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044 暗算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古语说,强弩之末,其势不能穿鲁缟。

诚然,燕赤霞一身修为甚是不俗,他的根基终究比不得中古时期那些餐风饮露的练气士。随着燕赤霞的剑阵从正面撞上驱山大.法,他已经晓得自己落在了下风。

燕赤霞此次强行出手,乃是犯了剑术中的诸多忌讳。硬碰硬地交锋,绝非剑术所长,剑走轻灵那才是正道。变化万方,锐不可当,唯有符合了这些要素才算是懂得了上乘剑术的真谛和奥妙所在。若是什么人踩着块破门板满天飞,然后就自以为是剑仙了,这也未免太搞笑了。再者,即便要动手砸石头,祭起一把锤子也比用飞剑强多了,岂不闻术业有专攻?

果不其然,在燕赤霞的飞剑勉强突破了巨岩这道障碍,待得落到对面的几位白莲教大师兄身上。已是既无速度也无力度,当即被轻松震退,燕赤霞的首轮攻势铩羽而归。

双方彼此试探的首度交手中,选择先发制人的燕赤霞反而落在了下风处。为此,他的老脸不禁胀.红起来,抽空斜眼瞥了一下在旁边观战的林旭和黄世仁。观察到两位地并无不满表示,燕赤霞这才放下了担忧,而后他深吸了一口气,誓要出大招挽回自家损失的颜面。

“吒!吒!吒!大圣爷你速显威灵啊!”

卜一出手便成功使对面强敌的攻势无力化,拦阻燕赤霞飞剑的这位白莲教大师兄喜不自胜。随后,他在身边同伴们投来的含义复杂的目光注视下,选择了再接再厉,顺势加了一把力将悬浮在半空中的这块巨岩朝着江家集方向扔过去。

“哼,班门弄斧。”

林旭最清楚白莲教打不死的小强之名,对他们一刻都不曾放松警惕,始终在严密监视着对手的一举一动。此刻,见巨岩有了动静,林旭冷哼一声,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随后,林旭的双手在胸前快速结成各式手印,最后归于一枚风吼罡雷印,然后手指坚定地指向那块正在加速向江家集飞来的巨岩。

“轰隆隆”

当一声惊天动地的雷声响彻天地间,霹雳爆音恰如万千铁骑从耳边掠过,又好似泰山崩于前的惊骇场面。如此狂暴的雷声,震得在场人们一个个心神散乱立足不稳。

“轰”

这时,又见夜空中亮白色的电光猛地一闪,那块庞大如巨轮的巨岩应声崩解,瞬时化作了无数棱角分明的碎石从空中倾泻而下,余威的声势也颇为浩大。在距离江家集仅有一里多远的土地上,犹如下起了一场岩石雨。

这些被炸裂得非常均匀的岩石碎片,平均下来个头仅有拳头大小,加上重力加速度等外来因素,这些从空中高速坠落飞溅的石块对凡人来说,不啻于索命无常的帖子。

那位得意忘形的白莲教大师兄犯了严重错误,他实在不该以整个江家集为目标悍然发动攻击。

在威胁到自身安全,以及大量信徒被屠戮的前提下,神们出手攻击普通人类也是被神道规则所默许的行为,你总不能指望们被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吧!况且,神们从来就不是温文尔雅的说服者。即使是那个训诫自己信徒,别人打了你左脸,你要把右脸也一起奉上的十字教,到后来强势起来也没少开露天烧烤集会。凡是惹到他们的人,基本都成了摆上架子被烧烤的肉类原料,而且很多时候不是烤熟的,而是被浓烟熏熟的。

恰如雨点般疾速坠落,带着尖锐哨音呼啸而下的大批碎石,此刻在白莲教大军中散播着死亡阴影。

虽然这块巨岩的爆裂位置并没有正对着白莲教的进攻队伍,余威所及也在瞬间便造成了数以万计的伤亡者,在黑夜里难以看清楚这血肉横飞的一幕,无疑也称得上是极度惨烈了。

胜负局面在一瞬间发生颠倒,不论白莲教大师兄作何感想,那些或是被愚弄,或是被裹挟而来的信众则支撑不住了,他们哭爹叫娘地开始逃散。

这些人已然被大能斗法的骇人场面吓破了苦胆,他们只知道漫无目的四散逃亡,没有一个人是往江家集方向而来,这是发自于动物本能的一份畏惧之心。相信这个皎洁月夜所发生的恐怖事件,将会是在场的许多人记忆最深处,至死都无法磨灭的黑色片段。

对面那位白莲教大师兄,此时也呆呆地立在原地,直到身旁一位交好的同伴拉了他一把,这人才把口一张,夹杂着内脏碎片的鲜血狂喷而出,随即他一头栽倒在地,倒是死了个干净利落。

见状,这些本就色厉内荏的大师兄们立时作了鸟兽散,顺风仗谁都能打,在不利局势下力挽狂澜,即使只是尝试一下,那也不是寻常人所能做到的事情。

林旭远远地望着与自己正面对抗的白莲教大师兄因术法反噬暴毙,其他几个大师兄则与未曾出手的骨干份子一同混入逃散的人群中。本来林旭还想干掉他们永绝后患,不料这便身形刚一动就被黄世仁抬手拦住了。

狠狠地一把攥住林旭的胳膊,老土地一本正经地说道:

“林贤弟,穷寇勿追,你刚才出手已叫老朽捏了一把冷汗,切不可因小失大呀!”

想到了那柄悬在自家头顶上的无形利剑,林旭回忆起神道规则的重重束缚,他马上冷静下来点了点头,示意裨将张昕继续指挥民兵射杀那些靠近江家集的白莲教信徒。

.......................................................................

那些侥幸逃过一劫的白莲教骨干,压根不敢在江家集附近逗留,他们在一位没受伤的大师兄带领下,一口气跑出几十里外,然后在水边寻了一艘小船泛舟而下,找到了淮南诸郡的总头目汇报战况。

一行人脚步慌乱地冲进一间被强占的佛堂,刚刚死里逃生的白莲教大师兄,话音中带着几分哭腔地单膝跪倒在地,说道:

“大师姐,陈师兄和郝师兄,他们都……”

闻听此言,这间堂屋里面的白莲教高层不由得情绪高度紧张全都站了起来,脸上的神色是又惊又怒。

这些人都有份参与决策,当然知道此番为了围攻江家集,总计动员了数万信徒,再加上一干精兵强将坐镇。不要讲区区的江家集这样一座市镇,纵是一座县城也不是没机会打下来,何至于在一夜之间便落得如此惨状?

这时,一名坐在主位之上,头缠着白巾,相貌清秀,但生就一副剑眉,显得英武之气不逊于男子的女人拍案而起,她瞪起一双秀目,娇叱说道:

“说,是谁做的?”

专程前来报丧的这位仁兄立刻傻了眼,昨晚上虽有月色,奈何双方一直在远距离斗法,他哪知道是谁干的?不知道也不行啊!要知道,用这种狗屁不通的答案回复上级提问,那就纯属于是脑袋进水了。

支吾搪塞了一下,这位大师兄开动脑筋,他忽然想起那个在出手前自报家门的燕赤霞,立马如获至宝地说道:

“好像是那个大胡子道士燕赤霞。”

昔日,燕赤霞学成剑术离开关中之后,游走各地惩奸除恶,时常干些劫富济贫,替人抱打不平的勾当,因此人称关中大侠,要说中原一带也并非是一介无名小卒。

坐镇淮南的这位白莲教大师姐也是个消息灵通人士,岂会不晓得如此著名的江湖人物。闻声,她咬着一口细碎的银牙说道:

“好你个燕赤霞,原本咱们是井水不犯河水,想不到你……走着瞧好了。”

“大师姐,大事不成,我等下一步又该如何行事?”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噩耗,一众下属们有些不知所措,干脆把疑问抛给了大师姐文素馨。

闻听此言,文素馨的眼珠一转,粉面闪过一抹阴冷的寒意,她冷笑着说道:

“好啊!他们不是武装镇民吗?你等火速派人前往郡城投书告发,罪名就说他们意图谋反,主谋便是这个道士燕赤霞。哼,我倒要看一看,他该如何应对。”

举凡是职业搞邪教的人,首先必须摸清楚官府的大体思路,他们在正式起事之前做事都会非常小心审慎。

在通常情况下,邪教头目们是一只脚踏在民间,另一只脚伸进官府里,以便确保自身势力扩张不会引来官府层面的打击,因此他们也最清楚各地的官府担心惧怕什么状况。

天高三尺的官老爷们不怕老百姓的怨恨和白眼,因为他们做下的那些伤天害理的肮脏事,罕有不招人恨的。大老爷们唯独害怕那些有声望,有本事的人出面带头闹事。那些在平日积累下来的民怨,好比是烈日下炙烤的干柴堆,振臂一呼的首领人物则如同火种。假设没有这个专门负责点火的家伙,干柴堆得再久再多也是无所谓的。

不妨说白了,人心不齐的草民们不过是一盘散沙,没有领头的这个家伙出现搅和,草民的数量再多,他们的怨气再深也不足为患,毕竟蛇无头不行啊!

这也正是为什么当官府出兵平乱时,常常喜欢打出首恶必诛,胁从不问的旗号。

白莲教的高层们简单商议了一下,随即本着恶人先告状的疯狗精神,毫不犹豫地替燕赤霞扣上了一顶妖言惑众,蛊惑人心的大帽子,然后又把荒僻的江家集,说成是燕赤霞聚众举事的巢穴。

甭问,如今住在江家集镇上的数万居民,自然而然也就成了附逆的乱民。这一下子,真可说是干柴与烈火齐备,人证和物证俱全了。若是根据白莲教提供的这些黑材料进行推论,以江家集为中心,遍及淮南的一场声势浩大的造反活动一触即发,由不得地方官府继续尸位素餐下来,他们必须采取措施解决这个棘手问题,否则就会有身家性命不保的忧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