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五岳独尊

丧尸生存手册 (转帖)4    文 / 老螃蟹 更新时间: 2013-01-23 18: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公元1901年,LUSHAN,***

根据BillWakowski,美海军亚洲舰队的一名水手的记述,几名住在LuShan的农夫从他们的床上爬起并开始进攻村庄.由于LuShan地处偏僻且缺有线通讯(***),信息直到7天后才传到台北.

这些美国传教士,Aljired牧师的同事,他们认为这是上帝对那些拒绝追随"他"的中国人的惩罚.他们认为信仰,还有天父会驱除他们身上的***.我们的船长要他们原地不动,直到他***不下并装备妥当以备护卫.Alfred牧师拒绝听从这个建议.当指挥官呼叫支援的时候,他们就去跨过了河……我们的岸勤队和一个排的国民军在正午时分抵达了村落……尸体,或是它们的碎片,到处都是.整个地面都是湿润的.还有那气味,全能的神啊,那气味!……当那些东西从雾里出现的时候,令人厌恶的生物,人形的魔鬼.我们在距离他们不到一百码的地方交战了.没什么武器有用.不管是我们的Krag步***,还是加特林***……Riley在那一刻失去了理智,我猜那是他.装上了他的刺刀并打算刺穿那些野兽.结果差不多一打***家伙围住了他.快如闪电般地把我伙伴的四肢扯了下来.他们直接把他的血肉从骨头上撕咬了下来!那真是可怕之极的场面!...然后他来了,小个子的秃头巫医或僧侣,管你怎么称呼他……挥舞着一把看上去好像一端是扁平的铁铲,而另一端是月牙形的武器……肯定至少有10,12具尸体躺在他脚下……他跑了过去,口里述说着无法理解的话语,指了指他的头然后指了指它们的.那老人,Lordknows他能猜出那个中国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命令我们瞄准那些野兽的头颅……我们钻进了他们的空隙之间……穿过一地的尸体,我们发现那中国人身边有几个白人,我们的传教士.我们中的一人注意到其中一个脊椎被***打断的怪物.它依旧活着,拍打着他的手臂,咬合着它那满是血污的牙齿,嘴里发出着渎神的嚎叫!指挥官认出那是Alfred牧师.他一边念诵着主祷文,一边瞄准着牧师的太阳穴开了***.

Wakowski将他的全部文档卖给了杂志廉价杂志,这次行为立刻给他带来了免职和关押.在被释放后,Wakowski拒绝了任何进一步的会见.至今,美国海军坚决否认这个故事.

公元1905年,TABORA,坦噶尼喀,德属东非

审讯记录记叙有一个仅仅被叫做"Simon"的本地向导,因为他砍下了一个著名白人猎人,KarlSeekt而被逮捕和控告.Simon的辩护律师,一个名叫GuyVoorster的荷兰种植园主,说明他的委托人相信他只是在忠于一个英雄之举.以下是Voorster的陈述:

Simon相信存在一种会夺去一个人的生命力量的疾病.在某个阶段他会只剩下身体,那死者依然活着,但不再有自我意识留存,只有嗜食同类的驱动力……此外,这种不死怪物的牺牲者也会从他们自己的坟墓里爬起来去吞食更多的牺牲者.这个循环将会重复,一而再再而三,直到世界上不剩一人除了但这些可怕的食肉怪物……我的委托人说这名被怀疑的受害人迟于预定计划两天才回到营地,他变得神志不清且手臂上有无法解释的伤口.那天刚过他就断气了……我的委托人接下来叙述了HerrSeekt从他临终所卧之床上起身并开始向他队伍里***的人露出了他的牙齿.我的委托人用他那土著刀砍下了HerrSeekt的头并且丢进营火里烧成了灰.

Voorster先生立刻申明他并不接受Simon的证词,同时只证实那男人是精神病而不应处死.由于以神经错乱作为辩护只适用于白人而不包括非洲人,Simon被判决绞刑.这次审判的所有记录依然保存在DaresSalaam,坦桑尼亚,虽然状况很糟.

公元1911年,VITRE,路易斯安那州

这一典型的美国传奇,在美国南部的酒吧间和学校***室流行不已,其来源于有证明文件的的历史事实.万圣节夜,几个年轻阿卡迪亚人参加了一个在一个小溪从午夜待到黎明的"挑战".当地传言有来自一个种植园家庭的丧尸在沼泽地里徘徊,攻击并转化任何撞上的人类.在隔天的中午,没一个年轻人从他们的挑战里返回.一支搜救队被组建起来搜索沼泽地.他们遭到至少30个丧尸的袭击,其中包括那些年轻人.搜索者们撤退了,无意中将不死者引向了Vitre.

正当居民们把自己封堵在家中时,一个镇民,HenriDeLaCroix,相信若是把不死者浸泡在蜂蜜里就可以引来成千上万的昆虫吧它们吞噬掉.这个计划失败了,而DeLaCroix差一点就丢了命.随后不死者们第二次被泡了个透用煤油,同时被点燃了.由于对他们的行动缺乏正确的结果预估,Vitre的居民们恐惧地看着燃烧着的食尸鬼引燃任何触及之物.一些受害人,被困在堵死的建筑里,在***人逃进沼泽地的时候被活活烧死.几天后,志愿营救者清点的幸存者人数为58人(镇子之前的人口为114人).Vitre被彻底烧成了平地.由于伤亡统计对尸体辨识的困扰,Vitre的伤亡人数被加上了丧尸的尸体数,结果至少有15具尸体无法解释.BatonRouge的***提出的官方说明将袭击解释为一场"黑人引起的***行为",考虑到Vitre是个彻头彻尾的白人镇子,这个解释实在引人疑窦.所有从幸存者的私人信件及日记中透露的丧尸袭击的证据,被他们的后代继续保存.

公元1913年,PARAMARTSO,苏里南

IbrahimObeidallah医生可能是扩展人类对丧尸的科学知识的第一人,而他(幸运的是)并不是最后一人.JanVanderha.ven医生,当时已经因他对麻风病的研究而在欧洲受到尊敬,前往南美洲殖民地对这种表征相似的奇异瘟疫进行研究.

这些感染者的病状和那些全球皆有的类似:化脓的溃疡,斑驳的皮肤,肉体在外表上腐烂.然而,所有和通常疾病相似的症状也就仅此为止了.这些可怜的家伙似乎变得彻底疯狂……他们并未表达出理性思考和对家人的辨识:……他们既不睡眠也不饮水.他们拒绝任何并非活物的食物……昨天有一个医院勤务员,纯粹为了好玩和反抗我的指示,把一只受伤的老鼠丢进了患者的隔离间.他们中的一员迅速抓住了那只害虫然后把它整个吞了下去……感染者表现出近乎狂暴的敌意……他们会咬任何靠近的人,像动物一样撕咬他们……一个病人的访问者;一个有权势而无视任何医院规章的女人,之后被他那被感染的丈夫咬了.尽管尝试了所有已知的治疗手段,她很快便屈服于伤病,当天后不久便故去……尸体被送回了她家的种植园……因为涉及到某种礼貌,我对尸体解剖的请求被拒绝了……当晚那尸体报告被窃……实验通过酒精,***,以及加热组织到90摄氏度消除了细菌的痕迹……我因此判明传染源是一种活着的液体……命名为"Solarium."

("感染性的活液体"在拉丁语的"病毒"被使用前是一种常见的术语.)这些摘录来自一本200页,历时整整一年的由Vanderha.ven医生对这次新发现里的记录.在这次研究里,文档记录了丧尸对疼痛的耐受性,明显的对呼吸的不依赖,缓慢的腐烂速度,速度的缺乏,有限的敏捷,以及自我治愈的匮乏.由于他的学科受到的粗***涉以及医院方面不可避免的恐惧,Vanderha.ven从未真正被允许完成一次尸体解剖.由于这个原因,他对活死人的研究也就只能到这个程度了.在1914年,他回到荷兰并发表了他的发现.讽刺的是,这既没给他带来科学界的赞美,也并没导致奚落.他的故事,和当时***很多人的一样,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而黯然失色.他工作的副本被遗忘在阿姆斯特丹.Vanderha.ven作为医学工作者回到了荷属东印度群岛(印度尼西亚),他在那里后因疟疾而去世.Vanderha.ven的主要突破在于发现了导致丧尸的产生的源病毒,以及他是,特别的,第一个为病毒赋名"Solanum"的人.他为何选择这个词无人知晓.尽管他的成果并未在欧洲同代人中闻名,却在今日在全世界广为人知.不幸的是,这个好医生的发现,被以破坏性的方式加以应用.(参阅"1942-45A.D.,哈尔滨")

公元1923年,科伦坡,锡兰

这篇文档来自,一份为生活在印度洋地区的英国人提供的被驱逐国外的报纸.ChristopherWells,英国皇家航空公司的一名副驾驶员,在落海14天后在一救生筏上获救.Beforedyingofexposure,Wells解释他本来是在运送一具由一支在埃佛勒斯峰(喜马拉雅山主峰之一,中国称珠穆朗玛峰)的英国探险队发现的尸体.那尸体曾经是一个欧洲人,他的衣物是一个世纪前的风格,没有任何可供辨识的文件.由于他被冻得很结实,探险队队长决定将他运回科伦坡作进一步研究.

在途中时,尸体解冻了,醒了过来,并开始攻击机组成员.三个试图干掉袭击者的人用灭火器敲击它的头颅(尽管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正在对付什么玩意,这一举动恰恰能达到使丧尸行动不能的效果).虽然即时的危机解除了,他们现在必须处理一架损坏的飞机.飞行员发出了遇难讯号却来不及发出位置报告.三人用降落伞下落到海里,而机长并没意识到他身上的咬伤将在之后带来可怕的结果.一天之后,他断气了,在几小时后丧尸化,并立即开始攻击另外二人.正当飞行员开始跟不死者袭击者摔跤时,Wells,在惊恐中,把他们俩一起提下了海.在称述一部分应称为忏悔他的故事给官员后,Wells陷入意识不清并在第二天死去.他的故事被当作中暑引起的癫狂和胡言乱语.后来的调查也没能为飞机,机组成员,或所谓的丧尸提供什么证据.

公元1942年,太平洋中央

在日军初期的进军期间,一个排的帝国海军陆战队被派遣驻防Atuk,Caroline群岛诸岛之一.在登陆几天后,这个排遭到一群从岛上丛林里出现的丧尸的袭击.因为没有任何有关他们的袭击者的特征信息以及有效地消灭手段,一开始的人员伤亡颇高.海军陆战队员们于是转移到岛屿最北端的一处山丘上强化防御.讽刺的是,由于伤者们被任其死亡,幸存的海军陆战队员们避免了被他们的同志感染的危险.整个排在他们那山顶的堡垒里依旧束手无策了数天,缺乏食物,饮水匮乏,而且和外界隔绝.由始至终,食尸鬼们都包围着他们的位置,虽然无法爬上悬崖却也阻止了任何逃脱的可能.在两个星期的囚困后,AshiNakamura,排里的狙击手,发现爆头对丧尸是致命的.这项知识令日军士兵们终于得以与这些袭击者一战.在以步***火力清光包围他们的丧尸后,他们深入森林以完成彻底的清扫.目击者记录显示部队指挥官,HiroshiTomonaga上尉,只用他的武士军刀就砍掉了11个丧尸的头颅(关于这件武器的运用充斥着争执).一次战后的检查与对记录的对照显示Atuk岛还有可能正是FrancisDrake爵士称为"该死的岛"的那座岛屿.据Tomonaga自己在战后提供给美军官员的的证词,其中提到当与东京的无线电通讯被修复后,日军指挥部高层特别指示捕获,而非杀死,任何剩下的丧尸.待这件事得以完成(有4个丧尸被成功束缚并封口),帝国海军潜艇伊-58被派遣运回这些不死者俘虏.Tomonaga坦陈他对这四个丧尸的去向一概不知.他和他的手下被命令不许讨论他们的经历,否则处罚即是死亡.

公元1942-45年,哈尔滨,日傀儡满洲国(满洲)

在他1951年出版的书,前美军情报部官员,Da.vidShore详细描述了一系列战时由日军一支被称为"黑龙"的军事单位实行的生物实验."实验之一,代号"樱(CherryBlossom)"旨在繁殖并训练丧尸成为一支军队.

根据书中内容,当日军于1941-42年间侵入荷属东印度群岛时,JanVanderha.ven的工作记录的一份副本在Surabaya被发现.这份记录被送抵黑龙部队位于哈尔滨的总部进行进一步研究.尽管有了理论上的计划,却没有Solanum的样本可以找到(表明远古反丧尸"生命兄弟会"履行其职责过分有效).但这一状况在6个月后发生在Atuk岛上的事件改变了.4个捆缚好的丧尸被送到了哈尔滨.

四中之三被用于实验,而剩下的一个则用来增加丧尸的数目.人的来源是日本的"***者"(任何不认同当局统治的人)都被作为白老鼠.在一个"排"的40个丧尸完成转化后,黑龙开始试图将它们训练成工蜂一般服从的卒子.结果令人沮丧:撕咬将16名教官中的10人变成了丧尸.在两年的无果尝试后,他们决定将全部50只丧尸放出去以攻击敌军不论处于怎样的状况.10个食尸鬼以降落伞投送进了进入缅甸的英军中.但运输机在抵达目的地之前就被防空炮火击毁,爆炸摧毁了它那不死者货仓中的一切.第二计划是用潜水艇运送10个丧尸前往美军控制的巴拿马运河区(他们试图借此制造混乱以中断大西洋制造的战舰驰援太平洋战区).但潜艇在途中被击沉了.第三次尝试则是(还是用潜艇实行)在美国西海岸释放20个丧尸.在穿越北太平洋的中途,潜艇艇长在无线电中回报丧尸们挣脱了束缚并正在攻击艇员,而他别无选择只有凿沉潜艇.随着战争渐近束,第四次也是最后的尝试,是将剩下的丧尸用降落伞投进云南省的游击队活动区.丧尸中的九名为中***队狙击手爆头射杀.这些射手并没意识到他们的射击的重要性.他们总是头部优先.最后的丧尸则被抓住,束缚,并被带至太祖的总部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当苏联军队在1945年攻入满洲国时,"樱"计划的全部记录和证物都不见了.

本书的资料主要来自黑龙部队两名成员的目击报告记录,在他们于战争结束之时为美军在南韩所俘虏时,作者亲自听取了报告.一开始Shore为他的书找到了一个出版商,一个小的,独立的公司名为GreenBrothersPress.在这本书上架以前,***下令将所有副本没收.GreenBrothersPress立即被议员JosephMcCarthy以出版"obsceneandsubversivematerial"的罪名起诉."由于承受的法律费用,该公司申请了破产.Da.vidShore则被以危害***的罪名获判无期徒刑,于堪萨斯Lea.venworth堡服刑.他在1961年被释放,但在获释后2个月因心脏病发作去世.他留下的的寡妇,SaraShore,直到1984年去世之前都秘密违法保存的丈夫的手稿副本.他们的女儿,Hannah,不久前才胜诉了争取出版该书权力的诉讼.

公元1943年,法属北非

这份摘录来自P.EC.AnthonyMarno的任务报告,他是一架美军B-24轰炸机的尾炮手.在从一次对意大利的德军步兵的夜间袭击中返航时,他们发现飞机已经在阿尔及利亚沙漠的上空迷失方向.燃料不足时,飞行员发现下方有一处看上去是人类殖民的地方,于是命令他的机组成员跳伞.他们发现的是LouisPhilippe堡.

那看上去好像是某种小孩子的梦魇……我们打开了大门,上面没有栅栏或别的什么东西.我们走进院子里,而那里堆满了白骨.山一样高,不是玩笑!就那样散落四处,像电影里似的.我们的机长,他摇了摇头然后说,"这里似乎是什么用来埋藏财宝的地方,你懂我的意思吗?"好在这些尸体没一具在井里.我们计划装满自己的水壶,找点物资.那里没有食物,但也没人想要就是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Marno和他的***机组成员在距离堡垒50英里外被一支***驼队营救.当他们询问这地方的相关时,***人置若罔闻.当时,美军既没有资源也没有兴趣,去调查一处位于沙漠中心的被抛弃的废墟.之后没有任何调查队被派出.

公元1947年,JARVIE,英属哥伦比亚

这一系列被分在五份报章中的文字叙述了一场发生在这个加拿大小镇的血腥事件,以及联合起来的个人英雄主义.对这起时间我们所知甚少.历史学家最开始的携带者是MathewMorgan,一位返回村子之时肩上带着一处奇怪咬伤的当地猎人.在第二天的黎明,21个丧尸在Jarvie镇的街道上徘徊.

9个人已经被吃的干干净净.剩下的9个人类把自己封堵在治安官的房间里.由一个被包围的镇民射出的幸运一***表明,给大脑一发***是有效的.但与此同时,所有的窗子都已经堵满了丧尸,所以没有谁能够瞄准自己的武器.他们计划让一人从地板的阴影里爬出去,从而抵达***-电报室,以发信给维多利亚市的官员.幸存者们成功到了中途,但一个附近的丧尸注意到了他们并追了上来.队伍中的一人,ReginaClark,告诉***人继续前进而自己去引开丧尸.Clark,只装备了一挺美国M1***,把丧尸们引进了一条死胡同.目击者证实Clark这样做是故意的,令一群丧尸被***在一处狭窄的地区,这样她同时就最多只需要面对4个目标.凭着冷静的瞄准和令人惊骇的装弹速度,Clark解决了全部不死者.一些目击者叙述她在12秒内打空一个15发弹匣而没有一发错失.而更令人惊骇的是她轰掉的头一个丧尸恰恰之前还是她的丈夫.官方报告将事件描述为"一次难以解释的公众暴力表现."报纸上的所有文章都基于Jarvie镇民的描述.ReginaClark拒绝了采访.她的经历对他的家人而言依旧是一个被保守的秘密.

公元1954年,THANHOA,法属印度***

这段文字来自JeanBeartLacoutour写下的一封信件,他是居住在这处前殖民地的一个法国商人.

游戏名字叫做"魔鬼之舞."一个活人被和一个这种生物关在一个笼子里.那人有的只有一把小刀,可能最多也就8厘米长……他可疑在和那活尸体之间的华尔兹舞中幸存吗?Zfnot,全过程会持续多久?人们以这种或***变数来赌博……我们维持着他们的数量,这些散发着恶臭的角斗士.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来自一场失败战斗的受害者.也有的是从街上带来的……我们给他们家人的报酬很不错……愿上帝宽恕我这不可思议的罪过.

这封信,由于某种惊人的运气,在印度***为胡志明率领的部队解放后第三个月,到达了LaRochelle,法国.Lacoutour的"魔鬼之舞"的命运无人知晓.在没有进一步的信息得以发现.一年后,Lacoutour的尸体被送到了法国,严重腐烂,脑子里有一颗***.北越验尸官的死因判断是***.

公元1957年,蒙巴萨岛,肯尼亚

本段文字摘录自英军军官对俘虏的Gikuyu矛矛党人起义(MauMauuprising)者的审讯记录(所有回答都来自一名翻译的转述):

Q:你看到了多少?

A:5个.

Q:描述一下他们.

A:白人,他们的皮肤灰暗破裂.有些身上有伤口和咬痕.全部的胸口都有***眼.他们脚步蹒跚,哀嚎不止.他们的眼睛没有生气.他们的牙齿沾满血垢.他们笼罩着***的气味.动物望风而逃.

战俘和Mosai翻译之间发生了争执.战俘变得沉默.

Q:发生了什么?

A:他们向我们而来.我们拔出了lalems(Mosai吴起,和弯刀很像)并砍下了他们的头,然后埋葬了他们.

Q:你把头也一起埋了?

A:是的.

Q:为什么?

A:因为用火的话会让我们暴露.

Q:你没有受伤?

A:那我就不会在这里了.

Q:你不害怕?

A:我们只惧怕活人.

Q:这么说那儿有某种恶灵?

战俘吃吃地笑了.

Q:你笑什么?

A:恶灵是用来吓唬小孩的说法.那些家伙是醒着的死人.

这名囚犯在之后的审讯里没有提供多少讯息.当有人询问是否存在更多丧尸时,他保持着沉默.整份文档当年被一部英国小报刊登了出来.却并未造成任何影响.

公元1960年,BYELGORANSK,苏联

人们怀疑,自二战结束以来,攻入满洲国的苏军很可能抓获了大部分的日本科学家,缴获了大部分的档案和测试记录(丧尸)与黑龙的特殊计划有关的.最新发现表明这些谣言恐怕属实.苏联这一新计划的目的是制造一支由活死人组成的以应对***的秘密军队."樱,"被重命名为"鲟鱼"在一处位于东西伯利亚地区的小村开始实行,那里仅有的他用建筑是一座关押***者的监狱.这一选址不仅保证了绝对的保密,同时确保了实验材料的来源.基于最新发现,我们得以确定,出于某些原因,实验出错了,继而导致一起数百丧尸规模的爆发.只有少数科学家得以成功逃进监狱.在高墙后得到安全后,他们开始专心于一场据信救援会很快到来的***.但事实并非如此.一些历史学家相信由于村子地处偏僻(没有道路,补给全靠空运)阻碍了及时的反应.还有的则认为,由于计划是由约瑟夫斯大林所发起,KGB(克格勃)对于告之赫鲁晓夫总理实情很有顾虑.第三重理论认为苏联高层知道这场灾祸,并在周围部署部队以防突破,然后冷静旁观***的结局.在监狱高墙里,被困在一起的科学家,军事人员,还有囚犯们颇为舒服地幸存了下来.温室建立了起来;水井挖掘了出来;供电则有风力与人力发电机保证来源.甚至无线电联系的维持也成了每日的功课.幸存者们报告说,根据他们的现状,他们可以坚持到冬天,到时候,不死者们将有希望被冻硬.在第一场秋霜前三天,一架苏联飞机在Byelgoransk投下了一枚粗糙的热核反应装置.一兆吨级的爆炸抹去了村子,监狱,以及整个周边区域.

几十年来,这起灾难被苏联***解释为一次例行的核武器试验.***直到1992年信息被泄露到西方时才被揭开.爆发的谣言同时也在年长的西伯利亚人间传说,由于俄罗斯首次的***而接受采访.前苏联官员的记忆暗示着这次毁灭的***.他们中有些承认Byelgoransk村的确存在.还有的确认那里既是一处***监狱也是一座生物战中心.有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承认了某种"爆发,"尽管没有任何人有确切描述那里发生了什么.

最具决定性的证据来自ArtiomZenoviev,一名俄罗斯暴徒及前KGB档案保管员,将所有***官方报告的副本交给了一名匿名的西方人(一次对对方慷慨回报的回应).报告里包括了无线电记录,航空照片(既有之前的也有之后的),还有地面士兵和轰炸机机组的免职报告,以及被标注的"鲟鱼"计划指挥者的供词.和这些报告一起交出去的还有***3页,关于不死者的生理学和动作形式测试科目的实验室档案.俄罗斯人将所有暴露的内容称为欺骗.如果真是这样,而Zenoviev也只不过是一个过渡富有创造性的投机主义者,那为什么他的清单里会有那些***科学家可靠的事件官方报告,军方命令,以及在Byelgoransk被烧尽那天一个月后被KGB处死的***局局员的资料?

公元1962年,UNIDENTIFIEDTOWN,内华达州

这起爆发的详细资料粗略得令人惊讶,让人怀疑它究竟是不是在20世纪后半发生于这个行星上一个确切的地方.根据二手的目击者档案的碎片,发黄的新闻用纸的残片,以及一份值得怀疑又含混不清的警方报告,一起小规模的丧尸袭击爆发包围了HankDa.vis,一名当地农民,以及三个雇工被困在谷仓里五天五夜.当当地警员前来解决食尸鬼并进入谷仓时,他们发现所有居住者都死了后来的调查查明这四个人是自相残杀而死的.更确切地说,三个人被另一个人杀掉,然后第四个人自尽了.这起事件没有发现具体的原因.谷仓在袭击里不仅足够安全,而且里面少许的食水储备仅仅消耗了一半.最新的理论认为原因在于丧尸不间断的嚎叫,再加上对彻底的隔绝和孤立的感受,导致了彻底的心理崩溃.对于爆发没有官方解释.整起事件"仍在调查中."

公元1968年,老挝东部

这故事是由PeterSta.vros讲述,他既是一个药物依赖症患者也是一名前特种部队狙击手.***,当他在在洛杉矶的一个V.A.医院接受心理评估时,他向他的主治精神病医师叙述了这个故事.Stawos讲到他的队伍正在越南边界执行一次例行的"搜索与摧毁"任务.他们的指定目标是一处被怀疑为PathetLao(***党游击队)集结地的村落.他们进入村落之时,他们发现村落居民正在各自的房屋里抵御几打活死人的***.由于不明的原因,队长下令撤退,然后呼叫了一次空中打击.空中袭击者用凝固汽油弹覆盖了整个区域,将活死人和人类幸存者一起送进了火海.Sta.vros的故事得不到任何文字档案证据的证明.他的队伍的***成员都已经去世,在任务中失踪,在美国国内去向不明,或者仅仅是拒绝了访问.

公元1971年,NONG'ONA.VALLEY,卢旺达

JaneMassey,的野生生物摄影师,被她的杂志派去记录濒临灭绝的银背大猩猩的生活.这段摘录相当于无数有关这些奇怪的灵长类的传闻中的一段轶事:

正当我们穿过一处陡峭的峡谷时,我注意到树叶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活动.我们的向导也注意到了,并要求我们停住脚步.与此同时我听到了某种在世界这个部分相当罕见的状况:彻底的寂静.没有鸟鸣,没有动物,甚至连昆虫的响动都没有,而我们正携带着一些相当吵闹的昆虫.我询问Kengeri,而他告诉我保持安静.从峡谷深处,我可以听到那低沉的嚎叫声.Kevin(探险队的摄影师)脸色变得平时还苍白而且不停嘟囔着那一定是风声.现在,我已经听过沙捞越,斯里兰卡,亚马逊,甚至还有尼泊尔的风,而那绝对不是风声!

Kengeriput将一只手握住弯刀并让我们停止交谈.我告诉他我想要进入峡谷一探究竟.他拒绝了.作为补充,他说,"死人在那里走动"然后沉默不语

Massey再没能去探索峡谷或发现嚎叫声的源头.向导的故事可能只是当地的迷信.嚎叫声可能也仅仅是风声.然而,峡谷的地图显示它各个方向都为悬崖峭壁所包围,从而使食尸鬼不可能从中逃脱.理论上,这个峡谷可能是供一个部落专门用来困住而非消灭丧尸.

公元1975年,AL-MARQ,埃及

这次爆发的信息有多种不同的来源:

根据对村子居民的目击者,以及9名被免职的低级埃及军队人员的会见,还有GassimFarouk(一个现已转移到美国的前埃及空军情报局)的记录,还有数名要求保密其身份的国际新闻记者.所有这些信息证实了一次来源不明的,攻击并陷落了一个埃及小村落的爆发.对援助的呼叫没有得到答复,不论是***村镇的警力,还是埃及第二装甲师位于仅仅35英里外的GabalGarib的指挥部.

由于某种诡异而扭曲的命运,GabalGarib的话务员同时也是一名以色列Mossad特工,他将收到的信息发送给位于TelA.viv的IDF总部.Mossad和以色列总参谋部都将这一信息视为玩笑并很快将其遗忘,除了JacobKorsunsky上校,GoldaMeir总理的一名副手.一位美籍犹太人以及LateDa.vidShore的前同事,Korsunsky对丧尸的存在和其在不受阻碍时能造成的威胁相当了解.令人惊讶的是,KorsunseconvincedMeir发起一次侦查行动以调查Al-Marq.到了此时,整起爆发已经持续了14天.9名幸存者把自己封堵在了村子的***寺里,只有少量水而没有食物.由Korsunsky率领的一排伞兵降落在Al-Marq的中央,然后,after在一场12小时的战斗后,清除了全部丧尸.各种各样的猜想在事后被提出.有人相信埃及军队包围了Al-Marq,抓住了以色列人,并准备当场处死.只是在幸存者们的恳求,以及他们向士兵展示了丧尸后,埃及人才让以色列人平安返家.***人则进一步扩展可能性,相信这是埃以局势缓和的原因之一.没有什么牢固的证据能证明这一故事.Korsunsky死于1991年.他的自传,个人档案,军队通讯,后来的新闻文章,甚至还有据称被一名Mossad摄影师拍下来的战斗画面,都被封存在以色列***内.如果这故事是真实的,它还留下了一个有趣而可信的令人费解的问题.埃及人如何能意识到丧尸的存在,仅仅依靠目击者记录以及表面上只是人类的尸体?难道会没有一个完整的,仍在活动的样本(或数个样本)能够证实这个难以置信的事件?如果真有的话,现在那些样本在哪里?

公元1979年,SPERRY,阿拉巴马州

在本地的邮递员ChuckBernard履行他的日常事务的时候,他停在了Henrichs农庄前,检查前一天发抵,却还未被收走的邮件.由于这种事以前从没发生过,Bernard打算亲自把邮件送进屋.在距离前门五十英里的地方,他听见了似乎是***声,疼痛的惨叫,以及求助声的的声响.Bernard逃了出去,驾车到10英里以外以拨打最近的一座投币式公用***,然后呼叫了***.当两名警官和一队医护人员抵达时,他们发现Henrichsfamily遭到了残酷的***.仅有的生还者,FredaHenrichs,则表现出明显的重度感染的征兆.她在警官得以制止住她之前攻击了两名医护人员.第三同时也是最后抵达的译名警官出于恐慌,用佩***击中了她的头.两名被咬伤者被立刻送到了郡医院接受治疗,但不久便去世.3小时后,他们在尸体检查期间爬了起来,袭击了验尸官和他的助手,然后冲上了街道.于是整个镇子便在午夜陷入了恐慌.很快就有至少22个之多的丧尸在路上徘徊,还有15个人被彻底吃掉了.一些幸存者把自己家当作了避难所.***人则试图逃出城市.3名学生打算爬上水塔.尽管被包围(几个食尸鬼打算爬上去但被踢回了地上),这几个孩子保证了自己在救援抵达前的安全.一个男人,HarlandLee,离开自己家并武装着一把改进过的乌兹***,一把锯短***管的双管******,还有两把.44马格南***(一把是左轮***,另一把则是半自动).目击者报告说他们看见Lee攻击一群12个丧尸,先用乌兹***攻击然后再换另一把武器.Lee每次都瞄准丧尸的躯干,造成严重的伤害但却无法致死.缺乏***,而且退路被一堆撞毁的汽车堵死,Lee开始尝试用***逐个爆头.由于他的手颤抖的太剧烈,Lee什么也没能打中.这个自封的城镇拯救者很快就被吃掉了.到了早晨,来自邻镇的代表,随同州警和仓促***的义务警员,***在了Sperry.武装着带瞄准镜的猎步***和爆头致死的关键知识(一个当地的猎人学到了这点并守住了自己家),他们很快就清除掉了威胁.官方的解释(由农业局所发布[我的嘴角不争气的上扬了……])是"当地供水管线里的杀虫剂污染引起的大规模癔病."所有尸体被疾病控制中心销毁抢在民间验尸之前.大部分的无线电录音,新闻胶片,以及私人摄像照片被立即没收.各类幸存者提出了总数175起的诉讼请求.其中92起达成了庭外和解,58起依然未决,而剩下的则神秘撤诉了.一起诉讼最近申请使用被没收的媒体胶片.而法庭决议恐怕要在数年之后了.

公元1980年10月,MARICELA,巴西

这起爆发的新闻最初来自GreenMother,一个试图让公众注意到,当地印第安人面临自己土地被没收和破坏的处境的环境团体.而另一面的畜牧业牛仔,则试图用暴力达成他们的目的,便武装好自己后前往印第安聚落.在他们抵达雨林深处后,他们被另一个更为恐怖的敌人所攻击:一个数量超过30个的丧尸群.所有牛仔不是被吃掉就是变成了活死人.两名幸存者试图逃到邻村Santerem.他们的警告被无视了,而官方将这次战斗报告成一起印第安人发起的暴.动.3个战斗旅开拔前往Maricela.由于没有发现不死者的踪迹,他们随即进入了印第安村落.之后发生的状况被巴西***完全予以否认,就像任何活死人导致的事件一样.目击者记录描述了一场大.***,具体地说就是***士兵摧毁任何走动的存在,不管丧尸还是活人.讽刺的是,GreenMother的成员同样否认这个故事,并将其视为巴西***捏造的一个丧尸***以作为对***印第安人的辩护.一个有趣的证据来自一名巴西军队军备局的退役少校.他叙述到,在战斗发生的那天之前,几乎全国每一把火焰喷射器都被征用了.而在战斗后,所有送回的武器都是空的.

公元1980年12月,JURUTI,巴西

这个位于Maricela下游300多英里边远村落,在数星期后成为数次袭击的发生地.从水里钻出来的丧尸攻击小船上的渔民,或是从河滩上各处爬上岸.这三次袭击的结果丧尸数目,民众反应,人员伤亡依然不明.

1984A.D.,CABRIO,亚利桑那州

这起爆发,卷入的人和范围相当之小,几乎仅仅勉强可算作等级1.然而,但其衍生表现使其成为对Solanum的研究中最为重要的一起事件.一座小学发生的火灾造成了47名孩童的死亡,全部由吸入烟尘导致.唯一的幸存者,EllenAims,9岁,通过跳出损坏的窗户逃脱却又陷入深度裂伤和重度失血的危境.只有尽快输血能够拯救她的生命.一个半小时内,开始陷入Solanum感染的症状.而这件事并不为医护组所了解,他们怀疑血液是被别的疾病所污染.当测试开始之时,那孩子死了.在医护组,她父母和***目击者众目睽睽之下,她"醒"了过来并咬伤了主治***.Ellen被拘束起来,***被隔离,而医生将这起事件的详情通报给了他在菲尼克斯市的同事.两个小时后,来自疾病控制中心的医生抵达了,护送着他们的是当地的警务人员和"难以分辨的联邦特工."Ellen和被感染的***被送往了一处未对外透露的地点进行"进一步的治疗."医院的全部记录和所有储备血都被没收.Aims一家不被允许陪伴他们的孩子.毫无消息的日子持续了一整个星期,他们被通知他们的女儿已经"去世"而其遗体由于"健康原因"已被予以焚化.这一事件是首例证明Solanum可以通过储藏血液传播的事件.同时它又带来一个问题:谁是那血液的供体,他的血液如何在没有被察觉已被感染的情况下采集,还有为何这名感染供体从未被人提起?此外,CDC如何得知Aims的状况如此之快(那名菲尼克斯市的医生拒绝了采访),还有为何响应手段执行如此迅速?不必说,阴谋论主导着这起事件.Ellen的父母向CDC提起了诉讼,目的在于揭露背后的***.在作者研究该起个案之时,他们的陈述正在进行.

公元1987年,中国和田

1987年3月,中国的一队***者在***核电站遭遇了一场准灾难.在数月的否认后,瓷器国***方才正式宣布发生了一起故障.一个月后,整个事件被试图渲染成一场由反.***武装的***施行的蓄意破坏.八月,,一份瑞典报纸,发表了一篇报道称美国间谍卫星在和田上空,拍摄到有坦克和***装甲车辆向一群,被辨识为试图进入发电站的平民的人群扫射的照片.更多的照片则显示,这些"平民"有将其包围着的同伴撕裂并以之尸体为食的举动.美国***拒绝承认这些照片来自他们的卫星,而事后也收回了这一报道.

如果和田事件是一起丧尸爆发,那么仍有很多问题无法得到解答.这起爆发如何发生?为期多久?最终如何得到处置?总共出现了多少丧尸?它们是否进入了发电站?造成的损害如何?为什么没有发生切尔诺贝利那样的泄漏?有任何丧尸得以逃脱吗?之后是否还有攻击发生?

该起事件可以确信的一份信息来自KwangZhou教授,一名后来叛逃到美国的中裔***者.Kwang知道一名与事件相关的军人.在和***目击者一起被送往再教育营地前,这名年轻人提到这次作战的代号为EternalWakingNightmare[见前文,很前面].

还有一个问题依旧存在,整起事件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在读过Da.vidShore的书,特别是一个"黑龙"部队的丧尸被中国.***党军队捕获的段落,我们或许有理由相信,中国.***曾经,或依然,在进行他们自己版本的"樱"(CherryBlossom)和"鲟鱼"(Sturgeon)计划,建立一只他们自己的亡者军团的计划.

公元1992年12月,JOSHUATREENATIONALMONUMENT,加利福尼亚

几名徒步旅行者和day-trippers[当天结束旅程的旅客]来到这个沙漠公园,随后,他们报告说在主干道旁发现了一个被抛弃的帐篷和露营装备.公园的巡逻员前往调查,并在被抛弃营地一个半英里外发现了一副可怕的景象.一名二十来岁的女性被发现已死亡,她的头颅因为一块巨石袭击而下陷,而她的身体布满了人类的咬痕.当地警员和州警的进一步调查发现,受害人是SharonParsons,来自Oxnard,加利福尼亚州.她和她的男朋友,PatrickMacDonald,在前一星期在公园里宿营.对MacDonald的全国通缉令很快被发布.对Parsons的全面尸检揭露了一件令主验尸官震惊不已的事实.她尸体的腐烂速度跟不上她的脑组织.此外,她食道内的人肉符合MacDonald的记录血型.

然而,从她指甲里发现的皮肤样本却又属于第三方,DevinMartin,一个在一个星期前驾自行车穿越沙漠的独行者兼野生生物摄影师.由于他没几个朋友,没有家人,而且是自由摄影师,Martin的失踪从未被立案.对公园的全面搜索什么也没发现.DiamondBar一处加油站的监视摄影机显示MacDonald曾在那里暂时停下.当班的职员形容MacDonald形容枯槁,激动狂乱,而且肩上披着一件满是血迹的衣服.MacDonald最后向西方前进,那里通向洛杉矶.

公元1993年1月,洛杉矶市区,加利福尼亚

关于这次爆发早期阶段的调查仍在进行,此外还包括它是如何传播到邻近区域.这次爆发最开始是由一群年轻人所察觉,他们是一个被称为V.B.R.,orVeniceBoardwalkReds的街道帮派的成员.他们进入城市里这一区域的原因,是为一名被敌对帮派LosPerosNegros谋害的帮派成员报仇.

差不多早上1点的时候,他们进入了一处被Peros作为其巢穴的,差不多被废弃了的工厂.他们最先注意到的,是这地方居然见不到一个无家可归的贫民.这个区域本来是很多当地无产者的贫民窟.纸板箱,购物车,还有***各种被这些游民当作日常用品的东西被丢在街上各处,却又一个人都见不到.由于对路况漫不经心,Reds的驾车者意外地碾过了一个慢吞吞的步行者.司机失去了他的ElCamino的控制并撞进了一栋建筑.在Reds修好他们的车辆或斥责够他们的同伙驾驶技能的不足之前,他们看到了那个受伤的步行者动了起来.不管不顾那受伤的背部,那受害人挪向了这些街道混混.Reds中的一人举起了他的9mm***打中了它的胸口.这个举动不光没能阻止那个蹒跚的男人,反倒让***声传遍了好几个街区.那个Red又开了几***,全部命中,全部零效果.他最后一发***钻进了那人形物的头颅,结束了它的生命.Reds根本没有时间去搞清楚他们杀掉的是啥.因为他们突然间听到一声似乎是从各个方向传来的嚎叫声.他们从街灯的影子里看到的是,很多很多,起码有40个的丧尸从各处围了上来.

由于他们的汽车已撞毁,Reds冲上了街道,像字面意思那样冲向最薄的一排活死人.讽刺的是,在他们冲过数个街区后,他们遭遇了车辆和巢穴同样被活死人占据了的LosPerosNegros残余成员.放弃竞争以求生,两个帮派暂时休战并共同开始寻找逃生之路或者安全的避难所.尽管所有建筑都质量上好,没有窗户的建筑也很适合当作上佳的堡垒,它们却都被锁住(被那些抛弃它们的人)或被杂物堵死无从进入.由于对场地更为熟悉,Pero们开始领路并暗示DeSoto初中,一座很容易用跑的抵达的小学校.背后跟着仅仅几分钟路程的活死人,两个帮派成功到达了学校并且从被砸开的2楼窗户进入其中.

这个举动触动了防盗警铃,于是所有能够察觉到的丧尸都被惊动了,将它们的集群数量达到了100之多.而警报,却又是这个坚固堡垒唯一没有意义的防护手段.以堡垒的标准,DeSoto是一个极佳的选择.坚固的混凝土结构,带栅栏和铁丝网的窗户和包钢硬木的门,都令这座双层建筑易于防守.刚一入内,这支团队就表现出值得赞扬的远见,确立第二次撤退的区域,检查所有门窗以确保安全,将所有能找到的容器装满水,然后估算所有人各自的武器***.由于他们认为***是比活死人更糟糕的敌人,所有帮派成员用***呼叫的都是同盟的混混们而非***机构.所有的接听者都对听到的事不敢置信,但有都保证会尽快赶到不论代价.

这最后的行动,讽刺的令这次事件,成为在所有丧尸爆发中少数几个被记录的过度伤害事例.防护充分,装备齐全,指挥顺畅,组织有序,而且极端动机充分,这些帮派成员们得以能够毫无损失地从二楼窗户干掉所有活死人.援军(保证了他们的支援的同盟街道帮派)也抵达了,不幸的是与此同时到来的,还有L.A.P.D.结果最后所有涉及其中的人都被逮捕了.

整起事件被正式解释为"当地帮派之间的***战."Both和Peros都试图向任何愿意听的人述说***.他们的故事被解释为"冰.毒",一种当时相当流行的***所带来的幻觉.由于***和支援的帮派成员们都只看到了被击毙的尸体而没有行走的死人,没有任何目击者可以指望.不死者的尸体被移走焚化.由于他们中大部分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因此没人来辨认也没人会想念.

那些最开始被卷入的帮派成员,被以轻度谋杀罪判决,进入加利福尼亚几座州立监狱之一服刑.他们都在各自刑期的一年内被谋杀,据推测是敌对帮派成员所为.这故事本来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但有一名L.A.P.D.警探前去询问了那些残生的流浪汉.Helshe几天前得知了得知Parsons-MacDonald事件同时对其奇异的详情感到好奇.这使得这名警探对帮派成员的故事部分相信.验尸官的报告提供了最为引人注目的论点.它完美符合Parsons的验尸报告.从一个指甲里发现的残渣来自不死者中一员身上的皮夹,这个30多岁的男人比通常的街道游民穿得更好也更为整洁.而这皮夹属于PatrickMacDonald.由于这皮夹主人的面部被一发12号***正中,要识别他变得不可能.由于这位匿名的警探对把发现丢给上司可能给他/她带来的训诫感到恐惧.作为替代,他/她复制了全部事件文件然后寄给了这本书的作者.

公元1993年2月,东洛杉矶,加利福尼亚

A.M.1点45分,Oct***io和RosaMelgar,一个当地杂货店的所有者,被他们2楼卧室窗户下面传来的狂乱的惨叫所惊醒.因为担心他们的店铺被抢掠,Octa.vio抓起他的***并跑下楼同时Rosa呼叫了***.在被打开的下水道出入孔旁蜷缩着一个颤抖着,浑身是泥湿透了的男人,他身着一件破烂的卫生部***,他的右脚本来应该在的地方现在只剩一个残桩并且流血不止.这个没有说明自己是谁的男人,再三叫着让Octa.vio封住下水道孔.由于不知道还能做什么,Octa.vio照做了.在金属盖子被放正位置之前,Octa.vio觉得自己听见某种好像遥远地方传来嚎叫的声音.当Rosa在男人的腿上打好结后,他半哀叫,半叫喊着地说,在他和五个卫生设施工人前去检查一处暴雨下水道的汇合点时,遭到了一大群"疯子"的袭击,他形容那些袭击者看上去好像覆盖着各种碎布和伤口,宁可嚎叫不愿说话,而且用一种好像跛了腿似的方式在步行.男人的言语逐渐减弱变为一种无从理解的短语,哼声,和呜咽,在他陷入意识不清以前.***和医护人员在差不多90分钟后抵达.这时候,那受伤的男人显然已经死了.在他的尸体被运走后,L.A.P.D.警官得到了Melgars的陈述.Octa.vio提起他听到的嚎叫声.警官记录了这点但不发一言.6个小时后,Melgars从早间新闻中得知那辆运着死去男人的急救车,在前往当地医院的路上出了车祸并爆炸了.那些医护人员发出的无线电呼叫(这新闻怎么得知这些内容依然是个谜)主要由,关于那名死者从封好的裹尸袋里跑了出来的惊恐的尖叫所组成.在播音结束40分钟后,4辆警车,1辆急救车,还有1辆国***卫队卡车停在了Melgar的杂货店前.Octa.vio和Rosa看着整个地区被L.A.P.D.封锁起来,还有一个巨大的,草绿色的,用同样材质的通道连接着卡车的帐篷,被搭建在下水道出入孔上.Melgars,和很多旁观者一起,听到毫无疑问是***声的回声从出入孔里传出.不到一个小时里,帐篷被拆除,下水道口被封填,所有车辆也很快就开走了.关于这起发生在洛杉矶市区的事件很少有人怀疑.***的响应的详情,尤其是那个地下迷宫里发生了什么,可能永远无从得知.Melgars,出于"个人法律原因"没有接受进一步的质询.L.A.P.D.将这起事件解释为"例行的公共健康与设施维护的检查."洛杉矶卫生局否认了任何员工的失踪.

公元1994年3月,SANPEDRO,加利福尼亚

如果不是AllieGoodwin,南加利福尼亚船坞的一名起重机操作员和她的一次性相机,全世界可能永远无从得知这起丧尸爆发的***.一个无标记的集装箱被从S.S.MareCaribe号,一艘来自菲律宾达沃市的Panamanian-flagged货船上卸载下来.好几天里这个集装箱都被丢在船坞内等待收货.一个晚上,一个巡夜人听到集装箱里传出什么声音.他和几名安全守卫,怀疑里面可能装满了偷渡者,便立即打开了集装箱.46个丧尸随即涌了出来.最靠近的几人立刻被吃掉了.***人则躲进仓库,办公楼,和***设施内寻求庇护.这些建筑里有的提供了适宜的保护;别的则成了陈尸场.4个无畏的起重机工人,Goodwin也在他们之中,爬上了他们的机器并将一些集装箱提升到高处,将它们变成了特别的堡垒.这种预制安装的掩蔽所让13个工人在后半夜以保安全.起重机操作员们之后将这机器当作武器使用,把集装箱砸在任何够得着的丧尸头上.与此同时***抵达了(进入了让那些因门上锁而被封住的建筑),这时已经只剩11个丧尸还在活动.而它们接下来便被一连串的***击(包括一些幸运使然的爆头)放倒了.总的人类伤亡估计有20.丧尸的尸体数目则是39.剩下7个不知所踪的则被认为掉进了水里然后被海流冲走了.

所有新闻里都声称整起事件是一次训练.没有任何等级的***声明得以发布.船坞经营者,SanPedroPolice甚至损失了8名保安的***安保公司都保持了沉默.MareCaribe的船组人员,船长,以及其所属公司都宣称对这个集装箱的来源一无所知,而这集装箱也神秘消失了.这个港口也巧合的在袭击发生的隔天因火灾而损毁.

令这些掩饰变得难以置信的是,SanPedro是一座大型,繁忙的港口,而且还是美国最主要的移民港口.***如何得以封住这起可怕事件几乎所有的信息来源?Goodwin的照片和陈述则被所有有关官员称为杜撰.她后来因为心理问题而被开除.

公元19944月,圣莫尼卡港,加利福尼亚

3个PalosVerdes居民,JimHwang,AnthonyCho,还有MichaelKim,向***报告说他们在港口钓鱼时遭到袭击.3个人发誓说Hwang当时钓到了一个他们认为是底栖鱼的又大又很重的获物.然而他们拖出水面的确是一个男人,赤身***,部分被烧焦,部分已腐烂,而且依然活着.那男人攻击了3个钓鱼者,抓住Hwang并试图咬他的脖子.Cho把他的朋友推向后面同时Kim用一把桨击打那生物的脸.在三个钓鱼者往回逃窜的时候那袭击者沉进了水里.三人立刻被全部要求在PalosVerdes警局进行药物与酒精测试(测试表明三人既没***也没饮酒),并且整晚进行询问,然后在次日早晨被释放.官方上该事件依然"在调查中".根据袭击发生的时间与地点,这个生物逻辑上判断很可能是SanPedro爆发里的丧尸之一.

1996年,THELINEOFCONTROL,斯利那加,印度

这段摘录来自边境防卫部队的Tagore中尉的岗哨行动报告:

那东西蹒跚着接近;就像是吃撑着或者喝醉了那样.(透过***望远镜)我可以看见他穿着巴基斯坦突击队的圈全套***,而他们据报告从不在这一地区活动.当他接近到300米处时我们命令他停止前进并表明自己身份.他没有服从.第二次警告发出.依然没有回应.他似乎是在毫无条理的嚎叫.随着我们的呼叫他的步伐有了一丁点的加快.到了200米处他拌上了第一枚地雷.那是一枚"弹跳贝蒂(BouncingBetty)"我们观察到那东西躯干上上下都出现了弹片伤.他绊倒了,全身倒地,然后又站了起来继续前进……我推测他穿了某种贴身护甲……这一动作在150米的时候再次发生.这次弹片切下了他的下巴……到了这个距离我可以看出他的伤口并没流血……风向变成吹向我们的方向……我们闻到了似乎是腐肉发出的腐臭味.100米的时候我命令Tilak列兵(排狙击手)干掉那玩意儿.Tilak准确地在他的前额开了一个洞.那个东西立即倒地.他没有再起身,没有再继续动作.

后续的报告文档提到了在Srinagar的军医院进行的尸体解剖及复原.那尸体之后很快就被国安队处理掉了.有关他们的发现的后续内容没有被公布.

1998年,ZABROVST,西伯利亚

JacobTailor,加拿大广播公司的一名acclaimeddocumentruyfilmmaker,抵达了西伯利亚的一个小村Zabrovst意图拍摄一个有关一具完整的,可能是克隆得来的剑齿虎尸体的影片.一个衣物符合一个十六世纪哥萨克人的二十来岁男子尸体也同时被发现.拍摄在七月开始,但Tailor和一个先期队伍在二月便抵达以熟悉环境和他的主题.Tailor认为这具人类尸体不会在他的影片里占到几秒钟的戏份,但他依然要求将它和老虎一起储藏起来直到他返回.Tailor于是和他的队伍返回多伦多进行必要的休息.在六月14日Tailor队伍的几名成员返回Zabrovst以准备他们那冰冻的主角和拍摄场地.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被提到.

当Tailor和他剩下的队伍成员在7月1日抵达时他们发现所有12座建筑都被废弃了.上面残留着暴力和强行进入的痕迹,包括破损的窗户,翻倒的家具,还有在墙和地板上溅满的血迹和碎肉.一声尖叫把Tailor带回到直升机处,在那你离他发现一群36个食尸鬼,包括当地村民和那些失踪的先期队伍成员,正在享用飞行员.Tailor无法理解他看到的一切,但却足够促使他开始逃命.

形势似乎很严酷.Tailor和他的摄影师,音响师,还有现场调研员都没有武器,没有补给,此外,还身处西伯利亚荒原的中央,无处寻求帮助.电影摄制者们逃进一座二层农舍寻求庇护.因为来不及封住门窗,Tailor决定毁掉两做楼梯.他们在二楼放上所有能找得到的食物,以及所有能装上打到的井水的容器.一把斧头,一把大锤,还有一些小工具被用来摧毁第一座楼梯.丧尸的到来阻止了第二座楼梯被摧毁.Tailor行动迅速,拆下二楼卧室的门板并将它们钉在第二做楼梯上.这一举措制造了一道斜坡使前来的丧尸无法得到着力点.它们一个接一个地试图爬上斜坡却都被Tailor的队员推了下去.这场低强度战斗持续了两天;队伍里一半的人保证袭击者毫无成就而***人同时就睡觉(通过在耳朵里塞满棉花来阻挡嚎叫声).

在第三天,一场奇怪的意外令Tailor想到了可能的逃脱手段.因为害怕食尸鬼会在他们试着把它们踢下去时抓住自己的腿.电影摄制者们用一把长柄木扫帚作为替代物把它们推了下去.扫帚柄因为这种用途而变得脆弱,被一名攻击的恶鬼抓住而断裂了.Tailor试图把丧尸踢下去,然后惊异地看到那尖端锋利的断柄,依然被抓在那个倒下的怪物手里,恰好***一个同伴的食尸鬼眼眶里.Tailor不仅无意中杀死了第一个丧尸,他更是意识到了恰当消灭他们的方法.现在,不再仅仅是令他们的袭击者滑下斜坡,电影摄制者们们转入了进攻.任何接近得足够袭击的,都遭到了队伍的斧头毁灭性的破头攻击.当这把武器丢失后(卡在了一个死掉丧尸的头颅里),他们转而使用他们的大锤.在锤柄损毁后,他们便开始运用撬棍.战斗消耗了七小时,但最后,这些疲惫的加拿大电影摄制者们,成功消灭了所有袭击他们的怪物.

迄今,俄罗斯***也没有正式解释在Zabrovst发生了什么.任何有关这起事件的正式询问都被答以"调查中."然而,在一个像新俄罗斯联邦这样存在诸多***,经济,***,环境,还有军事问题的国家,他们很难对这些未开垦的西伯利亚地区的一些死掉外国人有什么兴趣

Tailor,令人惊讶地在整起实践中抱住了他的两卷录像带.最后的成果是42小时有史以来最令人兴奋的电影胶片,"LawsonFilm"那样的数码视频根本不能与之相提并论.Tailor在后来几年里试着将这些胶片,至少是将其中的一部分公之于众.所有查看了这些胶片的国际"专家"都将其视为一个专业级的欺骗.Tailor在这个他曾经视为毕生信仰的行业里失去了所有的信任.他如今身陷离婚和数起诉讼中.

2001年,SIDI-MOUSSA,摩洛哥

这起袭击的唯一证据来自一份法国报纸的左页里的一段小文章:

在MoroccanFishingVillag-Sources发生的大规模癔病爆发,已确认是来自之前5名受影响的不明神经状态的村民,导致他们袭击其家人和朋友并试图吃他们的肉.根据当地习俗,被影响者将被绑上重物,带到海边,然后沉入海中.***的调查依然未决.判刑范围从蓄意谋杀到过失杀人.

没有实行***审判,也没有进一步的报道.

2002年,ST.THOMAS,U.S.维尔京群岛

一个丧尸浮肿发胀,浸满水的,皮肤彻底溶解了的被冲上了岛屿的最北岸.当地居民无法确认那是什么玩意儿,保持着距离并呼叫了官员.丧尸,从海滩上爬了起来,开始追赶他的旁观者.尽管好奇心让他们保持接近,人群还是因食尸鬼的接近而撤退着.两名St.Thomas***抵达并命令"嫌疑犯"停止前进.当没有回复的时候,他们开了警告***.丧尸并无响应.警官之一向它的胸口开了两***,毫无效果.在另一次射击开始前,一个六岁男孩,为情景而兴奋却未能意识到危险,跑近丧尸用棍子去戳它.活死人立刻抓住了那孩童并试图张开自己的嘴.两名警官立即冲向前试图把小孩从丧尸的抓执里解救出来.就在这时候,JeremiahDewitt,一个来自多米尼加岛的新移民,暂时离开了人群,抓住一名警官的右手并往丧尸头上开了一***.令人吃惊的是,没有人类被食尸鬼感染.对Dewitt进行的审判最后将其行为视为正当防卫判他无罪.丧尸尸体的照片显示,尽管严重腐烂,他似乎有中东或北非的血统.其衣物的碎布还有绳索,证明它是那些被从摩洛哥海岸投到海中的生物之一的可信事例.理论上,一个丧尸有可能顺着海流穿越大西洋,尽管这可能是唯一有记录的事件.由于对这起事件的掩饰和压制方法奇怪至极,反而使其闻名遐迩.就像太平洋西北的"大脚"和苏格兰尼斯湖水怪,旅行者可以在CharlotteAmalie(岛屿首府)市区的任何一个商店买到"St.Thomas丧尸"照片,T袖,雕刻,时钟,手表,甚至还有孩子的图画书.成打的巴士司机每天比赛着(比赛有时候相当激烈)把旅游者从CyrilE.King机场送到那著名的丧尸登陆地.在审讯过后,Dewitt前往美国过起了新生活.他在St.Thomas的朋友和在多米尼加的家人从此再也没听说过他.

历史分析

直到二十世纪晚期,所有对活死人的研究似乎都在表明,爆发的频率保持着恒定的增加.之所以有的***比***的遭受更多袭击,只因为他们保有最好的记录.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是将古罗马时期和中世纪相比较.这个理论同样用于靠言论来镇静"杞人忧天者",由于人类总体上越来越依赖于文字记载,可以预期爆发将会看上去变得越来越多.这种思维方式,尽管依旧普遍,却已在某种程度上失去众望.世界人口在上升.其中心由乡村转移到城市.交通工具以越来越快的速度连通整个星球.所有这些因素共同导致了传染病的再次激化,这些疫病中有不少被确信在上世纪以前即已根除.逻辑上Solanum在这样一个成熟的环境里势必能繁荣.尽管各类信息被以前所未有的规模记录,分享,并储备起来,这同时也能掩盖丧尸攻击在增多的事实,它们的频率反映出它们在这个行星上的"发展".这样一来,袭击将只会增加,以一两种可能的方式达到极致.

第一种情况是全球***将不得不承认,通过私下和公众,活死人的存在,发起特殊措施来应对这一威胁.在这个想定中,丧尸将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被忽视,容易被容忍,可能还会能够通过预防接种来对抗.而第二种可能,更恶劣的想定将会以活人与死人间的全面战争的方式展开结局:这场战争正是你现在要为之准备的.

附录:爆发记录

以下空间专供可疑的预示一次可能爆发的事件的记录.(参考"前期侦查",以查阅可能的迹象.)记住:前期侦察和事前预备能够确保你生存的机会.记录的范例见下.

日期:05/07/14

地点:any***alttown[任意小镇],U.S.A.

距离我:Approx.290英里

详情:早前新闻(本地,频道5)报道说一户人家被一个或一群"疯子"***并部分地吃掉了."所有的尸体看上去似乎遭受了严重的混战:瘀伤,刀伤,折断的骨骼.所有人身上都有大大的咬伤.所有死者都由头部***击导致.他们说那是一种杀戮仪式.为什么?什么仪式?哪里的?还有"他们"是谁?所有的报道都说这解释来自一个"官方来源."已经有搜捕发起.我注意到只有警方(没有居民代表)中的一半是优秀的射手.新闻界不允许搜索因为警方"无法保证他们的安全."新闻主播说尸体已被带回Largecity[大城市]而非当地停尸房,是因为需要进行"全面检查."而那处医院距离这里只有50英里!

行动:列出购物清单.电告Tom,Gregg,Henry.今晚7:30在Gregg那里聚会,磨利弯刀.清洁***并上油,并且在备忘录上记下要在明天工作前练习一番.给自行车胎打足气.向公共服务致电以确认河流水位处于通常水平.如果事件在验尸的医院爆发,我们将实行更近一步的行动.

日期:

时间:

地点:

距离我:

详情:

行动:

鸣谢

首先,感谢EdVictor的信任.

感谢Da.vid,Jan,Sergei,Jacob,Alex,Carley,Sara,Fikhirini,Rene,Panlo,以及Jiang为我翻译.

感谢Dr.Zane及他的队伍所进行的现场调查研究.

感谢JamesLofton上校提供自己的战术观点.

感谢Sommers教授提供的文档资料.

感谢Ian先生允许我使用它的图书馆.

感谢Red和Steve在绘图法上提供的帮助.

感谢Manfred对一座旧博物馆地下室进行的审查.

感谢Artiom的勇气和诚实.

感谢"Joseph"和"Mary"让一位陌生人在他们的国家感到自己受欢迎.

感谢Chandara,Ynsef,Hernan,Taylor,以及Moishe提供照片.

感谢A.vi提供的抄本.

感谢Mason提供的电影胶片.

感谢M.W.所作的插图.

感谢Tatsumi付出的时间和耐性.

感谢"Mrs.Malone"对官样文章的解析.(非常感谢!)

感谢Josene的游历.

感谢Tronforadriveby"theplace."

感谢Ashley船长和SauTome的船组成员对地点的校对.

感谢Alice,Pyotr,Hugh,Telly,Antonio,Hideki,还有Singh博士的接受会见.

感谢"youknowwhat"研究室的男孩(和女孩).

感谢Annik她那光亮的笔和剑.

以及,当然,还要感谢所有要求匿名的人们.

因你们的帮助而获救的人们将是最大的报偿.

关于作者

MaxBrooks生活在纽约市,同时暂不准备即刻移居到更偏僻而适于防守的地方.

在一场丧尸袭击中生还的10条首要关键

1.在丧尸之前展开行动!

2.它们毫无恐惧,那你为什么要恐惧?

3.使用你的脑袋;砍掉它们的.

4.刀剑不需要装***.

5.最理想的保护=紧身衣裤,短发.

6.登上楼梯,然后拆掉它t.

7.离开车辆,找辆自行车来骑.

8.保持移动,保持低调,保持安静,保持警惕!

9.没有安全之处,只有更安全之处.

10.丧尸可能已不复存在,但威胁依旧保留.

不要对你最宝贵的资产生命无忧无虑又待其愚蠢之极.这本书,是你在成群的不死者你可能从不知道它们的存在,但她们可能现在已经准备吃掉你的围捕中生还的关键.丧尸生存手册,通过信赖,向你提供保护自己和所爱之人的安全措施,提供对抗活死人完全的保护.这是一本能够拯救你的生命的书.

全文翻译(部分省略,初稿)完成!感谢所有读者!

目前就说这些……OHYEAH…………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