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79 斗阵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丈夫林旭正在面临一场艰难的战斗,作为妻子和未来孩子的母亲,静姝不觉得此刻自己就该乖乖待在家里,等候最终结果,她要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绝不是笼罩在山神夫人光环之下的美丽花瓶。

虽说没有迎娶正妻,但林旭家里有孟嫣然和静姝这两位平妻,出于一碗水端平的考虑,他并没有对哪位妻子表示出特别喜爱,只不过狐女静姝心里面总是觉得丈夫可能更喜欢孟嫣然多一些。猜想的起因不仅是由于孟嫣然的纯血统人类出身,而且站在她背后是土地爷黄世仁。这位最初的盟友跟林旭之间渊源深厚,很多地方都能提供协助。譬如说这一次,当林旭遇到麻烦无瑕抽身,也是通过黄世仁的人脉关系才辗转请来了阴阳家相助。

所谓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这位老土地的重要性,显然会加重孟嫣然在林旭心目中的份量,这一点也是静姝所无法容忍的。

一个蠢女人靠撒泼耍赖引起丈夫的厌烦,足够聪明的女人则要不动声色地增强自己在家里的话语权。

早在三年多之前,新婚不久的静姝便已怀了身孕,奈何九尾狐一族天赋特异,胎儿在母体内要成长到瓜熟蒂落的那一刻,所需时间是人类怀胎十月的数倍之多。考虑到一点,如果在此期间,孟嫣然也怀了孕,静姝该怎么办?决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这是她下意识的想法。女人要表现自己的优点,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温柔体贴,只是在这方面静姝没有太大优势,她和孟嫣然只能打成平手。想要压倒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只能选择另出奇招,才能凸显出自身的价值。

九尾狐青丘氏搁在霍山也算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静姝作为家族的嫡长女,她跟任何一位妖王都能说得上话。此番,几经思虑之后,静姝选定了几位最具影响力的大妖,作为策反计划中的突破口。

适才静姝专程派出最可靠的族弟六郎送去的那几封信笺,向这几位妖王痛陈厉害,劝说它们与林旭暗中合作,不要跟霍山君一条道走到黑的劝降书。

目下,虎妖霍山君所率领着的是一群各怀鬼胎的杂牌军。各路妖王对野心家霍山君抱有的猜忌之心,大抵比对林旭这个跟妖族不大对路的霍山神还要多出几分。故此,静姝从不认为霍山君倚仗这群乌合之众就能成事。

或许在林旭刚接任神职的头两年,霍山君倘若鲁莽到孤注一掷,它还有不小的成功机会。

奈何,时过境迁,普天之下也没有后悔药这种灵丹妙药。这次霍山君的斗阵能否如愿以偿,主要是取决于老天爷是否愿意专门关照它。

翘首目送着族弟六郎远去,静姝右手轻柔地抚摸着她那略显隆起的腹部,眼神中透出一抹不屑,她能做到的事情,一定可以叫林旭刮目相看。

.........................................................................

面对着这次前所未有的考验,司马长空反复演算了三遍,确信准确无误,他长出了一口气,不禁暗自庆幸起来。幸亏在此行启程之前,从刘德明手中看到了那几页残篇。若不是由此引出了向史家咨询之事,提前知悉了这个名字长得拗口的大阵底细,增加了一些胜算,阴阳家千年不坠的美誉怕是要丢在这霍山了。

在旁边看着司马长空停止了掐指计算,林旭随即上前询问说道:

“大祭酒可是有了破阵的办法?”

闻声,费尽了浑身解数演算,自信破阵有望的司马长空言辞稍显谨慎地说道:

“成败五五对开,老夫也并无必胜的把握。”

眯起眼睛看着不远处那座云雾缭绕,仿如另一个世界的大阵,林旭目光深邃得令人心悸,稍后只听他语气笃定地说道:

“一半机会已经不少了,接下来,我等就要仰仗大祭酒的神通。”

这时,回头瞥了一眼正在奋笔疾书,兴高采烈记录今日战况的老朋友郑铎,司马长空干笑了两声,说道:

“惭愧呀!老夫愿勉力一试。”

曾有一句名言说过,任何一座坚固的堡垒都是被从内部被攻破的,这一次应当也不例外。

随着六郎不避艰险地暗中穿梭递送,狐女静姝的亲笔信被逐一送达大妖们的案头,由此霍山中的暗流也随之涌动起来。那些本就不情愿支持霍山君跟林旭对抗的妖王们,此刻也开始打起了各自的如意算盘。

“九天十地八荒万妖阵”,这座大阵自从上古妖圣白泽首创以来,统共只摆出过两次而已。要说上一回显露在世人面前,那还是在上古神农氏与妖族的征战之中。由于这段历史与人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时间相隔过于久远,被遗忘的经过差不多都变成虚无缥缈的神话故事了,除非是史家那样专门鼓捣故纸堆的业内人士,否则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族,大家早已将这座大阵忘了个一干二净。

这座大阵的复苏还另有一段故事,前些年霍山君为搜集炼制法宝的材料,带着小妖们趁夜色在霍山附近连续发掘古墓,在陪葬品中得到的一幅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兽皮阵图。

阵图原本是绘制在一块密布着大小窟窿的兽皮上,这块坚韧得连刀剑难伤的奇异兽皮,上面数量众多的规则孔洞不似是利器伤损,更不像虫蛀蚁蚀,似足了被某种强力酸液腐蚀而成的窟窿。

当然,不问可知,在这些窟窿的部位,曾经描画清晰细致的阵图内容皆已荡然无存。至少应该承认一条,霍山君的眼力那还是相当不错的,它花了一段时间辨识出这张兽皮的价值,当即便如获至宝一般捧回洞府里。此后,为了修复这幅阵图,贝大夫又秘密召集了一批精于术数和阵法的大妖协助攻关,只可惜凡事都有力有不逮的时候。

哪怕是集合了诸多大妖的智慧和经验,挖空加以心思补全,残次品终归是残次品,太多凭空臆造出来的细节混淆在这座大阵之中。

眼前的这座“九天十地八荒万妖阵”仅能勉强维持正常运转,这已是给了霍山君老大的面子,它的实际威能相较上古时代的原版阵图,只能说失之毫厘,谬之千里。

“叱!”

林旭一行人决定开始破阵,头一个入阵的当然是阵法行家司马长空所率领的阴阳家助拳团。

在白蒙蒙的雾气中大约走了一百多步,司马长空忽然停住脚步,他站定在原地掐指一算,随即手持着云板指向前方,大喝了一声。说来也很奇怪,本来看似空无一物的浓密雾气中,应声传来了一声惨叫。随后,只见一个小妖不知从多何处跌落下来,狠狠地撞在地面,一口鲜血喷出暴毙当场。

这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对于专精阴阳五行和术数之道的阴阳家来说,走一路算一路那是最基本的要求。要是跟那些凡人的风水先生一样手里端着个罗庚,再掐算半天才能得出结论,简直是把祖师爷的脸都丢到家了。

这边司马长空一出手就击破了大阵中的一个节点,的确是很见功力,不过这座大阵是由霍山君以下的数万名妖怪共同推动,司马长空一次出手也只是击杀了一名小妖,对整个大阵的损害程度连九牛一毛都谈不上。

这时,林旭心情忐忑地凑近到司马长空跟前,说道:

“大祭酒,我们下一步该往何处去?”

闻声,司马长空环顾着左右,神情慎重地说道:

“此阵乃是上古杀阵孑遗,遇强越强,本来并无取巧的破解之道。适才老夫在阵外观察,发觉阵势运转似有阻滞之处,想必是那霍山君未曾得到全本阵图,所以目下我们还有一法可以速破此阵。”

林旭精神一振,点头说道:

“哦,愿闻其详。”

外表好似翩翩少年郎的司马长空停顿一下,为在场众人讲解说道:

“此阵可分玄、冥、生、死、开、明、休、幻八门,我们适才入阵时所走的方位乃是西南幻门,当是霍山君故意留下的入阵路径。这一路上我计算阵势变化,开门此刻当在正北方,只要我们从那里杀出去,此阵就算被破了一半。”

信赖专业人士可以节省无尽精力,不要说人类做不到面面俱到,即便是神也不可能在所有的领域都达到顶尖水准。

略加思索之后,林旭选择接受司马长空的专业意见,说道:

“那好,烦劳大祭酒代为引领方向。”

生平难得遇见失传已久的未知阵法,被勾起了心底求胜欲望的司马长空微微一笑,朗声说道:

“诸君请随老夫同往。”

所谓有法固有破,越是精密复杂的系统也越容易出现故障,只要抓住弱点下手,往往是一点击破满盘皆输。

随着阴阳家诸人这一路见招拆招,逐个破解阵内节点,一行人很快便杀到了位于大阵正北面的开门,此时霍山君对整个阵势运转变化的控制愈发感到力不从心。

一怒之下,面如猪肝色的霍山君猛然站起了身,俯瞰着即将杀出阵外的林旭等人,面色阴沉地说道:

“哼,别以为破阵之后,老子就对你们没办法了。”

斗阵是最初的原版计划,当霍山君获悉精通阵法的阴阳家掺和进来,迅速意识到纯粹依靠斗阵难以达到目的。于是,它顺势更改了先前制定的作战计划,直接把斗阵当作一个引蛇出洞的借口。这次霍山君是做好了准备,把林旭的本尊金身从天柱峰下旧山神庙,那个堪称坚不可摧的老巢里面引出来,它所指望的制胜法宝是霍山妖盟日前集结起来的十万大军。

仅凭十个打一个的绝对数量优势,只要不是那种水平蹩脚到人神共愤地步的统帅瞎指挥,光是拼消耗这个笨法子也足以耗死任何对手,这就叫一力降十会。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