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64 糖衣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倘若撮合霍山神林旭与九尾狐一族的联姻计划遭拒,霍山君大可以藉此挑起霍山妖族的同仇敌忾之心。到那时,漫说是一个林旭,再大牌的神也要吃不了兜着走。只是这计划虽好,具体实施起来也绝非易事。

霍山君敢于夸下如此海口,一点也不担心九尾狐一族不肯卖这个面子,问起此事缘起,还得追述到霍山君曾祖父在世的时代。当年,那位叱诧风云的老妖王曾出手帮助客居霍山的九尾狐一族抵御敌人攻伐,因而落下了隐疾,后来潜伏的伤势发作不治而亡。真格算起来,九尾狐一族是欠了霍山君老大的人情,因而,它才自信满满地宣称,只要自己开口做媒,九尾狐一族必然应允。

节气已渐入隆冬,霍山的气候也日趋寒冷,天上飘起了柳絮状的雪片,在阵阵西北风吹拂下纷纷扬扬地落下,远方突兀耸立的天柱峰此时也在茫茫风雪中也变得模糊起来。

恰逢此时,正在庭院中赏雪饮茶的林旭接到阴兵呈报,说外面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常言说得好,远来是客。哪怕林旭不喜欢这位身份特殊的客人,他还得照样吩咐手下领着来人到客厅一叙。

“在下贝乐山,见过山神老爷。”

这位狈妖贝大夫的长相酷似老电影中,那些生性孤寒,言辞尖酸刻薄的账房先生,即便此刻竭力作出一副有风度的君子模样,善于观察对手言行举止的林旭仍然觉得这家伙出现在自己眼前有碍观瞻。

林旭冷冷地一笑,毫不客气地反问说道:

“哦,不知足下到我这小庙里来,到底是求和呢?还是要下战书呢?”

闻声,贝大夫皮笑肉不笑地接口说道:

“二者皆非,在下此来是为了成全一桩金玉良缘。”

闻听此言,林旭暗自皱起眉头,他投向贝大夫的目光中又多了几分警惕。

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啊!林旭不怕妖怪们玩横的,现如今山神庙基本恢复了元气,即便是霍山中的各路妖王捐弃前嫌一同前来攻打,谁胜谁负也还是个五五之数,架不住明***易躲,暗箭难防哪!若是妖怪们想出什么阴谋诡计,林旭毕竟是身在明处,不小心遭人暗算的可能性太高了,的确有些事是不得不防。

心情忐忑地沉默了片刻,林旭忽然放声大笑,说道:

“喔,林某愿闻其详。”

事先霍山君跟贝大夫对林旭所有可能作出的反应都进行了预判,面对着对方似是在嘲讽的放肆大笑,贝大夫此刻神情镇定自若,说道:

“鄙上欲与尊神修好,故而欲做媒,许一桩良缘与尊神。从此两家消弭兵灾,则霍山再无祸患矣!”

听完了这番话,林旭佯作思考状,背过身翻了翻白眼。是啊!霍山君这话说得真是比人家唱得都好听,不过这话可信度大概比毒贩子宣称自己从此金盆洗手不卖***,***面粉还不靠谱。

在脑海中的一闪念,林旭不会诉诸于口,冷笑了一下,漫不经心地说道:

“照此说来,林某得要好生讨教一下,不知是哪一家的名门闺秀,居然值得劳动霍山君的大驾亲自为我作伐?”

贝大夫自信这个圈套万无一失,根本不怕林旭看穿,态度甚是坦然地说道:

“呵呵呵呵,这位小娘子乃是系出名门的大家闺秀,当是山君良配。若非如此,鄙上又岂敢贸然开口前来做媒呢?”

“呵呵,看来是我太过孤陋寡闻,这霍山中竟有如此名门望族,着实叫人意想不到哇!”

感觉前方是深浅难测的一潭浑水,林旭索性摆出了洗耳恭听的姿态,完全采取消极守势。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保险业内的成功人士,那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混***把戏是轻车熟路得很,此刻跟贝大夫唱对台戏比着瞎掰,那也是有鼻子有眼的。

在林旭跟前卖了半天关子,觉得吊胃口的程序差不多了,贝大夫轻轻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切入到正题说道:

“鄙上做媒的这位小娘子,乃是青丘九尾狐一脉。昔日因故流落至此,也算半个霍山土著,若论门户高低,想必尊神您不会瞧不起九尾狐一族吧?”

居移气,养移体。按说林旭的气度如今也越发沉稳了,不过乍一听九尾狐之名,纵然他近些年来阅历见闻日益增长,犹自止不住脸色数变,好似变色龙一般。

古往今来,九尾狐一族的确是出了不少历史名人,知名度最高的非《封神演义》一书中,那位被女娲娘娘抓了壮丁,负责败坏殷商朝纲的九尾狐苏妲己莫属。稍微回想一下那位天赋神力过人,而且聪慧好学的末代商君帝辛,最终如何落得***于露台的可悲下场,大约也能明白红颜祸水之说确实名不虚传。再者,论及容貌气质,到了倾国倾城这个级数的***,再差又能差到哪去?

林旭担心的问题不是在这桩婚事中娶来一个丑女,他害怕的是自己落得跟那位商纣王同样下场。

当面拒绝提亲是极度无礼之举,万一霍山君揪住这根小辫子大做文章,想要善后可就难了。若是现在答应下来,虽然暂时无碍,不过往后情况会怎样发展,林旭的心里面是十五个水桶提水,七上八下的。

贝大夫岂会好心地留给林旭思考对策的时间,皮里阳秋地说道:

“呵呵,尊神莫非是觉得九尾狐一族配不上您的身份?”

这是诛心之言哪!林旭暗骂了一声老狐狸,他的脸上却没有表露出半点不悦之色,马上接口说道:

“哦,林某绝无此意,只是一时间惊喜太甚,用言语难以表述清楚。”

闻声,贝大夫笑得甚为畅快,大力拍着巴掌笑道:

“哈哈哈哈,既是如此,那在下便要提前恭喜尊神一声。请尊神择吉日,派媒人前往九尾狐一族所居的阳春山纳采吧!”

纳采、问名、纳吉、纳徵、请期、亲迎,这些老掉牙的婚俗规矩早已远离了现代人的视野。林旭愣了一下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业已达到目的贝大夫便一拱手转身扬长而去,连施展缓兵之计的机会都没给他留下。

纳采是华夏传统婚俗中六礼的第一项,由男方请媒妁前往女方家中送礼求婚。假如女方的家长赞同这桩婚事,再由媒人向女方问名。询问的内容包括了姓名和生辰八字,等算过双方命格并无冲突,此时把男方的资料送给女方,这一步称作纳吉。第二步骤是纳徵,直白一点来说就是男方给女方下彩礼。当仪式进行到这一步,订婚部分宣告大功告成,剩下的事情无非是双方约定婚期和接新娘过门。

林旭花了些时间才想清楚,原来自己又被狠狠摆了一道,他气急败坏遥望着那个在风雪中逐渐远去的瘦削背影,愤然地骂道:

“好个老不死的东西,当初猎人怎么没把你的狗皮也一道扒了去?”

事已至此,已然是木已成舟之局。林旭通宵达旦地把利害关系想了通透,翌日清晨时分,他理清头绪,看来这桩婚事是势在必行。

九尾狐一族乃是妖族的名门望族堪称誉满海内,公开拒婚那是摆明了跟广大妖族势不两立,一个弄不好,只怕连霍山以外的妖怪都会被激怒。有鉴于此,娶狐女回家的危害性再大,这种危险终究是可控的,大不了今后多加小心就是了,至少比那种完全无法抑制蔓延的灾害要轻微得多。两害相权取其轻,眼下林旭也只能作此打算。

话虽如此,林旭转念一想又开始犯愁了,最近的烦心事真不是一般多呀!

土地爷黄世仁要嫁的这位是义女,九尾狐一族倘若应允婚事,想必也不会随便嫁一个族女过来,这两边都不能轻易开罪。

华夏的传统婚姻制度不是一夫多妻制,而是一夫一妻多妾制,男人的妻子其实只有一个,剩下的都是妾。

林旭以霍山神之尊,在礼法上来说可以娶一个正妻,外带两个平妻。虽说正妻和平妻的***地位相差无几,毕竟还有高低之别,正妻的位置究竟该给哪一方呢?

为了思虑这个棘手难题,林旭不知踌躇了多久,也不知揪断了多少根头发。到了这个时候,他确实理解了华夏古代的君王们为什么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偏偏一个个都很早死掉了。

排除个别人喜欢没事乱吃东西的毛病,以及被人谋害的关系之外,为了一点小事就脑筋耗费过度,这肯定是个重要因素。不管多不起眼的小事搁在上位者身上都变成了牵连甚广的大事,谁叫天家无私事啊!哪怕是碰见个屁大个事情都要绞尽脑汁来琢磨,必须考量如何摆平利益相关各方,如此不堪的情况照此发展下去,自然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

数日后,窗外依然飘着纷纷扬扬的雪花,林旭喜欢下雪,山神庙周围下雪的时候也比***地方多,从某种程度来说,这里的环境是与外界脱钩的。

视线从窗外那株枝干盘曲如蛟龙,落满了积雪的老梅树上收回,林旭信手翻着桌上的婚书,平淡地说道:

“嗯,静姝,听起来是个好名字。”

静姝是典出于《诗经》,若是用来赞誉女子的性格娴静和容貌美好那是最恰当的。若不是近些年来林旭知耻而后勇,发奋苦读努力恶补相关常识的话,只怕以他本来的学识还看不出这个名字附带着什么美好寓意。

叹息了一声,林旭搁下狐女静姝的婚书,抬手拿起了土地爷黄世仁义女的那一份,缓缓念道:

“孟嫣然,唉!”

这时,林旭又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将两份婚书放在一起,神情逐渐平静下来。既然不能抗拒,那就只好坦然面对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