相比,人类的肉身还是具有相当不错的灵气传导性。

打从夏商以后,那种以人身零件作为炼器素材的方式,在修行者圈子里逐渐成为了一种不成文的禁忌。

遥想当年,身为神裔的商代君王祭祀祖先神,普遍采取杀殉和血祭的残酷方式,主要目的是为了祭祀先人,但也不能忽视肢解取材和剥夺魂魄的隐匿动机。

当来自遥远西方的周人联合着天下众多邦国,击败了主力与东夷纠缠的殷商,周人在宣誓得国之后,为了表示自己与前代划清界限,开始着重减少杀殉和血祭,一并颁布了禁酒等系列法令。

尽管以人类的血肉躯体和灵魂为材料的炼制手法,日渐成为华夏文化圈的普遍禁忌,不为主流***所容,也不意味着这些以人体为材料的炼器技艺就此终结。

修行者苦于炼器材料短缺,这个从来不是什么新闻,硬挺着放弃唾手可得的材料不用,这对于那些不太在意别人看法的修行者来说,其实是个小问题。只要实际需求依然存在,那么无论明面上如何严厉禁止,暗地里的供给也绝不会停止。随着***整体文明进步,人本身的价值被愈发看重,掌握了知识的普通人极度反感将同类视为***羊宰割的残*径,导致那些掌握和使用这些人体炼器法门的修行者,干脆被一竿子扒拉进魔道中人的行列里。

遥想当年,公子胡亥在与长公子扶苏的夺位争斗中落败后,他惶惶不可终日。

皇帝宝座争夺战是万分凶险的***.斗争,失败者的下场基本等同于死亡。为了保全岌岌可危的性命,胡亥不得已抛弃了醇酒美人的骄奢生活出海避祸。

在海外的一座岛屿上,胡亥遇到了几个被先秦诸子传人扫荡出中原的魔道中人,经过了一番尔虞我诈的合作与坑害之后,胡亥如愿以偿地得到了魔道传承,正式成为了一名修行者。可想而知,跟着这样一群前辈,胡亥学到的正是那些被主流***嗤之以鼻,不过很利于速成的邪道法门,其中囊括了人体炼器之法。

正所谓,冥冥之中,自有主宰。修行者的力量层次远高于常人,根据力的相互作用原理,他们受到天道约束也就更加明显。

寻常人可以随便赌咒发誓,乃至于睁眼说瞎话,哪个修行者敢这么***,必然结局不是在心魔作祟下自取灭亡,再不然就是在天劫之下化为灰灰。

常人杀人,纵然杀人盈城,除却要结下人道因果,等着往后的轮回中结清欠债之外,天道轻易不会干预。修行者胆敢如此胡作非为那就犯了天大的忌讳,不仅要与人道结下因果,天道也要降下天罚,藉此警示那些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家伙们。告诉他们一个真理,修行者在天意面前也不过是稍微强壮一些的蝼蚁罢了,没什么好得意的。

长期困扰着胡亥,也就是黑山老妖的棘手问题正是源出自于此。魔道******起来是属于先易后难的典范例证,这一点在修行者圈子里是基本常识。

同样资质的人以魔道******十年,成果比***正道三十年都显著。若是***时间到了六十年上下,双方的修为大致能保持旗鼓相当,超过百年之后,前期过于冒进的魔道***,后劲不足的先天弊端就显现出来。倘若不借助于诸如法宝之类的外物,受到***牵累,他们甚至不能与自身修为相近的修行者正面争锋,必须要在借助外物方面下大力气,方能补足实战能力的短板。

考虑到越是步入高深境界,未来想要更进一步的难度也就越大,黑山老妖胡亥准备炼制一件威能堪称是惊天地,泣鬼神的魔道法宝,而炼器的主要材料就是人,需要很多很多的人。

对那些荤腥生冷一概不忌的魔道中人而言,人类浑身都是宝。无论是筋肉皮骨,骨髓脑髓,三魂七魄,抑或是什么紫河车之类的邪门玩意,全都是来者不拒的上佳原材料。唯一难题是大量屠戮人类,触及了人道和天道大忌,务必想好脱身之道。如若不然,等不到法宝炼成之日,活动的主持者就要被接踵而至的天劫轰杀得连渣都不剩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