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重生之民以食为天

【卷三】 第二百零五章 太子出宫(大结局)    文 / 惜花怜月 更新时间: 2013-01-22 2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一年后

        京城

        太子东宫。

        看着停在门前的十两马车,太监宫女不断的往上搬运,李泰脱掉身上的龙袍,换上了一身锦缎白衫,拿起身旁的一把扇子笑道:“一切准备就绪,媳妇们、孩儿们,跟爹出宫!”

        走到院子中,闻着新鲜的气息,李泰好似即将脱笼的鸟儿,忍不住的要拥抱大自然,想起自己马上就要出宫,终于可以暂时告别这里,心中便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陛下驾到……”

        “皇后驾到……”

        “宰相、元帅到……”

        院子中跪倒一片,皇后走上前扶起李泰,眼睛有点红:“泰儿,好端端的走什么?这孩子还小,长长再走吧。”

        “皇奶奶,孩子小就小点吧。在外面长大的壮实。再说,孙儿也不是不回来。是吧。”说完,走到车上拿过一本书交给天子:“皇爷爷,这是孙儿写的纵横论,也不知道有没有用,皇爷爷没事的时候看看吧,里面都是一些解决困难的办法,当然,孙儿还没到未卜先知的地步。”

        天子接过笑道:“也好,朕想你的时候就看看,泰儿,到了杭州,可要给朕个准信。别让朕等太久了。唉,你这一走,朕还真是担心。”

        “嘿嘿,皇爷爷不必担心,您身边的那几个老太监都给孙儿了,孙儿该担心您才对。无事的时候。多走走,皇宫这么大。多呼吸些空气。您要健壮一些才好,您越健壮,孙儿在外面玩地时间越长,哈哈。”

        “臭小子!马屁都不会拍。”天子上前拍了拍李泰肩膀:“好了,泰儿,如今你也是五个孩子的爹了,万事不要再任着性子来。”说完。从腰下摘下一块玉佩:“这是朕地贴身之物,谁要是敢难为你,就给朕拿下!这万里江山,除了朕便是你,遇事要三思。”

        李泰点头接过,回头与元帅李景言道:“爷爷。孙儿这就走了。等孙儿安定下来就给您来信,无事的时候去孙儿那溜达溜达。”

        李景笑着点了点头:“嗯。你爹和大哥已经去了军中,你娘与岚儿正在宫门外等着你呢,去吧。”走到几个孙媳妇跟前挨个抱了抱孩子,回头言道:“泰儿,这几个孩子要是出了闪失,老夫打折你腿!”

        “不会,不会,不止不会出闪失,待孙儿在此回来的时候,肯定不止这五个。哈哈,您就等着瞧吧。不生个二三十个都不好意思回来!”

        天子一笑:“臭小子。还没出宫就没个正性了,出宫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滚蛋吧。”

        众人告退,凳上马车向宫门走去。

        来到宫外,与蔻英岚儿会和,众人一路直奔杭州。

        颠簸的马车没有影响大家的心情,如今能出了皇宫。最高兴的莫过于李泰。看着外面的青山绿水,当真有一种天空海阔地感觉。

        蔻英笑道:“瞧你乐的。老实座这。就不明白你。怎么这么喜欢出宫,对了,杭州那边的房子找到了吗?”

        “找倒了,娘,您知道吗?那房子太好了,哈哈,潘哥在前段时日已经去了,催我好几次了。还给孩儿画了图纸呢、您看,这个院子够大吧,还有假山溪水,不少钱呢,几十间房子,咱们把人带进去都绰绰有余,这房子前面百十步就是西湖,看见那个村子了吗?那个是龙井村,离咱们家不远,等倒了地方,孩儿买下一片茶林,后面种上果树,娘,您看着这了。这是一个百十亩的水塘,现在里面都是荷花,等过一阵子咱们就能吃莲藕了,水塘边上咱们还养了点***、牛、羊,孩子们的吃喝就不愁了,哈哈,怎么样?这地不比宫里强多了?孩儿去年就着手了。”

        蔻英含笑的点了点头:“嗯,是不错,难怪你那么猴急,”

        “那是,我能不急吗?这皇宫多待一天都受不了,我……”话音未落,几声婴儿啼哭,李泰连忙从芝萌手上抱过来笑道:“儿子,别哭,别哭,爸爸在这呢,嘿嘿,想爸爸了?饿了吧……芝萌,我儿子饿了,喂奶!”

        芝萌笑道:“刚喂完的,哪能这么快就饿了?怕是……啊……哈哈!”

        李泰抱起孩子看了看怀里:“就这么快,你就不能憋一会吗?哎呀呀,快点换吧。”

        燕儿上前接过孩子:“你也换吧。”

        “不用,晾一会就好了,别说我儿子尿了,就是天上下刀子,小爷也一定要到西湖……”

        六月地杭州,莺飞草长,苏白两堤,桃柳夹岸。两边是水波潋滟,游船点点,远处是山色空蒙,青黛含翠。此时走在堤上,会被眼前的景色所惊叹,心醉神驰。西湖的美景不是春天独有,夏日里接天莲碧的荷花,秋夜中浸透月光的三潭,冬雪后疏影横斜的红梅,更有那烟柳笼纱中的莺啼,细雨迷蒙中的楼台,无论你在何时来,都会领略到不同寻常的风情。

        李泰从车上下来,一下就被眼前的景致所感染,感受着柔柔地风,看着清清的水,就连几个孩子都制住了哭喊,对着四周新奇地打量,芝萌惊叹的言道:“都说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杭州西湖果然是人间绝美,相公可真会选地方啊。不知道怎么了,站在此处就想吟诗,真是景致人心呢。”

        “公子……哈哈……你怎么才来!”一声叫喊响破天空。

        李泰郁闷的言道:“老大,您就不能小点声吗?这么美的地方。陪上你这幅嗓子。唉!”

        “俺可不是那些秀才,张嘴成诗。闭嘴成词地,前一阵子俺在湖边钓鱼,几个才子瘦的跟面条似地座在船上,湖边地女子一个个喜欢地紧呢,其中一个才子还端着酒杯,谁知道说了什么诗,顿时那些女子叫好声一片。俺虽说不会,但俺会听,他们跟公子你比差远了。俺当时提起真气吼一嗓子,两人腿一软就掉下去了。哈哈,当是给俺乐的。甭提了,可谁知道,这些才子落水了。江边地胡娘没有嬉笑,反而说我的不是。真***气人,要是男子,俺都给他踹水里去。”

        大庆说完,惹来众人一通大笑,李泰把手搭在他肩膀上笑道:“潘哥,这就是生活啊,想当初咱们潘哥在吐蕃杀掉十万人马,他们知道吗?我潘哥那一嗓子是小意思,要是惹急了。一根铁箭射过去,船都给他掀起来。”

        “那是。俺那一箭射过去,谁跑地了。嘿嘿,公子,你不知道,俺那儿子,有劲,哭起来嗓门那叫一个亮。俺前天带他去湖边。好几个人围着看呢,都说将来是员大将!嘿嘿。你看俺,光顾着说去了,公子,咱们进屋吧。”

        李泰嘿嘿一笑:“不进了,告诉他们往里搬就成。走,媳妇们,跟相公我游西湖去。”

        杨柳夹岸,艳桃灼灼,更有湖波如镜,映照倩影,无限柔情。最动人心的,莫过于晨曦初露,月沉西山之时,轻风徐徐吹来,柳丝舒卷飘忽,置身堤上,勾魂销魂。李泰带着老婆孩子在白堤上慢慢的走着,看着两边往来的行人,看着湖面上游荡的小船,不知不觉恍入画中,苏堤长堤延伸。走在堤、湖山胜景如画图般展开,万种风情,任人领略。

        芝萌言道:“好美啊,人间竟然有如此美丽的景致,这杨柳夹岸,花香蝶飞,红莲普天,断桥入梦,真……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凝儿点了点头:“如此景致,真是难得,姐姐,快看,那边的亭子里好多人呢,看样子他们是在斗联呢。”

        未等芝萌答话,燕儿言道:“快看,快看,那个女子在画什么?雪儿,你在看什么?”

        雪儿良久不语:“我在看这里地水,怎么好似能让人心停下来一般,感觉这风要透过身子似的,真是舒服!相公快看,那是什么鸟啊?真好看。”

        李泰顺着雪儿玉指望去笑道:“这是白鹭,此鸟……”

        “相公,你在看什么?”李泰静静的望着前面,激动的无以言表,此时,只见这柳幔下一个白衣女子轻轻撩开挡在眼前的枝条,好似感应一般抬头看向这边,一时间,她也愣住了……

        此女子眉心一颗红痣,头簪将黑发轻轻簪起,两边几丝乱发贴着脸颊,仿佛只要摘下簪子黑发便可行云流下,此女虽是身穿白衣,既有脱尘之感,也有妖媚之姿,轻含贝齿看到哪里都含有一丝笑意,她右手轻轻握着宝剑,左手撩开柳枝,这一刻看清对面之人,不知不觉已经轻咬粉唇,妖媚的眼睛慢慢凝成水雾……

        雪儿惊呼一声:“这女子好美……”话音未落,芝萌轻轻一拉示意不要出声。

        李泰心里仿佛被揪了一下,几步走到女子跟前良久言道:“冰儿,你还好吗?”

        听到久违的声音,眼泪轻轻落下,对着李泰点了点头:“嗯,我很好,就是、就是有些想你。”说完,一头扎进李泰的怀里轻轻哭泣。

        摸着秀发,李泰深深的戏了口气:“没想到,咱们一别就是两年啊,这两年你受了不少苦吧。”

        怀里的佳人摇了摇头:“不苦,只要能听到你地消息就不苦。冰儿不管走倒哪里,只要有说书的地方就你地事情,只要能听到你的事情,冰儿就不觉着苦!对了,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想你!”

        抬起头,看着眼前有些调戏的眼神,冰儿低头看着地面又投进他的怀中良久不语。

        “冰儿!”

        “嗯?”

        “你说话还算数吗?”

        冰儿爬在怀里看着地面,嘴角扬起一丝笑意:“什么?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泰一笑:“你说没有遵师命保护我。还说想出去闯荡一番,又说能想起来地府赠衣的事情。最后说下次若能再见,便是连理花开之时。怎么着?想出尔反尔吗?那封信我好像还留着呢,你要不承认我就去杭州衙门告你。就告你拐卖良家妇男,你觉着这个提议好吗?”说完,使劲地将冰儿往怀里搂了一下!

        “呃……”一声骨子里的娇吟,听得李泰浑身好似过电了一般,冰儿羞红地不敢抬头。李泰轻轻脱起他地下巴,瞧了瞧左右:“没人!”

        “好多人呢?”冰儿连忙低头,他可知道李泰要干什么!

        突然,一声低喝传来,一个男子手提宝剑来到跟前:“你是何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良家妇女?”

        李泰一愣,低头言道:“你们认识?”

        冰儿摇了摇头,李泰抬头言道:“兄台。混哪里的?本少爷在此调戏谁你管地着吗?”

        话音一落,突然从旁边冒出好几十号人,才子,武士层出不穷,其中一个男子身穿白衫负手而立:“我等久慕姑娘芳容,都在远远观瞧,那似你一般如狼似虎?真是有辱斯文!”

        李泰低头对着冰儿言道:“你个小妖精,告诉你别出门,别出门,这下好了。招来这么多仰慕之人,等回家再收拾你。去。上后面看孩子去!”

        看见冰儿走向芝萌处,一会便与几个女子叽叽喳喳笑个不停,李泰回身对着这些人笑道:“诸位兄台,此是我家内子,一时任性出走,还……”

        “谁敢伤害我家公子?”身后一声大喝,大庆拿着朝天狼牙***几个起落便来到跟前。众人见他好似神将一般怒目而视。一个喘息之间走的干干净净,李泰回头言道:“大哥。这片都是文人啊。咱们有点身份成不?你太生猛了。”

        大庆将兵器往地下一杵:“俺不管,谁要是敢围着公子,俺就武力解决!”

        “靠!真是爷们!”抱着大庆肩膀回身瞧去,几个女子见没什么热闹便一起往回走,李泰看着他们的背影对大庆笑道:“潘哥,这帮娇妻美妾如何?美吧!哈哈,美屁了,走,回家!”

        (本书完)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